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86.第686章 风雨雷电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许昌-丞相府-书房中,公文堆积如山,军报往来不断,大汉丞相-曹操埋头其中,日夜不休,批阅处理,精力之旺盛,心思之敏捷,让人赞叹不已!

    天下事,一局棋,西凉战事如火如荼,将士死伤不计其数,可是放到整个天下,也不过是棋局一隅罢了,张绣割据宛城,屡屡挑衅,袁绍称雄河北,虎视眈眈,地方上灾情不断,需要救济,朝廷中公卿为患,大棒镇压,一桩桩,一件件,千头万绪,纷乱不堪,都要曹操一一化解,又谈何容易呀?

    “腐儒无用,满口仁义道德,实则误国误民,全都该死!”曹操怒斥之后,一封奏折就扔了出去,落进数米外的竹篓中,动作熟练,角度精准,想来扔过很多次了!

    竹篓中堆满了奏折,足有数百封之多,全是群臣参奏‘征西大都督’萧逸的,“说他统兵出征以来,不行仁义之道,反以杀戮为能事,屠灭氐族,血流千里,西凉之地,白骨堆积如山,百姓彻夜哀嚎,实在有损汉家仁爱之风,理应严惩……”

    对于这些奏折,曹操先是逐一批示,反驳训斥,后来数量太多了,根本处理不过来,干脆在书房里放个竹篓,扔掉了事!

    汉家威仪,是用刀剑杀出来的,不是口水喷出来的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在民族政策上,曹操和萧逸保持高度的一致--“以汉家之剑,开拓汉家之土,养育汉家之民!”

    处理完公务,曹操放下笔墨,舒展身体,顺势向书案上看去,一枚洁白如玉的‘蟒头镇纸’放在上面,蟒口大开,獠牙密布,威猛无比,仿佛要吞噬天下苍生一般!

    当年挖掘梁孝王的陵墓,取其金玉,以养民生,墓道中遇到白色怪蟒拦路,士兵皆不敢靠近,萧郎施展神勇,拔剑斩之,这才掘墓成功,巨蟒死后,鳞片制成了两件软甲,萧、曹各得其一,穿在身上,刀枪不入,水火不侵,曹操能在宛城之战逃脱,箭雨不伤其身,全赖‘蟒鳞软甲’之功呀!

    至于蟒头,泡制之后,成了曹操书案上的镇纸,视为心爱之物,每当疲惫之时,就会观赏、把玩一番,立刻精神大振,比任何灵丹妙药都管用!

    “蟒蛇修炼,需要吸收日月精华,经受九道天雷淬体,忍受无尽痛苦,才能化身为龙,遨游太空,老夫心比天高,自当奋勇向前,建立无双功业,方不负大丈夫之志!”手摸镇纸,曹操暗暗发誓,“青史之上,必有老夫一席之地!”

    “父亲大人,西凉军报,大都督的亲笔!”曹丕迈步进来,跪倒行礼,手中托着一份鸿翎急报,上面六个大字--‘丞相大人亲启!’

    “速速呈上来,萧郎亲笔,必有大事!”西凉军情,一直牵挂着曹操的心,好在大军出征以来,进展顺利,捷报频传,缴获的战利品不计其数,这才堵住朝廷上下的非议之声!

    萧逸的军报很简洁,一则,上报朝廷,自己准备西征,讨伐羯人,收复凉州七郡之地,二则,希望曹操有所举动,牵制河北兵马,防止他们支援西凉!

    普天之下,最重的是承诺,一言既出,生死无悔,最轻的也是承诺,出尔反尔,翻脸无情,萧逸和袁尚定下了盟约,共同讨伐羯人,对这位三公子的人品,却从来没放心过,万一自己跟羯人拼个死活的时候,袁军偷袭后路,前后夹击,大势危矣!

    保险起见,萧逸希望许昌方面调动兵马,驻守黄河沿线,威胁河北,袁军四成在西凉,邺城守卫比较空虚,袁绍心惊之下,必然抽调大量人马、物资,防守黄河要害,袁尚得不到后援支持,也就不敢有大的举动了,这一招就叫--釜底抽薪!

