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81.第681章 兵进金城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深夜,金城-刺史府中,韩遂在卧榻上休息,眉头紧锁,筋肉绷直,满身的甲胄也未脱下,枕边还放着一柄青锋剑,半刃出鞘,金山失守之后,他就没了安全感,日夜小心防范,几天下来,原本神采奕奕的西凉名将,变得憔悴不堪,就像一名落魄的农夫!

    “梆!-梆!-梆!”

    三更时分,韩遂勉强睁开双眼,目光昏暗,眼球上更是遍布血丝,金城局势危机,人心浮动不安,为了防止士兵逃跑,每晚他都要去巡视城墙,以防不测!

    “喀嚓!……嘶嘶!”

    刚一起身,韩遂的腰部就扭到了,关节上发出一声脆响,痛的他冷汗淋淋,浑身都在颤抖,人也无力的瘫软回卧榻上,蜷缩成一团,拼命的喘息起来!

    人老不讲筋骨为能,年近五十的年纪了,血气衰败,常年征战沙场,身上明伤暗创无数,平时细心保养,尚无大碍,最近战局不利,心火上升,再加上日夜巡视,不眠不休,引得旧伤发作,痛彻入骨,那里还支撑的住呀!

    “岁月不饶人,老夫终究是不复当年之勇了!”喘息了一会,韩遂按着酸痛的腰部,试图站立起来,却没能成功,不禁心生哀叹,一把年纪的人了,却要为了活命苦苦挣扎,又是何苦呢?

    “早知如此,就不该出卖兄弟,谋取金城,自己这把老骨头,不知道能不能活着出去了,都是一个‘贪’字惹来的无数祸端呀?”

    身体支撑不住了,心思却不能停下来,韩遂开始谋划城防的事情了,下午时分,八部将之二-侯选来了,借调一半的府中亲兵,去巡视城防,威慑逃兵!

    侯选为人朴实,是跟随了十几年的老部下,一向忠心耿耿,勤于任事,有他巡视城防,韩遂还是比较放心的,既然如此,就好好休息一下吧,说话从进入金城那天起,自己就从未睡过一个安稳觉了!

    “呼!……呼呼!”

    身心放松,疲倦上涌,韩遂很快就打起了鼾声,还做了一个美梦,梦中的自己正是青年时代,精力旺盛,骁勇善战,跃马持枪,在西凉大地上纵横驰骋,杀的敌人尸横遍野,落荒而逃,嚎叫、痛哭之声,响彻四野!

    美梦,真是一个难得的美梦,而且如此的真实,耳边仿佛真的传来了厮杀、哀嚎的声音……等等……

    “杀呀!……冲进去……啊!”

    韩遂猛然惊醒过来,不对,不是梦境,侧耳一听,府邸中真的传来了喊杀声,兵刃碰撞声,以及人临死前的哀嚎声,而且越来越近,转瞬就来到自己的卧室门前了……

    “不好,出大事了!”毕竟是沙场宿将,韩遂的战斗经验丰富,立刻判断出有人杀进府中,“难道说敌军进城了,为何如此迅速,手下也没来禀告呢?”

    来不及多想,韩遂勉强振作精神,拔出青锋剑,一边呼叫护卫,一边冲出门去,准备和敌人拼杀,可是来到门外一看,顿时惊呆了……

    放眼望去,刺史府中火光闪烁,人影晃动,无数的士兵在拼命厮杀,一边是自己的亲兵侍卫,仓促应战,被杀的节节败退,另一边的士兵人数众多,挥舞刀枪,越战越勇,步步逼近,更加不可思议的是,两边都是西凉兵士,只是进攻者手臂上绑着白布条,以示区别!

    “反了,造反了,尔等逆贼,安敢背叛老夫?”韩遂手持宝剑,须发皆张,大声斥责那些叛军,虎老余威在,多年的积威起了作用,正在厮杀的士兵立刻分开了,叛军攻势停下,没有放下手中兵刃,虎视眈眈的看着,残存的护卫则聚拢过来,人数却少的可怜!

    “说,是谁,吃了熊心豹子胆,竟然围攻老夫的府邸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末将参见老将军!”叛军人群一分,在火把的照耀下,走出一人,高鼻深目,眼光深邃,正是八部将之首的梁兴!

