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72.第672章 三公子的本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()上党郡,东靠太行,南压司隶,西接凉州,北出云中,四周环山,地势极高,素有‘中原肘腋’之称,也是兵家必争之地,战国末年,决定天下大势的‘秦赵之战’就在此爆发,血战之后,秦将白起坑杀降卒四十万众,留下了‘杀神’的赫赫凶名,载于史册!

    昔日白骨犹存,今朝战事又起,杀伐,永远是人类最热衷的事情之一,每次场大战,都会有一位新的‘杀神’崛起,这次又是谁呢?

    上党城外,旌旗飘摆,号角震天,西征的十五万袁军,就驻扎在此地,前后连营数十里,布防紧密,壁垒森严,其势犹如常山之蛇,首尾相顾,灵活多变!

    袁军兵强马壮,气势如虹,但是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偌大的营地中,竟然没有一座中军大帐,也没有主帅的大纛旗,换句话说,这是一条只有躯干,没有头脑的死蛇,为何如此呢?

    原来这支大军的统帅,袁家三公子-袁尚,自幼富贵,娇生惯养,受不了野外宿营的艰苦,把指挥中心搬进了上党城内,各营将士想要禀报军情,必须跑进城里才行,反应速度上,自然就慢了一筹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上党城,太守府内,短短几天时间,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,房舍打扫干净,墙壁粉饰一新,四周栽种了名贵的花草,另有漂亮侍女穿行其间,可谓美轮美奂,此外,大门前多了三对铁戟,以示威武,房顶上竖起一杆赤色‘袁’字大旗,上下飘摆,好不威风!

    大堂内,三公子袁尚身披黄金甲,头戴赤金盔,外罩红色大氅,手持斩将刀,高居上位,威风凛凛,就以卖相而言,真可谓一表人才!

    谋士审配、逢纪分侍左右,一个怀抱令旗,一个手托令箭,他们受主公袁绍嘱托,辅佐少主,也算尽心尽力了!

    大堂上,以颜良、文丑为首,上百名袁军将校分列两旁,杀气腾腾,威武雄壮,这些人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,也是河北兵马的精华所在,只要一声令下,随时可以上阵厮杀!

    “兵马之重,首在统帅,本公子奉命出征,虽是初临战阵,却也懂得‘令行禁止,赏罚分明’的道理,军中大小将士,谁敢不听号令,军法无情,定斩不饶!”

    袁尚小脸紧绷,高举着‘斩将刀’,上来就是一番杀气腾腾的训斥,他也知道自己年纪轻、威望低,试图用这种办法,威慑手下的骄兵悍将!

    身为大军统帅,要想让部下甘心听令,必须树立威望,‘杀威棒’就是做好的办法之一,不过吗,袁尚毕竟经验不足,忘了很重要的一条法则,‘虎狼之师,勇武刚烈,欲要立威,必先施恩’,有了重赏,才能有重罚,这位三公子上来就是一顿大棒子,看似威风凛凛,实则人心不服呀!

    果然,听完袁尚的训斥,上百名将校面色阴沉,沉默不语,一股不满的情绪散发出来,他们都是久经沙场,百战余生的勇士,功劳大、资历老,就是大将军袁绍也要以礼相待,袁尚又算什么东西,一个乳臭未干的娃娃,也敢轻言一个‘斩’字,真是大言不惭!

    “西凉之战,事关重大,主公在邺城望眼欲穿,期待捷报,还望各位将军齐心合力,奋勇杀敌,三公子并非吝啬之人,大军凯旋之日,必然上报功劳,重赏三军!”

    逢纪心思敏捷,察觉到袁尚言语有失,立刻出来补救,名将的威望,是用敌人头颅堆出来的,不是‘杀威棒’打出来的,对付这些骄兵悍将,吓唬是没用的,必须拿出高官厚禄,才能让他们出力!

    “我等愿听三公子号令,奋勇杀敌,踏平西凉,早奏凯歌!”

    不看僧面看佛面,想起大将军袁绍的恩情,百余名将校这才躬身行礼,算是给了袁尚一点面子,典型的口服,心不服!

