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99.第699章 声东击‘东’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敦煌,原为大月氏人旧地,水草丰美,宜耕宜牧,是一块难得的风水宝地,后为匈奴人抢占,汉武帝-元寿六年,冠军侯-霍去病统兵西征,打败了匈奴部落,占领此地,设置郡、县,成为了大汉领土一部分!

    羯人入侵之后,也把老巢设在这里,妄想以敦煌为根本,积蓄力量,操练兵马,夺取西凉十二郡,而后杀入中原内地,抢占汉人的大好河山!

    只可惜,事与愿违,枯水川之战,叶落纥一败涂地,八万精锐人马损失殆尽,自己也负了重伤,如果不是亲兵们拼死相救,差点就成了萧逸收藏的一枚‘骷髅盏!’

    一路逃回敦煌后,叶落纥失魂落魄,再无争霸的实力了,准备举族西迁,回归西域故土,以躲避汉军的锋芒,那知道,自己前脚刚进城,后脚马超就追杀过来了,一点喘息的时间也没有呀!

    “杀呀!--冲出城去,回归故土,过自由自在的日子去!”

    “杀呀!--血债血偿,一步不让,让城里的羯兽死无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敦煌城外,一场激战正在进行中,羯人不断冲杀,试图突围出去,西迁故土,另一边,马超带领一万西凉铁骑,四方封堵,大砍大杀,坚决不让城内跑出去一兵一卒,双方各不让步,血战连连,死伤惨重!

    相对来说,还是马超占了上风,他麾下的人马虽少,却是身经百战的精兵,训练有素,甲胄精良,兵刃锋利,又都怀着一颗复仇之心,大小将士无不以一当十,奋勇力战!

    反过来,羯人就差的多了,族中精锐已经损失殆尽了,城中多是些老弱妇孺,为了突围出去,就连老人、孩子都上阵拼杀了,他们没受过任何训练,手中武器也差劲,多是木棍、柴刀之类,人数虽多,也不过‘驱群羊以斗猛虎’-白白送死罢了!

    “启禀大王,第一次突围失败了,人马损失惨重!”

    “启禀大王,第二次突围也失败了,人马损失过半!”

    “启禀大王,族中男丁死伤殆尽,恐怕无力组织第三次突围了,连女人都上阵冲杀了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敦煌城头,叶落纥卧在一副软榻上,面色惨白,一面听取着军情,一面口吐鲜血,身上的战袍都染红了,称霸一方的黄金狮子,落到如此地步,真是让人一叹呀!

    “马超神勇难敌,硬拼不是办法,族中男丁死一个,少一个,必须留些种子才行……传令,收集城中财物,也好买一条活路,如果不行,就把老弱、青壮分为两队,分头突围……哇!”

    刚说了几句话,叶落纥又喷出一口鲜血来,无力的倒在软榻上,闭目喘息起来,枯水川一战,他被萧逸狠狠砸了一镗,后背的肋骨断了四根,五脏六腑也受到震荡,全部严重移位了,现在别说上阵厮杀,就是起身行走都很困难了!

    身为一名草原战士,不能骑马射箭,不能上阵杀敌,那种滋味简直比死还难受,是的,叶落纥真的想过自杀,一了白了,他无法接受战败的耻辱,也无颜面对族中的妇孺,一战断送了八万精锐士卒,他是羯族的大罪人呀!

    想死很容易,宝剑放在脖子上,轻轻一抹就行了,叶落纥伤势虽重,自杀的力气还是有的,问题是,他死不起呀!

    不是不敢,而是不能,他是羯族的大王,肩负着族人的兴衰,八万精锐尽丧,是他的过错,剩下十几万部众的生死,却是他的责任,在带领族人脱离险境,回归故土之前,他是万万不能死的呀!

    “来人呀,取黄金盔甲来,让本王最后一次身披戎装,为族人们杀出一条活路吧!”喘息了一会,当叶落纥再次睁开眼,目光中竟出现了一丝神采,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,那头强悍霸道的黄金狮子,似乎又回来了!

