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74.第674章 画龙点睛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兵贵神速,十万汉、羌联军只用了三天,就推进到金城外围,选了一处水草丰美的地方扎下大营,萧逸带着麾下将领以及各部酋长,登上一座高坡,查看金城的防御情况,一望之下,不由得暗暗心惊:“左青龙,右白虎,背靠高峡,俯瞰平原,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!”

    西凉大地上,祁连山、胭脂山巍峨耸立,南北对峙,在两山中间,有一条长达千里、水草丰美的峡谷……河西走廊,也是沟通东、西方的交通要道,金城就卡在峡谷的出口上,就像一把铁门栓,牢牢锁住了河西走廊的咽喉,军事价值,无法估量!

    金城之东,是一条宽阔的大河,名为湟水,由祁连山的积雪融化而成,自西向东流淌,浩浩荡荡,一泻千里,两岸冲出了大片的平原,土地肥沃,可耕可牧,是西凉最为富庶的地方!

    金城之西十里处,就是大名鼎鼎的‘金山’,此山南北绵延数十里,高耸陡峭,怪石如林,最为关键的是这里出产金砂!

    据说,数百年前,一位采药人无意间发现了金砂矿,一夜暴富,消息传出,无数的‘采金客’蜂拥而至,开采矿石,赚取财富,为了生活方便,一些人干脆就落户下来,娶妻生子,繁衍生息,形成了一个‘采金村’,久而久之,人口越来越多,村变乡,乡变县,最后就出现了‘西凉第一巨邑’-金城!

    金城的繁荣,得益于东有湟水流淌,西有金山致富,所以才有‘左青龙,右白虎’之称,在军事防御上,同样借助了两道天然屏障!

    金城位于湟水的河弯处,东北两面临水,这就避免了四面受敌的危险,只要集中兵力,牢牢守住西南方向就可以了,又引水为护城河,加强了城防体系!

    至于西边的金山,作用就更大了,几百年的挖掘,上面遍布矿洞,大大小小,洞洞相连,成为了最好的藏兵地,为了加强防御,韩遂让八部将中的张横、成宜、马玩、杨秋,统兵三万驻扎于此,大量囤积粮草、军械,与金城形成了犄角之势,互为依靠!

    至于金城本身,巨石为基,黄土夯筑,城墙坚固无比,四角修建了碉堡,女墙上的箭垛密密麻麻,犹如蜂巢一般,铁甲士兵来回巡视,日夜不休,一点漏洞也没有!

    “好一个韩遂,不亏是‘九曲黄河’,如此排兵布阵,倚山靠河,互为支援,深的兵家之妙呀!”

    看完金城的防御体系,众人心中立刻凉了半截,打过仗的人都知道,要想进攻一座城池,至少要有三倍以上的兵力,使用重型器械,轮番进攻,日夜不停,消耗守军的实力,如此才有胜算!

    金城防御坚固,粮草、军械充足,守城的兵力有八万之众,韩遂也是善于用兵之人,说它是一枚‘铁核桃’毫不过分!

    再看自己一方,汉、羌联军十万,兵力上只比对方多一点,完全不占压倒性优势,大军远道而来,攻城器械也没来得及打造,最重要的,联军是以骑兵为主,驰骋草原,千里突袭就没问题,填壕沟,冒矢石,攻打坚城,就不是他们所擅长的了!

    “兵力不足,器械短缺,面对兵精粮足的坚城,这一仗可怎么打呀?”一番思索之后,不少将领脸上都露出了难色,羌人酋长更是动了退兵的打算,他们是跟着来发财的,不是来送死的!

    “怕什么,天下间没有攻不破的城池,虎牢关、函谷关、寿春、下邳……,一座座雄关巨邑,还不是都被拿下来了,区区一座金城,本都督略施小计,抬手可破!”萧逸面带微笑,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,仿佛真不把眼前的坚城放在眼中!

    “大都督英明神武,天下无敌,攻取金城,易如反掌!”

    “神威天将军,攻无不克,战无不胜,是草原上最伟大的统帅!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躬身行礼,口号喊的山响,如果别人说能轻取金城,他们未必会相信,可是‘鬼面萧郎’出手,就完全不一样了!

    谁都知道,萧逸统兵以来,算无遗策,从无败绩,号称‘常胜将军’,多少名将,多少坚城,都被他一一拿下了,以少胜多毫不稀奇,创造的军事奇迹数不胜数,再攻破一座金城,似乎不是什么难事吧?

    统帅安稳,则军心不乱,看到萧逸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各部将领也安下心来,斗志昂扬,准备沙场立功!

