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57.第657章 心有魔障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兄弟相逢,自然要热烈庆祝一番,萧关暂时不能进去,隐蔽起见,众人就在一座山谷中搭下大帐,为了迷惑视线,还在帐顶上插了一面‘马’字大旗,伪装成关中守军的模样,接下来就简单了,一个字……喝!

    “今日痛饮庆功酒,壮志未酬誓不休,来日方长显身手,甘洒热血写春秋……好……好!”

    大帐中,三人围坐一起,大块肉,大坛酒,痛饮高歌,亲兵们都退了下去,身上的甲胄也脱下,三人嬉戏打闹,仿佛又回到了卧虎亭,过上了无忧无虑的山野生活,酒到酣处,萧逸还唱了一段荒腔走板的小调,赢来一阵的叫好声!

    心念故园,身在疆场,倾诉了离别之情后,三人的话题又转到这场战事上,没办法,征战杀伐已经成为他们生活的一部分了!

    “西凉大乱,十二郡处处烽火,军民死伤无数,要是提起大战的根源,还是萧郎引起的呢!”马六语出惊人,一顶‘引发战乱’的大帽子就扣了过去!

    “噗!~我引起了战乱……冤枉呀!”萧逸一口酒喷了出去,小黑脸上满是无辜的神色,天地良心呀,自己一直在中原内地作战,从未插手西凉的事情呀?

    “说来话长,这件事还要从数年前的雁门大战开始呢……”马六从怀里取出一张牛皮地图,用手比划起来,至于看向萧逸的目光,就像是一颗灾星,走到那里,那里就会血流成河,看一眼都不行,招灾呀!

    雁门一战,匈奴兵马死伤数万,元气大伤,大单于-于夫罗也被萧逸一箭射成重伤,回军途中,箭伤崩裂,失血过多而死,成为了二百多年来,南匈奴第一个阵亡的大单于,也算名垂青史了,为汉家的赫赫武功又添了一笔!

    大单于一死,匈奴王庭顿时陷入内乱,为了争夺大位,各部有实力的酋长纷纷起兵,草原上杀的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至今没有完全平息下来,如此惨烈的内耗,匈奴人的实力一落千丈,声威大减,草原上其他民族也就趁机崛起了……其中一支就是羯人!

    羯人的故乡在遥远的西域,他们长的高鼻、深目、多须,皮肤白皙,性情野蛮,属于白色人种,数百年前,匈奴大军西征,劫掠西域各国,带回了无数的财物和俘虏,其中就有一部羯人,他们被安置在河套草原附近,成为了一支奴隶部落,世代接受匈奴主子的统治,牧马放羊,上交供奉,听话的不得了!

    看到主子势力衰落,奴才也就不安分了,趁着匈奴人内讧,羯人摆脱了王庭的控制,不断向南扩展生存空间,积蓄实力,恰好此时,部落里出现了一位厉害人物--耶奕于,此人是羯人部落的小王子,年轻有为,善骑射,能知兵,四处征战,屡屡获胜!

    几年时间,凭着赫赫战功,耶奕于成为了羯人的大首领,又不断的兼并其他游牧部落,如今拥有部众十余万,水草地数千里,成为了草原上的一方霸主,就连匈奴人也无可奈何,默认了他的地位,因为耶奕于生的金发碧眼,体型威猛,部众们送给他一个称号……‘黄金狮子王!’

    游牧民族一旦强大起来,就会向外侵略,这是他们的天性,被匈奴人统治了几百年,故主余威犹在,羯人不敢挑衅,转而把目光投向了汉土,趁大汉内乱之机,侵占了凉州北部的敦煌、张掖、酒泉诸郡,兵锋所指,烧杀抢掠,无恶不作!

    马腾、韩遂是西凉两大霸主,异族入侵,岂能坐视不理,商议之后,二人决定出兵讨伐羯人,把丢失的土地抢回来,为遇难的汉家军民复仇!

    一番准备之后,两个结拜兄弟摇旗呐喊的出兵了,马腾是真心实意的出兵御敌,大军的推进速度很快,令长子马超为先锋,一直杀到了敦煌城下,与羯人血战连连,不分胜负!

    韩遂人送外号‘九曲黄河’,为人最是狡猾了,一直想独霸西凉,故意缓慢行军,中途突然折兵返回,偷袭了马氏的老巢金城郡,趁其兵力空虚,一举拿下!

