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77.第677章 束水冲沙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三天之后,经过一番精心准备,汉、羌联军再次倾巢而出,与上次的全力进攻不同,这次是全力防守,六万汉军摆出了鱼鳞阵,牢牢监视住金城的敌军,四万羌骑则包围了金山,不让敌军一兵一卒冲下来!

    “二位,事关成败,能不能攻克金城,就看你们的手段了!”行动之前,萧逸找来了两名部下-黄鼠、胖刘,一个负责挖掘壕沟,切断山、城之间的联系,另一个负责后勤,提供十万大军的饮食,保证他们的战力!

    “请大都督放心,我二人竭尽全力,完成任务,若有疏漏,提头来见!”黄鼠、胖刘单膝跪地行礼,立下了军令状!

    “好,全军上下一心,金城指日可破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听到汉、羌联军再次兵临城下,韩遂立刻带领部将们登上城楼,查看情况,放眼望去,城下密密麻麻全是手持兵刃的士兵,却没有攻城,而是摆出了一个防守阵型,与此同时,金山上旗帜摆动,传出消息,他们也被包围了!

    “兵分两路,围而不攻,鬼面萧郎打的什么主意?”韩遂心生疑惑,聚拢目光仔细查看,发现有一支数千人的队伍,正在空地上挖掘壕沟,不断把沙土翻出来,挖到五尺宽后,开始向两侧延伸了!

    “挖掘壕沟,隔绝山城,到是个不错的办法,可是区区数千人,没有数月时间,休想成功,那个时候,十万联军早就饿死了!”韩遂也是沙场宿将,知道金城的弱点是什么,不过对方兵力不足,粮草短缺,消耗下去,对自己更加有利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也不过如此,估计是黔驴技穷了吧?”

    “五尺壕沟,连只兔子也拦不住,还想困住咱们的千军万马?”

    “他们是不是明挖壕沟,暗修地道,准备进城偷袭我们?”

    “周围都是沙土,挖地洞就等于被活埋,进去多少死多少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西凉将校们有人嘲笑,有人讥讽,也有人怀疑,却没人把那道五尺壕沟放在心上,一跃可过,困的住谁?

    “传令全军,紧守城池,不可麻痹大意,夜间也要加派巡逻人手,防止敌军偷袭!”看了半响,韩遂也没察觉出什么危险,只是命令部下小心守城,就回府休息去了!

    部下们也很听话,加派了双倍的人手巡逻,又在城下埋了几十口大缸,监听地下的声响,防止敌军穴地入城!

    再说汉、羌联军一方,以‘掘子军’为主力,各部人马轮番上阵,拼命的挖掘壕沟,将校们更是以身作则,挥动钎镐,撒汗如雨,就连萧逸也赤膊上阵了,好在沙地土质松软,方便下手,他们也不多挖,就是五尺宽,七尺深,因此进度很快!

    “弟兄们,吃午饭了,羊肉馅大包子,加了精盐的,吃饱喝足继续干,挖塌金城!”

    中午时分,‘胖刘’带着一群火头军来了,每人挑着担子,里面是热气腾腾的肉包子,足有碗口大小,皮薄肉足,咬一口直流油,还有浓浓的大骨汤,香气扑鼻,真是上好的战饭!

    美食当前,却不能忘了军规,各部人马轮番进食、休息,其余的人依旧坚守阵地,至于城上西凉兵的笑骂声,就当没听见,三天以后,看你们还笑的出来不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这样,十万联军布阵城下,日夜不休,奋力挖掘,用了三天时间,终于挖出一条三十余里长的壕沟,并连通了湟水,设置了闸口,把金城圈在了里面!

    “韩遂,鼠目寸光之辈,看本都督如何困住你的城池,传令-开闸放水!”三天后的黄昏时分,萧逸的小黑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,擦擦身上的泥土,下达了放水的军令!

    “哗!……刷!刷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闸口打开,积蓄许久的湟水立刻倾泻而下,猛力冲刷着壕沟,常年行走水路的人都明白一个道理,河宽水缓,河窄水急,越是河道狭窄的地方,水流就越是湍急,舟船难过,行人丧胆,别说是木头,就连大石块也能冲走,激流之力,何止万钧!

