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701.第701章 尽屠羯族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或曰:“以德报怨,何如?”

    子曰:“以德报怨,何以报德?”

    或曰:“如之奈何?”

    子曰:“易尔,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军阵前,萧逸背诵着《论语-宪问》,声音滚滚,清晰的传入将士们耳中,什么以德报怨,那是一些腐儒断章取义出来的歪理,挨了一巴掌,还要对人微笑,简直害人害己,误国误民,是对华夏民族尚武精神的阉割!

    孔圣人说的很明白:人家对你好,你就要对人更好,滴水之恩,当以涌泉相报,这是以德报德;反过来,人家一巴掌扇过来了,你就要狠狠一拳还回去,打的他满地找牙,这就叫以直报怨!

    羯人入侵西凉以来,占领城池,焚毁民居,杀戮百姓,甚至以汉家婴儿为食,噬肉饮血,毫无人性可言,多少繁华城镇,一夜之间变成了鬼域,如此滔天大罪,能够轻易放过吗?

    “以血洗血,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以血洗血,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想起‘武威屠城’的事情,汉军将士们双目喷火,高呼口号,同情之心荡然无存,握着刀枪的手再次坚定起来,一群食人的野兽,下地狱就是最好的归宿了!

    “以直抱怨,以德报德……以直报怨,以德报德……老师误我呀!”

    叶落纥口中反复念着八个字,满脸的苦涩,自己敢于入侵汉土,招惹这个庞大的帝国,凭借的就是‘以德报怨’四个字,老师说过的:汉人仁爱,不喜杀戮,又爱面子,无论犯了多大错误,只要跪地求饶,都会获得他们的原谅,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吗?

    对方如羊,自己是狼,既然如此,何不放手一搏呢,打赢了,占城池,抢东西,称王称霸……,万一打输了,就跪地称臣,赔礼道歉,祈求宽恕,自己横竖不吃亏,也许还能得到一些赏赐呢,汉、匈和亲就是最好的例子呀!

    正是抱着这种侥幸心理,叶落纥才带领铁骑杀入汉土,大肆屠戮汉家百姓,想要以小搏大,建立自己的羯人王朝……

    万万没有想到,老师教导的话语中,也有很大的错误,汉人骁勇善战,报复心极强,又有‘鬼面萧郎’这种嗜血成性的将领存在,那里是一只温顺的绵羊呀,分明是一条善于破坏的恶龙,覆雨翻云,吞噬百兽,早知如此,自己绝不会踏入汉土一步呀!

    “学了汉家文化一点皮毛,就想入侵汉土,称王称霸,真是不知天高地厚,不过吗,相识一场,本都督并非无情之人,就给你一个机会,战死沙场,完成一个勇士最后的宿命吧!”

    萧逸斜举凤翅鎏金镗,锋刃指着叶落纥,这样一位可怕的敌人,活路是绝不能留的,亲手斩下对方的头颅,就是最大的仁慈与尊敬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天意如此,多谢大都督成全了,大好头颅,成为他人饮酒的器皿,也算一件雅事吧!”

    生路断绝,叶落纥反而豁然了,能够死在‘鬼面萧郎’手中,也不算辱没自己的身份,总比落荒而逃,最后被几名汉军小卒擒住,斩首示众,要体面的多吧!

    明知必死,也就无畏生死了,叶落纥整理甲胄,翻身上马,高举长柄金刀,浑身战意高昂,生命中的最后一战,必须极尽灿烂才行,最好能和对手同归于尽,再不行,也要咬一块肉下来,方不负‘黄金狮子’的威名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咚!--咚!咚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--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王必胜!--大王必胜!”

    战鼓如雷,双方人马挥舞旌旗,高声呐喊,为各自的英雄助威,声音一浪高过一浪,震动四野,直上云霄!

    “杀呀……隆!”

    战意升到顶点,萧逸和叶落纥同时催动坐骑,互相猛冲过去,凤翅鎏金镗与长柄金刀猛烈一击,发出巨大的声响,第一个回合,二人不分胜负!

    “再来……杀呀!”

    调转马头,二人再次冲锋过去,又是凌厉的一击,萧逸纹丝不动,气势更盛,叶落纥左右晃动,面色苍白如纸!

    “再来!……杀呀!”

    第三次冲锋开始了,二人的速度更快,攻击更猛,杀意也更浓了,两件兵刃猛烈撞击在一起,发出巨大的轰鸣,萧逸身形晃动,手臂一阵的发麻,末路雄狮,依旧实力惊人呀!

    “哇!……哇!”

    再看叶落纥,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趴在马背上,浑身颤抖个不停,一连三次猛烈撞击,引发了内伤,五脏六腑就像火烧一样,疼痛难忍!

