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89.第689章 羯兽食人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西凉的天气,变化无常,难以琢磨,狂风一起,昏天黑地,雨雪冰霜,样样齐全,总的来说,可以用四句话形容:

    一阵风,一阵雨,一阵晴天,

    半日寒,半日暑,半日温暖,

    早穿棉,午穿纱,半夜打颤,

    风霜齐,雨雪聚,行路艰难!

    大军西征,行路再难,也得勇往直前,为了鼓舞士气,萧逸亲领玄甲军走在最前面,为十万大军做起了开路先锋,有风先挨,有雨先淋,有苦先吃,大都督尚且如此,普通士卒有什么好抱怨的,一个字--走!

    大军的第一个目标是武威郡,此处原为匈奴故地,西汉-元寿二年,‘冠军侯’霍去病出兵占领,设置武威郡,数百年经营下来,成为西凉较为富庶的一个地方,人口超过了十万,两个月前被羯人占领,就再也没有消息传出了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二十里内没有敌踪!”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五十里内没有敌踪!”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武威郡百里之内,没有任何敌踪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沙场决战,往往争的就是一个先手,为了弄清敌情,萧逸派出了大量的游骑兵,长探、短探、流星探……,分布四野,滴水不漏,却一点羯人的踪迹也没发现!

    七天之后,大军挺进到武威城下,还是一个敌人也没发现,军情如此,萧逸心头蒙上了一层阴影,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,羯人以退为进,选择了‘流窜战术!’

    正所谓‘不怕夷狄决战,就怕夷狄流窜’,上千年来,中原王朝一直受到周边游牧民族的骚扰,每次大军出征,如果是正面决战,汉人凭着精良的武器,奇妙的阵法,从来没有输过,越是大军团决战,就越有优势!

    相反的,如果游牧民族不肯决战,而是四处流窜,那就麻烦了,他们居无定所,人走家般,寻找起来非常困难,汉军每前进一步,后勤补给就困难一分,一旦粮草耗尽,大军就会不战而败!

    出征以来,萧逸亲任先锋,一路疾如风火的杀过来,就是想在武威郡和羯人决战,那知道‘黄金狮子’也有狡猾的一面,叶落纥退兵西去,就是想用漫长的征途,一点点消耗汉军的体力和士气,时机成熟,再行决战!

    “叶落纥凶悍勇武,又狡猾多变,真乃人生一大强敌呀!”萧逸目视西方,眸子中燃起了熊熊战意,红朝太祖说过一句名言-‘与人斗其乐无穷’,遇到如此对手,自己的人生才会更加精彩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嗷!……嗷!嗷!”

    威武城内,阴风阵阵,遍地尸骨,一个活着的居民也没有了,土地都被鲜血染成了暗红色,还有吃红眼的恶狼、野狗游荡其中,吞噬残骸,发出恐怖的嚎叫声,昔日繁华的城池,已经化成了一片鬼蜮!

    诸侯征战,杀伐无情,死人并不稀奇,可是屠城的事情却不多见,尤其地上散乱的尸骨,除了犬齿印、狼牙印,还有另一种撕咬的痕迹,一种本不该出现在世上的印记!

    “哇!……哇!哇!”

    几名汉兵从一处民宅跑了出来,脸色煞白,狂吐不止,他们都是百战余生的勇士,尸山血河中走出来的,被惊成如此模样,肯定是看到了惨绝人寰的一幕!

    “走,咱们去看看,羯人是如何对待我汉家子民的!”

    在十几名将领的簇拥下,萧逸迈步走了进去,民宅很精致,瓦房、庭院、厅堂、花园……,一应俱全,想来也是个殷实人家!

    庭院门口,仰卧着一具汉家男子的尸体,浑身刀痕累累,染满了血迹,一双死灰的眼睛望着天空,死不瞑目,他的手中紧攥着一把柴刀,弯刃上沾有血迹,可以想象,羯人冲进来时,他顽强的抵抗过,寡不敌众,惨死在乱刀之下!

    庭院里面一片狼藉,箱子、柜子扔的到处都是,有价值的财物被洗劫干净了,一粒粮食也没留下,院子里有一口水井,也被沙土掩埋了,看来叶落纥下达了‘毁城令’,不让汉军得到任何补给!