    同样的道理,湟水冲进五尺宽的壕沟,水流受到了束缚,变的又快又急,不断冲刷着壕沟两侧,并带走大量的泥沙,随着滚滚河水,冲进了下游……

    一个时辰、两个时辰、三个时辰,流水不尽,泥沙具下……

    一夜冲刷之后,原本五尺宽的壕沟,竟然变成了八尺,个别地方超过了一丈,深度也达到了八尺以上,足以淹死一个成年人了,而且水流继续,壕沟还在变宽、变深……

    于此同时,联军士兵搬运石块,挖掘泥土,在壕沟西侧,夯筑起了一道壁垒,上面密布弓箭手,牢牢控制了阵地,这下就是千军万马也休想冲过来了!

    天亮之后,西凉守军借着朦胧的晨光,发现城外多出了一条白带子,揉揉眼睛,仔细一看,“老天爷呀,那是什么带子,分明是一条水流湍急的壕沟,已经把城池完全包围起来了!”

    “不好了,快去禀告主公,敌军施展妖法,变出了一条河流……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真不是凡人,这是移星换斗的本领呀……”

    守军惊的目瞪口呆,撒腿如飞去禀告将军们,听到消息,韩遂来不及披挂甲胄,只穿了一件单衣就跑上城头,然后也呆愣住了,壕沟深阔,壁垒森严,自己的金城被隔绝开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好心机,好算计呀,束水冲沙,手段果然高人一筹!”韩遂也是足智多谋之人,思考一番之后,终于弄明白了其中的道理,可惜,明白的太晚了,对方的计策得逞了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打开城门,全军出击,一定把那条壕沟给填上,否则我等死无葬身之地了!”

    “诺!……杀呀!--填平壕沟,死守金城!”

    一番点醒,西凉守军也反应过来,梁兴、侯选、程银、李堪四将立刻整顿人马,打开城门,呐喊着冲了出去!

    “放箭,把敌人压回去!”汉、羌联军早就严阵以待了,一声令下,万箭齐发,狠狠盖向了冲过来的敌军,没了城墙的掩护,西凉兵马顿时失去了优势,一片片的被射倒在地,血染黄沙,几次冲锋,连对面的壁垒都没碰到,就被射了回去!

    “有进无退,后退者死!”韩遂也拼老命了,手持宝剑,亲自督战,凡是畏惧不前的士兵,立斩马下,人头用长枪挑起来,逼迫部下们冲锋!

    “呵呵,弟兄们,举起刀枪,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--杀!”萧逸高举凤翅鎏金镗,跃马阵前,统领玄甲铁骑向前冲杀过去,马蹄所到之处,血肉横飞,哀嚎震天,西凉兵被踏成了一滩滩的肉泥,死伤惨重!

    与此同时,金山的守军也冲杀下来,试图填平壕沟,折兰指挥着羌骑一番砍杀,也给打了回去,目的没有达到,反而折了不少人马!

    就这样,西凉军三番五次的冲出来,试图打开通道,都被萧逸指挥人马给杀了回去,又是三天之后,在河水的冲刷下,壕沟已经宽两丈有余,深达一丈,金城守军再想突围,真是难如登天了!

    分割之计已成,萧逸让马六带领两万人马,驻守在壕沟边,凭险居守,紧紧盯住金城的守军,自己则带领主力八万人,包围了金山的敌军,形成了局部的兵力优势,形势逆转,终于可以放手一搏了!

    “大都督,末将请为先锋,杀上山去,荡平敌巢!”

    “神威天将军,羌人勇士也愿意冲上山去,杀敌立功!”

    胜利的曙光已经闪现了,麾下将领,各部酋长纷纷上前请战,就像打了鸡血一样,抢夺先锋官的任务!

    “不急,困兽犹斗,小心伤人,山上还有三万敌军,万万轻视不得,找个合适的机会,咱们再下手不迟!”

    望着山上坚固的防线,萧逸微微摇头,身为智将,就要用最小的牺牲,取得最大的战果,至于机会吗,就在天上,四月天暖,春雨该至了吧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