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83.第683章 冢虎出笼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胜之后,自当犒赏有功将士,除了钱财,酒肉也是必不可少的,军中传令,杀牛宰羊,大宴三天,就连城中的百姓,也领到了一份酒食,用于补偿战乱带给他们的痛苦!

    一时间,金城成了欢乐的海洋,将士们大块吃肉,大碗喝酒,庆祝他们用鲜血换来的胜利,发泄心中积攒的戾气,很快营地里就出现了大群醉汉,一个个东倒西歪,狂啸不止,各营将领连忙下去巡视,以免醉鬼们闹事!

    深夜,刺史府中,萧逸独坐堂上,正在闭目沉思,外界的喧闹之声传不到这里,身为大军统帅,必须时刻保持清醒,强敌未灭,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懈怠!

    连续的大战下来,西凉纷乱的时局逐渐清晰起来,原有的各方势力,氐人灭族,羌人归顺,马家父子听从号令,韩遂被射了鬼箭,大军连战连胜,‘鬼面萧郎’的威名传遍了西凉十二郡,无人不知,无人不晓,真有止小儿夜啼的功效!

    同样的,剩下的敌人,也更加强大、更加难对付了,东边的袁尚统兵十五万,盘踞北地、安定两郡,操练兵马,虎视金城,北边的叶落纥驻兵武威郡,布下天罗地网,等着和自己决一死战,这两个才是生死大敌呀!

    “手中只有一支利箭,却要对付两头猛兽,谁先谁后呢?”萧逸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狼牙箭,久久的沉思起来,以自己现在的实力,绝对无法两面开战,只能各个击破,问题是先打谁呢?

    三足之鼎最稳,因为彼此支撑,三方对峙的仗最难打,因为彼此制约,萧逸无论向那一方发动进攻,另一方肯定会趁虚而入,抄自己的老巢,前后夹攻之下,事情就不好办了!

    当然了,还有一种办法,就是等其他两方火拼起来,自己坐收渔人之利,不过吗,眼前的态势来看,那肯定是一个漫长、又艰苦的过程,十有**会变成一场消耗战!

    萧逸不想打消耗战,自从出道以来,他指挥的战役,都是疾如风火,速战速决的,下邳围城两月之久,已经是个特例了!

    一则,十几万大军远征西凉,人吃马喂,物资消耗太大了,天下大乱,民生疲惫,多打一天的仗,就要多损耗一分元气,汉家的元气消耗空了,就会给那些异族人以可趁之机!

    二则,萧逸是徐州牧、兼领江、淮军政,老巢远在东南,自己却身处西北,时间一长,就怕会发生变故,要知道,曹营集团内部也是有竞争的,嫉妒、羡慕、怨恨自己的人,也不在少数!

    于公于私,萧逸必须迅速解决西凉的战事,回去坐镇老巢,办法只有一个,分化瓦解,各个击破,挑选一个敌人下手,同时想个办法,牵制住另外一个敌人的手脚,为自己争取时间!

    问题也就来了,两个敌人,就实力而论,袁尚略高一筹,可是比起统帅能力,叶落纥胜过万倍,自己统兵攻袁尚,叶落纥必然来出兵,相反的,自己统兵攻打羯人,袁尚却未必会出兵,以这位三公子的家传性格,隔岸观火、坐收渔利才是他的选择,不过吗,安全起见,还是要派出一名使者,带上厚礼,去游说一番才行呀!

    使者人选是关键,此人必须文武双全,胸有胆识,腹有良谋,即能随机应变,又要奸诈狡猾,可谓大智大勇、大奸大恶,非如此,不足以说服袁营众人!

    这样的人物,又去那里找呢,萧逸麾下将校数百名,大都骁勇善战,悍不畏死,让他们轮刀砍人就没问题,做说客,出使敌营,就全都麻爪了,估计连话都说不利索,就被人家扔出来了!

    从上到下,反反复复,萧逸冥思苦想,最后断定这样的人物,军中只有两个而已,一个就是自己,问题是身为三军统帅,萧逸不可能离开大营,去游说敌人,乔装改办也不行,名声太大了,自己的小黑脸一出现,必然露馅!

