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70.第670章 朝为好友,暮斩人头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夜幕降临,草原上燃起了无数篝火,羌族属民围拢在一起,载歌载舞,用美酒、美食欢庆他们的节日!

    一处高坡上,萧逸和叶落纥相对而坐,手提酒坛,仰头痛饮,那只被撕成两半的金羚架在篝火上,肉质烤成了金黄色,散发出浓浓的香气!

    “香、纯、浓、烈,四品皆全,进口如刀,入腹如火,这是我喝过最好的酒了!”一口烈酒下肚,叶落纥不禁伸出了大拇指,“无愁烈酒,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“哈哈,美酒还需饮者高,如此才不算糟蹋了好东西,既然贵使喜欢,本都督就送上十车美酒,让你饮个痛快!”萧逸出征,烈酒是必备的战略物资,和粮草、军械一样,决不能短缺,关键时刻,宁可舍粮,也不舍酒!

    “呵呵,汉家有句话-‘来而不往非礼也’,羯族生于苦寒之地,没什么拿出手的礼物,愿以一万只肥羊相赠,略表寸心!”叶落纥抱拳拱手,用的是标准汉家礼仪!

    “好,早就听说羯人善于放牧,出产的羊肉质地鲜美,肥而不腻,是一等一的肉食,本都督有口福了呀!”萧逸以拳捶胸,反而玩起了草原礼节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对视一眼,二人仰天大笑,自古英雄皆寂寞,人生之路攀爬的越高,就会越加感到孤独,如果有人能和你一起攀爬,该是多么高兴的一件事呀,至于这个人是敌、是友,也就不重要了!

    把酒言欢是知己,刀剑相向是知己,你死我活也是知己……,萧逸和叶落纥就是如此,他们就像两头洪荒猛兽,从对方身上闻到了熟悉的味道,在厮杀之前,碰下爪子,打个招呼!

    一坛、两坛、三坛……,吃着鲜美的金羚肉,二人各喝了三大坛烈酒,舒畅无比的同时,也有点天旋地转,眼冒金星了,捎带着舌头也大了起来,有些心事就忍不住蹦了出来,英雄同样缺少倾诉的对象……

    “知道吗,很小的时候,部落惨遭血洗,我也被匈奴人抓走,成了他们的奴隶,每日放马牧羊,还要挨鞭子……”说话间,叶落纥扯开自己的衣袍,露出强壮的胸膛,上面伤痕累累,有刀伤、枪伤、箭伤,更多的却是鞭痕……

    那是我最悲惨的日子,也是最幸运的日子,就在那里,我认识了一位汉人老奴隶,也是被匈奴人劫掠到草原上的,我们一起放牧,一起忍受冰霜雨雪,相依为命,老人很博学,是一位汉家儒士,他教我识汉字、学汉礼,还讲了许多英雄豪杰的故事,天下争霸,群雄逐鹿……

    就是靠着那些故事,我渡过了五年艰苦的奴隶生涯,后来老人病死了,就埋在了那片牧场上,而我也长成了一个彪悍少年,夜盗马匹,逃回了部族中,数年之间,靠着学来的谋略,我打败了很多敌人,拥有了自己的部落和牧场,成为了一名显赫的贵族……”

    “难怪你识汉字、懂汉礼,原来师承汉家儒士,困难之时,得遇贵人相助,也算是福大命大之人了!”

    萧逸口中称赞,心里却在大骂,“真是不怕羯人耍大刀,就怕羯人有文化,游牧民族的铁蹄弯刀,加上农耕民族的诗书礼乐,二者结合之后,足以爆发出毁天灭地的力量呀!

    还有那个老儒,闲的无聊睡懒觉不好吗,非得教一个羯种识字,还没教育好,人家只学会了霸道,却忘了仁爱,这就好比一颗樱桃树的枝桠伸出了墙外,却结出了罂粟的果实,真是害人不浅呀!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萧逸又暗自庆幸起来,在穿越一族中,自己不算幸运的,没有穿越到帝王将相之家,也没有金手指,护身法宝之类的,属于三等公民,一切都要自己亲手打拼!

    同样的,自己也不算倒霉的,穿越之后就遇到了老道师傅,做了几年的小道士,修身养性,习文练武,拥有了纵横天下的本钱,还结识了几个好朋友,当初要是倒霉一点,落到草原上,恐怕也要给匈奴人放羊,挨鞭子了!

