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6.第706章 阵斩颜良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功高不如救驾,计狠莫过绝粮,兵家妙计无数,最毒辣的一条就是‘绝粮计’,人可以砍死、烧死、淹死、吊死、踩死、扒皮死、抽筋死……,就是不能活活饿死,因为在饥饿的折磨下,人也就不是人了!

    八万袁军被困在枯水川中,内无粮草,外无救兵,上天无路,入地无门,他们即将面临的悲惨境遇,也就可想而知了!

    深夜,中军大帐,在袁尚的主持下,数百将校聚集在一起,商议对敌的办法,很快,会议上就发生了激烈的争论,内容也很简单:“突围?……还是坚守!”

    “大军陷入困境,粮草又已耗尽,与其坐以待毙,不如奋力突围,死中求生,如此,咱们才有一丝希望呀!”

    大将颜良是坚定的突围派,军中粮尽,根本无法坚守,不如趁着将士们还有些战力,跟敌军拼命,杀一个够本,杀两个就赚一个,总比活活饿死的强!

    “将军所言极是,咱们跟‘鬼面萧郎’拼了吧,人死鸟朝天,不死万万年,怕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弟兄们都是吃不上饭,才跑出来当兵的,大家不怕死,就是怕饿呀!”

    突围的建议,得到大部分将校的赞成,一刀两断,起码死的痛快一些,活活饿死,那可就遭罪了,有些读过几天书的将军,还把‘长平之战’拿出来比较!

    战国末年,秦、赵争霸,赵军中了诱敌之计,在长平陷入重围,粮道也被截断了,主将赵括选择了坚守待援,结果呢,白起使用了‘绝粮计’,围困赵军四十六天之久,硬是把一只精锐之师折磨的奄奄一息,再无战力!

    最后关头,赵括终于选择突围了,可是为时已晚,将士们精疲力尽,一点战斗力也没有了,主将被秦兵射杀,四十万赵军投降,全部遭到坑杀,成就了白起一代杀神的威名!

    现在的情况,与‘长平之战’何其相似呀,袁尚就是纸上谈兵的赵括,萧逸的狠辣比起白起,有过之而无不及,堪称当代杀神,大家落在他的手里,还会有好结果吗?

    “四面壁垒,伏兵重重,我军贸然突围无异于以卵击石,那是自寻死路呀,不如固守营盘,等候文丑将军的人马赶到,里应外合,定能反败为胜!”

    谋士逢纪主张固守待援,因为大军无路可走呀,偷袭失败,玉门关是去不成了,河西走廊全是峡谷,就算大军冲出枯水川,也会落入新的埋伏中,八万人马又能冲杀几回呢?

    “元图先生说的对呀,鬼面萧郎算无遗漏,必然留了后手,我军强行突围,只怕会死伤惨重呀!”

    “大军突围出去,各部人马必然逃命,阵型一散,很容易被敌军各个击破,不如上下一心,固守待援呀!”

    也有人支持逢纪的策略,突围就是逃跑,很容易引起全军崩溃,人心一乱,就是孙武复生也无用了,他们也举了一个例子-‘睢水之战!’

    楚汉相争,两军对峙于睢水,刘邦畏惧霸王的神威,放弃了坚固的彭城,带兵突围,结果呢,撤退变成了溃退,溃退又变成了溃败,被楚军斩首十余万,大队人马逼入河中,淹死者不计其数,尸体阻隔,睢水为之不流呀!

    如今也是一样,袁尚就深陷重围的刘邦,萧逸的专横霸道堪比项羽,两军死打硬拼之下,他们必败无疑,等待援军才是上策,刘邦当年有大将军韩信,咱们也有一位文丑将军呀!

    “突围!……突围!……冲出去才有活路!”

    “坚守!……坚守!……守下去才有希望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大帐中,数百将校吵成了一团,谁也说服不了谁,至于袁尚吗,感觉双方说的都有理,也都有一定的危险,真是左右为难,无法决断呀……

    大事决断不了,小事却能做主,看着将校们争论了半天,口干舌燥,腹中饥饿,袁尚当即下令--“开饭!”

    人类生活在等级社会中,遇到灾难,肯定是底层先倒霉,军中也是如此,面临粮草断绝的危局,就是有一口吃的,也得先紧着将军们,至于普通小兵,饿不死命大,饿死了活该!

    很快,几十口大铁锅被抬了上来,里面都是煮好的马肉,汁水淋淋,香气四溢,让人看了真是……一点食欲也没有!

    看着热气腾腾的马肉,帐中数百将校,没一个动手的,那怕饥肠辘辘,腹中犹如火烧一般,他们也不愿意吃这样的食物!

