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98.第698章 一枚暗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,

    羌笛何须怨杨柳,春风不渡玉门关!

    玉门关上,萧逸一手持宝剑,一手端酒杯,居高临下,远望黄河水东去,近观白云落山巅,脚下是百年孤城,耳边是阵阵春风,真是说不出的惬意,道不尽的潇洒呀!

    另有十几名妙龄羌女,手持长笛,正在卖力吹奏着,笛声悠扬婉转,还带着一股悲凉之色,这首曲子流传已久,却一直没有名字,萧逸听了很是喜欢,还给它取了个名字--《怨杨柳》

    “黄河、白云、孤城、山川、羌笛、杨柳……,美景无限,尽收眼底,这次真是来对了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一口饮尽杯中酒,萧逸仰天大笑,前世自己就梦想过,有一天能远行西北,领略塞外风光,如今美梦成真,简直妙不可言呀!

    大好河山,就像一盘棋局,各路诸侯是棋手,万马千军则是棋子,要想获得胜利,必须目光长远,善于布局才成,明子、暗子、斗子、弃子……无所不用,唯有如此,才能赢得这盘棋局!

    “末将参拜大都督-神威盖世,天下无敌!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,蒋奇登上了城楼,离着两丈多远,就跪倒在地,行大礼参拜!

    蒋奇是冀州人氏,少年家贫,为了生活,只好做了一名猎户,每日与豺狼虎豹厮杀,用自己的鲜血、汗水,换一点活命的食物,数次差点丧命山中,好在苍天护佑,他都挺过来了!

    艰苦的生存环境,磨练了意志,常年的拼斗厮杀,训练了武艺,二十五岁的时候,不甘平庸的蒋奇走出深山,投入袁绍麾下,成为了一名普通士兵!

    七八年间,身经百战,万死千生,靠着一身伤疤换来的军功,蒋奇的官职不断升迁,小兵、伍长、队长、校尉……,再往后,就停顿下来了!

    不是蒋奇能力不足,也不是功劳不够,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,官职也不可能再升迁了,更无法成为一名将军,原因也很简单-出身卑微!

    袁家四世三公,乃是天下门阀之首,在选择人才方面,袁绍也有一个原则:‘重用士族,轻视寒门’,看看他的大将军幕府就知道了,一众文臣武将,大都是出身士族,寒门子弟寥寥无几,偶尔冒出一两个,也会被强大的士族集团排挤,永无出头之日!

    蒋奇就是如此,凭他的能力,完全可以统帅千军万马,成为独挡一面的大将,论起排兵布阵的本领,就是颜良、文丑两个勇夫,也不是他的对手,河北军中,唯有张郃、高览二人,可以相匹敌!

    可惜,造化弄人,因为出身的问题,他的能力一直受到压制,在军中也是饱受排挤,有了危险先上,有了好处后得,领赏基本没份,挨骂次次不落,是一个标准的倒霉蛋、替罪羊!

    有时候,蒋奇也会比较,与袁绍的‘用人唯亲’不同,曹操用人-‘不论出身,唯才是举’,只要你有真本事,又愿意前来效力,就会得到提拔重用,李典、乐进、于禁、许褚、典韦……都是寒门子弟出身,如今封侯拜将,尽情施展自己的才能,真是羡慕死人呀!

    这次曹、袁两家联军西征,各部将领纷纷逃避,颜良、文丑却推荐了蒋奇,一方面知道他的能力过人,可以承担重任,另一方面,也未尝没有借刀杀人的意思,想借萧逸的手,除掉这个河北军中的异类!

    “将军无须多礼,请饮一杯美酒吧,陪本都督欣赏眼前的大好河山!”萧逸迈步上前,用手搀扶,又递上一杯美酒,显的格外亲热!

    蒋奇是袁尚派来的卧底,这是人所共知的事情,大军西征以来,萧逸一刻也没有放松警惕,始终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,结果发现,这位河北出身的将领,性格坚毅、统兵有方,对待部下也很体贴,竟是一位难得的大将之才!

    枯水川之战,蒋奇丝毫没有退缩,反而亲临战阵,奋勇拼杀,一次次向羯人发起猛攻,身中数箭,仍然死战不退,尽显汉家军人本色,让萧逸很是欣赏,也愿意给他一次选择的机会!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赐酒,末将感激不尽!”蒋奇接过酒杯,略加犹豫之后,一饮而尽,感觉身体并无异样,这才长出一口气!

