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93.第693章 火牛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狡猾如狐,奇谋百出,我不如也!”看着恢复原状的驼城,叶落纥郁闷的差点吐血,羯人数量有限,举族不过八万男丁,如此血拼下去,就算最终获胜,离亡族灭种也差不多了,那有力量入主中原,开创霸业呢?

    逢强智取,遇弱活擒,叶落纥受过儒家文化的熏陶,威武凶悍之外,也会动用谋略,反复思考之后,终于想出了一条破解‘驼城’的好办法--火攻!

    很快,数百匹备用战马牵了出来,全都身披毡毯,涂满油脂,每十匹连成一串,点燃之后,马匹吃痛不住,嘶鸣咆哮着向‘驼城’冲去,就像一条条飞舞的火龙,威势惊人,数万羯兵紧跟其后,高声呐喊,发动了第二次猛攻!

    “吼!……吼!吼!”

    动物没有不怕火的,看到数百匹‘火马’猛冲过来,骆驼们惊叫不止,纷纷站起身来,四散躲避,任由汉军士兵如何挥鞭抽打,也无济于事,六道防线全部动摇,驼城岌岌可危!

    “杀呀!……杀光汉人,马踏中原!”

    “冲呀!……生擒萧郎,重重有赏!”

    驼城全线动摇,羯兵士气大涨,高声呐喊,挥舞刀枪冲了过来,只要没了骆驼阻拦,凭借优势的兵力,他们很快就能把汉军踏成肉泥,彻底锁定胜局!

    “叶落纥不亏是黄金狮子,临阵之时,真有几分急智呀!”看着冲过来的马群,萧逸微微点头,利用动物天性上的弱点,‘火马’冲阵,却是一记妙招,不过吗,也不难破解!

    五行之中,水火相克,要想灭火,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水,很可惜,枯水川是一片绝地,土壤干旱,一点水也找不到,这个办法行不通的,唯一的办法就是‘以毒攻毒,以火灭火’了!

    “哞!……哞!哞!”

    萧逸就是凭着一场大火起家的,这方面而言,他才是专家级人物呢,片刻之后,汉军阵型变化,数百头牤牛驱赶了出来,同样披上毡毯,涂抹油脂,十头连成一串,点火之后,牛群吼叫着猛冲了出去!

    奔马遇到了牤牛,双方带着熊熊烈火,狠狠撞击在一起,发出剧烈的声响,一时间马嘶不断,牛吼震天,到处都是飞舞的火花,战场上乱做了一团!

    牛、马之间的较量,很快就分出了胜负,论奔跑能力,战马自然远胜牤牛,可是比拼蛮力,一牛足胜三马,双方对撞之后,马群立刻就崩溃了,有的倒地身亡,被烧成了灰烬,有的四散奔逃,不知踪迹,还有一些被牛群裹挟,带着满身火焰,向后面的羯兵猛冲过去……

    “弟兄们快躲开呀,牛群冲过来了,马群也惊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大火呀,快跑,拦不住了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羯兵紧跟在马群后边,准备铁蹄踏阵,砍杀汉军呢,那知道局势突然反转,成群的‘火牛’冲了过来,马群也倒戈了,熊熊的烈火没烧到敌人,反而用到了自己人身上,真应了一句老话--玩火**!

    放眼望去,战场上牤牛怒吼,战马嘶鸣,横冲直撞,羯兵则惨不忍睹,有的被尖角戳穿身体,有的被铁蹄踩踏成泥,还有的身陷火海之中,被烧的鬼哭狼嚎,化成一具具焦尸……,冲锋的军阵彻底崩溃了,各部酋长喝止不住,士卒们自相踩踏,死伤不计其数,第二次进攻也彻底失败了!

    “哇!……鬼面萧郎,本王与你势不两立,苍天为证,鲜血为誓,枯水川就是坟墓,你我二人,只能存活其一!”

    怒火攻心,叶落纥一口鲜血喷了出来,面如死灰一般,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呀,火攻之计不成,反被对方利用,自己的大阵被冲的七零八落,又折损了数千人马,汉军却一个死伤也没有,如此惨败,平生未有呀!

