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9.第709章 铁滑车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弯弓如月箭如星,射上青天透九重,

    枯水川中摆战场,累累白骨换功名!

    一夜之间,袁军发动了十几次进攻,不顾伤亡,不惜代价,只求攻下壁垒,夺回颜良的头颅,救出被围困的袁尚,守军也毫不示弱,凭险死守,一步不退,频频发动反冲锋,誓于壁垒共存亡!

    双方将士都杀红了眼,表现出一种近乎疯狂的勇敢,长枪折了就挥刀劈砍,刀锋钝了就用匕首拼命,最后搬起石头一通乱砸,甚至像野兽一样互相撕咬,真是一场不死不休的血战呀!

    袁军久攻不克,伤亡惨重,在天亮之后终于退却了,放眼望去,山谷中遍地尸骸,无数鲜血汇聚在一起,竟然形成了一条小溪,涓涓流淌,也带走了阵亡将士的魂魄,进入幽冥,化身鬼雄!

    鲜血可以使人疯狂,也能让人冷静下来,面对巨大的伤亡,文丑被仇恨冲昏的头脑也清醒过来,“老天爷爷呀,尸山血河,代价太惨重了!”

    战争定律,进攻一方的伤亡数字,往往是对方的三倍以上,因为防守者有壁垒可以依靠,进攻者只能用血肉硬拼,一场激烈的攻防战下来,文丑损失了近万人马,再不顾血本的拼杀下去,别说给颜良报仇了,连自己也得搭进去!

    人马暂退,战争却没有停止,也不可能停止,文丑如此拼命厮杀,一则给自己的结拜兄长报仇,二则要救出被围困的人马,更准确的说是救出袁尚,一个让人恨的齿痒,又不能不救的家伙!

    战局发展到这一步,无数将士殒命沙场,完全是袁尚胡乱指挥造成的,真可谓‘一将无能,累死千军’,十五万袁军将士,起码有十四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恨死他了,至于最后一个人嘛,就是袁尚自己了!

    问题是恨也好,怨也罢,背后骂娘也可以,人却必须得救,因为他是袁家三公子,是大将军袁绍内定的继承人,如果阵亡、被俘,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必须得救,又不能拼光老本,修整兵马的同时,文丑也在苦思破敌之计,拍了几百下脑袋之后,真的让他想出了一个办法……“鬼面萧郎狡猾如狐,跟这种人比聪明,肯定会被完虐致死,唯有反其道而行之,以拙破巧,才有一丝胜利的希望!”

    三道壁垒,四条壕沟,都是萧逸精心设计的,在防御上毫无破绽,如果硬攻的话,不死十万人马休想踏过去,既然没有破解之道,干脆用个笨办法--填平它们!

    “各军将士取土,依次上前,填平壕沟,垫出一条通道拉来,救援被围困的三公子!”

    修整半天之后,文丑再次组织起进攻,与上次的血拼不同,这次是步步为营、缓慢推进,用最笨的办法,打败最狡猾的敌人!

    山谷中有的是碎石、沙土,包括战死者的尸体,都被袁军扔进了壕沟中,层层叠叠,尸骨堆积,再覆盖上泥土,夯实加固,让他们变成大地的一部分,也为战友们铺平了前进的道路!

    万众一心,泰山可移,在文丑的指挥下,数万将士日夜不休,取土填壕,用了三天时间,终于填平了四道壕沟,守军数次出击,试图打断对方的工程,可是袁军防守甚严,不求快,只求稳,几乎是一寸一寸的前进,根本无懈可击!

    填平了四条壕沟,剩下的三道壁垒也就不是难题了,还是老办法,搬运土石,夯筑道路,只要突破这座山谷,凭着袁军数万将士,人踩马踏,也能打出一条通道,救出被困的袍泽,至于里面还有多少活人,就不在考虑范围之内了,因为文丑很清楚,最后一个被饿死的肯定是袁尚!

    “好一个文丑,以拙破巧,果然有些急智呀,比起草包一样的颜良,真是强上太多了!”

    看着自己精心设计的防御体系,被敌军一点点的填平,萧逸毫不动怒,反而出言赞叹一番,战争就是如此,再厉害的招数,也有破解的办法,关键就看谁的招数更多,又能随即应变了!

