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52.第652章 钱币作废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命运之道,最是玄妙,有的人天生富贵,投胎技术一流,比如小皇帝刘协,有的人能夺取富贵,纵然苍天不予,凭手中宝剑也能逆斩乾坤,比如萧逸,还有一种人,自己没什么大本事,可是庇护在强者的羽翼之下,也能平平安安一辈子,比如宋忠!

    宋忠本是淮南一名普通校尉,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萧逸,袁术死后,他怀抱‘传国玉玺’千里迢迢赶到徐州,因为献玺有功,为人又谨慎、忠诚,被提拔成了无愁侯府的管家,也算出人头地了!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身份,宋忠非常满意,都说宰相门人七品官,无愁侯府的管家也绝对不差,无论走到那里,大小官员都要给几分薄面,甚至是称兄论弟,奉为上宾,简直比做个将军还威风呢!

    侯府的日子也很滋润,大都督对部下极好,甚至到了护犊子的地步,两位夫人也是心地善良之人,每月的份例都是足额发放,逢年过节,另有赏赐,大家各司其职,团结友爱,没什么是非,也没有其他府邸里的黑暗!

    唯一的麻烦就是几位小姐了,生性好动,胆大包天,总是四处惹祸,弄的府邸里鸡飞狗跳,宋忠大半精力,就是给她们善后,到处的赔礼道歉,许昌城内的百官府邸,他几乎都走遍了,换句话说,几位小姐把那些纨绔子弟全揍了一遍,霸道无比呀!

    昨天侯府宝库大开,几位小姐来回搬了上百趟,累的趴在床上起不来,也就没精力出去惹祸了,宋忠难得清闲一下,巡视庭院之后,就一步三摇的走出侯府,享受自己的宝贵自由了!

    他准备去飘香楼,喝上几杯,探听些消息,再把大都督交代的事情办了,难得有任务下来,必须办的漂亮才行呀!

    许昌城的酒楼层次不一,有的楼阁耸立,装饰奢华,专门招待达官显贵,有的土墙草棚,几块木板,是贩夫走卒光顾的地方,至于宋忠去的飘香楼,不是最好的,也不是最差的,却是最有名的!

    飘香楼还有一个别名,叫做‘管家楼’,来这里饮酒的,大都是百官府邸里管家之类的角色,这些人没有任何官职,却不能轻视,随便拽出一个,身后都坐着一尊大神呢!

    “宋爷来了,里边请,专座一直给您留着呢!”

    “宋兄一起坐吧,上好的烈酒,三年陈,倍香儿!”

    “宋兄最近忙什么呢,有些日子没看到您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宋忠迈步进来,酒楼里顿时响起一片招呼声,伙计们一律称爷,其他府邸的管家,不论年纪大小,全都称其为兄,客气的不得了!

    “大伙别客气了,今天难得空闲,好好喝上几杯吧!”宋忠小腹微挺,派头十足的打着招呼,管家也有高低之分,这是背后主人的官职、能力决定的,无愁侯府的管家,绝对是最高一层!

    一番喧闹之后,各府管家分别落座,他们严格按照等级排序的,高官重臣的管家坐在核心位置,普通些的就坐在周围,小门小户出来的,可能连个座位也没有,伙计们端酒上菜时,他们还得帮忙呢!

    不要小看这些家事,其实很多时候,他们就是主子的代言人,达官显贵们不好说的,不能说的话,往往通过管家们传达出去,所以飘香楼里讨论的话题,许多都是军国大事,真有几分开朝会的感觉呢!

    与此同时,管家们还要收集信息,探听情报,汇报给自己的主子,以供决策之用,所以说一名优秀的管家等于专业间谍,察言观色,心思灵敏,等闲之辈是担当不了的!

    天寒地冻,几杯热酒下肚,众人的脸上立刻红润起来,舌头也变的灵活了,至于他们讨论的话题吗,自然离不开许昌城发生的几件大事,比如‘虎豹骑’查抄山庄,各府损失了多少钱财,谁家的管事被抓走,掉了脑袋等等!

    “西凉大乱,朝廷决意出兵征讨,马腾、韩遂也不是无能之辈,西凉兵更以悍勇著称,不知大都督有几分胜算呀?”几句话之后,人们把话题引到了即将开始的西征上,这次战事,朝廷可是全力以赴了呀!

