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59.第659章 又见求亲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去年冬天,一场罕见的大雪覆盖了西羌草原,平地雪深六尺以上,最深的地方达到了一丈,牧民的毡房都被淹没了,冻死的牛羊不计其数,以往遇到这样的大灾情,羌人部落至少损失一半的人口,新生的婴儿更是一个也存活不下,这就是游牧民族的残酷处境!

    羌人是不幸的,因为他们遇到了‘白灾’,羌人又是幸运的,因为他们有一个非常能吃奶,也非常能尿床的少酋长,婴儿的哭声最能打动一个父亲的心,为了让宝贝女儿吃的白白胖胖,穿的漂漂亮亮,无数装满了粮***盐、布匹的车辆出现在西羌草原上,正是这些生活物资,让西羌三十六部安然渡过了寒冬,人口损失极小!

    春风吹拂,万物复苏,冰雪变成了涓涓细流,滋润着黑色的大地,青草迅速钻出了头,伸展身姿,将美丽的绿色一直铺向了天际!

    “咩!咩!……吽!吽!”

    饥饿的牛羊冲进草原深处,大口啃食青草,发出欢快的叫声,个个把肚子吃的溜圆,涨的四肢都合不拢,看到如此生机勃勃的样子,牧人们紧皱的眉头也松开了,只要牛羊肥壮,生活就会变的美好,当然了,在挥舞牧鞭的同时,他们也握紧了腰间的弯刀,草原上的恶狼还须小心防范呀!

    “呜呜!~~嗒嗒!~嗒嗒!”

    阵阵的号角声中,一支草原骑兵出现在地平线上,刀光闪烁,万马奔腾,发出‘隆隆’的声响,为首的是一匹白龙驹,高大威武,奔驰如飞,马背上端坐一名年轻女子,白盔、白甲、白披风,腰佩长刀,英姿飒爽,整个人就像一朵盛开的雪莲花,清丽脱俗,傲视群芳!

    女子一手高举着‘金狼头大纛旗’,引导骑兵队伍前进,另一只手不时摸向身后的甲兜,里面鼓鼓囊囊,仿佛放着什么宝贝,很是小心的模样!

    “大酋长回来了!……大酋长回来了!……我们的勇士回来了-吼!-吼!”

    看到骑兵队伍,沿途的牧民们并不惊慌,反而高举双手,发出狼嚎般的欢呼声,更有漂亮的牧羊女主动站了出来,向队伍里热烈挥手,而后就有精悍的骑手冲出来,一个海底捞月,把姑娘弄到马背上,向远处的毡房跑去,血战归来,也该好好享受一下了!

    马背上的女子正是折兰,身为西羌三十六部大酋长,除了管辖部众,处理事务,她还要统兵出战,用手中的弯刀去抗击入侵的敌人,守护草原上的安宁!

    “咴!~~嗖~~啪嗒!”

    大帐前,战马前蹄高抬,仰天嘶鸣,折兰趁势一跃而下,轻巧无声,显示出高明的骑术,俊俏的小脸上除了汗水,还沾满了血迹,一场激战,她几次带队冲击敌阵,刀下亡魂无数,自己却毫发未伤,也算天狼神保佑了!

    “各部人马归队,养精蓄锐,补充粮草,以备再战,至于阵亡勇士的尸骨,全部天葬,让他们回归天狼神的怀抱吧!”折兰貌美如花,性情却凶悍如狼,杀伐果断,铁血无情!

    “天狼神!……天狼神!”数千羌骑高举兵刃,发出激烈的呐喊声,战死沙场,肉身喂狼,是草原勇士的最高荣耀,反之,谁要是病死卧榻,就会受到嘲笑,家人也会蒙羞!

    “启禀大首领,抓来的俘虏如何处置,是杀?……还是留?”几名酋长躬身行礼,丝毫不敢因为对方是个女人而轻视!

    “全部凿穿琵琶骨,用绳子栓起来,押送到汉地去,换取粮食和布匹!”草原上物资有限,根本养不起多余的人口,以前抓住俘虏,全是斩杀了事,折兰很聪明,玩起了奴隶买卖,一个俘虏,换一斗粮食,很划算的!

    处理完军务,折兰迈步进入大帐,立刻有女兵跑过来,帮着擦拭身上的血水,早就煮好的羊肉也端了上来,一场熬战下来,体力消耗很大,必须好好吃上一顿!

    “不急,一会再吃!”看着肥美的羊肉,折兰擦擦口水,对草原人来讲,吃饭绝对是一件重要的事情,能够让她把嘴边的肉放下,说明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!

