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5.第705章 绝粮计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!咚!”

    “活捉袁尚!……活捉袁尚!”

    枯水川中,战鼓如雷,伏兵四起,两侧高坡上涌出无数人马,喊杀之声惊天动地,与此同时,山谷两端出口也被堵住了,形成了四面合围、瓮中捉鳖之势!

    北侧山坡上,人马最密集处,升起一面黑色大纛旗,狼头为首,波浪为纹,正中一个斗大的‘萧’字,走势如刀,红艳如血,在夕阳的照耀下,迎风飘摆,好不威风!

    大纛旗下放着一把青藤椅,上面高卧一人,头戴三叉紫金冠,身披蜀锦百花袍,腰横狮蛮带,足下云锦靴,手持一杯西域葡萄酒,正在慢慢品尝,普天之下,敢在战场上如此玩酷的,非萧郎莫属!

    “挖下深坑待虎豹,撒下香饵钓金鳌,袁尚小儿……休想逃出本都督的手掌心了!”看着落入包围圈的袁军,萧逸一阵冷笑,自己最喜欢偷袭别人了,岂会不防备后路呢?

    先前的事情,不过是一条计策罢了,自己进入敦煌之后,大摆盛宴,犒赏将士,做出一副毫无防备的样子,为的是迷惑敌人视线,接着又让蒋奇作书,引诱袁尚前来偷袭,再将计就计,吞掉他的八万人马!

    最妙的是,大军设伏的地点,就选在了一个月前的战场-枯水川,这真是神来之笔呀!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人不会被同一块石头绊倒两次,打仗也是如此,没人敢在一个地方两次设伏,此乃兵家大忌,萧逸偏偏反其道而行之,就在枯水川这个地方,借用叶落纥的战术,引诱袁尚上钩,这就是典型的‘灯下黑!’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!……鬼面萧郎!……杀人魔王!”

    看到大纛旗上的‘萧’字,袁兵大呼小叫,四处奔跑,队伍乱成了一锅粥,任凭将校们如何斥责、鞭打,也是无济于事!

    士兵们慌乱,统帅也没好多少,袁尚徒有其表,一路上牛皮吹的震天响,真到了沙场决战,白刃相搏的时候,立刻成了麻爪的耗子,吓得瑟瑟发抖,不知如何是好!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普天之下,谁不知道萧逸的凶名,杀人如麻,嗜血成性,专爱收藏‘骷髅盏’,用来饮酒宴客,据说还喜欢生吃人肉,简直就是地狱中爬出来的恶鬼呀!

    “不许慌乱,不许后退,再有动摇军心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关键时刻,逢纪站了出来,双目充血,手持宝剑,连斩三名不听号令的乱兵,又举起了中军帅旗,拼命摇动,这才勉强稳住了阵脚!

    “传令颜良将军,带领本部人马,向前冲杀,夺取一条出路,其余人马结成大阵,准备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兵是将的威,将是兵的胆,有了逢纪主持大局,慌乱的士兵终于安稳下来,各部人马聚集在一起,盾牌手在前,长矛手在后,弓箭手负责掩护,摆开了鱼鳞大阵,四面八方,防护的密不透风!

    趁此机会,袁尚也带着门客们钻进了大阵,把自己层层保护起来,一颗悬着的心才算放了下来!

    “三公子勿惊,我军皆是河北精壮之士,训练有素,骁勇善战,真要硬拼起来,不逊敌军分毫……再说了,当初叶落纥在此设伏,非但没有成功,反而损兵折将,一败涂地,如今形势转换,只要我军沉着应战,未尝不能再重演一次奇迹!”

    事到如今,逢纪也没法责备袁尚了,只能拼命的鼓舞士气,更用萧逸反败为胜的例子证明,人家能做到的,咱们一样可以!

    “先生所言极是,之前未听良言劝谏,真是后悔莫及,军中大事就全托付给您了!”惊魂稍定,袁尚也有了些底气,好在他还没笨到家,关键时刻,终于知道该信任谁了!

    “三公子放心,有老夫三寸气在,定然保你平安无事!”逢纪手持宝剑,一面安慰袁尚,一面查看敌军的态势,也好随机应变!