    “既然贵使学过汉家儒学,就应该明白‘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万物各有归宿’的道理,羯人放马牧羊,逐水草而居,就应该向北推进,跟匈奴人争夺草场才对,为何南下侵略汉土,占了西凉六郡之地呢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汉家儒学确实教会了我很多东西,也开拓了我的眼界,漠北草原算什么,西凉六郡又算什么,萧关之内,就是辽阔的汉土,长安、洛阳,繁华美景地,温柔富贵乡,那才是大丈夫驰骋的舞台,早晚有一天,我要带领羯族大军,攻进关去,称王称霸……吼!”

    叶落纥摇晃着站起身来,仰望星空,发出雄狮般的怒吼,恍惚之间,竟有一种王者之气弥漫,摄人心魄!

    “有本都督在,一兵一卒也休想进入汉土,胡人来一个杀一个,来两个杀一双,全族皆来,就杀到绝种为止,大不了再建一座‘京观’,哥不怕背恶名……”酒意上涌,萧逸也有点迷糊了,军人保家卫国的职责却没有忘记,大声反驳起来!

    “汉人能来草原,羯人为什么不能入关,我一定要去,带着千军万马……”

    “内地是汉人的,草原也是汉人的,普天之下,都是我们汉人的,这就是最大的理由!”

    “我一定要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绝去不了……”

    篝火旁,两个醉鬼七嘴八舌的争论起来,还互相打了几拳,可惜浑身发软,没什么力气了,最后被身边的侍卫拉开……

    羯人护卫小心的抬起叶落纥,回大帐休息去了,萧逸则晃荡着醉步,向折兰的后帐走去,“这几天忙着哄孩子,也该跟小母狼亲热一下了,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萧郎,奴家想要吗,你就给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能给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是,奴家真的想要吗!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能给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酒为色之媒,羊皮软榻上,萧逸和折兰几度**之后,都累得浑身汗水,可是小母狼还不罢休,趴在情郎的胸上,拼命要求着什么……

    不要误会,萧大都督身体强悍,血气旺盛,如果是一点鱼水之欢,他绝对给的了,问题是,折兰要的不是他的身体,而是几千里的拢右草原,事关重大,萧逸自然紧咬牙关,不肯松口了!

    “奴家不是自己想要,是给野利儿的,让她成为草原上最有势力的大酋长!”****不成,折兰开始用女儿做借口了,野利儿就是女儿的羌族名字!

    “啪!……记住了,咱们的女儿叫萧绰,是汉人的后代,不是什么野利儿,再说了,一个女娃要那么多草原做什么,权势越大,灾祸越多呀!”萧逸毫无怜香惜玉,一巴掌狠狠拍在折兰的屁股上,关于女儿的血统,他是一步不退的!

    “重男轻女,就知道你们汉人都不喜欢女娃……”挨了一巴掌,折兰郁闷的眨眨眼睛,又思索起来,“要不,奴家再给你生个男子汉,一个能弯弓射雕、驰骋草原的男子汉,你就把拢右草原给了奴家吧!”

    “再生一个男子汉,要是如此说吗,这件事也不是不能商量哟……”萧逸眼睛也亮了起来,要是自己的女儿统治西羌草原,儿子统治拢右草原,那么西凉之地,也就差不多姓‘萧’了,这个买卖吗,似乎不吃亏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咱们就生个儿子,生一个驰骋草原的男子汉!”有了心气,就有了力气,萧逸化身成恶狼,向身边的小羊羔猛扑过去……

    红浪翻滚,雷电交织,又是一场原始的肉搏战,萧逸越战越勇,为了开疆拓土,为了汉家血脉的传播,努力耕耘着……

    “对了,叶落纥是什么意思?”快活之后,萧逸应该无比舒畅才对,可不知为什么,一道金色的身影总是在心头盘绕,自己似乎遗漏了什么?

    “叶落纥在羯语中是勇士、健儿的意思!”折兰久居西凉,对各族语言都知道一点,“不过吗,还有一层引申的意思……黄金狮子!”

    “叶落纥……黄金狮子……耶奕于!”灵光一闪,萧逸瞬间明白过来,一跃而起,从枕边拔出斩蛟剑,“帐外亲兵集合,跟本都督去杀人!”

    “萧郎,大晚上不睡觉,你要去杀谁呀?”折兰也吓了一跳,用毛毯遮住****,坐起身来,小脸上满是惊慌,杀人,也得分个时间吧?

    “去杀叶落纥,他就是羯人大首领-耶奕于!”萧逸的小脸上满是杀气,朝为好友,暮斩人头,这就是天下争霸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