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63.第663章 马踏敌营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熊肉烧烤,熊骨熬汤,熊胆泡酒,熊皮用草木灰硝过之后,成了睡觉的毯子,又软又厚,一头千斤巨熊,很快就被分解的干干净净,一点也没有浪费!

    “熊固有一死,或者蠢死,或者笨死,你能够为国而死,也算是死得其所了吧!”轻抚身上的熊皮,萧逸找了个避风的山坳,美美的睡了起来,一场血搏,危机终于解除了!

    也许熊肉汤真有壮胆的作用,第二天,将士们衰落的士气顿时高涨起来,根本不用将领们催促,开始奋力行军,山高人为峰,天下没有过不去的沟壑,一个字……爬!

    胆量有了,困难就小了,上山时,士兵们用绳索互相串联起来,鱼贯而行,奋勇攀登,下山时,将领们带头,身裹毡毯,顺势滚下,纵然摔的头破血流,也一声不吭,只要不死,就继续向前走!

    就这样,八天后的黄昏时分,大队人马终于穿过了高耸入云的六盘山,创造了军事史上一个奇迹,“统帅数万之众,纵横千里,翻高山,越大河,突袭敌营者……鬼面萧郎是也!”

    “各营整队,清点人数,分发箭簇,准备夜战!”萧逸心里清楚,一路行军艰难,士兵折损惨重,可是为了突袭成功,也只能咬牙坚持了!

    “玄甲军折损五百二十七人,负伤者甚多,马匹死伤二千余匹……”

    “陷阵营折损三百四十九人,负伤者甚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掘子军折损一千四百二十七人,中郎将黄鼠以下,无人不带伤,营中马匹死亡殆尽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六盘山,吃人不吐骨头呀,老子要在顶峰上建一座天王庙,镇压风水,一万年呀,一万年!”听完汇报,萧逸小脸上阴云密布,牙齿咬的格格作响,手指山脉方向,很没风度的破口大骂,短短八天时间,部下折损了两千多人,几乎无人不带伤,都是身经百战的勇士呀,心疼死哥了!

    至于战马损失更是惨重,高达三成以上,有掉落山涧摔死的,有被猛兽袭击的,还有不少战马碰断了腿,只能留在山中,让它们自生自灭了,虽然军粮短缺,骑兵永远也不会吃马肉!

    骂完之后,萧逸心中怒气难消,拔出贪狼刀,找了一块光滑的山壁,刷刷点点,题诗一首:“山高路远坑深,大军纵横驰奔,谁敢横刀立马,唯我萧大将军!”

    落款:萧郎亲笔,永镇山川!

    “启禀大都督,一路行军,将士们疲惫不堪,是不是修整数日,养精蓄锐,再行决战为好?”高顺、黄鼠、宋宪、魏续几员大将走了过来,个个面带哀容,士卒折损严重,他们这些带兵人最是心痛了!

    “兵贵神速,一刻也不能歇息,天黑以后渡过泾水,奔袭敌营,弟兄们心中有怨气的话,就发泄到氐人身上去吧,杀个痛快!”萧逸的话斩钉截铁,不容反驳,事到如今,大军背水争雄,不胜则亡呀!

    首先,数万人马聚集在一起,目标太过明显,草原上氐族的游骑四处,万一被他们发现了,提前做出防范,就会前功尽弃!

    其次,携带的粮草已经消耗殆尽了,再得不到补充,将士们就会饿肚子,军中断粮,生死攸关!

    最后,一路行军过来,将士们饱受艰苦,胸中都充满了戾气,如果不让他们发泄出去,一旦发生‘营啸’,那就糟糕了!

    所谓营啸,就是士兵们在极度疲惫、恐惧的情况下,情绪得不到发泄,丧失了理智,在营地中大喊大叫,互相残杀,这种情况一旦发生,一传十,十传百,满营皆乱,就是孙武复生,也毫无办法!

    为今之计,必须用一场血淋淋的杀戮,来发泄将士们心中的戾气,唯有如此,军心可安!

    “弟兄们,兵渡泾水,马踏敌营,用你们手中的弯刀,证明汉家儿郎的勇武,用敌人的鲜血,染红你们的战袍吧……杀!

    “杀!……杀!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深夜,氐族大营,因为战事的原因,十几万部众都聚集在了一起,帐篷一座挨着一座,就像拥挤不动的羔羊一样,外部用车辆环绕,几个关键位置设了岗哨,这就是大营的防御措施了!

