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60.第660章 一飞冲天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氐族大首领-黑摩柯,派遣使者问候折兰大酋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羯族大首领-耶奕于,派遣使者问候折兰大酋长……”

    “镇西将军-韩遂,派遣使者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征西将军-马腾携带长子马超,亲自前来……“

    机缘巧合,或者时势所致,短短几天时间,氐族、羯族、韩家、马家,西凉四大势力的使者纷纷来到西羌草原,他们目的也很一致,向大酋长-折兰求亲,然后兵马合一,共同进退,称霸西凉!

    一个女人,一个生过孩子的女人,竟然被四大霸主争相迎娶,此事看着荒谬绝伦,实则暗藏玄机,只要分析一下其中的利弊关系,也就不难理解了!

    首先,西凉地势怪异,东西长,南北窄,就像一条长长的带子,沟通着大汉王朝与西域各国的联系,羌人正好处于中心地区,沟通四方,战略位置十分重要,羯人南下,氐人东进,韩遂巩固势力,经营后方,马腾夺回金城,恢复基业,各方势力无论如何动作,兵马都要经过西羌草原,这就是一份‘万金油’呀!

    其次,羌人的实力同样不能小觑,几千里的草原,十几万部众,还有数万骑兵,骁勇善战,悍不畏死,若是能把这股力量弄到手中,绝对的如虎添翼呀!

    最后,折兰号称‘西羌第一美女’,姿色无双,娇美可人,名动西凉十二郡,娶上这样一个犹物,床榻之上,平添无限乐趣呀!

    一个女人,势力、实力、美色三者兼备,试问那个男人不动心呀?

    至于折兰有个孩子,根本不算什么大事,别忘了,两汉时代的男人大都是‘人妻控’,相比清汤寡水的小丫头,他们更喜欢有情趣的妇人,有生育经验的就更好了,这样能保证后代的安全,不会出现难产之类的危险!

    举两个例子,汉文帝的生母薄氏,原本是魏王豹的妃子,后来被汉高祖刘邦收入后宫,生育子嗣,一代雄主汉武帝的生母王太后,在民间也是嫁过人的,还生了个女儿,一样被汉景帝收入宫中,宠爱有加,连堂堂的大汉天子都不在乎绿帽子,普通官员、百姓又怕什么呢,只要对自己的事业有利,只要是漂亮女人,就娶过来呗,‘处女情节’之类的东西,千年以后才会诞生呢!

    “该死的,一群捡食残骨剩皮的黑秃鹫,也像追求湖水中最美丽的白天鹅,真是痴心妄想,不知死活!”有很多男人追求,是一个女人最大的骄傲,不过折兰的眼光不是一般的高,在羌人的认知中,只有最勇猛、最凶悍的金雕才能捕捉白天鹅,其他的傻鸟,没希望!

    话又说会来了,一家女,百家求,被四大霸主求婚毕竟是一件荣耀的事情,羌人又有好客的传统,所以折兰没有驱赶几名使者,而是把他们安置下来,表示要举办一场‘相亲宴’,亲自考核各方的实力和诚意,再做最后的决定!

    如此一来,既不得罪各方势力,又能拖延时间,试探一下他们的底细,也好有个缓冲的余地,另外吗,这件事情很快就会宣扬出去,还能刺激一下那个坏人,老婆要改嫁,女儿要改姓,看他急不急?

    兔子急了会咬人,男人急了会杀人,‘杀神’急了,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咩!……咩!咩!”

    幽谷之中,溪水潺潺,一只白色的小羊羔正在乱叫,试图逃跑,这是野兽饮水的地方,常有‘猎食者’出没,十分危险,可是一根牛皮绳拴在脖子上,它怎么也挣脱不开,只能无助的继续叫唤,可怜无比!

    “擦!擦!……嗷!嗷!”

    草丛起伏,一只前来饮水的恶狼出现了,看到活蹦乱跳的小羊,顿时凶性大发,口水流的老长,不过狼性奸诈,它没有立刻扑上去,而是围着猎物不停的转圈,同时侦查周围的情况,敏锐的鼻子不停嗅着气味,在确定百步之内没有其他危险之后,这才长嗷一声,向小羊扑过去,今天可以饱餐一顿了!

    “嗖!~啪~~嗷!”

    就在恶狼露出獠牙,向前猛扑时,百步之外的一株松树上,弓弦响动,一直狼牙箭飞射而出,速度奇快,正中恶狼的咽喉,箭簇透颈而过,将它狠狠的钉在地上,恶狼挣扎了几下,鲜血喷涌,还是丧命在离小羊几步远的地方,狩猎不成,自己反而成了猎物!

