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80.第680章 阴谋反叛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唇亡齿寒,金山一破,西凉军苦心经营的犄角之势顿时瓦解,金城就等于****人前了,上到统帅韩遂,下到普通士兵,全都惶恐不安,内无良谋,外无救兵,孤城难守呀!

    ‘趁你病,要你命’,萧逸久经沙场,岂会错过大好良机,立刻分派人马,将金城围了个水泄不通,为了瓦解守军的斗志,张横、成宜、马玩、杨秋四名俘虏被押到城下,斩首示众,人头用长杆高高挑起,任由飞鸟啄食!

    于此同时,数百支无头箭射进了城内,上面绑着萧逸的劝降信,简单的四句话:“只诛韩遂,其余不问,顽抗到底,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‘鬼面萧郎’说出的话,没人会怀疑,屠城灭族的事情,别人做不出来,这位‘杀神’绝没问题,氐人就是前车之鉴,同样的,他说不杀降兵,那就绝不会杀,这也是杀神的信誉!

    一边是投降免死,一边是鸡犬不留,再笨的人也知道怎么选择,再说了,韩遂出卖兄弟,以诈术取金城,人心本就不服,全靠用铁腕手段镇压,才勉强维持着,如今山穷水尽,孤城难守,谁还愿意再卖命呀,就在当天晚上,趁着巡城将校不在,十几名西凉兵遛出城来投降了!

    得知消息,韩遂暴跳如雷,当即下令,把带队的校尉斩杀,人头悬挂在城楼上,用来威慑人心,那知道适得其反,士兵逃跑就杀校尉,校尉们也不想死呀,干脆,一起跑吧,再多带几个人过去,还能将功折罪呢!

    一时间,西凉兵逃跑的更加厉害了,成群结队,络绎不绝,甚至光天化日之下就有开小差的,一天跑出去上百人之多,金城的人心彻底动摇了!

    “散布谣言,动摇军心者-杀!”

    “擅离职守,私自逃跑者-杀!”

    “监督不力,纵容部下逃跑者-杀!”

    身陷绝境,韩遂彻底疯狂了,连下三道杀令,亲自带领侍卫巡视城防,抓到逃跑的士兵,或者有逃跑意图的,立既斩首,金城的门楼上,每天都要挂出几十颗血淋淋的首级!

    除此之外,韩遂还疑心手下的将领,生怕他们发动反叛,危害自己的性命,于是在刺史府中加派了双倍护兵,凡是前来觐见的将校,必须卸下兵刃,才能进入,无令擅入者,杀无赦!

    “韩遂老贼,疯狂到如此地步,离灭亡也就不远了!”看到金城人心惶惶的情况,萧逸一阵冷笑,下令厚待降兵,愿意为朝廷效力的,立刻更换甲胄,编入军中,不愿意再打仗的,发给路费,一律放还回家!

    另外,萧逸还从降兵里挑选出几百个身强力壮、嗓门大的,每天吃饱喝足之后,就站在金城下边,扯着嗓子喊话,招降里面的同伴!

    “弟兄们,大都督神威盖世,天下无敌,对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投诚无罪,顽抗必死,何苦给韩遂老贼卖命呢,想想你们的妻儿老小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汉军,何必自相残杀呢,投靠朝廷,咱们去打羯人,收复西凉故土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事情发展到这一步,傻子也知道金城守不住了,陷落只是时间问题,士兵们只想活命,逃出去就行了,将领们想的更多,除了活命,他们还想要富贵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,金城中,一座雄壮的将军府,亭台楼阁,富丽堂皇,这里本是神威将军-马超的府邸,韩遂夺城之后,犒赏麾下将领,就把这座府邸赐给了八部将之首的梁兴,用来收买人心,可惜,用钱财买来的人心,也容易失去呀!

    府邸-密室中,梁兴、侯选、程银、李堪四将围坐在一起,面沉如水,不时的互相打量,猜测别人的心思,其实大家坐在一起,就已经说明问题了,不过吗,卖主求荣这种事,毕竟好说不好听呀!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顽抗下去只有死路一条,萧大都督的霹雳手段,几位兄弟是知道的,城外长杆上挑着的人头,就是榜样了!”梁兴是此间主人,也是秘会的召集者,自然第一个发言了!