    对于军人来说,战马是最好的伙伴,同生死,共患难,能够托付生命,简直比自己的眼珠子还要珍贵,打起仗来,有些士兵宁可自己饿肚子,也要省下口粮喂给战马,那种感情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,让军人吃马肉,真比杀了他们还痛苦呀!

    “军人无马,如折双腿,本将军就是饿死了,也不吃战马的肉,弟兄们有胆气的,跟我杀出重围,闯一条活路出来!”

    颜良性如烈火,一脚踢翻面前的铁锅,提刀走出了营帐,不少将校都跟了出去,既然统帅难以决断,大家就自己决断吧!

    自古以来,大将难免阵前亡,说白了,不就是一个死吗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萧逸小儿,无胆鼠辈,可敢与本将军决一死战吗?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浪得虚名,有本事大战三百回合,看谁才是真的英雄好汉!”

    两军阵前,颜良内穿绣袍,外罩金甲,坐下一匹‘花斑豹’,手中一柄‘锯齿板门刀’,高声骂阵,身后数千袁兵跟着摇旗呐喊,以助威势!

    “河北-颜良,插标卖首之徒,看来本都督又要多一枚骷髅盏了!”

    高坡上,萧逸用匕首割下一块鹿脯,喂食着‘元宝’,自己能够料敌先机,准确判断袁军的突围方向,全靠小雕在空中侦察,作用之大,堪比一双千里眼呀!

    世人皆知,袁绍麾下两员大将,颜良、文丑,能征善战,勇冠三军,若是斩此二人,就等于切断了袁绍两根手指,虽不致命,也够他心痛了!

    原来的历史上,二人都丧命在关羽手中,而且死的极为窝囊,一个趁其不备,一个背后偷袭,满身的武艺没有施展出来,大好头颅就成了关羽炫耀的资本,只能用一个字形容--‘屈!’

    “来人呀,披甲上阵,看本都督如何取下敌将首级,沙场扬威!”看着山坡下的颜良,萧逸心生感叹,前世你死的很是委屈,这一世不同了,我会让你死的瞑目滴!

    螭纹寒铁铠、蚩尤鬼面盔、斩蛟剑、贪狼刀、墨烟驹……,转瞬之间,原本风度翩翩,面带微笑的青年人消失不见,一名杀气冲天,威风凛凛的‘杀神’出现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在此,谁堪与战!”装束齐全,萧逸翻身上马,高举凤翅鎏金镗,闪电般俯冲而下,直奔敌阵!

    “黄口小儿莫狂,本将军前来战你!”颜良也不示弱,举起锯齿板门刀,催动坐下‘花斑豹’,猛冲了过去!

    “隆!……嗒!嗒!嗒!”

    半空之中,镗、刀狠狠碰击一起,发出雷鸣般的巨响,山谷回音,鸟兽惧惊!

    一个回合之后,萧逸身体摇晃,战马未退,再看颜良,身体剧烈晃动,坐下战马也是连退三步,嘶鸣不止!

    “河北大将,名不虚传!”萧逸赞赏的点头,颜良却是第一流的战将,比起当年的西凉-华雄,还要略胜三分呢,不过吗,也就是三分而已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不过如此!”颜良紧咬牙关,丝毫不肯示弱,全军将士的希望都在自己身上,此一战,不胜则亡!

    “杀!……送你归西!”

    “哇!……看谁先死!”

    战马盘旋,萧逸、颜良激战在一起,只见寒光闪动,杀气弥漫,二人的身影越来越快,坐下战马也是嘶鸣咆哮,仿佛下山猛虎一般!

    “三十回合……五十回合……八十回合……胜负未分!”

    激战近百个回合,萧逸神色不变,反而更加的自信了,手段也更加凌厉,一招快过一招,完全掌握了主动权!

    再看颜良,面色苍白,汗出如雨,招式也逐渐散乱了,全靠一股子狠劲,咬牙坚持罢了!

    “白菜,就看你的了!……吼!”

    萧逸不是君子,阴谋诡计才是他的最爱,厮杀之中,左脚一点‘白菜’小腹,后者接到暗示,发出一声龙吟虎啸般的嘶鸣,晃动大头,猛地咬向‘花斑豹’的脖子……

    “咴!……咴!咴!”

    宝马通灵,有的会逃跑,有的会踢人,还有一些会装死……,可是没事就张嘴乱咬的,‘白菜’绝对是唯一,这就不是马类的习性,而是猛兽的做派!

    ‘花斑豹’毫无准备,脖子上硬是被咬掉一大块肉,痛的暴跳如雷,嘶鸣不止,上面的颜良控制不住,身形左右摇晃,门户大开,手中刀也拿不稳了……

    “刷!……噗!”

    趁此机会,萧逸的凤翅镏金镗直入空门,寒光闪过之后,一颗人头冲天而起,落下无数的血雨……

    “颜良斩首,谁敢与我再战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