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53.第653章 取之无道,用之有道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夜之间,朝廷即将‘废旧币,铸新钱’的消息,传遍了许昌的大街小巷,顿时引起了轩然大波,有人惶恐不安,有人如丧考妣,还有人在暗中盘算,能否趁机狠捞一笔,国难财,永远是最肥的呀!

    最先做出反应的是普通百姓,人们从家中取出所有铜币,冲上街头,疯狂的购买一切物品,吃的、穿的、用的……,价格都不问,见什么买什么,连棺材都不放过,蝗虫一样横扫了坊市,只求把铜钱用出去,吃点小亏,总比血本无归强吧!

    币制改革,其实对普通百姓的冲击不算大,战乱年间,百姓手里能有几个钱,买几斗粟米就全花光了,以后大不了以物易物,虽然麻烦一点,却无风险!

    真正心头滴血的是士族门阀,这些家族传承久远,底蕴深厚,宝库里堆积着千万钱币,用来谋取暴利,现在却成了大麻烦,‘五铢钱’一旦作废,他们立刻倾家荡产,上吊抹脖子了!

    心中焦急,士族们却没有轻举妄动,首先,他们手里的钱币太多了,短时间内根本花销不出去,现在的物价又奇高无比,胡乱购买东西,亏损的太多,他们心疼呀!

    其次,‘币制改革’的消息是否准确,还很难说呀,一个侯府管家醉酒说出来的话,可信度又有多少呢,若是把钱币都撒出去了,最后闹个乌龙事件,那才是欲哭无泪呢!

    当务之急,先弄清消息的真假,再思对策,这才是稳妥的做法,于是乎,许昌的士族们立刻行动起来,四处打探消息,问亲戚,问朋友,问同僚,只要有一点内幕消息,他们不惜用千金换取!

    几天之后,士族们黑着小脸回到了家中,郁闷的直想骂娘,他们不是没探听到消息,相反的,是探听的消息太多了,鱼龙混杂,真假难辨,心里反而更犹豫了!

    靠谱点的消息:为了缓解‘钱荒’,丞相府传下钧令,废黜五铢钱,改用新铸的八铢钱,上面还要铭刻皇帝的年号,以示忠君之意,据说上次一群重臣前往‘尚坊’就是为了此事!

    夸张点的消息:摸金校尉发掘了秦始皇的陵墓,里面的黄金堆积如山,取之不尽,丞相大人决定铸造金币,取代原来的五铢钱,币制由铜本位,换成了金本位,以后国库再也不缺钱了!

    疯狂点的消息:为了解决钱荒,丞相大人听了一些书生的建议,恢复上古制度,废黜铜币,改用贝币,这个消息一出来,真有人天天在河边转悠,四处捡贝壳呢!

    还有更厉害的,说是丞相大人找了一群巫师,精通‘炼金之术’,能把黄土变成金子,所以才要废黜铜币,改铸新钱……

    总之,消息越传越多,人心越来越乱,最后士族们也稳不住了,事关身家性命,宁可信其有,不可信其无,无论如何,必须弄个明白才行!

    胡猜乱想没有用,关于‘币制改革’的事情,有三个人肯定知道内幕,曹操、萧逸、荀彧,只要其中一个人肯开口,也就知道事情的真假了,问题是,这三位都不好寻问呀!

    对曹操,他们是不敢寻问,丞相大人素有‘奸雄’之称,心思缜密无比,岂会轻易透露出消息,再说了,曹操对士族门阀一向没有好感,处处打压,巴不得他们倒霉呢!

    对萧逸,他们是问不出消息,试探的派几个人去侯府拜访,这位大都督倒是热情接待了,一通豪饮,又海阔天空的一顿乱吹,那真是天花乱坠,云山雾罩……,等众人把得到的消息一综合,一分析,再刨除水分,最后有价值的消息等于……零!

    没办法了,士族们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荀彧身上,这位‘尚书令’性格宽厚,乐于助人,又是士族出身,大家门第相同,问起内幕来应该容易的多吧!