    “元宝乖呀,咱们的午饭有了,今天就吃狼肉好吧?……啾!啾!”百步之外,萧逸手执宝雕弓,就藏身在松树上,为了隐藏身形,他特意披了一件黑披风,上面还插着松叶、枯草,伪装的很是巧妙,小雕‘元宝’就站在肩膀上,看到午餐有了着落,发出欢快得鸣叫!

    小家伙是标准的肉食动物,还很馋嘴,只吃新鲜的肉类,越是猛兽的越好,血气旺盛,为了填饱它的小肚子,萧逸提着弓箭整天的转悠,好在六盘山地域广阔,猛兽众多,射杀并不太难!

    一击命中,萧逸没有急着收取猎物,而是弯弓搭箭,再次瞄准起来,既然来了,就打个痛快,兽性贪婪,不信没有后继上钩的。

    果然,小羊的叫声,再加上狼血的味道,很快就吸引了新的猎物,狐狸、灰豺、金钱豹……,都被萧逸一一射杀,当一头斑斓猛虎也倒在水边,这场‘陷阱游戏’才算结束!

    百兽之中,猛虎为王,而且一山不容二虎,周围的山林中也没有更厉害的猛兽了,再说虎血刚烈,煞气十足,其他野兽闻到气味之后,也不敢再靠近来了!

    “啾!……啾!”

    大获丰收,‘元宝’高兴的跳过去,用利爪撕开虎皮,啄食血肉,一副兴奋的模样,萧逸吃不了生肉,在山岗上架起火堆,烤了一只虎腿,再喝几口美酒,颇有野趣,至于那只做诱饵的小羊,也被放了下来,还得到一把嫩草做为补偿,小东西吓得浑身颤抖,却是不敢逃跑了,最凶猛的家伙就在身边,往那里逃呀?

    “大都督,护羌中郎将-晏明的鸿翎急报,西羌出大事了!”小斌突然从山沟里蹿了出来,几个跳跃来到近前,他是猎户出身,入山如同回家,找个人很容易的!

    听闻西羌出事了,萧逸立刻扔掉手里的烤肉,接过观看,正所谓关心则乱,那里除了一条小母狼,还有自己的宝贝女儿呢!

    “蠢女人,真是一孕傻三年呀,用这种办法来逼我现身!”萧逸狡猾如狐,如何看不透折兰的小心思,问题是明白不等于接受,竟然敢跟自己抢女人,都是在找死呀!

    怒火冲天,杀意缭绕,小脸黑的跟锅底一样,萧逸心中却很冷静,男人可以愤怒,但不能因此失去理智,“西羌草原、相亲宴会,这事做的很混账,却也是一个机会,一个打破僵局的好机会!”

    目光一转,萧逸盯上了那只可怜的小羊羔,吓的它咩咩乱叫,诱饵可不好当呀……,如今的局势何其类似,西羌是狩猎场,折兰是肥美的羊羔,各方势力就是豺狼虎豹,都想来个一口吞,却不知道猎人已经弯弓搭箭,蓄势待发了!

    “氐族、羯族、韩遂、马腾……豺狼虎豹都聚齐了,先射那一只呢?”萧逸抽出一支狼牙箭,在地上画出一副简易的西凉地图,目光凝聚,苦苦思索起来,“猛兽太多了,必须个个击破,还得找几个帮手……,谁是猎物,谁是猎犬,谁又是猎鹰呢?”

    “河北袁尚的十五万大军到那里了,离西凉还有几天的路程?”在动手之前,必须确定自己是猎人,而不会成为别人的猎物,

    “回禀大都督,袁尚行动迟缓,每天推进数十里,大军刚刚渡过黄河,距离西凉至少还有十天的路程呢!”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聚集人马,连夜出发,马踏草原,屠尽氐族!”萧逸手臂一振,箭簇狠狠的插在陇右位置上,这里就是自己的突破口了,“不好……元宝!”

    原来小雕吃饱之后,站在肩膀上打瞌睡,萧逸用力一振,直接把它甩出去了,大头朝下,像块铁饼般向山岗下飞去……

    “啾!……啾!”

    本以为‘元宝’会摔个半死,那知小家伙突然双翅一振,扑腾几下之后,竟然飞了起来,而且越飞越稳,越飞越快,最后冲上云霄,展翅盘旋,就像一轮金色的太阳,威武霸气!

    “不飞则已,一飞冲天!……嗷!嗷!”萧逸仰天长啸,“元宝好样的,傲气凌云,哥也一样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