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67.第667章 三份钧令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宝贝女儿,笑一个呀,给爸爸笑一个呀!”

    “嗯,萧绰,本都督命令你,立刻笑一个……”

    “哇!……哇哇!”

    “算了,女儿乖呀,爸爸给你笑一个,八颗牙……哈哈!”

    深夜,大帐中,萧逸正和宝贝女儿独处,美其名曰:‘培养父女感情’,不过吗,情况似乎不是很乐观,指掌千军万马,令行禁止的萧大都督,却摆弄不了一个小婴儿,反而弄的手忙脚乱!

    九个月大的婴儿,已经会认人了,离开了母亲温暖的‘口粮库’,落入一个陌生人的怀抱,还是难看的小黑脸,小婴儿非常不安,一面放声大哭,一面奋力挣扎,想要获得自由!

    “真是个小淘气,好吧,看看你能跑到那里去?”无奈之下,萧逸只好把女儿放下,大帐里铺着羊皮毯子,又软又喧,还很保暖,不必担心受伤!

    “嗖!~嗖!嗖!”

    小婴儿一落地,立刻就不哭了,摇晃着小脑袋查看周围的情况,而后手脚并用,飞快的爬起来,她并不是乱爬,而是向大帐角落爬去,那里又黑、又乱,方便她隐藏自己,远离身后的黑脸坏人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不亏是我的女儿,聪明、机智,狼性十足,以后也是个折磨人的小妖精,不知多少男人要为你流血呢?”萧逸仰天大笑,一把抱起女儿,高高抛向空中,有女如此,西凉草原以后绝对姓‘萧’了!

    面对强者,如果无法抗拒,就要学会妥协,数次逃跑不成,小婴儿终于放弃了,乖乖躺在萧逸怀里,不哭不闹,这个胸膛虽然没有母亲的柔软,却更加强壮,可以遮挡一切危险,还有那双大手,可以把自己抛的高高的,飞起来的感觉,她很喜欢!

    正当父女两个互相熟悉,一起愉快的玩耍时,一个不速之客出现了,深夜来访,不是有求于人,就是不怀好意!

    “卑职梁兴,参拜大都督-神威盖世,天下无敌,见过大小姐-福禄寿喜,四品皆全!”梁兴来了,还带来一个大箱子,打开之后,里面全是五颜六色的珠宝,祖母绿、羊脂玉、钻石、猫眼……应有尽有,价值连城!

    行贿,自从有了官僚制度,就有了这种事情,梁兴送上厚礼,一方面是畏惧‘鬼面萧郎’的虎威,想要讨好一下,另一方面,也想试探对方的底细,数万大军屯驻草原,对于西凉各方势力而言,就是一柄高悬头顶的宝剑,下一次,会落在谁身上呢?

    “大胆梁兴,你可知罪?”萧逸拔剑在手,杀气腾腾的看着对方,当然了,宝贝女儿用大氅裹了起来,要是吓坏了她,老子就真要杀人了!

    “大都督恕罪,小的……小的不知呀!”人的名,树的影,梁兴紧张的汗出如雨,如果别人拔剑,恐吓的成份可能更多一些,‘鬼面萧郎’拔剑,绝对人头落地呀!

    “割据一方,拥兵自重,对抗大汉朝廷,其罪一也!”

    “施展诡计,夺取金城,引发西凉叛乱,其罪二也!”

    “勾结异族,残害汉人,背弃列祖列宗,其罪三也!”

    “汉家律法,大罪当诛,出征之时,若不是丞相大人交代……‘梁兴西凉豪杰,不可轻言杀戮’,本都督非斩了你不可!”萧逸态度凶恶,却慢慢收回了宝剑,一副郁闷的样子!

    “丞相大人,也知道小人的名字?”死里逃生,梁兴毫无惧色,反而一脸兴奋,人之一生,求的就是‘功名’二字,能被大汉丞相知道名字,被‘鬼面萧郎’执剑训斥,同样是一种莫大的荣耀呀!

    “呵呵,丞相大人英明神武,神光烛照,大汉一十三州的豪杰人物,没有他老人家不知道的,常听丞相提起,西凉十镇,若论心机、能力,当以韩遂为首,韩遂凭借的是麾下八部将,其中又以梁兴为首,此人足智多谋,是个难得的人才,可惜未能为老夫所用,可惜、可恨!”

    “能得丞相大人如此评语,小人深感荣幸,可惜造化弄人呀!”梁兴长叹一声,语气中带着无限的落寞,他也是足智多谋之人,跟那些大砍大杀的武夫不同,知道的多,想的也多!

