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64.第664章 再筑京观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对待氐人,萧逸下达了‘绝杀令’,部落长老、帐下部署、族中男丁……,一律斩杀,那真是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杀到了最后,汉军士兵手都软了,人毕竟不是野兽,如此惨烈的杀戮,就是铁石心肠的百战勇士,也产生了一丝不忍,血流的太多了!

    “苍天不忍,还请大都督心存怜悯,给氐人留下一点血脉吧!”

    “是呀!弟兄们已经杀的手软,弯刀都砍豁口了,实在是杀不动了!”

    “大小姐就生活在西羌草原,看在她的面子上,请大都督略发慈悲,少杀一些人吧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高顺、宋宪、魏续……一众部将跪倒在地,为剩下的俘虏请命,一夜的疯狂杀戮,将士们的戾气早就发泄的干干净净了,再杀下去,血贯瞳仁,就要变成食人野兽了!

    “也罢,既然将士们如此恳求,本都督就网开一面,给氐人留下一点血脉吧!”其他言语,万难改变萧逸的决定,可是提起尚未谋面的宝贝女儿,杀人如麻的‘鬼面萧郎’也不禁心软了,再者,老道师傅临终前也嘱咐过,“心存善念,少做杀戮!”

    少杀,不代表不杀,氐人狼性难除,留下来必成祸患,萧逸这次西征的目标之一,就是为汉人百姓争夺生存空间,有些狠辣手段,还是必须要用的!

    “来人呀,推一辆勒勒车过来,以车轮为标准,高过车轮的氐族男子,一律斩杀,剩下的烙上印迹,分发给有功将士作为奴隶!”萧逸大手一挥,在敌人的命运上划了条红线,是生是死,一切听天由命吧!

    游牧民族家中,除了牛羊、马匹之外,都会有一辆勒勒车,随时迁徙之用,这就是他们的家了,因为制造技术低劣,一般不会太大,至于车轮吗,也就五尺左右,七岁小儿的身高而已!

    “斩杀一切高过车轮的氐族男子!”……军令下达,将士不敢违背,立刻执行起来,一辆辆的勒勒车被拖出来,旁边还配备两名身材魁梧,怀抱‘鬼头刀’的刽子手,俘虏们则被驱赶过来,接受命运的判决!

    “氐人****,挺胸抬头,高过车轮了……杀!”

    “下一个,把腿绷直点,也高过车轮了……杀!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没过车轮,不过氐人崽子长的快,明年肯定能过去……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钢刀斩落,血花四溅,一颗颗人头滚落在地,立刻有士兵上前收集,放到车上,再堆积在一处,按照规矩,汉军斩杀蛮夷之后,必然会修筑一座‘京观’,威慑人心!

    ‘京观’就是骷髅台,始于春秋,盛于两汉,用以炫耀军队的赫赫武功,修筑之时,人头为基,层层码放,再以黄土覆盖其上,用力夯实就可以了,至于造型吗,有正方型、长方形、圆柱型……,随心所欲,全靠将士们自行发挥了!

    这次的‘京观’,萧逸亲自设计,参加过雁门大战的老兵负责修筑,有过一次经验了,干起活来十分麻利,至于形状上,是非常新奇的‘金字塔’型,四个斜面互相依靠,可以很好的对抗风雨侵蚀,没有偷工减料,建筑质量合格,这座‘京观’足以傲立几百年不倒,也能狠狠的鞭策游牧民族几百年,让他们不敢生出异心!

    头筑京观,尸抛荒野,草原上有大群野狼,用不了多久,就会把尸体吃个干干净净,然后变成肥料,重新滋润这片大地,来年青草一定会非常茂盛的!

    至于那些残存的氐人男孩,烙上奴隶印记,送往汉地,慢慢的消化吧,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说汉语、习汉俗,同化一体了,至于氐族,经过大规模杀戮之后,残存者无几,要么融入到羌人之中,要么逃进雪域高原,再也成为不了一个民族了!

    五颗毒牙,终于拔掉了一个!

    ‘京观’筑成之后,萧逸令人竖起了一座镇魂碑,高一丈八尺,厚六尺,用一整块的青石雕刻而成,上面刻有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四大神兽,用以镇压鬼魂,石碑中心位置,萧逸手持宝剑,铁画银钩,写了两个大字……‘武悼!’

