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90.第690章 河西走廊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严风吹霜海草凋,筋干精坚胡马骄,

    汉家战士三十万,将军兼领霍嫖姚,

    流星白羽腰间插,剑花秋莲光出匣,

    天兵照雪下玉关,虏箭如射沙金甲,

    云龙风虎尽交,太白入月敌可摧,

    敌可摧,旄头灭,履胡之肠涉胡血,

    悬胡青天上,埋胡紫塞傍,

    胡无人,汉道昌!

    三天之后,大军离开了武威郡,继续西征,为了祭祀遇难的百姓,汉军将士纷纷系上白绫,上书‘以血洗血’四字,挂孝出征,与此同时,一首激昂的《胡无人》在军中传唱开来,据说是大都督-萧逸醉酒之后,写在军帐上的,堪称神来之笔!

    回

    古人云:‘要解心头恨,拔剑斩仇人’,是仇人的踪迹并不好找,叶落纥狡猾如狐,为了躲避汉军锋芒,带领人马退到敦煌郡去了,想要复仇雪恨,汉军将士必须长途跋涉千余里,以疲惫不堪之躯,迎战养精蓄锐之敌,其中危险,可想而知!可

    汉家儿郎,为国征战,九死无悔,根本不用将领们催促,各部人马战意高昂,进军速度奇快,只用了三天时间,就进入了河西走廊,也遇到了西征以来最大的困难!

    河西走廊位于祁连、胭脂两山之间,全长九百余里,是一条狭长的谷道,地势起伏,易守难攻,又有玉门关厄守险要,真可谓‘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!’

    天下万物,有一害必有一利,两侧山上的雪水融化,流淌其中,形成了大片的绿洲,水草丰美,宜耕宜牧,河西走廊也成了有名的西北粮仓,谁能占据此地,就等于掐住了西凉咽喉,是生是死,一念可决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前方数十里草木尽焚,焦土一片,没有发现‘羯兽’踪迹!”

    “再探再报,重点搜索山谷两侧,每块石头都要查看,不能有一丝遗漏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峡谷之中,两侧是千丈绝壁,抬头只见一线天,如此险要地势,千军万马施展不开,只能用‘一字长蛇阵’行军,如果遇到埋伏,更是毫无还手之力,兵法云:‘死山绝谷,大军慎入’,真是一点不假呀!

    为防埋伏,萧逸派出大量的游骑兵,反复侦查敌情,善于翻山越岭的丹阳兵也派上用场了,每到宿营的时候,他们就爬上崖壁,占领制高点,以免敌军偷袭,除此之外,萧逸还有一件克敌制胜的神物--小雕元宝!

    “元宝--冲!”

    萧逸大手一挥,肩膀上的小雕身形闪动,直冲云霄,双翅展开之后,足有七尺长短,在阳光的照耀下,浑身羽毛散发出闪闪金光,威武霸气,雕类的视力极好,能在千米高空发现猎物的踪迹,用来侦查敌情,更是无双利器!

    “啾!……啾!……啾!”

    三声悠长的鸣叫,又顺时针盘旋了几圈,小雕双翅煽动,向远处飞翔而去,这就是没有敌情的意思,收到信号,萧逸长出一口气,心头略放,下令全军继续前进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除了行军艰难,补给同样是个大问题,叶落纥为了消耗汉军战力,实行了‘焦土策略’,撤退的时候,杀戮居民,焚毁草场,又在水源处掩埋病死的牛羊,传染瘟疫,可谓无所不用其极,好好的西凉粮仓,变成了一片无人区!

    首先是吃饭问题,军中粮米充足,还带有数十万牛羊,足够吃上几个月的,可是沿途的草木尽毁,没有燃料,再多的粮米也做不成饭呀,无奈之下,将士们只能焚烧帐篷、衣物,好歹吃上几顿烤肉!

    食物勉强解决了,饮水却成了大问题,进入河西走廊五天后,全军携带的饮水就用光了,老天爷不作美,一点雨水也没落下来,将士们只好挤驼奶、牛奶解渴,因为严重缺水,没过两天,奶水也挤不出来了,大军陷入干渴的境地!

    人可以三天不吃饭,不能一天不喝水,更难受的是,峡谷中到处都是污染的水源,看着泉水流淌,清凉无比,却不能去喝,那种痛苦简直无法形容!

