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3.第703章 卑鄙小人的眼光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金城-刺史府中,守将梁兴身披甲胄,手持宝剑,端坐在大堂上,一双细长的狐狸眼中,精光四射,似乎在反复思考着什么,一名袁军使者坐在客位上,口若悬河,滔滔不绝,目的只有一个--劝降!

    “袁家四世三公,乃是天下门阀之首,势力之强,无人可比,大将军文韬武略,雄踞四州之地,麾下兵马数十万,钱粮充沛,民心归附,乃是天下第一英雄,早晚一统九州,成就大业!

    我家三公子礼贤下士,最爱招纳四方豪杰,久闻梁将军威名远扬,有心结交一番,特派在下送上些许礼物,以表诚意,如今大军压境,金城被围的水泄不通,还望将军顺应时势,开城归降,若能如此,日后不失封侯之位,金城也免受刀兵之苦,民安人乐,岂不美哉!”

    使者名叫吉祥,士族出身,自幼好读诗书,推崇纵横之术,凭着两行伶俐齿,三寸不烂舌,在河北一带也是小有名气,后被袁尚看中,招为一名门客,这次自告奋勇出使金城,游说梁兴归降!

    说话间,吉祥从怀里摸出一封袁尚的亲笔书信,双手递上,随从们抬上十几个大箱子,打开之后,里面尽是金珠美玉、绫罗绸缎之类,发出阵阵霞光,诱人无比!

    “咕嘟!……咕嘟!”

    侯选、程银、李堪三人也站在大堂上,看着满屋子的金银珠宝,一个劲的咽着口水,外边有河北名将-文丑统领七万大军围困,面前是足够挥霍一生的金银珠宝,再加上袁尚许下的高官厚禄,如何抉择,不是难题吧?

    想到这里,三个人频频目视梁兴,希望这位结拜大哥答应下来,反正他们已经投降过一次了,再换个主公也不是什么大事,丝毫没有心理负担,再说了,袁家这棵大树枝繁叶茂,正好乘凉呀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三公子一番美意,本将军心领了,不过吗,大都督待我不薄,又委以守城重任,本将军岂能生出背叛之心,归顺之事,绝无可能!”

    沉思良久之后,梁兴仰天大笑,却出人意料的拒绝了袁尚的招降,摆出一副忠贞不渝,誓死守城的架势!

    “噗!……咳咳……大军压境,生死关头,还望将军三思呀?”

    吉祥正在饮酒,闻言一口喷了出来,呛的直翻白眼,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,早就听说梁兴此人-‘性奸诈,贪财物,无恩义’,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卑鄙小人,自己又是送钱财,又是赐官爵,就该手到擒来才对呀,怎么突然变成忠贞之士了,莫非传言为虚吗?

    不只是使者吃惊,侯选、程银、李堪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,相识多年,他们可是知道的,梁兴绝对是个只要有好处,就连亲爹娘都能出卖的主,怎么突然装起正人君子了,莫非袁家给的价码太低吗?

    “多谢劝告,本将军忠心耿耿,只知守城,不知其他,两军若是化干戈为玉帛,自是再好不过了,若是不能,呵呵……本将军的宝剑也不是吃素的!”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本使立刻回禀文丑将军,大军城破之时,还望梁将军莫要后悔呀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贵使请留下一物,再走不迟呀!”梁兴一阵冷笑,手抚宝剑,狠狠的盯着袁军使者!

    “敢问将军欲借……何物,这些金银珠宝,尽可留下就是了!”看到对方杀气腾腾的模样,吉祥也有些心虚了,说话都结巴起来!

    “金银珠宝自然要留下,另外吗,请借贵使的头颅一用,激励士气,助我守城!”梁兴大手一挥,两旁的亲兵立刻冲上去,根本不由分说,捆起使者就推了出去,片刻之后,一颗血淋淋的人头送上来,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两军交战,不斩来使,兄长如此行事,激怒了袁军,岂不是自断后路吗?”看着使者的头颅,侯选、程银、李堪一阵的叹息,事到如今,议和是不可能了,唯有拼死守城,硬抗到底了!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没错,为兄斩杀使者,就是为了断绝后路,跟袁军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梁兴牙齿咬的格格作响,金银珠宝、高官厚禄,谁不喜欢呀,问题是,脑海中总有一个声音在不停的告诫,自己若是投降了袁军,日后必定千刀万剐,死无葬身之地呀!

