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65.第665章 本都督也来求亲了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西羌营地,中军帐前,一场盛大的宴会正在进行中,随着‘隆隆’鼓声,上百名羌女载歌载舞,尽情扭动着充满青春气息的身体,长发飘飘,肌肤赛雪,还有甜美的歌声飘荡,让人不觉就沉醉其中!

    大酋长-折兰高居上位,身穿一件白色羔羊皮袄,外罩银鳞软甲,腰间西域弯刀,齐臀长发用一根丝带束缚着,还挂了一枚羊脂美玉,俏脸上涂了汉家的脂粉,一颦一笑,动人心魄,尽显一代妖娆本色!

    天山雪莲,草原绝色,谁不想收入怀中呢,四位求亲使落坐两旁,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位‘西羌第一美女’,今天即是‘求亲宴’,也是各家势力比较高低,互相试探的‘争锋宴’,战争号角随时可能吹响!

    四方势力,韩遂派来的使者叫梁兴,三十多岁年纪,身材略加消瘦,黑发褐目,鼻梁高挺,是个胡、汉混血儿,此人性情狡猾,善于带兵,乃是韩遂麾下八部将之首,一向视为心腹人,另外,他还有一个响亮的外号……‘梁狐狸!’

    马家来的是马腾、马超,刚刚失去了家族基业,父子二人面色阴沉,一杯接一杯的饮着烈酒,不时盯着对面的梁兴,目光中满是浓浓的恨意!

    马家久居西凉,世代娶羌女为妻,马腾的妻子就是‘折兰部’出身,马超和折兰是表兄妹关系,血脉相连,这次父子二人前来,求亲还是其次,借助羌人的势力,恢复基业才是主要目的!

    氐族使者名叫-往利八斤,相貌丑陋,体型肥胖,遍体黑毛,披着一件狼皮大氅,正在伏案猛吃,活脱一头啃食的野猪,汉地来的美酒,更是抱着坛子一通狂饮!

    相对的,羯族使者却很英俊,名叫叶落纥,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,身材魁梧,深目高鼻,碧绿色的眼睛里精光四射,让人不敢与之对视,满头金色长发,随意披散在肩头,整个人就像一头黄金狮子,锋牙利爪,傲视八方!

    一个女人,四方求亲,竞争在所难免了,宴会上,四位使者彼此敌视,恨不得把其他三家都砍了,好完成自己的使命,同时也在暗暗盘算着,需要开出多少价码,才能打动这位‘西羌第一美女’,人家身为大酋长,拥有千里草原,十余万部众,也不是目光短浅之人呀!

    “大酋长风华绝代,美貌如花,唯有与英雄相配,才算不辱没了身份,我家主公文武双全,足智多谋,官拜‘镇西将军’,坐拥六郡之地,麾下精兵数万,威震西凉,无人可敌,两家结为婚姻,真可谓郎才女貌,珠联璧合,天造地设的一对呀!”

    梁兴不亏有‘狐狸’之称,口才了得,先是恭维了折兰的美貌,接着又为韩遂一个劲鼓吹,官职、地盘、兵力全摆了出来,最后还表示,婚姻若成,除了大量黄金、布匹、精铁之外,还可以用一郡之地作为聘礼,迎娶西凉第一美女!

    “无耻之徒,用偷窃来的城池作为聘礼,韩遂脸皮真是比城墙还要厚呢!”马腾拍案而起,手指梁兴,破口大骂,自家基业被结拜兄弟窃取了,为了这件事,马腾气的口吐鲜血,差点把自己的眼睛挖出来,视人不明,认贼为友,要它何用!

    “韩遂老贼,本将军早晚斩其首级,高悬城门之上,祭奠枉死的将士,再把他的心肝挖出来,看看是黑是红?”马超性如烈火,最恨被人出卖了,如果不是在宴会上,他早就拔出宝剑斩杀梁兴了,据说偷袭金城的坏主意,就是此人献策!

    “呵呵,两只丧家之犬也敢在此狂吠,西凉之地,比的是地盘,拼的是实力,至于怎么得来,并不重要,就像恶狼吃羊一般,不管是偷、是骗、是抢,谁吃到了,就是谁的!”梁兴嘴巴很毒辣,为韩遂窃取城池做了辩护,这也是西凉人普遍的价值观,又狠狠损了马家父子一顿,城池尽失,兵马无几,如果不是忌惮马超英勇,早就杀人灭口,斩草除根了!

