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87.第687章 一人可抵十万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丞相大人准备巡视黄河、延津观兵,消息传出,文武百官议论纷纷,有人欢喜,有人忧愁,还有人书写密信,告知四方诸侯,天下风云再次搅动起来!

    忧愁的是曹营一众文武,西凉战事如火如荼,许昌城中人心惶惶,丞相大人此时外出观兵,朝廷一旦有变,恐怕大势不妙呀!

    欢喜的是那些汉室死忠之臣,长期以来,曹操铁腕治国,专横霸道,压的他们喘不上气来,这位‘阎王爷’离开许昌,他们的机会也就来了,尤其是小皇帝刘协,得知消息后,高兴的多吃了两碗饭,小肚子挺的比胸脯都高,差点撑死!

    “事关朝廷稳定,家族生死,外出观兵之举,还请父亲大人三思呀?”相府中,曹丕长跪不起,希望父亲收回命令,按照规矩,曹操外出巡视,他必然留守许昌,坐镇朝廷,一个十五岁的少年,承担了如此重任吗?

    “呵呵,多事之秋,存亡之际,吾儿能有自己的一番主见,为父老怀大慰呀!”曹操手捋长髯,心中颇有感慨,长子疫后,次子迅速的成熟起来,其他几个儿子也表现不错,老天对自己不薄呀!

    “不过吗,吾儿毕竟年幼,经验不足,只看到了为父此行的风险,却不知在风险之中,也蕴藏着无数良机……

    首先,为父巡视黄河沿岸,可以牵制河北大量兵马,袁绍无力西援,萧郎必能施展拳脚,迅速平定西凉十二郡,于国大利!

    其次,曹、袁两家必有一场生死决战,为父名为巡视延津,实则查看官渡,那里十之**就是决战之地,熟悉山川地势,通晓地理环境,未战先得三分胜算!

    最后,朝廷上下暗流涌动,全靠为父震慑,那些人才不敢闹事,不过吗,隐忧未除,必成大患,为父离开许昌,就是想看看谁会蹦出来叛乱,也好清洗朝堂,排除异己!”

    目视朝堂方向,曹操一阵冷笑,“几个跳梁小丑,能有多大本事,除掉他们,弹指一挥间罢了,不过吗,还有一点没说出来,自己外出观兵,也是借机锻炼几个儿子的才能,看看谁才是曹家的潜龙?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是当世智者,掌控朝廷,威慑群臣,统御豪杰,普天之下无人可比,孩儿难及万一!”曹丕跪倒在地,行大礼参拜,心中钦佩的同时,又生出一种无力感,有如此强势的父亲,自己恐怕永远也无法超越了!

    “呵呵,吾儿不必妄自菲薄,至少在容貌上,你远胜为父多矣!”看着儿子俊秀的面容,又摸摸自己的老脸,曹操仰天大笑起来,“大英雄者,未必就是帅哥呀!”

    计议已定,准备几天之后,曹操留次子曹丕坐镇许昌,朝政托付给荀彧、荀攸,又令大将曹仁统兵三万,驻扎城外,以防不测,自己则带着郭嘉、程昱,以及三子曹植,在‘虎豹骑’的护卫下,浩浩荡荡向延津进发了!

    留一子,带一子,明眼人都知道,曹操在选择继承人了,曹丕、曹植,究竟谁是下一任曹家之主,还不好说呀,带走的未必看重,留下的也未必轻视,甚至还有一种可能,两个儿子都是烟雾,迷惑世人的视线而已,真正的潜龙,还在相府中无忧无虑的成长呢,奸雄的心思,谁又猜的中呢?

    不过吗,有的事情必须未雨绸缪,不少官员都行动起来,安排家族精英子弟,一部分推荐给曹丕,进入相府任职,一部分跟随曹植,共同外出巡视,两边下注,总不会都落空吧?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曹操一笑而已,并不阻止,也不干预,任其自然发展,儿子们长大了,该有自己的舞台,施展才能了,至于自己心中真正的继承人,恐怕只有天知道,走一步,看一步吧!

