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8.第708章 围点打援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枯水川东侧的山谷中,旌旗如云,战鼓如雷,人马如同潮水般汹涌而来,阵前竖着一杆墨绿色大纛旗,虎豹纹,齿牙边,正中一个斗大的‘文’字,左右晃动,督促人马向前推进!

    旗下有一员大将,身高八尺,虎背熊腰,外罩烈焰铠,头戴明月盔,手持一杆九曲镔铁枪,腰挂铜胎铁臂弓,胯下一匹赤眼青鬃马,浑身杀气缭绕,眉间气质阴沉,正是河北名将-文丑!

    颜良、文丑,河北双杰,二人虽是结拜兄弟,性格却大不一样,颜良性如烈火,遇事急躁,打起仗来全凭一股子蛮劲,冲锋陷阵很是犀利,指挥人马却是一塌糊涂,谋士田丰曾经评价过:“颜良性狭,恃勇冒进,早晚必为他人刀下之鬼!”

    文丑则不然,为人沉默寡言,性情稳重如山,遇到大事从不慌张,关键时刻还能爆发一些急智,化解眼前的危局,再加上他能征惯战,通晓兵法,却有大将之风,另外,他还是一名百步穿杨的神射手呢!

    袁军被困枯水川,有人推算过,援兵最快二十五天赶到,慢的话两三个月也有可能,谁也没想到,奇迹真的发生了,援兵来的非常及时,这得感谢两个人,第一个自然是文丑了!

    信使赶到金城时,双方人马正在对峙沙场,得知袁尚中了埋伏,急需援兵,文丑当机立断,用‘壁虎断尾’的办法,留下一万人马迷惑对方,自己带领六万主力部队,日夜兼程,马不停蹄的赶来救援,这才在最短的时间内,出现在枯水川外围!

    至于第二个需要感谢的人吗,则是萧逸了,枯水川四周合围,壁垒重重,又有十万重兵把守,别说袁军的信使了,就是一只苍蝇也休想飞出去!

    问题是,几名信使真的跑出去了,援兵也及时赶到了,如果不是有人故意放水,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,至于放水的原因吗,也不难猜测……‘挖好深坑捉虎豹,抛下香饵钓金鳌呀!’

    “全军进攻,马踏敌营,救我袍泽--杀!”

    救兵如救火,文丑没有耽搁,进入谷口之后,立刻组织人马发动进攻,试图打开通道,救出被围困的袁军!

    援兵赶到,对于包围圈里的袁尚等人而言,无异于看到了大救星,也产生了存活下去的希望,他们东拼西凑,勉强组织了两万残兵,向谷口发动了进攻,想要里应外合,一举突围出去!

    “既然客人们都来了,就让他们尝尝本都督设下的大宴吧!”

    敢把敌军引来,萧逸自然有万全的把握了,二十多天的围困,他也没闲置,指挥各部人马,在枯水川外围修筑了三道壁垒,又挖了四条壕沟,结合两侧的山崖,形成了一个完美的防御体系,加上重兵布防,真是坚不可破!

    除此之外,萧逸把中军大帐设在了东侧壁垒上,亲自指挥这场‘围点打援’,他早就想好了,就在壁垒前面,让敌军的鲜血彻底流光……

    “冲呀--奋勇向前,踏破敌营!”

    “杀呀--一步不退,杀敌立功!”

    牌刀手在前,弓箭手在后,死士们抬着云梯随后跟进,在文丑的指挥下,袁军高举旗帜,喊杀震天,向壁垒发起了潮水般的进攻,一浪高过一浪,连绵不绝!

    守军豪不示弱,在萧逸的带领下,沉着应战,机动防御,充分利用地形上的优势,飞箭如雨,落石如蝗,大肆杀伤敌军,就像一座坚固的堤坝,死死挡住了进攻的浪潮!

    “哗!……哗!哗!”

    人马如潮,巨浪翻滚,每一次冲击都激起大量的浪花,也意味着无数的生命凋零,战争,就是杀人的买卖!

    “人马分成六队,轮番发动进攻,前进者有赏,后退者杀头--冲呀!”

    数次进攻受挫,文丑也急红了眼,手持宝剑,立在阵前,看到畏缩不前的士兵,立刻斩杀,毫无容情!