    “无耻小人,本将军斩了你的狗头,挖心祭天……”

    “丧家之犬,看谁斩了谁的头,尽管放马过来吧……”

    马家父子和梁兴怒目而视,同时拔出了宝剑,紧跟着,双方带来的护卫也纷纷取出兵刃,剑拔弩张,大有血拼之势!

    “全都住手,这里是西羌大营,本酋长在此,谁敢闹事?”折兰拔刀在手,凶悍的就像一条小母狼,与此同时,那些跳舞的羌女们,纷纷从大腿上拔出匕首,锋刃对准了四方使者,杀人,她们也有准备的!

    主人生气了,客人们只好收起刀剑,继续饮酒,西凉之地,实力是底气,刀剑是口舌,一言不合,拔刀相向是常有的事情,一场宴会下来,不拔几次刀,反而不正常了呢!

    宴会继续,接下来发言的是马家,马腾希望折兰能嫁给自己的儿子,两个理由,一则马家世代迎娶羌女为妻,亲上加亲,也是一桩美谈!

    二则,双方定过‘娃娃亲’,就在十几年前,折兰四岁时候,酒宴中,为了得到一条羊腿,小姑娘答应嫁给表哥马超为妻,约下了婚姻,现在也算兑现承诺了!

    “姨夫大人,幼年的一句戏言,做不得数呀,再说了,表哥武艺超群,勇武过人,乃是西凉第一勇士,又何愁没有美女为偶呢?”

    折兰小脸通红,恨不得抽自己两巴掌,四岁时候干嘛馋嘴,为了一条烤羊腿,就把自己给卖了,如此亏本生意,打死也不能承认呀!

    不过吗,羌人最重誓言了,一诺千金,若有违背,就要千倍补偿,折兰很大方,决定万倍赔偿,不就是一条羊腿吗,给你们一万条不就行了,不过两千五百只羊而已,身为羌族大酋长,拿的出来!

    接下来是羯人使者,这位金发碧眼的年轻人一直端坐不动,很有兴趣的看着各家拼斗,那副神态,就像一头狮子看着两只野狗在撕咬,无论谁胜谁败,最后都是自己的口中食,唯有目光落在折兰身上,才发生一丝波动,他是动心了!

    “我家大王有言,只要大酋长愿意做他的王妃,从此一夫一妻,永结同心,后帐原有姬妾、侍女,全部遣散,再不接纳别的女色,若有违背,天诛地灭!”金发青年语出惊人,没说什么土地、珠宝、牛羊之类的礼物,反而拿出了一夫一妻的承诺,绝对是古今罕见了!

    “羯王有心了,一夫一妻,倒是个难得的承诺!”折兰微微点头,汉人也好,异族也罢,实行的都是一夫多妻原则,身为一部之王,更是拥有无数女人,能做出如此承若,更胜万千财报,如果自己不是先遇到那个坏家伙,恐怕也要动心了呢……

    再者,听说羯王-耶奕于,也是个弓马娴熟,骁勇善战之人,容貌也不差,神态威武,有‘黄金狮子’的称号,是个很有名气的美男子!

    “呵呵,一个小白脸而已,中看不中用,草原上比的是拳头,拼的是刀子,好看有个鸟用,我家大酋长-黑摩柯,力大无穷,神勇无敌,一顿饭能吃下一只盘羊羔,一拳头能打倒一头壮牛,那才是草原上的大英雄呢……”

    往利八斤吹嘘的时候,也没放下羊腿,由此证明,他的话有一半可信,使者如此能吃,背后主子肯定也是个吃货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四方使者,各有条件,各有许诺,下面就看折兰如何选择了,这次的‘求亲宴’,既关系到西凉大局走向,也关系到羌人命运,站错队的后果,可是很严重的!

    “大坏人,怎么还不来呀,再不出现,本酋长就真的抱着女儿嫁给别人了,让你后悔一辈子……”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!呜!”

    就在折兰心中焦急时,大营外突然响起了震天的号角声,一队玄甲铁骑直冲营门而来,为首的是一匹黑色战马,神骏无比,守营的羌族士兵刚要阻拦,看清队伍前面一杆黑色大纛旗之后,立刻吓得跪倒在地,不敢仰视,口中高呼……“参拜神威天将军!”

    战马奔腾,奇快无比,玄甲军很快冲到了大帐前,从‘墨烟驹’上跳下一个黑脸青年人,身披寒铁铠,手提斩蛟剑,还拎着一个红布包裹,满身的杀伐之气,正是征西大都督--萧逸!

    “呵呵,小母狼,本都督也来求亲了,今天,你不嫁也得嫁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