    “几位兄弟以为,萧逸、袁尚二人相比,谁优谁劣呢?”

    “这还用比较吗……萧大都督文武双全,用兵如神,远胜袁尚千百倍矣!”三人丝毫没有犹豫,给出了一致的答案,在他们看来,萧逸如狼,袁尚如羊,二者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!

    “着呀!……大都督神威盖世,横扫西凉各路人马,兵锋势不可挡,今日若为小利诱惑,归顺了袁尚,一旦大都督统兵杀回来,咱们几个恐怕就要千刀万剐,尸骨无存了!

    再说了,大都督知人善任,让我等坐镇金城,不加监视,这是何等胸襟,反观袁家的人,小肚鸡肠,亲兄弟之间都不能和睦相处,又怎么会善待一群降将呢,我等若是归顺过去,恐怕要坐一辈子冷板凳了!”

    “嘶嘶!……兄长目光长远,考虑周详,小弟们难及万一呀!”

    想起‘鬼面萧郎’的霹雳手段,侯选、程银、李堪不禁倒吸一口冷气,感觉脖子上一阵发凉,不禁对梁兴伸出了大拇指,确实如此呀,袁尚气势虽盛,绝不是萧逸的对手,就是再笨的人,也会选择站在胜利者一方!

    “把使者的人头挂在城楼示众,传令将士们严防死守,只要坚持到大都督援兵赶到,咱们就赢了!”

    捏着袁尚那封书信,梁兴看也没看,几下就撕了个粉碎,扯书斩使,后路也就彻底断绝了,自己是个卑鄙小人不假,却是一个有眼光的卑鄙小人,身家性命,富贵前程-就压在萧郎身上了!

    “诺……严防死守,与袁军决一死战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金城外,旌旗如云,人马如潮,七万袁军把城墙团团围困,竖起云梯,抬起撞木,战鼓更是擂的震天响,摆出一副大举攻城的架势!

    没错,就是摆架势,从统帅文丑到普通一兵,没人想过真的攻城,使者带着重礼进城去了,用不了多久,守军就会大开城门,恭迎他们进城了,袁兵们连口袋都准备好了,就等着进城之后,大发一笔横财呢!

    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,金城的大门迟迟没有打开,守军却频频调动,准备起滚木、石块、油锅……,一副死守的架势,紧接着,使者的人头被挂了出来,呲牙咧嘴,死不瞑目!

    “卑鄙小人,安敢如此无礼,传令下去,攻破金城之后,全军尽情劫掠,三日之内不封刀!”

    战争自有法则,在春秋古礼中-‘扯书斩使’是一种莫大的侮辱,文丑气的七窍生烟,直接下达了屠城的命令!

    “咚!……咚咚!……杀呀!”

    在财物的诱惑下,袁军高声呐喊,发起了潮水般的进攻,金城是西凉第一巨邑,盛产金砂,富庶无比,进城之后,三天不封刀,这得抢多少好东西呀……

    “弟兄们,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,杀呀!”

    守军毫不示弱,在梁兴、侯选、程银、李堪的带领下,顽强抵抗,表现出一种异常的勇敢,他们大都是安定、北地两郡子弟,家乡被袁军糟蹋的不成样子,心中本就憋着一股火气呢,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,根本不用将校们激励,无不奋勇拼杀,有进无退!

    袁军准备不足,又带着贪心,难免临阵退缩,不敢死战,守军准备充分,怀着复仇之心,敢打敢拼,几番冲杀之后,袁军没能冲上城头,反而被杀的节节败退,死伤惨重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驻扎金山的宋宪、魏续也出手了,带领本部人马,不停袭扰袁军的后队,焚烧粮草,破坏营垒,与金城的守军遥相呼应,配合的相当默契!

    “传令-退兵!”

    城墙下,文丑亲自上阵冲杀了几次,也被守军逼退下来,前有坚城难下,后有敌骑骚扰,无奈之下,只好暂退人马,坚守大营不出,梁兴也不出城追击,双方就这样僵持下来!

    战局发展到这一步,双方都很清楚,金城的得失,而在萧逸和袁尚的对决上,萧逸若败,金城就会不攻自破,萧逸若胜,金城自当坚如磐石,固若金汤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