    在死亡的威逼下,袁军只能继续猛攻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撞击对方坚固的壁垒,问题是,地形太不利了,山谷狭窄,士兵们根本施展不开,两侧高坡上不断有石块落下来,砸的他们鬼哭狼嚎,死伤无数,尤其是巨大的铁刺滚木,带有万钧之力冲下,一滚就是一大片血肉,想躲都没地方!

    至于袁尚那边,情况就更惨了,好不容易拼凑了两万残兵,还没走出大营呢,就倒下去一半,剩下的也是摇摇晃晃,半死不活,那有力气上阵厮杀呢?

    “馒头!……抢馒头呀!”

    面对这些饥兵,守军都懒得放箭射杀,直接扔过去几筐馒头,袁兵立刻争夺起来,饿狗般的互相残杀,连对方的壁垒都没碰到,自己就死伤无数了,最后只好退回大营,再也不敢出来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从清晨时分,一直到日暮黄昏,袁军先后发起八次猛攻,全都遭到了惨败,放眼望去,山谷中尸体堆积,血流成河,状况惨不忍睹,付出了如此巨大的代价,袁军连一座壁垒也没攻下,唯一的收获是填平了几段壕沟,用他们的尸体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全军后撤,修整之后,明日再战!”

    人马伤亡惨重,文丑也只能暂停进攻了,三道壁垒、四条壕沟,就像一座巨大的血肉磨坊,无论填进去多少士兵,出来的都是累累白骨,如此厮杀下去,自己的六万人马恐怕就会全军覆没了!

    “呵呵,入网之鱼,也想逃脱,岂不辜负了本都督一番心意……来人呀,把东西挑起来,激励一下敌军士气!”壁垒上,萧逸摸着鼻子,一阵的阴笑,进了自己设下的埋伏,文丑就算不死,也得脱一层皮才行!

    “袁军将士听着,不想成为无头之鬼,速速弃刃投降,大都督免你们一死!”

    “贼将文丑看清了,你家兄长在此,何不上来相见,共赴黄泉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呐喊声中,士兵们用长杆挑出一颗人头,在火把照耀下,呲牙咧嘴,死不瞑目,正是河北名将--颜良!

    夏季炎热,为了防止头颅腐烂,特意用药水浸泡过了,血迹也清洗干净,看上去栩栩如生,很是容易辨认!

    展示颜良的人头,利用兄弟之情,刺激文丑上阵拼命,最大程度的杀伤敌军人马,这个办法阴损了一些,却也证明了一句名言:“君主施政无道德,军人取胜无原则!”

    利用‘灯下黑’的策略,在枯水川设伏,包围了袁军八万人马,又用‘围点打援’的办法,引来了文丑的六万大军,一系列的战术欺骗,固然是神来之笔,可是萧逸心里清楚,自己也有一个很大的弱点--兵力不足!

    兵法云:‘十则围之,五则攻之,三则伏之……’,也就是说,要想伏击敌军,必须拥有三倍以上的兵力,才能有胜算,问题也就来了,萧逸麾下的汉、羌、胡联军不过十万人马,经过连番的血战之后,早已疲惫不堪了,要想吞掉袁军的十四万人马,又谈何容易呢?

    做个比方,萧逸是一条狡猾的小狼,袁尚则是一头蠢笨的壮牛,狼抓住了牛不假,可是双方力量对比过于悬殊了,要想取胜,小狼少不得用点扣眼睛、砸鼻子、踢小弟……之类的阴损手段,一切都是为了吃到牛肉呀!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大哥呀,一个多月未见,没想到你已经殒命沙场、尸首不全呀……呜呜,……鬼面萧郎,不报杀兄之仇,我誓不为人也!”

    看到颜良的头颅,文丑跪倒在地,以拳捶胸,嚎啕大哭起来……,哭的撕心裂肺,泪出带血,就像一头失去伙伴的野兽,痛苦至极,也愤怒至极!

    颜良、文丑即是兄弟,也是同乡,二人自幼一起长大,一起练武,一起从军,情同手足,形影不离,那真是割头换命、同生共死的交情,如今结拜大哥被萧逸斩杀,痛彻心扉,就是豁出去自己的性命,也得报仇呀!

    “撕拉!……刷!”

    文丑双目血红,一把扯掉自己的甲胄,赤膊上身,亲临阵前:“将士们点起火把,准备夜战,不报此仇,本将军绝不收兵--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