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91.第691章 以身为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军进入河西走廊之后,食生肉、饮血水、战风沙,历尽艰辛,每日以五十里的速度推进着,好在半个月过去了,没有遇到任何敌情,这让将士们放心不少!

    河西走廊的尽头就是-玉门关,也是有名的天险,绝大多数将士认为,叶落纥肯定重兵守护,利用坚固的城防,与西征大军决一死战,这样也符合‘以逸待劳’的军事原则,不过吗,有一个人的判断截然不同,那就是征西大都督-萧逸!

    叶落纥骁勇善战,意志坚定,隐隐有王者之风,这样的人物绝不会等着敌人杀到城下,相反的,他会主动出击,就像草原上的狮子一样,潜伏在暗处,慢慢的接近猎物,一击必杀!

    “向导官何在,前方是什么地域?”越往前走,萧逸越感到心中不安,军人的直觉告诉他,一个莫大的危险就要来临了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前方是枯水川,过了此地,就是河西走廊的尽头-玉门关!”马腾身为土著,对西凉的山川地貌极为熟悉,充当了向导官!

    “枯水川……地名为何如此怪异?”萧逸从怀里摸出一卷地图,目光扫过,顿时惊出了一身的冷汗,真是好一块险地呀?

    枯水川距离玉门关不足百里,是一个险要的山谷,两端狭窄,中间宽大,仿佛一个巨大的口袋,装下十万大军丝毫没有问题,两侧山峦起伏,沟壑相连,绝对是一个设伏的好地方!

    “此地原来有一条大河流过,水质清澈,滋润草木,名为‘好水川’,数十年前,一场大风过后,河水突然消失了,草木也枯萎死亡,成为了一片沙地,故而改名为‘枯水川’,乃是河西走廊中有名的绝地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马腾也醒悟过来,老脸上全是汗水,一个没有水源、没有草木,两侧沟壑纵横的地方,大军贸然闯入其中,万一遇到埋伏……“老夫这就亲往查看,若有伏兵,以身挡之!”

    “不必老将军前去犯险,本都督自有办法探明虚实!”萧逸一阵冷笑,派出人马查探,难免会打草惊蛇,自己有更好的办法呢--‘元宝!’

    “啾!--啾!啾!”

    一声呼哨,小雕冲天而起,沿着山谷两侧侦查起来,片刻之后,又飞了回来,发出一长两短的鸣叫声,不停的逆时针盘旋,又狂煽右侧的翅膀……

    “前方山谷有埋伏,人马在十万以上,重兵屯在右侧,还有一支人马向咱们的后面移动……”萧逸迅速把‘元宝’发出的信号,翻译成了军情,这是他们演练过无数次的,绝不会出错!

    “果然不出本都督所料,叶落纥在前面设下了埋伏,等着咱们钻进去呢……,呵呵,传令全军,缓缓而行,不要惊动了敌军,各部将领速来议事,决战就在眼前了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陷阵敢死,有我无敌,末将高顺愿意为大军开路,扬汉家军威!”

    “马家军愿为前部,冲击‘羯兽’大营,斩将夺旗,杀敌立功!”

    “西羌三十六部也愿冲锋在前,铁蹄蹂阵,刀斩敌头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得知军情后,各部将领纷纷上前请战,长途跋涉,历尽艰辛,终于遇到敌军主力了,岂能轻易放过,必须血战一场,才解心中怨气!

    面对众将请战,萧逸眉头紧锁,一言不发,靠着‘元宝’的帮助,提前发现了敌情,自己也就占据了先手,只要指挥得当,当有七成把握打败敌军,可是自己想要的不是打败,而是全歼!

    ‘羯兽’是典型的游牧民族,四处漂泊,人走家般,叶落纥也是决断之人,一击不中,必然带领部下远遁千里,茫茫大漠,无边草原,再想找到他们的踪迹,那可就难了!

    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,叶落纥一带人杰,只要给他数年时间,修养生息,聚集力量,必然会卷土重来,汉家边疆永无宁日了,这次大战,必须斩草除根,灭绝这个祸患才行!

