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7.第707章 坚守待援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胜!……大都督万胜!”

    萧逸单骑冲阵,百合之内,斩杀了‘河北第一名将’颜良,用镗刃挑起人头,在两军阵前纵横驰骋,所到之处,麾下将士振臂高呼,如痴如狂!

    相反的,袁军士气一落千丈,如丧考妣一般,“我的乖乖呀,颜良何许人也,河北第一名将,勇冠三军的人物,都被‘鬼面萧郎’给斩了,别人上去,不是白白送死吗?”

    “哗!……哗!”

    大将阵亡,兵无战心,袁军潮水般退了回去,顺势把颜良的尸身也抬走了,一代名将,战死沙场,起码办一场体面的葬礼,让他入土为安吧,没了脑袋不要紧,用檀香木雕一个就是了,装个木头脑袋,也比做无头之鬼强很多吧!

    颜良之死,给了袁军当头一棒,把他们突围的勇气彻底打没了,坚守派占据上风,逢纪接管指挥大权,下令各部人马死守待援,再有擅自突围者--斩!

    袁军不再突围,萧逸也没有进攻,只是不断的修壁垒、挖壕沟,加强封锁线,摆出一副持久战的架势,战局进入到了僵持阶段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咴!……咴!咴!”

    战局僵持住了,士兵的肠胃不能停下来,只要一天不死,他们就得吃饭,军中粮草耗尽,只能继续宰杀战马了,袁军大营里,每天都传出战马临死的嘶鸣声,饱含悲切,令人心酸!

    谁也不愿意宰杀自己的战马,可是饥饿的肠胃又逼迫着袁军,无奈之下,士兵们只好互相交换坐骑,含泪下刀,宰杀了吃肉,那种感觉,真有一点‘易子而食’的滋味了!

    不过吗,战马数量有限,八万将士不可能全部吃饱,只能按职位分配了,首先要保证将军们的肚子,不管局势如何糟糕,他们都是最先享受的一批,吃剩下的才能分给普通士兵,这就是上位者的特权,活着时有,死后也有!

    其次是防护前线的士兵,日夜巡视,极为辛苦,不吃饭那有力气打仗呢,因此每人多少能分到一块马肉,勉强吃个半饱,至于普通士兵,几个人合分一块马肉,再有口汤喝就不错了!

    最可怜的是那些伤兵了,他们在之前的突围战中负伤,失去了战斗力,这些无用之人,也就没资格消耗宝贵的食物了,扔到荒野中,任由他们哀嚎、哭泣,活活饿死,或是自己了断!

    坚守的目的是为了待援,可是援兵什么时候到来,谁也不知道,有心人做过一番推算,那些信使突围出去之后,幸运的话能偷到一匹马,然后快马加鞭,十天左右可以赶到金城!

    文丑将军接到急报,拔营起寨,摆脱敌军的追击,再日夜兼程,一路推进到枯水川,至少需要十五天,也就是说,理论上二十五天之后,援兵就会出现了,大家也就有救了!

    当然了,二十五天只是理论数字,实际情况如何,谁也无法预料,信使们如果被敌军抓住呢,或者人逃出去了,却偷不到马,光靠两条腿跑着送信,那个速度想想就让人掉眼泪!

    还有可能使者偷到马了,一路狂奔,别断马腿,摔死了;遇到野兽,被吃掉了,或者迷失道路,找不到文丑将军的大营……各种情况都有可能发生呀!

    所以说,二十五天是理论数字,一个月是希望数字,超过了一个月,也不奇怪,甚至还有一种可能,援兵永远也不会来了,或者来的太晚,只能给将士们收尸了,天意如何,难以预测呀!

    八万袁军将士,上到统帅袁尚,下到普通一兵,每日都眺望东方,期盼着文丑的大军赶到,里应外合,不求获胜,只要能逃出去就好了,然后一路跑回河北,再也不来这个鬼地方,更不要碰到那个‘杀神’似的敌人了!

    ‘坚守’二字,说来容易,实际做起来,简直比登天还难呀,不光是食物紧缺,其他东西也都没有,大军彻底陷入绝境了!

    坚守到第六天,军中燃料耗尽,干柴、草料、衣物、帐篷、箭杆……,能烧的全用没了,枯水川一片绝地,根本没有柴草供大军使用,从这天开始,袁军士兵只能生吃马肉了!

    大军被困的第十天,大家连生肉也吃不到了,军中的马匹屠宰殆尽,除了将校们的坐骑,其他的骡马全被八万大军啃食一空,接下来,只能吃一些不是食物的东西了!