    马腾正在浴血奋战,那知后院起火,被结拜兄弟狠狠坑了一把,前有强敌,后无归路,军心大乱,一仗惨败下来,差点全军覆没,全靠长子马超神勇无敌,手持金枪,杀出一条血路,全家投奔到了西羌草原,希望借助羌人的实力,图谋再起!

    那知道西羌草原也不太平,因为大酋长-折兰的关系,一年多来,萧逸派人送来大量的粮***盐、布匹、铁器……,又换回无数的战马、牛羊、皮毛,靠着双方贸易,西羌三十六部的生活大有起色,基本满足了温饱!

    对游牧民族而言,能吃饱饭就是神仙般的日子,西羌草原的富足,引来其他部族的强烈羡慕,尤其是拢右的氐人部落,更是羡慕的双眼眼睛发红,好日子应该大家一起享受,按照游牧民族的习惯,富足不是学来的,而是抢来的,于是氐人出兵劫掠,发动了战争!

    大酋长-折兰虽是个女人,却毫不示弱,把未满周岁的女儿背好,骑上战马,提起弯刀,带领西凉各部血战氐族大军,双方大战了数场,未分胜负,死伤却很惨重!

    这就是西凉现在的情况,羯人、羌人、氐人、马腾、韩遂,五方势力掺杂一起,敌我难辨,血战不止,杀成一锅粥了,而曹、袁两家兵马的加入,让这锅粥彻底沸腾起来,谁强谁弱,谁胜谁败,天意难测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羯人、氐人……五胡乱华、两脚羊……吃人!”萧逸小脸阴沉,目光发赤,遥望西北方向,不停摸着自己的鼻子,用力之大,很快就捏红了,他的历史知识不算太多,可对汉人经受过的最大劫难却很清楚……‘中原陆沉呀!’

    自从东汉以来,胡人大量向中原迁徙,势力不断壮大,汉末时期,胡人入居泾水、渭水流域,对西都长安隐隐的形成了包围,严重压缩了汉人的生存空间!

    后来汉人内乱,混战不止,百姓十室九空,民族元气大伤,看到这种情况,周围的匈奴、鲜卑、羯、羌、氐,五个胡族一举冲入中原内地,攻城略地,杀戮百姓,对汉人实行了灭绝政策,其中最为凶悍的就是羯人,他们不光是杀人,还吃人,与禽兽无异!

    史载:羯人行军作战没有粮草,掳掠汉族女子作为军粮,称汉为‘双脚羊’,夜间****,白天则宰杀烹食,一路走,一路吃,几乎把北方的汉人灭绝,如此滔天血债,载于青史,痛在人心呀!

    天道好还,丈夫无不报之仇,如今萧逸在西凉遇到这个民族,无论用什么手段,必须斩草除根,把祸苗扼杀在萌芽状态,那怕杀到西凉无人,也不能留下一个羯种!

    “萧郎……你没事吧?”看到萧逸噬人的目光,大牛、马六惊出了一身冷汗,醉意顿时消散了,这样的神态,他们一共见过两次,一是血洗盘龙亭,为乡亲们复仇雪恨,二是雁门大战,用匈奴人的尸骨筑造‘京观’,这是第三次了,比起前两次还要浓烈的多,恐怕又要尸积如山了吧……

    “无妨,心有魔障,一时失态了,咱们继续喝酒……”萧逸心头杀意环绕,却没有干扰他的理智和判断力,西凉七方人马大混战,自己的力量并不是最强的,稍有不慎,就会全军覆没,必须好好谋划一番,拉拢收买,各个击破,至于羯、氐二族,让他们在历史的长河中彻底消失吧~~

    “萧郎,群敌环绕,局势混乱,咱们何时出兵,先打谁为好呢?”牛、马二人摩拳擦掌,一副跃跃欲试的表情,他们心中只有一个想法,别人倒霉,自己就安全了!

    “呵呵,不急,让他们先狗咬狗吧,传令将士,按兵不动,好好修养气力,有他们杀到手软的时候!”萧逸一阵的冷笑,打仗如同赌博,先入局者,往往输的最快,自己一定赢个通吃才行!

    (还有一更,稍等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