    道路的好处就是敌人能走,我也能走,看着逐渐成型的斜坡,萧逸略加思考之后,叫来了黄鼠,在他耳边低语起来,又拔出宝剑在地上画了一个草图,看到这一幕,不少部将吓得冷汗直流,无数经验告诉他们,大都督只要一制图,肯定有人会倒血霉呢!

    又是三天时间过去了,在袁军将士的努力下,一座斜坡出现在山谷中,直达前方的壁垒,到了这一步,别说是人,就是战马也能冲上去,对方居高临下的优势再也没有了!

    “六天六夜以来,弟兄们流了无数汗水,如今终于大功告成了,天险已经消失,前方是一片坦途,冲过去,砍下敌人的首级,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!”

    两军阵前,文丑赤膊上身,手提镔铁长枪,做着战前动员,他非常的坚信,没有了壁垒阻隔,就凭自己的数万大军,一定能打开通道,接应袁尚出来,幸运的话,还能给颜良报仇呢!

    “咚!……杀呀!……踏平敌营,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战鼓如雷,喊杀震天,在文丑的带领下,袁军发起了集团冲锋,数万人马就像一片乌云,沿着铺设好的斜坡,蜂拥而上……

    三百步……二百步……一百步……八十步……

    袁军将士步步逼近,连敌人的容貌都清晰可见了,到了这个份上,只要再加一把劲,冲过壁垒,大事成矣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……吼!”

    没有箭雨,也没有滚木、落石,壁垒上的守军没有任何反应,只是传出阵阵的吼叫声,仿佛千百人一起用力,推动什么重物一样……

    很快,真相显露出来,原来是一辆辆怪模怪样的车子,长一丈五,宽一丈二,高九尺,全部用坚硬的铁榴木打制,前面安装了大型钢刀,两侧还有锋利的钩镰,下面有四个轮子,可以推动前进,车内则装满了巨石,至少数千斤的份量,堪称是庞然大物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末将奉命打制的‘铁滑车’已经完工,共计二十四辆,前来交令!”

    黄鼠一脸疲惫的走过来,眼睛又红又肿,整整三天三夜呀,他带着工匠们不停忙活,终于打制出了这些大家伙,其实吃点苦、受点累都不算什么,关键是……“大都督画的图纸,真******难懂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干的好,传令犒赏军中工匠,每人肉十斤,酒一坛,让他们吃饱喝足,好好休息一下!”看着推过来的铁滑车,萧逸仰天大笑,有了这些宝贝疙瘩,足胜千军万马呀!

    因为设计上的缺陷,加上紧急赶工,这些‘铁滑车’都属于残次品,有的车身扭曲,有的高低不平,还有的轮子都装歪了,估计用不了几天就会散架,不过吗,这并不影响使用,因为它们的任务,只要能冲出几百步就可以了!

    “第一辆准备……瞄准方向……放!”

    随着口令声,一辆铁滑车被推了出来,稳稳的放在斜坡顶端,对准了冲上来的袁军将士,士兵们用力一推,就冲了出去……

    “隆!……隆!隆!”

    铁滑车带着惯性,俯冲而下,越跑越快,发出隆隆的巨响,一头撞进了袁军队伍中,所到之处,人仰马翻,哀嚎不断,硬是在人群中碾压出了一条血肉道路,最后撞到了一处崖壁上,才停下脚步!

    再看车身上,血迹斑斑,挂满了残肢断臂,刚才的一路冲撞,它至少带走了数百条人命,绝对是一件大杀器呀!

    “弟兄们快跑呀……怪车又下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这是谁想出来的杀器,简直恶毒至极呀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……肯定是他的坏主意,真是缺德带冒烟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紧跟着,第二辆、第三辆……接连俯冲了下来,撞的袁军四下乱飞,死伤无数,面对这样的杀器,谁还敢往前冲呀,士兵们哭喊着向后逃跑,可是山谷道路狭窄,人马拥挤不动,只能任由铁滑车展露神威,收割无数人命……

    壁垒上,萧逸欣赏着自己设计出来的‘车祸’,同时抽出了绝影宝雕弓,搭上一根三棱透甲锥,开始寻找自己的目标……“文丑,你的死期也到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