    面子有了,下一步就是商议出兵的事情,因为大军行动迟缓,用了两个多月才走到上党郡,西凉的局势已经发生变化,是攻?是守?袁军内部出现了激烈的争执……

    “大军翻山越岭,长途跋涉,将士们已经疲惫不堪了,为今之计,应该好好修整一下,养精蓄锐,等到粮草、军械都补充足备之后,再行进兵不迟!

    再者,西凉内乱,曹营也趁机插手其中,统兵之人就是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,此人奸诈如狐,凶悍如狼,出奇兵抄了氐人大营,斩首六万,夺得牛羊、马匹无数,气焰嚣张至极,面对如此强敌,咱们还须小心谨慎呀,步步为营,稳打稳杀,不求有功,但求无过!”

    逢纪为人谨慎,颇通军略,知道己方的优点是‘人多势众,兵强马壮’,缺点则是‘主帅庸弱,难以服众’,袁尚比起萧逸,就像羔羊遇到了恶狼,根本不是对手,要想扬长避短,最好的办法就是拼粮草,比消耗,用强大的实力慢慢消磨敌人的锐气,以静制动,不胜而胜!

    “元图先生过于谨慎了吧,大军远来,锐气正盛,理应全力推进,克敌致胜为上,若是拖延岁月,师老兵疲,恐怕就再无征战之心了,再者,主公在邺城,日夜期盼三公子的捷报,我等若是毫无作为,恐怕会有小人进谗呀?”

    审配说的比较婉转,不过谁都知道,他说的‘小人’就是大公子袁谭,二子争位,势同水火,袁尚若是迟疑不进,凭袁谭的为人,肯定会散布谣言,绕乱人心,偏偏大将军-袁绍是个耳根子很软的人,一旦后方不稳,大势去矣!

    “至于萧逸吗,此人乃当世名将,足智多谋,杀伐骁勇,正因为如此,我军才要速战速决,万万不能给他做大的机会,要是让这头‘贪狼’任意施展,攻城略地,不出半年,他麾下的几万人马,就能扩充到十几万,到时候就无人能制了!”

    两位谋士,一个主守,一个主攻,说的各有道理,袁尚也不禁犹豫起来,打吧,面对强敌,自己没有必胜的把握,一旦战败,后果不堪设想!

    守吧,又怕袁谭在后方捣乱,这家伙主动把运输粮草、军械的事情揽过去了,那点鬼心思,谁不清楚呀!

    谋士们意见相左,武将的态度就跟重要了,想到这里,袁尚的目光落到了颜良、文丑身上,二人是河北名将,又是袁绍的铁杆心腹,说起话来,自然很有份量了!

    颜良,冀州-堂阳人,身高九尺,虎背熊腰,性刚好杀,坐下一匹‘花斑豹’,手中锯齿板门刀,重六十二斤,杀伐果断,勇冠河北!

    文丑,与颜良同乡,且是结拜兄弟,身高八尺,气度阴沉,沉默寡言,坐下一匹‘青鬃马’,手持镔铁抢,勇武不在颜良之下,而且善于骑射,一张‘铜胎铁臂弓’,百发百中!

    “夫战,勇气也,岂有未战先退的道理,我二人追随主公以来,逢战必先,一往无前,从未让敌人看到过自己的后背,今日之事,战之可以!”

    颜良、文丑都是坚定的主战派,一则,他们都是统兵大将,要想立功,就得打仗,否则就失去军人的价值了,二则,对于萧逸,他们是一百二十个不服,武人都有争强好胜之心,这几年‘鬼面萧郎’威震天下,谁不想挫败此人,夺取‘大汉第一勇士’的桂冠!

    “好,既然如此,那就出兵征战,颜良将军统兵三万,直取北地郡,文丑将军统兵三万,直取安定郡,本公子统帅其余人马随后跟进,咱们先拿下两郡之地再说!”

    一番商议之后,袁尚决意出兵,来个漂亮的开门红,让天下人都看看,袁家三公子的本事,至于萧逸吗,好虎难架群狼,自己有十五万大军,磨也能磨死他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