    “请大王保重身体,羯族大业不能没有您,部族属民不能没有您呀!”城头上跪满了人,他们都看的出来,叶落纥在燃烧自己剩下的生命,强力支撑罢了,说明白一点,就是‘回光返照!’

    “呵呵,用本王一条残命,换取十几万族人的命,太值了!”叶落纥仰天大笑,既痛快、又苦涩,其实在枯水川,自己就死了,如今留下来的,不过是一副躯壳罢了,既然如此,何不奋力一搏,最后威风一次呢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战袍、金盔、金甲、佩剑、长刀……很快,一个金发飘扬,威风凛凛的叶落纥出现在东门城上,身边还堆了几十个木箱,里面装的全是金银珠宝,这就是羯人准备的买路钱!

    “孟起将军神勇无敌,本王仰慕已久,今日相见,真是三生有幸呀!”叶落纥底气十足,说话就像雄狮怒吼一般,远远传了出去!

    “不过吗,马家久居金城,羯人退守敦煌,两家本无仇怨,将军神勇盖世,天下无敌,不去收服祖宗基业,反而受人驱使,来此拼命,未免有些不智了吧?

    上天有好生之德,将军若能高抬贵手,放十几万羯人一条生路,本王感激不尽呀,城中的金银珠宝,愿意尽数献出,另有美女百名,用来侍奉将军起居,不知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说话间,叶落纥反手一刀,劈开一个木箱,里面的金银财宝散落出来,满满流淌了一地,在阳光的照射下,发出道道霞光,诱人无比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上百名羯族美女也走上城头,一个个头戴珠翠,身穿华服,容貌艳丽,风韵迷人,还不时的抛出眉眼,试图俘获男人的心!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大王说的句句在理,不过吗,你却忘记了一点,本将军首先是一个汉人,其次才是马家少主,先国后家,此乃天理,保家卫国,更是男儿应尽之责,别说是几十箱珠宝,你就是搬出一座金山来,也休想买一条活路!

    至于那些羯女吗,估计在羊圈里待久了,一个个骚气熏天,大王还是自己受用吧,就怕你支撑不住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敦煌城下,马超横枪立马,满身的血迹,话语却是铁骨铮铮,尽显男儿本色,麾下将士无不大声喝彩,没想到有勇无谋的‘马家虎子’,也有如此聪慧的时候!

    “将军此言差异,冤有头,债有主,咱们可以从头说起,当出韩遂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言语被骂了回来,叶落纥并不生气,只是低头传下一道命令,而后又东拉西扯,继续和马超打口水战,似乎对方越骂,他反而越高兴!

    “呜!--呜!呜!……不好了,羯人从西门突围了!”

    正在两边骂的口水横飞,不可开交时,西门方向响起阵阵号角声,紧接着,大群羯人冲了出来,奋力拼杀,试图突围出去!

    “该死的,好一个狡猾的叶落纥,这是‘声东击西’之计呀!”听到西门的情况,马超气的暴跳如雷,原来对方缠住自己,是给部下突围创造机会呀,岂能让你们如愿!

    “西凉儿郎,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,奋勇杀敌,不让一个羯人漏网-杀呀!”

    一声狂吼,马超带领主力人马,向西门方向杀去,至于东门这里,只留下了堂弟马岱,带着少数人马监视,以防有小股羯人漏网!

    “杀呀!……杀尽羯人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马超的铁骑就像一把尖刀,在突围的人群中横冲直撞,马蹄所到之处,羯人一片片倒下,死伤无数,血流成河!

    杀着、杀着……,汉军士兵感觉有些不对劲了,羯人就像疯了一样,铁骑冲过来时,他们也不躲避,反而迎头撞了过去,用自己的身体绊住了马蹄,让他们脱身不得!

    没人不怕死,也没人会主动寻死,羯人如此牺牲,必然有他们的目的,问题是,他们要做什么呢?

    东门上,叶落纥一直盯着战场上的形势,当他看到马超带领主力人马,赶往西门,又被羯人用身体死死缠住时,苍白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喜色,自己用了一计不假,却不是‘声东击西’,而是‘声东击东!’

    “时机已到,我的族人们,从东门……突围出去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