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66.第666章 血脉相连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汉人娶亲,羌人抢亲,在茫茫大草原上,游牧民族只信奉一个道理,财富、女人、荣耀,尽归强者所有!

    “本都督前来抢亲了,有谁不服吗?”跃下马来,萧逸浑身杀气缭绕,一双如狼的目光所到之处,无人胆敢对视,折兰乖巧行礼,马腾、梁兴低头躲避,强悍如马超者,也不禁抱拳示意,‘鬼面萧郎’四个字的份量,他们都很清楚!

    不过吗,万事总有例外,萧逸也有遇到对手的时候,目光转动,落在羯族使者身上,一道野性十足的寒光冲了过来,二者在空中相遇,就像天雷碰到了地火,雷电交织,焚尽八荒……

    “威武雄壮,腹有玄机,好一个雄狮般的异族男子!”

    “杀气冲天,心怀日月,好一个贪狼般的汉家儿郎!”

    萧逸和叶落纥对视良久,微微点头,心中同时升起一句话……“绝世大敌,不死不休!”

    “大胆汉人,想抢走草原第一美女,你有什么资格?”一道粗矿的声音响起,正是氐人使者-往利八斤,别人是无畏,而他则是无知!

    “呵呵,敢问这位使者大人,在草原上抢亲,还有什么规矩不成?”萧逸顽皮心起,恭敬的抱拳行礼,就像一个懵懂小伙子,在向前辈高人请教!

    “呵呵,草原上的规矩,抢夺牧民家的女儿,只要一匹快马,一把弯刀就可以了,不过要想抢贵族女儿,必须有足够的礼物才行!”

    往利八斤得意的挺起肚子,拿出一长辈的架势,训斥起来,“小酋长之女一千只羊,中等酋长之女一万只羊,大酋长之女十万只羊,折兰贵为一部之主,又是‘西羌第一美女’,起码三十万只羊才行,这样的礼物你拿的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我的乖乖,三十万只羊,这个女人够值钱呀!”看着人比花娇的折兰,萧逸无奈摆摆手,自己既没有草原,也不会放牧,那里来的羊群呢?

    “不过吗,本都督刚得了一件宝贝,诸位看一看,是否价值三十万只羊呢?”说话间,萧逸把红布包裹拿了出来,傲然托在手中,这就是自己抢亲的礼物了,份量十足!

    “哈哈,无知汉人,草原各部逐水草而居,穿皮毛,吃肉乳,牛羊就是我们最重要的财产,任何宝贝也换不了三十万只羊,就是一座金山也不行!”

    往利八斤嘲讽的狂笑起来,不过他说的也有一定道理,在草原上,金银珠宝的作用不大,顶多作为贵族的饰品而已,要想衡量一个部落是否富足,还得看马匹、牛羊的存栏数有多少!

    红布包裹被解开了,里面是一个黑漆木盒子,做工精巧,样式别致,就是不大,只有两尺左右,放不下什么宝贝,就算全都装满金珠,又能值多少呢,木盒里透出一股子药味,很是刺鼻,还有淡淡的血腥味……

    在好奇心的驱使下,往利八斤亲手打开了黑漆木盒,目光一扫,整个人就呆住了,一张胖脸扭曲成了苦瓜状,舌头吐出老长,拼命揉着眼睛,多么希望是自己看错了,可是盒子里的东西太熟悉了,虽然不太完整,却也不会认错……“我的大酋长呀!”

    没错,黑漆木盒里装的是氐族大酋长--黑摩柯,更准确的说是他的人头,狰狞恐怖,死不瞑目,为了防止腐烂,里面还放了一些精盐,腌制的很好,处理人头,萧逸可是很有经验的,家里放着一架子呢!

    “黑摩柯,真的是他,氐族大酋长……死了!”

    “切口光滑,神态凝固,是被人迅速斩首的,好霸道、好凌厉的一击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坐的人都认识黑摩柯,甚至和他打过仗呢,此人号称‘氐族第一勇士’,力大无穷,杀伐骁勇,也是称霸一方的豪杰,现在人头却被装在盒子里,任人参观,如此巨大的落差,谁不心惊肉跳呢,下一个,会不会是自己?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刺杀了大酋长,该死的汉人,氐族数万勇士跟你不死不休,血债血偿……”往利八斤快要疯了,大酋长被斩杀,自己的靠山就倒了,一只没有主人的狗,连脊背都挺不起来呀!