    “大都督不提诗、不做赋,也不留自己的名字,单单写了‘武悼’二字,是什么意思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呀,‘武悼’似乎是个大将的谥号,勇猛刚烈,杀气冲天,何人配的上这样两个字呢?”

    汉军竖碑,一般是记载自己的战功,就像冠军侯-霍去病在狼居胥山,如今萧逸只字不提自己的功绩,反而写了‘武悼’二字,部下们不免窃窃私语,胡乱猜测了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此碑为了汉家英雄所立,四方蛮夷,敢有损毁、或不敬者,尽灭其族!”

    “嗷!……嗷!”手持宝剑,萧逸仰天长啸,引发‘中原陆沉’的祸根,被自己斩断了一根,接下来,还会斩断其他的,蛮夷运当绝,大汉如中天,这才是天道!

    “哈!……哈!哈!”冥冥之中,历史长河里响起一道雄壮的笑声,与萧逸的长啸互为呼应,汉家战魂,永世不灭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仗打完了,人杀光了,下面就该庆祝战功、分发战利品了,对于汉军将士而言,这是他们最为盛大的节日,也是最幸福的时刻了,弟兄们远征异域,刀头添血,把小命都豁出去了,不就是为了荣华富贵吗?

    “大汉威武!……威武!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万胜!……万胜!万胜!”

    氐族穷困一些,也有数百万的牛羊、马匹、骆驼,都成了汉军的战利品,马匹、骆驼自然用于征战,至于那些牛羊、皮毛、筋角……,则会分发给有功将士,具体来说,按人头记功:斩敌一首,赏赐壮牛一头,或者肥羊五只,负伤者加倍,如此丰厚的奖励,数万将士齐声高呼,声震四野!

    当然了,能让汉家将士们如此兴奋,除了大量牲畜,女人也是不可缺少的,一战下来,斩首氐族男子六万有余,还俘虏了更多的女人,这些宝贝一个也没杀,反而给予饮食,妥善的保护了起来!

    不杀女人,是萧逸征战的原则之一,战争是男人的游戏,再者说了,女人是生命源泉,一个民族经历战乱之后,人口必然锐减,甚至是十存一二,只要留下足够数量的育龄女子,用不了几十年,这个民族就能够恢复元气,再次人丁兴旺!

    汉人历史上,每一次王朝更迭都会爆发战乱,死伤无数百姓,可是几千年来,汉人不断复兴,牢牢的占据着人口绝大多数,并融合了其他民族,靠的就是女人们会生养呀,孩子生的多,才是一个民族最坚实的基础!

    数万氐人女子,大半都是青年,一个个身材结实,吃苦耐劳,把她们分给部下以及西凉的汉人,用不了多久,就会生下无数孩子,进而改变西凉一带的民族人口比例,只要汉人数量超过了一半,这片土地就谁也夺不走了,如果超过了八成,呵呵,就轮到他们向外扩张,寻找生存空间了!

    有人问了,氐族女子和汉军生下孩子,会不会继续放马牧羊,变成一个新的游牧民族,力量强大之后,会不会再次侵略中原腹地呢?

    这个问题萧逸也考虑过了,只要是汉人种子,农耕和放牧又有多大区别呢,别忘了,人类是父系社会,孩子的血统、名姓,一律跟随自己的父亲,所以氐族女子生下的,还是汉人子孙!

    就算有一天,游牧民族和农耕民族再次发生战争,也是汉家兄弟的内部之争,无论谁胜谁败,终究是黑发黑眼的炎黄子孙,这片辽阔的土地,不会便宜了外人!

    “将士们,尽情的喝酒、吃肉、狂欢吧,大军修整三天,接下来,本都督会带领你们,越过草原,跨过戈壁,去抢夺更多的牛羊、马匹、美女,等到大军凯旋之时,保证你们功名富贵,荣耀子孙!”

    萧逸站在镇魂碑前,发表起热情洋溢的侵略宣言,“普天之下,莫非汉土,率土之滨,莫非汉臣,老祖宗说的真好呀!”

    “抢!……抢!抢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