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79.第679章 夜袭金山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漠风尘日色昏,红旗半卷出辕门。

    前军夜战洮河北,已报生擒吐谷浑!

    诗人是浪漫的,战争是残酷的,古往今来,汉军也好,胡骑也罢,不到万不得已,绝不会选择夜战的,原因也很简单--夜盲症!

    夜盲症,俗称‘雀蒙眼’,就是在黑暗的环境中,视力变得极差,甚至看不见任何东西,这种病症在古代极为普遍,尤其是平民百姓中,患者高达七八成之多,所以民间才有‘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’的传统,不是不想干活,而是看不见!

    军队中同样如此,夜盲症患者高达半数以上,这是饮食过于单一造成的,军队以粟米为主食,很少能吃到鸡蛋、蔬菜,体内缺少各种微量元素,一到晚上就成了瞎子,自然也就无法夜战了!

    治疗‘夜盲症’,最好的办法就是多吃蔬菜和动物肝脏,萧逸让火头军熬了‘野菜-羊肝汤’,给士兵们天天服用,目的就在于此,只要解决了视力问题,就可以发动一场大规模的夜战了,明眼人去打一群瞎子,岂有不胜之理!

    办法对路,效果也很明显,将士们喝了十几天羊肝汤,体内的燥火上升,全成了夜猫子,一到晚上,眼中就发出赤芒,仿佛是一群恶狼!

    士兵们准备好了,就差一个绝佳的机会,每天早晨,萧逸都会登高远望,盼着出现霞气,谚语说得好,‘早霞不出门,晚霞行千里’,现在是春末四月,已经到了‘谷雨’季节,只要出现早霞,必然会有大雨,那就是攻山的最佳时机了!

    “雷公电母、风雨二神、龙王爷、一切有法力的神仙……,显显灵验,赐下一场大雨吧,若能如此,本都督必然重修庙宇,再塑金身……

    反过来,那路神仙要是不给面子,本都督就拆了他的祭坛,砸烂金身,再扔进粪坑里,泡上一万年呀,一万年……”

    神仙也怕威胁,就在将士们进入准备的第三天,一抹霞光出现在天空中,中午时分,阴云密布,北风骤起,紧接着,一场倾盆大雨降了下来,铺天盖地,越下越大,到了夜晚时分,依旧没有停歇的迹象,还伴随着电闪雷鸣,威势惊人!

    “真是天助我也,传令全军,整队列阵,夜袭金山敌营!”机会难得,不容错过,萧逸当即下达了备战的命令!

    “诺!……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士兵们迅速行动起来,军令如山,谁敢不听,别说是下大雨,就是下刀子,也得顶着案板上战场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……刷!”

    为了隐蔽性,大营中没有擂鼓鸣号,也没有大声呐喊,各部士兵迅速集中起来,黑压压的一大片,除了轻微的脚步声,再无别的动静了!

    漫天大雨中,萧逸手持斩蛟剑,登上点将台,满意的点点头,又看看漆黑的夜幕,小脸上的笑容更浓了:“全军将士听令-卸甲!”

    “刷!……刷!刷!”

    没有任何犹豫,数万将士脱下甲胄,赤膊上身,站在漫天大雨中,萧逸也是如此,卸去螭纹铠,脱下百花袍,露出自己强悍的躯体,风吹雨打,岿然不动!

    夜战之中,最难的就是分辨敌我,两军混在一起,非常容易误伤自己人,萧逸让将士们赤膊上阵,就是最好的标记了,厮杀之时,根本不用查看,只要用手摸就可以了,光膀子的是自己人,穿甲胄的就是敌人,非常容易分辨!

    “众将听令,汉军将士分成四队,大牛、高顺、宋宪、魏续负责领队,午夜子时,四面攻山,一举端掉敌人的巢穴……另外,折兰统领羌人各部,包围金山,抓捕冲下来的敌军,不使一人漏网!”点将台上,萧逸分兵派将,安排战守之法,一点漏洞也不给敌人留下,务必全歼!

    “诺!--谨遵大都督将令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午夜时分,天色如墨,一点亮光也没有,金山上大雨倾盆,照明的火把全都浇灭了,如此恶劣的天气,西凉兵们也躲进了山洞中,就连巡视的岗哨也没留下几个!

