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2.第702章 人不归,人头归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()‘鬼面萧郎’攻破敦煌郡,阵斩敌酋-叶落纥,屠杀羯人十四万之众,尽灭其族,尸骨筑成一座巨大的‘京观’,威慑四方,消息传出,西凉震惊,天下震惊!

    有人出言赞叹,认为萧逸屠灭异族,收复失地,保大汉疆土金瓯无缺,这样的功绩,足与‘冠军侯’-霍去病北逐匈奴相媲美了,堪称大汉战神!

    也有人谩骂不休,认为萧逸的手段过于残暴了,血屠千里,灭人全族,有损大汉王朝仁爱之风,根本算不上什么名将,顶多是一个嗜血的刽子手罢了!

    赞美也好,谩骂也好,‘鬼面萧郎’的大名被推上了风口浪尖,朝廷史官正式备文,记载这位大都督的往事,垂于青史,民间文士也四处搜集材料,撰写野史,品评功过,自成一家之言!

    还有一些无良文人,专门研究艳史,对萧逸推倒许多美人的事迹,详细描写,添枝加叶……,久而久之,竟然编成了一本书籍,就叫《无愁艳史》,传播四海,抄写无数,成为许多少年男女的启蒙读物,源远流长!

    名载史册,世人皆知,纵然千万年之后,在浩瀚的历史长河中,也有自己的一席之地,男儿至此,不负大丈夫之志矣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!呜!”

    安定郡-袁军大营,旌旗如云,号角不绝,自从萧逸大获全胜的消息传来后,袁军将士就成了惊弓之鸟,一改往日的颓废之气,迅速进入战备状态,就连风流倜傥的三公子-袁尚,也离开了温柔乡,入住军营了!

    中军大帐-密室中,袁尚、逢纪、审配、颜良、文丑,五个人围坐一起,正在商议军机大事,他们重点探讨的,就是桌案上放的一封鸿翎密报!

    密报是蒋奇派人送来的,里面叙述了萧逸统兵西征途中,遇到的各种困难,以及应对的策略,获得的战绩,还有大军的伤亡情况,尤其枯水川之战,描写的详细无比,可信度极高!

    此外,密报中还透露一个重要信息,萧逸获胜之后,正在敦煌郡修整人马,大肆犒赏三军,后方重镇玉门关,则交给了大将高顺驻守,蒋奇恰好是副将,控制着一个城门的防守!

    这可是天赐良机呀,对方的后路上,竟然有一支己方人马驻扎,刺探虚实,扼守要害,作用之大堪比十万大军!

    事到如今,西凉战局已经彻底明朗了,萧逸连战连捷,一路横扫过去,原来的各方势力,或者拱手归顺,或者烟消云散,剩下的就是袁家十五万人马,至于‘两家和好,平分西凉’的誓言,谁也没当真过,天无二日,民无二主,最后的决战就要开始了!

    “杀敌一千,自损八百,萧逸战胜强敌,自身损耗必然不小,大胜之后,其心必骄,其志必懈,趁其不备,却是一个偷袭的好机会呀!”

    逢纪从怀里取出一份西凉军略图,用手轻点金城,又一拳砸在玉门关,这两个地方就是全局的关键了!

    “我军可以兵分两路,一路攻取金城,此地防守空虚,守将梁兴是个反复无常的小人,许下官职、厚利,不难收服,只要占据此城,就可以号令西凉十二郡,占得一个先手!

    另一支人马长途奔袭,穿越河西走廊,直奔玉门关,趁守军不备,与蒋奇里应外合,一举夺城,彻底截断萧逸的归路,只要粮道断绝,不出一个月,他的十万人马就会不战而败!”

    “元图言之有理,沙场决战,先下手为强,后下手遭殃,趁着萧逸元气未复,大军疲惫不堪,正是决一死战的好机会,一旦让这头‘贪狼’恢复气力,调头杀奔过来,恐怕就无人能挡其威了!

    再者,三公子占据安定、北地两郡之后,大军毫无进展,拖延岁月,消耗粮草,大将军那里恐怕也不好看,有些小人必然会搬弄是非,一旦后方有变,悔之晚矣呀!”