    马皮、马肠、马蹄子……,这些废物都被捡起来,成为了士兵们的活命口粮,就连马骨头也成了好东西,砸碎之后,可以舔里面的骨髓、油渣……

    第十五天,马骨头也吃没了,袁军疯狂起来,就像一群饥饿的野兽,吞噬一切能入口的东西,马鞍、皮鞭、皮甲……,全部割成了碎条,生吞下去,因为这些东西太粗糙,严重伤害肠胃,不时有士兵倒地身亡,到了这个份上,人性逐渐泯灭,兽性开始抬头……

    深夜中,大营里人影晃动,不时有饿红眼的士兵,提着兵刃四处乱转,他们在寻觅着食物,至于食物的样子吗……两条腿走路,手里也拿着兵刃,弱肉强食,就看谁吃谁了,饥饿到了顶点,人肉也是好东西!

    绝境之中,军纪也荡然无存,打架斗殴时有发生,士兵们为了争夺一口食物,不惜拔刀相向,甚至出现了争夺一块骨头,死伤几十条人命的事情,将校的威望也是直线下降,违抗军令的事情比比皆是,逃兵也出现了!

    不怪袁军士兵意志不坚定,一方面,忍饥挨饿的滋味实在太难受了,大家出来当兵,就是为了吃一口饱饭,现在连饭都吃不上,还要担心成为别人的食物,这样的日子怎么熬呀?

    另一方面,对方的招数太缺德了,每到吃饭的时候,从敌军那边飘来食物的香味,在饥饿的摧残下,袁军嗅觉还特别灵敏,他们靠气味就知道对方吃馒头、还是啃包子,甚至闻出是什么馅的……

    “开饭喽,今天吃猪肉馅大包子,还有肉汤喝呢,加了精盐、香料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天天吃肉包子,哥都有些腻味了,明天让火头军换个花样,咱们大饼卷肉如何?”

    还不是一块面,加一块肉,没啥新意,大都督传令了,今晚犒赏三军,烤全羊,还有酒喝呢……”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……扔肉骨头了,……接着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每到开饭的时候,周围山冈上就会狂敲饭碗,发出各种喊叫声,有些顽皮的士兵,还会扔下几根啃了一半的肉骨头,任由袁军互相抢夺,就像一群恶狗似的……

    饥肠辘辘,美食当前,再坚强的人也会屈服,每天晚上,都有袁军士兵离开岗位,悄悄摸向四周的山坡,放心吧,他们不是去偷袭,而是去投降的,做俘虏也比当饿死鬼强百倍呀!

    三五人成群,七八个一伙,每晚都有袁兵逃跑,最后发展到一晚上逃走上千人,将校们无法制止,也不敢制止,饿红眼的士兵都提着兵刃呢,阻拦他们去觅食,那不是自寻死路吗,更有甚者,一些校尉忍受不住饥饿,也加入到逃跑的行列中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坚守到第二十五天,袁尚也彻底绝望了,麾下将士逃走了大半,剩下的也是半死不活,没什么战斗力了,能吃的东西已经没有了,就连他的坐骑也被一群饿兵啃食光了,这几天全靠吃‘黑肉’活命……

    ‘黑肉’……就是人肉的代称,因为是黑夜中弄来的肉,想着挺恶心,饿到极致了,吃起来一样香甜!

    “元图先生,实在不行,咱们就跟萧郎议和吧,只要放我等一条生路,什么都好商议呀!”

    袁尚诅丧着小脸,话语说的比较婉转,‘议和’……其实就是投降的意思,事到如今,什么称王称霸、土地城池,他都可以放弃,只要能平安回到河北,就是给萧逸三拜九叩也可以呀!

    “只有战死的统帅,没有投降的将军,三公子不能坠了袁家的声望呀,万难之时,属下愿意帮公子杀身成仁!”

    逢纪双眼血红,紧握手中宝剑,他已经想好了,宁死不辱,最后关头自己就杀了袁尚,而后自杀,起码落个刚烈的名声,也比成为俘虏,向敌人投降好的多!

    “元图先生,我还不想……”袁尚大嘴一裂,就要放声哭泣的时候,大营外面突然响起了战鼓声……

    “咚!咚!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战鼓如雷,由远到近,清晰的传到众人耳朵中,袁尚晃晃脑袋,确认不是饥饿出现的幻觉后,顿时蹦了起来,没有错,这种节奏,绝对是河北兵马无疑,换句话说……“文丑的援兵到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