    为今之计,最好的办法就是派出一支人马,吸引敌军主力,死死拖住,然后分兵合围,才有一举全歼的可能性!

    问题是钓鱼还需要一个香饵,想吸引住这头‘黄金狮子’,让它全力冲过来,必须有个足够的诱饵才行,谁能当此重任?

    听完萧逸的分析,众人也是面面相觑,军中不乏能征善战的大将,吸引一般的目标足够了,可是叶落纥并非简单之辈,此人心机深沉,魄力十足,土地、城池都能随手放弃,想让他心动,又谈何容易呢?

    “众将听令,马六统领三万汉军,迅速通过‘枯水川’,看到你的旗帜,叶落纥肯定不会动手,过去之后,立刻修筑壁垒,封锁谷口,不让敌军一人逃脱!

    折兰统领三万羌骑为后路,严密布阵,卡死道路,防止敌军向东突围,流窜汉地!

    本都督亲领四万人马,进入枯水川,吸引敌军主力,如此香甜的诱饵,叶落纥总该满意了吧?”

    机不可失,失不再来,一番思量之后,萧逸开始排兵布阵,沙场如棋局,身为统帅,就得有舍子的魄力,有时舍马,有时舍车,关键时刻,也能舍弃老帅!

    “大都督身负重任,岂能前往冒险,还请三思呀!”

    “末将不才,愿替大都督前往,吸引敌军主力入围……”

    “末将的身形与大都督相似,换了甲胄,定能瞒过叶落纥的眼线……”

    听完部署,众将纷纷主动请缨,想抢过充当诱饵的任务,十万大军,主帅一人,萧逸就是全军的灵魂,谁有事,他也不能有事呀!

    “不必再争了,除了本都督亲往,谁也钓不住这头‘黄金狮子’,是生是死,咱们就赌一局吧!”萧逸拔出宝剑,目视前方的枯水川,“多好的一片沙场呀,不知会成为谁的坟墓呢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枯水川-山岗上,一面金色大纛下,叶落纥身披黄金甲,头戴黄金盔,再配上满头的金色长发,迎风飘摆,仿佛一头凶猛的黄金狮子,静卧山岗,等着猎物上门!

    为了设伏,他也是煞费苦心,舍弃许多城池,一路后退,吸引汉军主力追击,又集结了八万羯军,四万杂胡,共计十二万人马,埋伏在枯水川两侧,严阵以待,就等那头‘贪狼’上钩了!

    “启禀大王,汉军分成三部,‘一字长蛇阵’行军,前队已经进入包围圈,为首的‘马’字旗帜,我军是否出击?”一名游骑冲上山岗,禀告军情!

    “一条小鱼而已,放他过去吧,传令各部人马,不见‘鬼面萧郎’的旗帜,谁也不准擅动,违令者-斩!”

    叶落纥紧握剑柄,浑身杀气缭绕,自己费尽心机,设下了埋伏,不是为了十万汉军,而是为了萧逸,此人文武双全,杀伐决断,又是‘大汉第一勇士’,只要能擒拿、斩杀此人,就等灭了汉人的军魂,唯有如此,羯人才有机会崛起呀!

    不过吗,这头‘贪狼’狡猾无比,‘一字长蛇阵’行军,又把人马分成三部,却是一记妙招,自己的包围圈再大,也不可能全围汉军,反而可能陷入对方的前后夹击之中……

    更有可能,对方已经发现了埋伏,如此布阵,就是想引诱自己出来,果然是好算计,好魄力呀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不入虎穴,焉得虎子,自己集中全力,只要消灭萧逸本人,就等于斩掉了蛇头,十万大军,顷刻就会做鸟兽散,说白了,这就是一场豪赌,是生是死,就看老天爷保佑谁了?

    就在叶落纥苦苦等待时,一支人马开进了枯水川,当先一面黑色大纛旗,狼头杆、波浪纹,五尺大小,正中一个斗大的‘萧’字,迎风飘摆,好不威风!

    “萧郎来了,传令全军,出击!”

    (喝了两天酒,吐的昏天黑地,耽误写作了,对不起大家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