    “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出巡,百姓有冤情者,可以马前申报,无有不准!”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出巡,世人有一技之长者,可以毛遂自荐,必然录用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与以往朴实无华,兵贵神速的行军方式不同,曹操这次摆足了架势,拿出全套的丞相仪仗,铁骑开路,甲士环绕,上万人的队伍,前后旌旗飘摆十余里,鼓号之声不绝,比之天子巡狩也不逊色多少了!

    每到一地,曹操都会召见官员,询问民情,有时还会带上儿子,拜访当地的大儒、名士,谈论政务,选拔人才,声势弄的极为浩大,如此一来,天下诸侯都知道--奸雄离巢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河北-邺城,得知曹操出巡的消息,袁绍连夜召集重臣,田丰、沮授、许攸、郭图相继而至,大公子袁谭也来了,众人围坐密室,商议对策!

    “曹贼离开许昌,前往延津观兵,其中必有诡诈,莫非趁我空虚,图谋河北之地不成?”袁绍面露忧色,自己的十五万大军、两员大将、两名谋士,都被牵制在西凉战场,就等于绑住了一条胳膊,此时开战,于己不利呀!

    “主公勿忧,此乃曹贼‘虚张声势’之计而已,中原蝗灾刚过,百姓疲惫不堪,曹贼又要支撑西凉战场,消耗巨大,那有余力出兵北上呢,只要紧守黄河渡口,监视对面动静就足够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田丰从怀里拿出一份地图,上面密密麻麻全是符号,尤其在‘官渡’位置,有个巨大的红叉,曹、袁生死之战,他也谋划好久了呢!

    “元皓此言不妥吧,曹贼奸诈,世人皆知,若无图谋,他巡视黄河沿岸做什么,还是派遣兵马,小心防范为好!”郭图说话的时候,目光轻扫袁谭,告诉这位大公子,咱们的机会来了!

    “三公子征伐西凉,带走十五万人马,征调民夫三十万众,粮草消耗巨大,河北半数之力费于此,若是出兵黄河沿岸,就得继续征兵、征粮,就怕违了春耕,百姓生怨呀!”沮授也表示反对,河北虽强,也难以支撑两个战场,民力若是耗尽,用什么击败曹贼,一统天下呢?

    “曹贼奸诈,不可不防,河北疲惫,也是实情,此事还须从长计议呀……”许攸是和稀泥的高手,最能平衡众谋士的意见,不过吗,现在就是一团稀泥,再和下去,只会越来越乱而已!

    “此乃曹贼奸计,兵马一动,就落入其圈套了,还是静观其变为妙!”

    “兵法之道,虚虚实实,万一人家是玩真的,咱们岂不是坐以待毙?”

    “征兵、征粮,无休无止,如此下去,河北纵然富甲天下,也会消耗一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密室中,唇枪舌剑,吵成一团,总得来说,反对出兵的占了上风,可是谁也不敢保证,曹军一定不会杀过来,最后的决策权,还是留给了袁绍,就看他的胆略与眼光了!

    “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老夫与曹阿瞒相识三十年,深知其人奸诈无比,又胆大包天,敢为常人不敢之事,黄河沿岸必须加派兵马,以防不测!”

    袁绍犹豫半天,最终还是决定出兵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,至于普通百姓的问题,四州之地不保,留他们何用?

    “孩儿不才,愿意统兵十万,进驻黎阳,设下大营,监视曹贼的一举一动,令其不敢觊觎河北之地!”袁谭立刻主动请缨,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!

    袁尚统兵十五万,出征西凉,自己若是掌控十万人马,坐镇黎阳,就能跟他平分秋色,也是培养私人实力的好机会,岂能错过呀!

    “吾儿刚毅勇武,却是统兵的人选,不过吗,曹贼狡猾,又善用兵,还须多多小心为上!”袁绍偏爱幼子,有心立储,对这个长子吗,自然存了一分歉意,也想补偿一番,因此点头答应下来!

    “主公实力胜过曹贼许多,其他当面却大大不如,智谋输了三分,胆略输了三分,眼光又输了三分,仅剩一分胜算,欲成大事,难矣!”田丰暗暗摇头,心中一阵叹息,又看看志得意满的袁谭,“子嗣之争一起,剩下的一分也保不住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