    第二个人选吗,就是萧逸一直不敢用、不想用,又不得不用的家伙--司马懿,也只有他能出使袁营,稳住十五万敌军了!

    “来人呀,召唤参军-司马仲达来见我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属下参拜大都督!”片刻之后,司马懿出现在大堂上,浑身衣裳整洁,略带一丝酒气,显然刚才在参加宴饮,一双眼睛却格外明亮,颇有一种‘众人皆醉,唯我独醒’的神韵!

    自从出仕以来,司马懿就被调到玄甲军中,担任参军一职,一年多过去了,凭着过人的才干,坚韧的性格,他得到了所有人的认可,军中大小事物,无不处理的妥妥当当,什么调拨粮草,管理军械,更换马匹,安排民夫……,简直是一个全面型人才,唯独一样例外--统兵!

    萧逸把很多事情交给司马懿去办,唯独不许统兵,就连他身边的几名亲兵,也是萧逸精心挑选的,时刻监视这头‘冢虎’一举一动,生怕他把触手伸进军队中,可是有些人,注定是要搅动天下风云的,根本压制不住……

    “仲达从军一年有余,既忠且勤,本都督甚是欣慰,准备提拔重用,让你去做一件大事!”萧逸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手掌却握住了剑柄,只要看到这头‘冢虎’,自己就忍不住想拔剑斩之,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!

    “多谢大都督提拔,属下竭尽全力,定然不负重任!”司马懿面露喜色,能被重用,施展自己的才干,自然是一件好事,可是对上萧逸幽冥般的目光,又吓得他心头狂跳,恨不得立刻逃之夭夭!

    总的来说,萧逸对他还是不错的,带在身边,赏赐有加,还经常过来探望,嘘寒问暖,大都督如此爱护一个属下,却是让人感动的事情,不过吗,关心的太过分,就有一些防范的意思了!

    司马懿也很疑惑,对这位大都督,他是既尊敬,又畏惧,甚至带着一丝崇拜,视为自己的人生榜样,处处学习,希望有朝一日,也能统帅千军万马,建立自己的功业!

    可是在萧逸的目光中,他总能感觉到深深的防范,甚至是一丝畏惧,这让司马懿大惑不解,鬼面萧郎,纵横天下的无敌名将,如此防范一个初入仕途,毫无名气,也毫无军功的年轻人做什么?

    “西凉战局逐渐明朗,两大强敌,必须个个击破,本都督决定统领大军北上,讨伐羯人,你的任务就是带上重礼,出使袁军大营,游说三公子袁尚,让他按兵不动,为大军争取时间……”萧逸诉说了局势,又详细的安排了任务,最后目视对方,还有什么疑问!

    “大都督用兵如神,属下佩服万分,自当依计行事,不过吗,要想游说袁尚,犹如割肉饲虎,必须下大本钱才行,不知属下有多大的权力,又能给多少本钱?”

    司马懿目光转动,立刻明白了自己要面对的情况,出使敌营,游说敌将,却是一件既危险、又困难的事情,搞不好还会人头落地,不过吗,若能成功,自己就可以出人头地,建功立业了,也是莫大的机遇呀!

    “呵呵,袁家之人,干大事而惜身,见小利而忘命,皆是鼠目寸光之辈,只要能说服袁尚,让他按兵不动,钱财、粮草、牲畜,随你支用,关键时刻,就是付出这座城池,也不算什么!”萧逸手指四方,只要能够取胜,这座金城也不过是一枚棋子,可以舍弃的!

    “大都督英明果决,属下敬佩万分,这就去安排出使之事,长了不敢说,三月之内,定让袁军按兵不动!”司马懿深施一礼,立下了军令状,人家连‘西凉第一巨邑’都敢舍弃,自己一条小命又算什么,拼了!

    “去吧,关键时刻,本都督会助你一臂之力的!”萧逸摆摆手,目视司马懿离开,等人影消失在眼前时,不禁长叹一声……“冢虎,终究是出笼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