    “来人呀,准备火牛,咱们再冲一次驼城,以彼之道,还施彼身,本王也学一学敌人的计策!”

    痛定思痛,叶落纥也明白了‘火牛阵’的厉害,牤牛力大无穷,脾气又犟,打死不回头,却是冲阵的无双利器,既然如此,自己也可以用一下吗!

    “回禀大王,我军长途奔袭,隐蔽设伏,没有携带多少淄重,更没赶着牛群呀,将士们的兜囊里,只有一些风干的牛肉……”

    一众羯将全都沮丧着小脸,他们是游牧民族,牛羊、马匹要多少都有,可是为了在枯水川设伏,大军从敦煌郡长途奔袭而来,为了加快速度,没有携带牛、羊群,士兵们只带了三天的口粮,再无其他了!

    后悔,真是后悔呀,早知道牤牛的作用如此大,一定会多多携带,踏平汉军的防线,可惜呀,一时疏忽,遗恨千载,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弥补过错了……

    “大王呀,两次进攻失利,勇士们死伤惨重,咱们还是撤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呀,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,如此硬拼下去,咱们会元气大伤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汉人不计其数,就像大漠里的沙子一样多,咱们只有八万战兵,死一个,少一个,消耗不起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两次进攻失利,兵马损失惨重,战局发展到这一步,各部酋长都有了退兵的心思,今日的血战让他们明白了,草原上的‘黄金狮子’,并非战无不胜,世上还有更加强大的存在呢!

    “一群混账东西,再有言退者--斩!……各部重新整队,轮番冲锋,就是用头撞、用牙啃,也要攻破汉军的防线,不胜则亡!”

    叶落纥双目赤红,拔刀在手,杀气腾腾的盯着一众部将,枯水川之战关系着羯人的生死存亡,从踏入战场一刻,自己再也没有退路了,羯人性如野兽,毫无忠孝仁义,他们不会拥戴一个打了败仗的首领,不胜则亡,没有第二个选择了!

    白刃临头,各部酋长不敢多言,只好硬着头皮整顿人马,准备第三次冲锋,不过吗,一鼓作气,再而衰,三而竭,两次进攻失利,谁也不愿意冲在前面送死了,你推我躲,全都玩起了消极怠工,动作迟缓无比!

    “敌退我进,咱们的机会来了,玄甲铁骑出阵,马踏敌酋,灭绝羯兽!”萧逸一直在观察敌军的动态,眼看对方士气低落,军阵混乱,立刻抓住了战机了!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军旗晃动,驼城大开,一万玄甲军整齐布阵,展开了进攻队形,萧逸身披寒铁铠,头戴鬼面盔,手持凤翅鎏金镗,站在了最前列,亲自指挥这次绝地反击--“杀!”

    万马奔腾,一往无前,玄甲铁骑就像一支利箭,从敌方最混乱的地方杀了进去,汉军将士养精蓄锐已久,又有萧逸亲自带领,战意高昂,悍不畏死,刀枪上下飞舞,奋力砍杀敌军,就像猛虎冲入羊群一般,霸道无比!

    与此同时,中军的黑色大纛旗左右晃动,接到信号,前队的马六、后队的折兰也促动人马,发起了猛攻,内外夹击羯人,攻势极其旺盛,大有一举合围之势!

    “全军死战,把汉人杀回去呀!”

    战场形势严峻,叶落纥也豁出去了,又分出两万人马,封堵峡谷两端,不让汉军汇合一处,自己则统领其余人马,向玄甲军猛扑过去,不惜一切代价,全歼这股铁骑,只要能斩杀萧逸,汉军群龙无首之下,必然崩溃,自己就能实现翻盘!

    “杀!……杀光汉人,称霸天下!”

    “冲!……斩尽羯兽,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刀枪如雪,喊杀震天,双方将士浴血厮杀,前仆后继,谁也不肯后退一步,整个战场变成了一座血肉磨坊,无数的生命填进去,出来的只是累累白骨,血流成河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双方从正当午时,一直杀到日落西山,将士们死伤无数,依旧胜负未分,叶落纥没能吃下闯阵的玄甲军,汉军三部也没能汇合在一起,战局再次僵持下来,胜败存亡,尚未可知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