    天下大势,合久必分,分久必合,如今汉室衰微,诸侯争霸,几番较量之后,董卓、吕布、袁术、公孙赞、张扬先后败亡,天下已经出现重新统一的态势,有资格问鼎之人,无非两个,一为袁绍,一为曹操!

    梁兴有‘狐狸’之称,也是颇有谋略的,自然知道,天下争霸这盘大棋,自家主公-韩遂没有任何机会,日后不是人头落地,就是举手投降,做为部下,自然不会有什么好下场了,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,谁不想给自己找一条出路呢?

    如今机会突现,丞相大人既然如此赏识自己,梁兴又如何不动心呢,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呀,若是攀上朝廷的大树,日后高官厚禄,封妻荫子,不比困守西凉一地强上百倍吗?

    不过吗,空口无凭,‘鬼面萧郎’是出了名的凶悍如狼,狡猾如狐,谁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呢,万一朝廷的大树没攀上,再得罪了韩遂,自己就再无立身之地了!

    “出征之时,丞相大人赐下一物,特意嘱咐是交给将军的,莫要辜负了一片美意呀!”萧逸也看出了对方的犹豫,伸手从怀里摸出一份钧令,郑重的递了过去!

    “大汉丞相钧令,加封梁兴为-镇西将军、永靖亭侯、西凉刺史,子孙世袭……”看着均令上的字迹,梁兴一双细目瞪的比鸡蛋还大,脸上的肉都抽搐起来,借着大帐内的牛油蜡烛,他又查看起这份钧令的真伪,四四方方,印迹鲜红,没错,是大汉丞相的官印!

    “收买,这是**裸的收买呀,‘镇西将军’的官职是韩遂的,如今又加封给梁兴,其中深意,是人皆知,可是面对如此巨大诱惑,谁不动心呢?

    “夜色已深,不敢打扰大都督休息了,卑职告退!”梁兴面色铁青,面对朝廷的招揽,似乎并不动心,甚至有拒绝之意,可是那份钧令,却被他死死抓在了手中,当今天下,丞相执政,这就等于是圣旨呀!

    “事关生死,将军好自为之吧!”望着离去的身影,萧逸一阵的冷笑,韩遂号称‘九曲黄河’,心性奸诈,为求富贵,连结拜兄弟也可以出卖,人品低劣不堪,正所谓上行下效,上官如此,属下又能好到那里去呢,背叛的种子已经种下,只等时机一到,必然破土而出!

    梁兴走了,马家父子来了,同样是一份厚礼,也怀着同样的目的,受到的待遇却截然不同!

    “马家世代公卿,乃是开国元勋之后,为国戍边,既勤且忠,一颗赤心,可昭日月呀!”萧逸起身相迎,客气的不得了,称呼马超为兄,对马腾更是以长辈相待,还把女儿递了过去,让她叫‘舅姥爷!’

    小婴儿还不会说话,只能咿呀学语,马腾却感动的浑身颤抖,抱在怀里亲了又亲,兵马四散,基业尽失,自己现在就是一条丧家之犬,却能得到‘征西大都督-鬼面萧郎’如此礼遇,视为长辈亲人,心中真是一片火热呀!

    还没等马家父子说话,萧逸就拍着胸脯表示,朝廷出兵,就是为了讨伐不义,一定会替他打败韩遂,夺回基业,最后又送上了一份丞相均令:“加封马腾为-征西将军、西凉刺史、槐里亭侯……马超为-神威将军、都亭侯!”

    “朝廷天恩,丞相厚爱,马家无以为报,日后愿听大都督驱使,令旗所指,一往无前!”

    马家父子都是纯粹的军人,没有什么心机,被感动的稀里哗啦,还拔出佩刀,割破自己的面颊,表示效忠朝廷,听从军令,又千恩万谢一番,被萧逸亲自送出门去!

    文武之道,一张一弛,拉拢一方,打击一方,动感情,结厚恩,掺沙子,挖墙角,只要能平定西凉叛乱,什么手段都是可以用一点的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嗯,怎么没有来,莫非羊群之中,还藏着一条恶狼不成?”又坐了一会,萧逸的眉头却皱了起来,自己怀里准备了三张钧令,用出去两份,还剩下一份,羯族使者没有出现,却是出乎意料呢?

    “算了,天下间不乏聪明人,西凉征战,自己还要小心一些呀!”月上中天,萧逸不再等了,抱起女儿向后帐走去……“走了,宝贝儿,咱们去找你母亲睡觉喽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