    审配手捋长髯,目光闪动,与前方的战事相比,他更加担心后方,自家主公的性格,优柔寡断,耳根子又软,让人难以放心呀!

    自从曹操巡视延津、检阅驻军之后,邺城一日三惊,安全起见,大公子袁谭统兵十万,驻扎黄河沿岸,监视曹军的一举一动!

    战场变成了两处,物资的消耗必然倍增,原本用来支援袁尚的军械、粮草,也全送到袁谭那里去了,后勤短缺,十五万大军就成了绝乳之婴,随时有饿死的危险,持久战是打不成了,必须速战速决,一举荡平西凉!

    两大谋士全部主战,战略布置也很高超,袁尚不禁心动了,既然如此,鬼面萧郎,咱们就决一死战吧!

    “文丑将军听令,统领七万人马,进攻金城,夺下西凉第一巨邑!

    本公子亲率八万人马,以颜良将军为先锋,逢纪先生为谋士,长途奔袭,夺取玉门关,切断萧逸的归路!

    审配先生留守上党,坐镇大营,同时督促邺城当面,尽快调拨粮草、军械,以应付大军征战之用!”

    “诺!-谨遵三公子号令!”

    抱拳行礼之后,颜良、文丑走出大帐,调动兵马,准备出征事宜去了,逢纪、审配却没动身,二人互视一眼,来到袁尚身边,低语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曹、袁两家盟约作废,使者也就没用了,司马懿不宜留在军中,为防泄密,杀之可也!”

    “没错,此子机敏过人,城府更是深不可测,绝非久居人下者,日后必为河北大患,不如提早除之,以绝后患!”

    “这个吗……司马懿聪慧过人,又是士族子弟,本公子深为欣赏,杀之可惜了吧?”听完两大谋士的进谏,袁尚不禁犹豫起来,一段时间的相处,他对司马懿颇有好感,杀掉这么好的玩伴,真有些心痛呀!

    再说了,司马懿入营以来,每日饮酒对弈,骑射游玩,只谈风雪,不论军机,丝毫没有窥探军情的意思,反而上和下睦,结交了不少朋友,人缘好的不得了呢!

    “算了,这番出征,就把此子也带上吧,只要本公子打败了萧逸,展露神威,何愁司马懿不归心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凡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,故善出奇者,无穷如天地,不竭如江海,终而复始,日月是也,死而更生,四时是也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军帐中,司马懿正在炳烛夜读,桌案上堆满了兵书,很多都是难得一见的孤本,千金难求的宝贝,全是袁尚搜集来,平时装点门面用的,此时到便宜他了!

    才子夜读,必有红袖添香,方才浪漫,司马懿的运气不好,身边没有美貌侍女,反而坐着一位全身披挂,手持宝剑,时刻盯着自己脖子的人--晏明!

    自从进入袁军大营,晏明跟他寸步不离,食则同桌,寝则同榻,就连去厕所,也要一起结伴去,时间久了,军中都传出一些蜚语,认为两个人有断袖之癖,就算这样,晏明也没放松了监视!

    一天十二个时辰被人监视,睡梦中听到阵阵的磨刀声,惊醒过来,就看到身边有一双血红的眼睛,这样的日子,常人一天也忍受不住,司马懿却坚持了一个多月了,看他的状态,再坚持一年半载也无妨,可谓心性坚韧,犹如磐石!

    “同陷敌营,危机四伏,将军与我也算患难之交了,依旧如此监视,未免太过凉薄了吧?”司马懿也是交际高手,最善笼络人心了,唯独对晏明,有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,这是个没有七情六欲的人呀?

    “大都督有令,护卫仲达先生,末将不敢稍有懈怠!”说话的时候,晏明依旧紧握拔剑,血红的眼珠中丝毫生气!

    “呵呵,袁军有十五万人马,将军孤身一人,众寡悬殊,又如何护我周全呢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有令:人不归,那就人头归!”

    “世事难料,如果将军也丧命于此,如何带我的人头回去呢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有令:就算人头落地,也要看着仲达先生同赴黄泉之后,末将才能闭上眼睛!”

    司马懿:………………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