    “大哥所言极是,金城守不住了,鬼面萧郎言出必行,一旦城破,必然鸡犬不留呀!”侯选、程银、李堪点头称是,想起另外四名将领的下场,无不心生寒意,蝼蚁尚且偷生,他们有无数家财和娇妻美妾,自然更舍不得死了,可是生路又在那里呢?

    “若不成,咱们带上家小、财宝,连夜出城,渡过湟水,逃跑吧,天下之大,总有容身之地!”侯选是八部将之二,为人还算朴实,他的办法--逃!

    “敌军围城甚紧,风雨不透,带着家眷、财物,恐怕冲不出去呀……,再者说,就算侥幸冲出去了,咱们又能去那里呢,落草为寇,还是隐居山野,多年心血换来的权势,一朝舍去,你们甘心吗?”

    梁兴一语中的,逃出去不难,难的是舍去权势、富贵,他们都是苦出身,从军中一卒做起,十几年的劳苦征战,百死千生,才当上将军,有了娇妻美妾,无数财富,一朝丢弃,真是生不如死呀!

    为将者,能战则战,不战则守,不守则走,不走则降,这也是唯一的出路了,可是投降,也分不同的方法,诈降、跪降、还是献降?

    诈降,就是假意投降,麻痹敌军,趁其不备,突然袭击,一举扭转败局,这种办法对付骄横自大的人可以,遇到萧逸这种足智多谋的将领,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,反而会死的更惨!

    跪降,就是跪地求饶,把自己的生死完全交给对方处置,遇到心慈手软的对手,还能有条活路,遇到个嗜血的,那里彻底玩完了,想想‘鬼面萧郎’的杀名,这个办法也行不通!

    唯一可行的就是献降了,献上一份礼物,打动对方将领的心,欣悦之下,不但自己的性命无忧,荣华富贵也能保全,是投降中最好的方式了!

    问题又来了,献降需要礼物,一件能打动‘鬼面萧郎’的礼物,是什么呢?

    美女、黄金、珠宝、战马、牛羊……这些统统没用,人家根本不为所动,否则早就议和成功了,剩下的就只有一件东西了--韩遂的人头,那位‘杀神’可是喜欢收集骷髅盏的呀!

    一想到要杀韩遂,几个人又犹豫起来,多年产生的积威,让他们心怀畏惧,另外,韩遂此人心思缜密,奸诈无比,算计他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更何况刺史府中有重兵把守,日夜巡视,一旦事情不成,丧命的就是他们了!

    “一切全凭大哥做主,患难与共,生死无悔!”三人躬身行礼,八部将中,就属梁兴最是狡猾,有‘梁狐狸’之称,想要收拾韩遂,唯有他出谋划策不可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兄弟们听我号令!”反叛的事情,梁兴策划已久,早就胸有成竹了……

    “侯选,明天下午,你去禀报老贼,就说部下逃亡甚多,看管不住,请求借掉一些刺史府的亲兵,镇压局面,老贼必不生疑,只要虎符到手,立刻把亲兵带出去,事先设下埋伏,斩尽杀绝,一个不留!

    程银负责把守四门,稳住城中人马,军队中有老贼的宗族子弟,全部诛杀,以防他们救援刺史府!

    李堪带人守住武库、金库、粮库,那是咱们活命的本钱,献给大都督也是一份厚礼,万万不得有失,至于老贼的刺史府吗,就交给我来处理了!”

    梁兴不愧‘狐狸’之称,想出的计策一环紧扣一环,定要至韩遂于死地,而且把擒贼的大功,牢牢抓在自己手中,用心深不可测呀!

    “大哥算无遗策,我等佩服!”三人齐齐拍手称赞,认为此计可行,却并不起身,梁兴聪明,他们也不傻呀,要想反叛,必须里应外合,至少有点保证吧,否则他们把韩遂干掉了,萧逸却不给赏赐,岂不是白忙活一场!

    “呵呵,兄弟们放心,事成之后,高官厚禄,富贵共享!”梁兴笑着从怀里拿出那份丞相钧令,给几个人观看,联系城外的事情,他早就做好了!

    “明晚子时,红灯为号,一起动手除掉老贼,迎接萧大都督入城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