    铠甲卸下,解开甲兜,里面是三层羊皮做成的襁褓,小心打开,在洁白的羊皮中露出一个小婴儿,六七个月大小,光滑粉嫩,可爱至极,正是折兰的宝贝女儿,大名萧绰,小名野利儿……意思是‘天狼之女!’

    羌人强悍,得西方金锐之气,就是妇人生子,亦不避风雪,身为大首领,折兰必须更加强悍才行,背着女儿,上阵轮刀砍人,没这点勇气和本领,也震慑不住那些桀骜不逊的部落勇士!

    小婴儿被羊皮襁褓束缚久了,很不高兴,放开之后,立刻手舞足蹈,努力翻转自己的身体,并用嘹亮的哭喊声表示不满,一双大眼睛四下乱转,在寻找着什么,她已经会认人了!

    婴儿大哭,不是饿了,就是尿了,折兰在羊皮襁褓中摸了摸,很干燥,平时堪称尿床能手的宝贝女儿,上了战场竟然没吓尿,这就是好孩子,需要奖励一下!

    衣衫解开,露出饱满的**来,粉红色的‘葡萄’往小嘴里一塞,立刻把哭声压下去了,天大地大,吃奶最大,小婴儿叼住一个***用力吸食起来,还用小手按着另一只,一副吃着碗里,看着锅里的霸道模样!

    “真是个小狼崽子,长大也是一朵带刺的狼毒花,不知多少小伙子要倒霉呢!”看着怀里的宝贝女儿,折兰一脸的得意,自己的肚皮争气呀,生了个宝贝女儿,要是生个‘小茶壶嘴’就不好了!

    ‘折兰部’是典型的母系社会,重女轻男,如果生个男孩的话,就会交给侍女喂养,生死由命,长大之后给几十里草地,带上几十户牧民,放马牧羊,做个小部落的酋长,看别人脸色过日子罢了!

    生个女儿就不一样了,那是千金不换的宝贝,折兰会亲自喂养,以后也要带在身边,培养她的胆识和武艺,日后还能接替自己,成为西羌三十六部,十几万牧民的大酋长,威震一方!

    折兰高兴了一会,又皱起了眉头,撩起自己的一束头发,跟女儿的比了比,小嘴立刻撅起来了,怎么完全不一样呀!

    羌人,高鼻、深目、皮肤白皙,头发大都是金褐色,眼睛是天蓝色,属于白色人种,折兰就是典型代表,并有‘西羌第一美女’之称,可是女儿呢,头发是纯黑色,眼睛也是,黑如墨,亮如星,一点也不像羌人的后代,汉家的血脉真是霸道呀!

    小婴儿很快就吃饱了,满意的打着饱嗝,撅着小嘴,眯起眼睛,躺在母亲怀里香甜入睡,吃和睡就是她的一切,至于数千里草原,十几万部众,还轮不到她来操心呢!

    小的吃饱了,大的也得吃呀,折兰抓过一盆羊肉,狼吞虎咽起来,论起吃相,没比女儿好看多少,都带着一股子狼性,氐人入侵草原,她带着部众奋战半月有余,又要上马砍人,又要喂养女儿,真是累坏了!

    一场大雪,氐人部落也受了灾,牛羊死亡殆尽,部众更是饿死无数,剩下的全成了红眼恶狼,打起仗来发疯一样,折兰虽然善战,可是也很吃力,幸亏护羌中郎将-晏明带兵助阵,这才打跑了氐人,否则不知要死多少人呢?

    “启禀大酋长,氐人首领-黑摩柯派来了使者,还带着贵重的礼物!”一名女侍卫跑进帐内,躬身禀告!

    “哦,氐人被打疼了,他们是来求和吗?”折兰并不吃惊,游牧民族的性格就像草原上的天气,时而雷霆暴雨,时而艳阳高照,上午是敌人,下午变成好友,并不稀奇!

    “回大酋长,不是来议和的,他们是奉命前来求亲的!”

    “什么……我女儿才六个月大,让他们等个十几年再来求亲吧!”折兰小脸阴沉,用力挥舞手中的刀子,就跟一条护崽的小母狼相似!

    “他们不是跟少酋长求亲,是跟您求亲,来使说羌、氐两族,语言、风俗相通,若是合为一家,就能称霸草原,再无敌手!”侍女结结巴巴的说完,露出一副惊恐的模样,她知道大酋长有男人,还是一个神魔般的男人!

    “敢向我求亲,他们真是好大的胆子呀!”折兰并没有发怒,反而低头沉思起来,又看看怀里的女儿,“让使者住下,求亲的事情可以慢慢商议,呵呵,有人会更着急的……,氐族人,他们这次死定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