    说来也怪,枯水川周围喊杀震天,到处都是敌军的旗帜,却一兵一卒也没杀下来,只是厄守险要,紧紧合围罢了!

    另一边,大将颜良带兵三次冲击谷口,试图打通道路,可惜,对方早有准备,用巨石、大木垒断了道路,两侧高坡上箭如雨下,袁军死伤无数,终究无法冲过去!

    突围不成,唯有坚守了,逢纪把人马分成两队,一面继续监视敌军,防止突然袭击,另一面挖掘壕沟,修筑壁垒,设下坚固的防线,效仿萧逸当初的策略,准备以其人之道,还治其人之身!

    当然了,死守只能暂时活命,要想反败为胜,必须有援兵才行,大队人马冲不出去,三五个信使还是有办法的,趁着天色渐暮,逢纪挑选了十名精壮死士,换上黑色衣衫,各藏密信,分头潜逃出去了……

    十人之中,只要有一个突围成功,立刻就会赶到金城,向大将文丑求救,七万人马若能前来救援,里应外合之外,定能反败为胜,扭转乾坤!

    事到如今,能做的全做了,人力已尽,胜败存亡,就看天意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!呜!”

    “杀!……杀杀!”

    从昏到晨,又从晨入昏,整整一天一夜时间,枯水川周围号角嘶鸣,喊杀震天,就是不见一兵一卒,袁军将校一致认为,这是‘鬼面萧郎’的疲兵之计,想用这种办法消磨他们的士气、体力,时机成熟之后,再全力进攻!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逢纪也调整了战术,将人马分成了三队,每队四个时辰,轮番坚守防线,其余的人用饭、休息,以保持旺盛的战斗力,自己却不敢懈怠,手提宝剑,来回巡视四周,生怕再有意外发生!

    又是一天过去了,萧逸依旧按兵不动,反到是袁军一方,趁着夜幕降临,组织人马频频发起进攻,试图突围出去,可是奇怪的很,对方就像未卜先知一般,总能知道他们突围的方向,事先埋伏下重兵,用乱箭不断射杀,袁军死伤惨重,根本冲不出去!

    第三天,袁军没有再组织突围,因为他们遇到一件更大的麻烦事……没有吃的了!

    为了偷袭玉门关,袁军放弃淄重粮草,只带了八天的口粮,轻装前进,按照原来的计划,此时他们应该偷袭成功,进入玉门关,享受着缴获来的美酒、羔羊了!

    那知道事与愿违,玉门关没见到,反而落入了萧逸的埋伏中,如今八天时间已过,携带的口粮全部用尽,援兵一时半会又到不了,大军面临断粮的危机了!

    “当兵吃粮,天经地义,不管饭还想让老子卖命,根本没门,连窗户也没有呀!”

    “没错,皇帝还不差饿兵呢,再不给饭吃,老子就弃刃投降了,萧郎只杀敌将,不虐降兵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人是铁,饭是钢,一顿不吃饿得慌,眼看粮草耗尽,袁军士兵顿时慌乱起来,叫骂之声不绝,抱怨将领们无能,把大家领入了绝地!

    无奈之下,逢纪下令宰杀了千匹战马,让将士们勉强吃了顿饭,可是军中马匹有限,时间一久,有多少战马够大家吃呢,到了这一步,逢纪算是明白了,“好一个鬼面萧郎,这用的是‘绝粮计’,准备活活饿死八万人马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呵呵,袁军八万之众,消耗巨大,没有了粮草,看你们能支撑多久,等到饿的拿不动刀枪了,我军就可以不战而胜了……”

    高坡上,萧逸仰天大笑,当初自己进入埋伏圈,军中带着大批粮草,还有数万头骆驼可以食用,手中有粮,心中不慌,叶落纥无计可施,只能强攻硬打,最后一败涂地!

    如今局势不一样了,自己粮草充足,又占据了地利,袁军却身陷重围,粮草断绝,如此消耗下去,不出半个月,他们就该人吃人了!

    不过吗,萧逸谋略深远,围困住袁军八万人马,不过是其中一环罢了,真正的目的是‘围点打援’,用袁尚为诱饵,引来文丑的七万大军,再次设伏,一举歼灭,最妙的是,这道大菜会自己送上门来呦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