    “啸……,随本都督城下巡视,跃马扬威,也让城内的守军都看看,鬼面萧郎,天下无双!”萧逸一声高喝,纵马冲下,麾下百余名将校紧随其后,直奔金城而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金城之上,旌旗飘摆,刀枪如林,一群铁甲武士的保护下,镇西将军-韩遂身披重甲,头戴金盔,爬上了城楼,瞭望情况!

    果然,城外一百五十步远的地方,一队人马正在往来驰骋,耀武扬威,为首是一匹神俊无比的‘墨烟驹’,上面端坐一位黑脸年轻人,身披寒铁铠,头戴鬼面盔,手持凤翅鎏金镗,浑身上下,煞气缭绕,好似杀神下凡一般,正是征西大都督--萧逸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……老天爷呀,真是杀神来了!”

    “听说此人是‘贪狼星君’下凡,主人世间杀伐的,摸摸鼻子就要宰活人呀!”

    “他还喜欢收集敌将的头颅,制作‘骷髅盏’,每逢大宴,就拿出来饮酒,凶恶无比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看到萧逸威武、霸气的神态,城中守军无不变色,纷纷议论起这位‘杀神’的事迹,韩遂也惊出了一身冷汗,四路敌军,马家父子有勇无谋,不足为虑,三公子袁尚纨绔子弟,难成大事,耶奕于有些本领,却是个胡人,也不必在意,唯一让他担心的就是萧逸,没想到他真的来了!

    “晚辈萧无愁,见过韩老将军,并代丞相大人问老将军安好!”横镗立马,萧逸抱拳行礼,国人讲究‘先礼后兵’,战场上打的你死我活,表面上也要保持风度,再说了,对方身为长者,又是曹操的旧日友人,于情于理,也该客气一点!

    “呵呵,多谢丞相大人挂念,老夫身居西凉,饱经风霜,身体还算健壮,一餐可用粟米一斗、肉十斤,披挂上阵,守护城池,还是毫无问题的!”韩遂生性狡猾,用言语暗示对方,“老夫的身体很健壮,还能征战沙场,你小子最好知难而退,少打金城的主意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将军却是身体健壮,可惜就是心思歪了一点,否则也做不出‘出卖兄弟,夺人基业’的无耻勾当!”礼仪已尽,下边就该口诛笔伐了,萧逸手指城头,大声斥责起来……

    “老匹夫,割据一方,背叛朝廷,丞相大人震怒,派本都督统兵前来征讨,识时务的,早些自缚双手,开城投降,还能保全一家老小的性命,若是执迷不悟,大军破城之日,斩尽杀绝,鸡犬不留!”

    “娃娃,乳臭未干,口气倒是不小,老夫执掌兵马的时候,你还没断奶呢!”人要脸,树要皮,被人揭了短处,韩遂恼羞成怒,手指城下,也开始破口大骂……

    “天下城池,本是无主之物,唯有强者居之,曹阿瞒不过阉宦之后,素无德行,却也占据了四州之地,挟天子以令诸侯,他能夺得,老夫为何夺不得……,至于你这个杀才,嗜血成性,滥杀无辜,天下人恨之入骨者不计其数,又有何资格教训老夫?”

    “呵呵,老匹夫说的也有些道理,天下城池,强者居之,本都督比你强横的多,金城也该易主了!”说话间,萧逸抽出宝雕弓,搭箭在弦,稳稳瞄准了城楼!

    “铁甲武士何在?”韩遂知道对方是有名的‘射雕手’,箭无虚发,早就加着小心呢,一声招呼,两侧涌上来十几名手持盾牌的武士,组成人墙,防护的密不透风!

    “胆小如鼠,真是有失大将风度呀!”萧逸也知道射杀不了韩遂,他瞄准的是城楼上的一块匾额,上面有两排大字,……“龙盘虎踞无双地,万里西凉第一关!”

    这是汉武帝时期,修筑金城时留下来的,据说是冠军侯-霍去病的亲笔呢,西凉之地,就是这位战神从匈奴人手里硬夺下的,数百年过去了,历经风雨侵蚀,匾额上的字迹有些模糊了,尤其是‘龙’字,缺了一点,变成了一条瞎龙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本都督就祭拜一下‘冠军侯’的战魂……着!”萧逸大喝一声,弓弦震动,狼牙箭闪电飞出,射在一百五十步外的匾额上,不偏不倚,正中‘龙’字上面……画龙点睛!

    (年底了,百事缠身,码字有点慢了,大家见谅一下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