    也不怪氐人麻痹大意,陇右地势独特,背后是雪域高原,上面只有一些野人在蹦哒,根本成不了气候,西边是万里黄沙,有去无回的鬼域,东边是高耸入云的六盘山,无路可行,至于北面,是羌人的地盘,两家正在积极联姻,短期内不会发生战事,也没什么好担心的!

    中军帐,大酋长-黑摩柯在两名女奴的服侍下,一碗接一碗的品尝汉地的美酒,这也是他的最爱了,烈如火,辣如刀,入腹之后又变成了一团暖意,可以驱散寒气,活血化瘀,真是好东西,可惜自己的族人不会酿制,必须跟羌人部落去交换,一头壮牛,一坛美酒,真是黑心了,据说直接跟汉人商队交易的话,能换两坛呢!

    黑摩柯身材魁梧,遍体黑毛,就像一只大猩猩,相貌丑陋无比,所以才以‘摩柯’二字为名,在氐人语言中,就是恶魔的意思,不过在草原上,男人只论本领,不看容貌,黑摩柯凭着过人的气力,超凡的胆量,再加上一颗狠辣的心,在草原征战中屡屡斩获敌头,获得了‘氐人第一勇士’的称号,进而被推举为大酋长,称霸一方!

    去年的一场大雪,氐人同样损失惨重,牛羊、马匹死亡大半,部落人口锐减了三成多,真是伤了元气,为了弥补损失,也为了让族人吃一口饱饭,才出兵攻打羌人,想抢夺一些财物回来,谁知道,折兰那条小母狼如此厉害,几场硬仗下来,一点便宜也没占到,反而死伤了不少部落勇士!

    “好在自己够聪明,强攻不行,那就智取,一个求亲使者派过去,胜过千军万马!”黑摩柯很自信,自己是草原上最强的勇士,折兰是草原上最美的女人,天造地设的一对,只要求亲成功,羌、氐两族合成一家,实力就能冠绝西凉,自己也会成为当之无愧的霸主!

    “西凉霸主,草原英雄,骑最快的骏马,睡最漂亮的女人……哈哈!”想到兴奋处,黑摩柯抓过一个女仆,开始上下其手,衣衫几把就撕碎了,露出大片雪白的肌肤,正主没到手,先找个替代品吧……

    “呜!~~呜呜!~~轰轰!”

    正当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之时,低沉的号角突然响起,而后就是大地震动的声音,由远及近,越来越响!

    “那个部落的马群惊了,真是一群笨蛋,明天砍了牧马人的脑袋!”黑摩柯生于草原,听出这是万马奔腾的声音,却也没有多想,最近死人太多,草原上的狼群都闻着血腥跑来了,马群受惊也不奇怪,还是忙着享受自己的美女吧!

    “嗯,不对,怎么还有喊杀声、惨叫声……”又过了一会,黑摩柯终于感觉不对了,顾不上穿衣服,提起一把弯刀就冲了出去,顿时目瞪口呆,“天狼神呀,末日来临了吗?”

    大营上,火光冲天,杀声四起,黑暗中冲出了无数的铁骑,他们身披战甲,手持兵刃,大声喊杀,就像一群地狱中的恶鬼,疯狂砍杀着自己的族人,刀光闪烁,氐人一片片的倒下,草原很快就被染成了红色,在月色的照耀下,格外醒目……

    “不要慌乱,氐族勇士们,拿起你们的武器,把敌人赶出营盘去!”黑摩柯的眼睛都红了,手持弯刀,大声呐喊着,希望把部落里的战士集结起来,可是局势一片混乱,呐喊、厮杀、逃命……,人力难以回天了!

    混乱之中,从乱军里冲出一人,坐下墨烟驹,身披寒铁铠,头戴鬼面盔,手持一柄凤翅镏金镗,上下飞舞,凶恶无比,马蹄所到之处,血如泉涌,无人可挡!

    “大胆敌将,报上名来,为何偷袭……”黑摩柯大喊一声,上前抵挡,顺便探明对方的底细,那知一交手,弯刀就飞了出去,凤翅镏金镗再闪,斗大的人头冲天而起……“自己再也不用操心了!”

    “我乃大汉征西大都督-鬼面萧郎-萧逸是也!”

    (白天陪女朋友看电影去了,只好晚上码字,对不起读者们了,可怜一下吧,男人真的不容易呀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