    “呵呵,人是本都督杀的不错,不过吗,不是刺杀,而是屠杀,汉军将士马踏草原,斩首六万,俘虏无数,还筑造了一座‘京观’,各位有兴趣的话,可以去看一看,嗯……白天去,晚上会很吓人的!”

    萧逸一脸的风轻云淡,仿佛杀的不是六万个人,而是六万只羊,可就算是杀羊,也该杀的手软了吧,真是一头嗜血修罗!

    在坐的都是沙场宿将,战争嗅觉十分灵敏,萧逸浑身杀意缭绕,血腥味浓的直刺鼻子,就知道他说的是实情,换句话说……‘氐人灭族了!’

    黑摩柯被斩首,他的使者也就没用了,折兰一挥手,立刻有帐下勇士冲上来,架起瘫痪的往利八斤,硬给拖了出去,随着一声惨叫,一颗肥胖的人头就被挂在了旗杆上,朝为贵宾,暮为死囚,这就是草原上的基本法则之一……弱肉强食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请大都督落座,享受美酒羔羊!”氐人使者一死,座位就空出来了,一名美貌的羌女走过来,战战兢兢的请萧逸落座!

    “呵呵,不要害怕,本都督杀人如麻,却从来不杀女人,更不会伤她们的心!”萧逸的手指在羌女脸蛋上划过,粉颈、隆胸、细腰、****,狠狠地调戏了一番,直到羌女吓的哭出来了,才放开自己的狼爪!

    身为征西大都督,汉官威仪,不容冒犯,萧逸岂会在客位落座,大步走上主位,一屁股坐了上去,又用力挤了挤,这才是自己的位置吗,至于一旁的折兰,都不看她一眼,哥就是如此骄傲!

    羌女狼性十足,桀骜不驯,跟她们海誓山盟是没用的,萧逸可以肯定,一旦自己战败,殒命沙场,折兰不会掉一滴眼泪,这条小母狼只会打扮的漂漂亮亮,投入战胜者的怀抱,这就是草原女子的价值观,她们只属于强者!

    对于这种女人,只有一个办法--征服,强力征服,萧逸大开杀戒,血洗了氐族部落,一方面是斩断汉家的祸根,另一方面,也是在威慑西羌三十六部,草原之上,胆敢不听话,氐人的下场就是榜样!

    “大都督息怒,奴家知道错了!”折兰拜伏在地,就像一只乖巧的羊羔,任君蹂躏,还露出一脸媚笑,希望用‘美人计’讨好这位杀神,氐人灭族的下场,吓得她芳心不安,却又很骄傲,如此盖世英雄,可是自己的男人!

    “哼!……本都督既有菩萨心肠,也有摧花手段,你好自为之吧!”萧逸面沉如水,毫不动摇,自己家里美女如云,什么诱惑没试过,对女色已经免疫了!

    ‘美人计’无效,折兰也有点心慌了,好在自己还有一个宝贝,只要拿出来,百炼金刚般的男儿郎,也会变成听话的绕指柔,那才是女人最大的手段,也是自己这辈子最成功的一次投机!

    很快,一个羔羊皮襁褓被侍女抱了过来,直接递到了萧逸怀中,里面包裹着一个小女婴,粉雕玉琢,可爱无比,正是他的宝贝女儿……萧绰!

    “女儿!……我的宝贝女儿!”父女天性,襁褓入手,萧逸感到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,看着小婴儿可爱的眉眼,听着那‘叽里呱啦’的叫声,什么恨呀、怨呀,统统被大风吹走了,心中只剩下浓浓的暖意……

    两世为人,却是第一次做父亲,那种感觉无法形容,自豪、伟大、得意……,怀抱爱女,萧逸觉得浑身都是力量,大有化身山岳的感觉,就是天塌地陷了,也要给宝贝女儿支撑一片天空,谁敢欺负她,老子就斩其家,灭其族,挫骨扬灰……至于给自己生下女儿的折兰,看起来也顺眼了许多,不管怎么说,她是孩子的亲娘!

    ‘求亲宴’变成了团圆宴,看着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,几位使者还能说什么,又敢说什么呢,抱拳祝福之后,全退了下去,这里没他们什么事了,草原第一美女,终究落在了狼嘴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