    “谁也不许喝,全都闭上眼睛,往前走,水里有‘巫蛊’,喝一口就没命了!”

    “弟兄们一定忍住,想活着回去见亲人,就紧咬牙关,挺过去!”

    “想想大汉战神-冠军侯,英年早逝,就是栽在毒泉水上呀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每到一处水源地,将校们就会组成人墙,扯着沙哑的嗓子,拼命阻止士兵们靠近,这种‘巫蛊之术’很厉害,一个士兵患病,很快就会传染给战友,一传十,十传百,杀人无形……,当年的‘汉匈之战’,一代战神-霍去病,就是死于水源污染,年仅二十四岁!

    “咩!……咩!咩!”

    “哞!……哞!哞!”

    战士们意志坚定,还能勉强忍受,畜群就不行了,牛、羊群长途跋涉,口干舌燥,见到水源后,一阵吼叫,纷纷跑过去饮水,士兵们用力抽打,也是无济于事,只能看着它们饮下毒水,染上瘟疫!

    “传令军中,凡是饮了毒泉水的牛羊、马匹、骆驼,一律斩杀,深埋地下,防止传染全军!”

    毒蛇噬手,壮士断腕,萧逸添着干燥的嘴唇,狠心下达了命令,不只是牛、羊,如果有士兵偷饮泉水,也要立刻杀掉,以免瘟疫流行,形势所迫,要想战胜凶狠的敌人,只有比他们更加凶狠才行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刷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士兵们纷纷拔出刀剑,斩杀饮了泉水的牛羊、马匹,有些人不忍心杀掉自己的坐骑,就和别人交换之后,闭眼刺杀,再放进沟壑中,用黄土掩埋!

    有的士兵实在忍受不住干渴,选择了放弃,直接跳起泉水中,一通狂饮之后,走到无人的地方,自刎了事,以免拖累全军,意志不坚,却也壮烈,让人可发一叹!

    “大都督饮水吧,地下提出来的,没有污染,小人先试过了!”满身泥泞的黄鼠走了过来,手里捧着一碗又黄又脏的泥水,小心翼翼,生怕洒了一滴!

    河水、泉水都不能饮用,大军干渴难耐,为了取水,‘掘子军’只能四处挖井,寻找可以饮用的水源,西北地势高,黄土层又厚,往往挖下去二十多丈,也见不到一滴水,能找到一碗黄泥汤,就算是苍天保佑了!

    “辛苦弟兄们了,灭敌之后,本都督赏赐每人水浇地五十亩,让你们的子子孙孙都有饭吃、有水喝,再不受饥渴之苦!”萧逸轻拍黄鼠的肩膀,许下了承诺,这次大军西征,‘掘子军’堪为首功!

    至于那碗黄泥水,萧逸没有饮用,而是端到‘白菜’身边,慢慢的喂给了它,沙场决战,必须保证马力充足,有一口水,一口粮,也得先保证它们,至于人,还在其次!

    “咴!……咴咴!”

    喝着黄泥水,‘白菜’郁闷的直叫唤,就像一个可怜的孩子,天可鉴怜,它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罪呀,自从跟了萧逸,每天青草、蔬菜、精米……,换着花样的吃,还有美酒喝,真是天堂和地狱呀!

    “白菜乖呀,过了这片鬼地方,请你喝西域的葡萄酒,再找几个胡姬给你按摩,还有大宛母马,骨架匀称,皮毛光泽,漂亮透了……”

    轻拍‘白菜’的脑袋,萧逸就像哄孩子一样,许下了无数的好处,这才让它把水喝下去,真是比喝药还难!

    仅有的一点水喂了坐骑,萧逸只能另寻办法了,活人不能被尿憋死,也不能缺水渴死,其实解渴的办法很多,就看你能否做到了!

    走进畜群,找到一头没喝过泉水的牛,萧逸拔出‘贪狼刀’,狠狠刺进了牛心脏,刀出血涌,趁着热劲,扑上去大口喝起来,就像一条恶狼似的,而后又割下一块带血的牛肉,放入口中,狼吞虎咽的吃起来……

    大都督如此做了,其他士兵有样学样,纷纷拔出刀剑,刺杀牛羊,饮血解渴,为了活下去,为了打败敌人,有时候就得做一次野兽了!

    征途漫漫,困难无数,十万大军没有停下脚步,依旧奋勇向前,因为敌人就在前面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