    “马腾、韩遂算个什么东西,一群西凉草寇而已,我家大都督可是常胜将军呢!”宋忠大嘴一撇,胸脯拔的比下巴都高,满脸的傲气……“大军西征,老宋我也要随军同行,到时候上阵杀敌,斩将立功,也拼个荣华富贵出来,你们就羡慕吧!”

    “没错,大都督是天上星君下凡,主人世杀伐,自然战无不胜!”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大汉第一勇士,西凉一群土鸡瓦犬岂是对手!”

    “宋兄也是一条好汉呀,沙场立功,真是羡煞我等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围的管事们称赞萧逸的同时,也一个劲的吹捧宋忠,不过吗,他们更关心另一件事“西凉苦寒之地,出产有限,大都督把数百万钱财都投了出去,就不心疼吗,若是血本无归……”

    “一群鼠目寸光的家伙,懂得什么,凉州盛产宝石、玉器、良马、皮毛,都是价值千金的好东西,胡姬更是金发碧眼,风姿迷人,捏一下都出水,还怕收不回一点钱财吗……,再说了,那些钱币,马上就不是钱了!”说到这里,宋忠突然闭上了嘴吧,还用力抽了一下,满脸的懊恼!

    “刷!~刷!刷!”

    转瞬之间,周围管家的耳朵全竖了起来,什么宝马、玉石、胡姬他们不感兴趣,关键最后一句,钱币马上就不是钱了,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伙计,好酒好菜尽管上,别给我省钱,今天要跟宋爷一醉方休!”做管家的人,那个不是七窍玲珑心,这种事情明问是不行的,最好的办法是迂回一下,酒后吐真言呀!

    “大伙敬宋爷一杯,旗开得胜,马到成功!”

    “宋爷威武,跟着大都督,战无不胜,横扫西凉!”

    “宋爷一定多带几个胡姬回来,给咱们做管家的也涨涨面子!”

    男人没有不爱酒的,再加上一帮人吹捧,宋忠是眉开眼笑,酒到杯干,一会功夫,小脸红了,大嘴咧开了,舌头也就管不住了!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家伙呀,就是没跟对主子,大都督何许人也,智谋无双,用小脚趾想事,都比别人的脑子好使,能做亏本的买卖吗……胡姬呀,又白又嫩……,这些铜钱,朝廷不认,那就是一堆废铜,都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宋忠喝的双眼发直,颤抖着从怀里摸出一把五铢钱,随手仍在桌案上,“新钱马上出炉,这些东西没用了,不如花出去呢……”

    一番话听完,各府管家面面相觑,宋忠说的乱七八糟,还是透露出一个重要消息……“朝廷在铸造新钱,旧币马上作废了!”

    币制改革,废旧出新,这种事情汉家历史上出现好几次了,三铢、六铢、五铢,还出过五分小钱,真要是如此,各府储藏的大批铜钱,就成一堆废物了!

    若是别人说这话,大伙未必相信,可是宋忠说出来的,可信度就很高了,他的主子是大都督萧逸,那是丞相大人的未来女婿,什么政令探听不到呀!

    “伙计-结账,家父生病,告辞了!”

    “我爹也病了,等等一起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你爹不是早就没了吗,死人怎么生病呀?”

    “这个呀,各位有所不知,昨天我刚认了个干爹……”

    “佩服!佩服!”

    朝廷即将废币……如此重要的消息,必须第一时间告诉自家主子,管事们不敢耽搁,纷纷找出各种借口,一溜烟的跑掉了,只剩下宋忠一个人,伏在桌案上,鼾声如雷!

    “诸位管事大人,慢走,慢走呀!……派两个人,把宋爷送回去,关门,今天酒楼歇业了!”酒楼老板一直竖着耳朵偷听,五铢钱一旦作废,对普通百姓而言,无异于天塌地陷呀,必须把手里的铜钱花出去,顺便通知亲朋好友一声,侯府传出的消息,绝对可靠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无愁侯府,两个伙计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总算把宋忠抬回来了,这位大爷,最近发福的厉害,没有二百五十斤也差不多呀!

    看到管家醉酒,亲兵们立刻接了过来,本想给几个铜币的赏钱,两个伙计高风亮节,看都不看一眼,撒腿就往跑,“老天爷爷,赶快把家里的铜钱花出去呀,再晚一步,就成一堆废物了!”

    几个亲兵搀扶着宋忠,想找个地方让他醒酒,那知道刚一进府门,这位管家大人立刻就醒了,脸上醉意全无,一蹦三尺,向着大堂方向飞奔而去……“大都督,小的把事情办完了,绝对漂亮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