    杀人夺财,焦土抗敌,这样的手段在战争中,也算不上什么,真正让人齿冷的,是另外一幕,在庭院里架着一口铁锅,灰烬早已熄灭,想来是羯人造饭留下的,里面还残存着一些食物--胳膊、大腿、肩膀、手指……

    “哇!……哇!哇!”

    “禽兽,一群禽兽呀……他们连禽兽也不如!”

    十几名将领个个面色惨白,狂吐不止,他们已经看出来了,锅里煮的是一个人,准确的说是一个汉人孩子,被羯人分解之后,成为了他们的食物!

    同类相食,绝对是一件违逆天伦的事情,不到万不得已,没人会这样做,饥荒之时,灾民‘易子而食’,是为了活命,吃上一口,恶心一辈子,人毕竟不是野兽呀!

    战场惨烈,吃人的事情也不多见,秦、赵长平一战,赵军被围困四十六天,粮尽援绝,战马屠宰干净之后,只能杀伤兵而食,因此被载入史册,称为战国末年最惨烈的一仗!

    羯人占领武威郡后,粮草充足,牛羊成群,根本就不缺乏军粮,依旧屠杀汉人,食其肉,饮其血,这就不是饥饿所迫,而是他们骨子里带有十足的兽性,唯有野兽,才会肆无忌惮的吃人!

    “你尽到了汉家男子的责任,安心瞑目吧,你的血海深仇,本都督必然让羯人百倍偿还!”

    萧逸没有呕吐,小脸铁青,转身走到门口,将那具男尸的眼睛闭上,堂堂炎黄子孙,竟被异族视为食物,如此奇耻大辱,唯有以血洗血,以牙还牙……“传令全军,收取城内尸骨,以大冢葬之,杀白马、青牛祭祀,愿他们的灵魂安息吧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将士们立刻行动起来,城内尸骨太多了,散乱满地,挨个收敛是不可能了,只能聚集一起,在城外挖了个深坑,用黄土掩埋了事!

    一天之后,大冢建成,埋入的尸骨有七八万具之多,也就是说,武威郡的汉人被屠戮一空,剩下的青年女子,也被羯人掠走,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,再变成他们的口中食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扶摇万重兮,放我麒麟冲荡,

    清清渭水兮,舞我手中霓裳,

    飞飞青云来兮,月华璀璨递琏光,

    巍巍立于山兮,驰骋巍峨天上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,月明星稀,篝火熊熊,萧逸带领数万汉军将士,在大冢前跳起了傩舞,用粗狂的舞蹈,悲哀的歌声,祭祀遇难的汉家子民!

    大冢之前,还立了一块石碑,上书四个大字--‘以血洗血’,傩舞过后,萧逸走到石碑前,用贪狼刀割破手臂,让自己的鲜血滴在上面,各部将士依次上前,以血染碑,这是古代的一种血誓,不报此仇,誓不为人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末将请命,前往追杀羯人,报仇雪恨!”

    “末将愿为先锋,不尽屠羯人,难雪此恨!”

    “末将拼了性命,也要让羯人血债血偿,让他们知道汉家男儿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血祭之后,一众将领来到萧逸面前,个个须发皆张,叫嚷着要给遇害的百姓报仇雪恨,追杀羯人大军,决一死战!

    “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,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,军人必须学会冷静,传令下去,大军修整三日,补充粮草之后,再行西征!”

    目视西方,萧逸一阵冷笑,叶落纥屠杀武威百姓,就是想激怒汉军将士,一头撞进他设下的圈套里,这种‘激将法’,汉家祖先几千年前就玩过了,骗的了谁?

    身为军人,可以愤怒,可以残暴,也可以嗜杀,决不能失去理智,沙场决战,比拼的就是谁更冷酷,谁更无情,本都督就陪你们好好玩上一局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从此以后,羯族不得称之为人,它们只是一群食人的野兽--羯兽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大汉威武,尽屠羯兽!”

    (恭祝大家红包多多、阖家欢乐,二月开始,男爵会努力写作的,**保证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