    “大胆梁兴,安敢背叛老夫,就不怕被千刀万剐,诛灭三族吗……,其余将士,立刻放下刀枪,各自归营,老夫可以赦免你们无罪,否则一律斩首,以正军法!”

    “老将军错了,末将归顺朝廷,何言背叛呢?……至于将士们吗,都是自愿起事的,你放弃两郡之地,任由他们的妻儿老小遭受袁军涂炭,大家早已恨你入骨了,谁还会再听号令?”

    “梁兴,忘恩负义之徒,老夫待你不薄呀,加官进爵,屡屡提拔,成为八部将之首,视为心腹之人,想当年,你本是一名胡、汉混血儿,出身低贱,若无老夫慧眼识人……”威慑无用,韩遂开始打感情牌,还提起一些陈年旧事,故意拖延时间,希望有救兵赶到,化解危局!

    “老将军是待末将不错,不过吗,末将鞍前马后效力多年,也算报效过了,说到忘恩负义吗,谋取金城之事,还须再重复一遍吗,结拜兄弟尚可出卖,末将不过是有样学样罢了……”梁兴一脸冷笑,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,大家都不是正人君子,有什么资格鄙视别人呢?

    “再有,老将军不用拖延时间了,其他三位将军与我同谋,此时已经控制了金城的要害,不会有救兵前来了……,至于军中的韩家子弟,早已斩杀干净,一个不留!”

    “什么,你们……噗!”听到四部将皆叛,韩遂面如死灰,一口鲜血就喷了出去,军中的韩家子弟,都是族中精英,自己多年培养出来的力量,一朝丧尽,韩家再无翻身之日了!

    “拿下老贼,抓活的,送给大都督请赏!”梁兴早有算计,韩遂可擒,不可杀,一则,生擒叛贼的功劳更大,可以领更多的封赏,二则,他虽然选择了反叛,却不想背上‘弑主’的恶名,因为弑主的恶犬,是没人会收留的,自己还想在西凉继续混下去呢……

    “生擒老贼,立功领赏!”

    “生擒老贼,立功领赏!”

    乱兵们高呼口感,挥舞兵刃冲了上去,刺史府的亲兵拼命抵抗,奈何敌众我寡,很快就被斩杀干净了,韩遂手持宝剑,本想自尽了事,以免受辱于敌,可是多年的富贵生活,磨灭了骨子里的血勇之气,宝剑横在脖子上,就是抹不下去,最后被乱兵生擒活捉,五花大绑的捆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猛虎已老,雄风不在了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天亮之后,大局已定,金城上的‘韩’字军旗撤下,换上了汉军旗号,而后四门大开,迎接汉军入城!

    “我等参拜大都督,神勇盖世,天下无敌!”梁兴、侯选、程银、李堪四将跪在城门口,手托象征金城治权的大印、户籍、账册、文书……,恭顺的不得了!

    “哈哈,四位将军弃暗投明,献城立功,真是可喜可贺呀,本都督必然奏明丞相大人,给四位将军加官进爵,封妻荫子,永镇西凉!”

    萧逸大笑着走上前,将四个人搀扶起来,拍拍肩膀,好言安抚,另一方面,他的手却一直没离开佩剑,脚步更是不肯向城门移动分毫!

    沙场决战,一丝一毫也大意不得,四将看似恭顺,谁知道他们是真降?还是诈降,自己贸然的进城去,若是对方埋伏了兵马,那不是白白送死吗?

    “大军进城,接管防务,若有阻挡,格杀无论!”先小人,后君子,萧逸大手一挥,各部人马进城,立刻控制金城的要害,接收府库,手下亲兵则上前,把四降将包围起来,若有不测,立刻拔刀斩杀!

    面对这种情况,四降将互相对对目光,心中满满的寒意:“这位大都督年纪轻轻,却谨慎无比,又足智多谋,不愧当世名将,比起韩遂来更加难伺候,以后还要小心一些才是呀!”

    人马入城之后,接管城防,控制要害,很快就把金城掌握在手中,原有的守军全部开出城外,更换旗号,接收点遍,与此同时,韩遂也被送过来了,确认无误之后,派人严加看管,萧逸这才放下心来,在众人的簇拥下,打马入城,“西凉第一巨邑,终于拿到手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