    “叶落纥,你的死期到了!”

    即将战胜一位劲敌,萧逸心中升起无限喜悦,警惕性却丝毫没有放松,‘黄金狮子’临死一击,必然非常可怕,也非常刺激的!

    一百步……八十步……六十步……,萧逸步步近逼,手中凤翅鎏金镗前举,锋刃直指对方的心脏!

    再看叶落纥,依旧伏在马背上,一手捂着肺腑,不断吐出鲜血,摇摇欲坠,似乎毫无反抗能力了!

    五十步……四十步……三十步!

    眼看战马几个跳跃,就要冲到进前时,叶落纥重伤的身躯挺起,手臂猛地一抖,一道寒芒飞出,直奔萧逸的咽喉要害!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一手压箱底的绝活,叶落纥也不例外,幼年为奴的时候,他在草原上放牧,经常用石头对付偷羊的恶狼,久而久之,竟然练出一手‘飞石’绝技来,五十步内,百发百中,例无虚发!

    成为羯王之后,再扔石头就不好看了,叶落纥思索一番,换成了一种短柄飞刀,七寸长,半分宽,锋利无比,五十步内,可落飞鸟,三十步内,可以洞穿重甲,取人性命,只在瞬间,此项绝技不到生死关头,绝不轻用,今天就是时候了!

    为了麻痹对手,发出致命一击,叶落纥也是豁出去了,三次硬碰硬的攻击,让自己伤上加伤,大口吐血,五脏六腑全部严重移位,就算逃过汉军追杀,也活不过三个月了!

    不过吗,临死之前,能发出人生最后一击,杀掉一位劲敌,为无数死难的族人报仇,也算值了!

    “嗖!--啪!”

    再看那柄飞刀,一闪而过,正中萧逸的面部,这位大都督身躯晃动,一口鲜血喷出,瘫软在马背上,一动不动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死了?……大王必胜!……大王必胜!”

    叶落纥偷袭成功,羯人响起热烈的欢呼声,他们对萧逸惧怕到了顶点,也仇恨到了顶点,只要能除掉这个恶魔,就是全族陪葬,也再无不惜呀!

    “卑鄙无耻,暗中偷袭……弟兄们杀光羯人,为大都督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萧逸中刀,生死不明,汉军将士眼睛都红了,高举刀枪,就要冲杀过去,如果大都督真出了意外,就让整个羯族殉葬吧!

    “嗒!……嗒嗒!……啪嗒!”

    人虽中刀,战马未停,‘白菜’驮着萧逸,一路驰奔,很快就接近了叶落纥,二者相距一丈远了,突变再发,瘫软的萧逸身躯晃动,手腕一抖,一条链子流星锤飞出,正中叶落纥的前心,砸的甲胄粉碎,人也飞出去七八尺远,一头栽倒地上!

    “呸!……真疼!”

    一击得手,萧逸慢慢坐直身体,大嘴一张,一柄带血的飞刀吐到地上,发出清脆的声响,又揉了揉小脸,腮帮子生疼呀!

    面对强敌,他一直暗暗提防着呢,飞刀突至,速度太快,躲闪来不及了,干脆一张嘴,用牙齿死死咬住了锋刃,这才挡住了致命一击,不过飞刀劲头太大,舌头还是被划伤了,这才会有鲜血喷出来,却也起到了迷惑对手的目的……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,挨了一刀,萧逸顺势装死,慢慢接近叶落纥,趁其不备,用自己的暗器流星锤偷袭,报了一刀之仇!

    “好一个鬼面萧郎,果然凶悍如狼,狡猾如孤……死在你的手里,本王不屈了!”

    叶落纥手捂心口,鲜血狂喷而出,一击流星锤,彻底震碎了他的心脉,不过这样也好,自己不用看到族人灭亡了,也算老天最后一点仁慈吧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从一名牧马奴隶,变成了草原霸主,征战四方,扬名天下,留名于青史……我的一辈子,值了、太值了……哇!”

    最后一口鲜血喷出,叶落纥雄壮的身体猛地一震,金色的头颅垂到地上,再也不动了,一代枭雄,丧命沙场!

    “黄金狮子-放心去吧,长河流淌,时间飞逝,你的名字与青史长存,万年不朽!”以手捶胸,萧逸向这个强大的敌人,献上最后的敬意,接着大手一挥:“屠灭羯种,一个不留--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《三国志》记载:“大汉-建安元年,敦煌之战,征西大都督-萧逸大败羯军,阵斩敌酋-叶落纥,威震西凉,其时,汉军将士铁蹄践踏,奋长刀砍杀羯奴,血屠百里,灭绝其族,尽显大汉威武,自此之后,西域各国,无有敢东顾者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