    也不怪西凉军麻痹大意,军队从来就没有夜战的习惯,更何况天降大雨,山路泥泞,也不利于上阵厮杀,既然没有敌情,又何必在大雨中受罪呢,找个干燥的山洞,烤烤火才是正理!

    不过吗,守山的几名将军还算警惕,为了防止意外,下令:‘人不卸甲,刀不离身,全军将士合衣而眠’,再然后,他们也找个山洞,喝酒吃肉,驱逐寒气去了!

    出其不意,才能攻其不备,就在西凉兵躲在山洞里,靠着火堆,香甜入睡之时,一队队赤膊上身的汉军,在漫天大雨中,沿着山路,偷偷摸了上来……

    为了夜袭,士兵们都用麻布包裹了靴子,走路没有任何声音,还能防止打滑,另外,为了近战厮杀,长枪巨戟也放下了,全换上了短刃,紧紧叼在口中,手脚并用,幽灵般的接近了敌营!

    打先锋的是‘掘子军’,这些人都是挖洞的专家,常年生活在黑暗环境中,早就练出了一副夜视眼,至于寻找敌踪,更是他们的强项,连深埋地下的死人都找的到,更何况是一群躲进山洞的活人,简直手到擒来呀!

    “刷!……嘶!……噗通!”

    黑影起伏,寒光闪烁,几名守护营门的西凉兵被割断了喉咙,接着鹿角挪开,木刺抬走,沉重的营门也被缓缓推开了,整个过程一点声响也没有……

    营门打开,‘掘子军’一拥而入,悄无声息的混入山洞中,找到熟睡的西凉兵,手中利刃一抹,就把他们送进了‘永远的睡眠’中……

    “敌袭!……敌袭呀!”

    一名出来‘嘘嘘’的西凉兵发现了情况,发出狼嚎般的叫声,可是一声之后,喉咙就被利刃割断了,鲜血喷涌而出,尸体栽倒在雨地中,死不瞑目,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,敌人是如何摸进来的!

    做‘糊涂鬼’的又何止他一个,听到喊叫声,西凉兵终于反应过来,可是为时已晚,无数黑影冲了进来,四处渗透,大砍大杀,局势混乱无比!

    西凉兵穿着甲胄,手提长枪,可是四下漆黑一片,什么也看不见,兵找不到将,将找不到兵,大家一起找不到敌人,除了乱跑乱叫,他们什么也做不了!

    相反的,汉军士兵就大占便宜了,喝了十几天的羊肝汤,眼力好的很,他们冲进敌群中,四下乱摸,如果摸到赤膊的,那就是自己人,如果摸到穿着甲胄的,二话不说,挥刀就斩,只杀的人头滚滚,血流满地……

    “杀……杀呀!……跑呀!”

    黑夜、大雨、敌人、厮杀……,混乱之中,西凉兵的意志很快就崩溃了,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抵抗,有人乱砍乱杀,甚至自相残杀,有人胡乱奔跑,鬼哭狼嚎,也有聪明点的,把兵刃一扔,抱头钻进了草丛里,乖乖等着做俘虏吧!

    杀戮,不停的杀戮,汉军士兵一个山洞,一个山洞的清理敌人,或杀、或擒,不断的扩大战果,整座金山都变成了杀戮场,人们采金数百年,赚取无数财富,也该用鲜血祭祀一下山神、土地了!

    血战一直持续到黎明时分,日出东方,云收雨歇,喊杀声才慢慢平息下来,在晨光的照射下,人们看清了金山上的情况……

    放眼望去,山坡上到处都是西凉兵的死尸,断头的、破腹的、腰断的……,残肢断体,惨不忍睹,三万守军基本上全军覆没,战死者过半,其余的也当了俘虏!

    张横、成宜、马玩、杨秋四员敌将,全被生擒了,他们运气好,穿着将军的甲胄,夜战的汉军士兵摸到后,感觉是几条大鱼,没有斩杀,而是捆绑起来,请功领赏!

    “万胜!-万胜!--大都督万胜!”

    漫山遍野,汉军士兵高举兵刃,呐喊欢呼,一夜之间,就拿下了巩固设防的金山,而且他们的伤亡非常之小,总共不到三千人,很多还是半夜爬山时,不小心失足摔伤的,真正负战伤的人,少之又少!

    “金山一下,金城必破,韩遂再无翻身之日了!”在数万将士的欢呼声中,萧逸登上一块巨石,高举宝剑,挥斥四方,西凉大局,半数握在自己手中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