    驾上马车,带上重礼,士族们纷纷去荀彧的府邸拜访,见面立刻大礼参拜,又是恳求,又是抹眼泪,希望尚书令大人给一句实话,废黜五铢钱的事情,到底是真是假呀?

    荀彧的态度就比较有意思了,人家送礼物他就收下,人家哭鼻子他递手帕……,可是一问到废黜钱币的事情,立刻面色阴沉,一言不发,既不点头,也不摇头!

    “多谢尚书令大人,大恩大德,必有厚报!”士族们都是心思缜密之人,一言不发,其实就是一种态度了,混迹官场的人都知道,不反对,那就是变相的承认呀!

    尚书令都承认了,废黜五珠钱的事情肯定假不了,想到这里,士族们不敢多留,火烧屁股的往家跑,必须第一时间把宝库里的五珠钱花出去,再多留几天,就成一堆废铜了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好手段,好心机,真真假假之下,军饷有了,钱荒也解决了!”客人们一走,荀彧长出一口气,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纸条,这是萧逸刚派人送来的,上面只有四个字……沉默是金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废币的消息证实之后,许昌城人心惶惶,人们仿佛回到了上古社会,想要买东西,要么以物易物,要么拿出真金白银来,至于铜币,则成了毫无用处的废物!

    面对此情此景,士族们上吊的心都有了,这次的‘钱荒’,就是他们在背后推波助澜,本想囤积钱币,扰乱人心,等到物贱钱贵的时候,再大量放出去,狠狠捞上一笔,那知道事与愿违,废币消息一出,彻底把他们打入了十八层地狱!

    “怎么办?……到底怎么办?”

    千万枚铜币呀,融钱取铜,触犯律法,全家会被杀头,囤积在手里,变成一堆废物,同样会倾家荡产,士族们急的满嘴火泡,不少人把腰带解下来了,往房梁上一挂,准备一死了之,反正活着也是受罪……,就在他们把脑伸进绳套,准备踢脚下的砖头时,好消息传来了!

    有人突然发现,别的地方都拒收铜币了,可是‘招财钱库’是个例外,本是为国聚财,以备大军西征之用,在朝廷没有正式宣布废币之前,钱库依然接受铜币赌注的!

    得知消息,士族们又把脖子缩了回来,但有一线生机,谁也不愿意死呀,人们立刻取出所有铜币,赶往钱库,连哭带喊着要为国家出力,为丞相大人分忧,支持大都督西征,就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,甚至可以不要任何利息,保本就行!

    ‘冷衙门’变成了‘热市场’,拉钱币的车马从东市一直排到西市,荀彧加派了十倍的人手帮忙,依然不够用,需要清点的钱币实在太多了,日夜不停的忙碌都不够,无奈之下,小吏们也懒的数了,直接找来大秤,开始论斤称量,至于数量多少,自然是他们说了算!

    公家的秤杆永远不会准确的,一百斤的钱币,能给七十斤分量就算不错了,还得因为钱币太旧,成色不足等原因,再打个八折,即使如此,士族们依然感激涕零,他们心中只有一个念头,别砸在手里就好呀!

    钱库日夜不停的收入,足足用了七八天,送钱币的车队才逐渐消失,尚书令-荀彧拿着账册一核对,共计收到铜币三十万万钱,是预计军费的十倍呀!

    “有此钱财,府库充盈,兵甲可备,天下足定矣!”看着钱库里堆积如山的铜币,曹操长叹一声,而后以小皇帝的名义颁布一道圣旨:

    “五铢钱币,大汉孝武皇帝所创,利国四百余载,后世子孙安能随意废弃,为社稷安稳,为黎民百姓,朕决意施以周全之法,旧币、新币,共行世上,互相兑换……,简单一句话--钱,又是钱了!

    政令传出,许昌城一片心碎的声音,士族们欲哭无泪,“老天爷呀,环环相套,谁在坑俺们,一下子折损亿万钱财呀!”

    曹操霸道的一挥手:“本相忠心大汉,辅佐朝政,陛下旨意,绝不能更改!”

    荀彧无辜的摆摆手,“本官可是什么也没说呀,都是你们乱猜!”

    萧逸高兴的招招手:“君子爱财,取之无道,用之有道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