    “酒中无毒,真是‘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’了,鬼面萧郎若想杀人,自当拔剑斩之,岂会用‘鸩酒’这种卑鄙手段呢?”

    也不怪蒋奇多心,曹、袁两家一向不睦,这次联军出征,也不过是权宜之计,叶落纥大势已去,下一步,就该萧逸、袁尚二人争夺西凉了,蒋奇的身份也就尴尬起来,以前是盟友,以后吗,真不好说呀!

    “大军西征以来,将军身先士卒,拼死力战,不亏汉家男儿本色,正所谓有功当赏,有过则罚,此乃军中铁律,本都督也准备了两件奖赏,将军可以任选其一!”

    说话间,萧逸从怀里摸出一份均令,又解下自己的斩蛟剑,一起放在了蒋奇面前,意思很明确,是荣华富贵,还是人头落地,自己抉择吧?

    “加封奋威将军、渭南亭侯,食邑一千二百户,子孙世袭……”钧令加盖着大汉丞相金印,确凿无误,至于上面写的封赏,真是让人动心呀!

    斩蛟剑,绝世利刃,杀人无数,剑身呈现出一种暗红色,还有淡淡的血腥味传出,似乎有无数的冤魂依附、哭泣,让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“末将……末将……”看着两份‘赏赐’,蒋奇汗如雨下,整个人都颤抖起来,真是天堂与地狱的抉择呀!

    他也是个聪明人,对天下大势有一番认识,汉室倾颓,难以长久,江山必然易主,普天之下,能够取代刘氏,主宰江山者,非四世三公的袁家莫属了!

    正是有这份认识,纵然饱受排挤,蒋奇也默默忍受着,天下都会是袁家的,自己又能跑到那里去呢?

    可是西征以来,曹军将校的悍勇无畏,让蒋奇的眼界大开,反复比较之后,让他有了一个新的认识,“九州天下,未必就是姓袁,也有可能姓曹呀?”

    尤其是萧逸亲临战阵,横扫强敌的无上英姿,更是让他暗暗折服,两相比较,萧逸是一条啸傲风云的狼王,三公子袁尚不过是一匹小马驹,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!

    萧逸尚且如此,那位大汉曹丞相,又该是何等的英雄人物,自己若是倾心投靠,一展平生抱负……

    “末将不才,愿意跟随大都督,从此鞍前马后,拼死效力!”想通之后,蒋奇再次跪倒在地,行大礼参拜!

    “很好,识时务者为俊杰,将军能够弃暗投明,为朝廷效力,真是可喜可贺呀!”萧逸赞赏的点点头,身上的杀意却丝毫未减,空口无凭,想要获得自己的信任,得拿出点实际行动!

    蒋奇也是明白人,既然忠心投靠,必须有所表示,桌案上有现成的笔墨,当下执笔在手,刷刷点点,写了一份‘效忠书’,又咬破自己拇指,盖上血印,双手递上!

    “男子汉,大丈夫,当行非常事,立万世名,有一份大富贵摆在眼前,将军可愿取否?”接过效忠书,萧逸看也没看,顺手扯成了碎片,任其随风飞舞!

    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一名将军是否忠心,不靠什么发毒誓,也不靠一纸文书,只要自己实力强大,再以诚心相待,纵然是假意投靠,也能变成真心归附,这就是强者的信心!

    “大都督是要引袁尚入瓮吗,末将愿效死力!”看着飞舞的纸片,蒋奇的目光异常明亮,心中不禁升起一句话……“推心置腹,世之明主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袁尚不过一碟开胃小菜罢了,本都督要吃一顿饕餮盛宴,附耳过来,这般如此……”萧逸摸摸鼻子,发出一阵冷笑,而后低声轻语起来……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萧逸传下军令:‘以高顺为主将,蒋奇为副将,统领一万五千人马,驻守玉门关,为大军守好退路’,自己则率领其余人马,向敦煌挺进,那头‘黄金狮子’的头颅,还等着自己去斩落呢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一名信使从蒋奇营中秘密出发,快马加鞭,向袁尚的大本营奔去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