    “速请奉孝、仲德、文诺、公达四位先生,入府议事!”事关重大,曹操也需要集思广益,听取几位谋士的意见!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曹丕行礼之后,撒腿飞奔而去,看父亲的神态就知道,要有大事发生了,换而言之,自己的机会也就来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片刻之后,程昱、荀彧、荀攸、郭嘉接连而至,曹操出门迎接,曹丕亲自奉茶,相待甚厚,世人评论四大谋士的性格、能力,有个非常形象的比喻:风、雨、雷、电!

    程昱如风,无影无踪,性格圆滑,善于谋事,更善谋己,做起事来滴水不漏,方方面面都能考虑到,朝堂上下几乎都是他的朋友!

    荀彧如雨,润物无声,性格柔和,知书达礼,最善于以柔克刚了,就是军中最暴虐的武将,见了这位老夫子,也会毕恭毕敬,这就是人格魅力!

    荀攸如雷,嫉恶如仇,为人刚正不阿,执法严明,眼里不揉一点沙子,堪称道德的模范,也是儒家子弟的偶像,是四大谋士中,崇拜者最多的一位!

    郭嘉如电,转眼不见,为人放荡不羁,从来不按规矩出牌,没人知道他下一步要做什么,计策也是天马行空,无迹可寻,又让人眼前一亮,拍手叫绝,这样的人物就像闪电一样,能照亮整个天空,却难以久长,一瞬即逝!

    四大谋士,性格不同,能力各异,聚集在一起,就像是暴风骤雨、电闪雷鸣,爆发出巨大的力量,曹操能把这股力量抓在手中,巧妙运用,让它按自己的意志行事,其手段之高,智谋之深,用心之远,不愧是‘治世能臣,乱世奸雄!’

    书房中,传阅军报之后,四大谋士闭目沉思,苦想应对之策,出兵黄河沿岸,牵制河北兵马,却是一记妙招,可是执行起来,也没那么容易呀!

    “萧郎孤军深入,危机四伏,理应助其一臂之力,丞相大人可以增兵白马、延津、官渡,虚虚实实,故作疑兵,让河北兵马疲于奔命,空耗军力!”郭嘉反应最快,不但说明了出兵的必要性,而且提出一个巧妙的策略,不愧‘鬼才’之称!

    “奉孝言之有理,不过吗,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,出兵黄河沿岸,非十万大军不能奏效,为了支持萧郎西征,国家的民力、物力消耗极大,难以再行征调了呀!”荀彧面露难色,以曹营集团的状况,同时支撑两处战场,心有余而力不足呀!

    “咬牙也要坚持,我们损耗大,袁军损耗更大,两家隔黄河对峙,南岸春早,北岸春迟,春耕之后,咱们立刻出兵,利用时间差,打断他们的耕种步骤,逼迫袁绍把壮丁调上战场,河北庄稼欠收,实力必衰,我军未战先胜三分呀!”程昱精通天文,想出的计策又毒又狠,既杀兵,也杀民!

    “仲德先生此计虽妙,却是一把双刃剑,既伤敌,也伤己,不到万不得已,还是不用为好,若是拼个两败俱伤,反被其他诸侯捡了便宜!”荀攸嫉恶如仇,却也爱民如子,如此损害民生的计策,自是极力反对了!

    于理应该出兵,于情不能出兵,围绕这个问题,四大谋士唇枪舌剑,召开了一场激烈的辩论,各有一定的道理,却难以顾全大局,真是左右为难呀!

    “四位先生所言各有道理,老夫思索之后,也想出一条计策,不用千军万马,只需一人前往足矣!”曹操面露诡异之色,就像一个顽皮的孩子,准备弄一场恶作剧!

    “何人出马,可抵十万大军?”四谋士一起发问,纵然足智多谋,他们也想不出天下还有如此人物!

    “呵呵,非是旁人,就是老夫--曹孟德!”曹操用手自指,一阵大笑,“老夫只要到黄河沿岸视察一番,检阅驻军,袁绍必然生疑,兵马焉能不动?”

    “嘶嘶!……好计策,好战术,好厉害的心理威压之法!”四大谋士齐声赞叹,凭曹操的威望,只要到黄河沿岸走一走,远胜十万大军,不过吗,帅不离位,身为大汉丞相,岂能轻易离开都城呢?

    “还请丞相大人三思,朝廷政务繁忙,西凉战事多变,一切还须丞相坐镇才行呀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朝中政务,有文若、公达二位先生处理足以,仲德、奉孝随同老夫前往延津,视察驻军,至于西凉战场吗,有萧郎统帅大军,老夫无愁矣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