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46.第646章 独门生意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尚坊除了铸造兵刃,还有一项重要职能-铸钱,天下钱币,三分出于此处,朝廷收回‘铸币权’之后,尚坊就是唯一铸造钱币的地方,要想解决‘钱荒’的问题,这里就是入手的关键了!

    铸币区守护森严,内外三道哨卡,层层搜查,一根绣花针也休想带出去,里面几十个铸币炉在同时工作,铜水飞溅,烟气缭绕,场面甚是壮观,尤其是那些匠人,竟然是赤身劳作,一件衣服也没有,这也是千百年来流传的规矩,铸币重地,赤身进,赤身出,不带走一个铜钱,否则,杀无赦!

    “请丞相大人验看新钱!”铸币官端着一个托盘,里面是刚铸造好的钱币,一枚枚码放整齐,光泽明亮!

    “手感好,有质地,文字清晰,制作精美,都是上好的铜钱呀!”曹操拿过几枚,仔细查看之后,频频点头,尚坊的工艺却是冠绝天下,几名谋士也是赞不绝口,统一铸造钱币的事情,可以开始推行了!

    高兴完了,众人的眉头又紧皱起来,越是好钱币,市场上流通的就越稀少,用不了多久,就会被人藏起来,人性本是如此,花劣钱,留好钱,然后毁钱取铜,铸造器皿,最后平民百姓还是无钱可用,钱荒依旧继续!

    “丞相勿忧,属下有个办法,或可控制‘毁钱取铜’之事!”关键时刻,天下奇才出招了!

    “奉孝速速讲来,只要能控制住钱荒,老夫无不遵从!”曹操面露喜色,上位者都明白一个道理,长枪快马可以征服城池,却征服不了人心,要想天下太平,文治武功,缺一不可呀!

    “天子临朝之时,颁下旨意,改元-建安,若把天子年号铭刻于钱币之上,看谁还敢随意损毁!”郭嘉拿起几枚铜钱,在手中反复观看,还露出一种狡猾的神色!

    “钱币上加刻‘建安’二字,妙呀,大妙呀!”

    “奉孝不亏天下奇才,如此威慑人心,那些士族也该顾忌一二了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听完郭嘉的办法,众人无不拍手称赞,只是在钱币上多刻两个字,却能起到大作用,道理也很简单,毁钱取铜的都是士族门阀,这些人势力强大,盘根错节,纵然用法令强加约束,恐怕也会有人铤而走险的!

    毁钱取铜,说到底是在处理自己的财产,不偷不抢,国家律法也难以干涉,可是在铜钱上铭刻皇帝的年号,意义就大为不同了,别看是两个字而已,一定程度上却代表了大汉天子,毁了钱币,就是对皇帝的不敬,封建王朝,大不敬之罪,是可以诛灭九族的呀!

    再往深一步想,这也是缓和矛盾的一个手段,皇宫、相府,为了争夺最高权力,已经数次交手过招了,曹操虽然凭着高超的政治智慧,把小皇帝给压制住了,也惹来不少的非议,至少一个‘权臣’的名声是跑不了的,现在把皇帝的年号铭刻在钱币上,也算给小皇帝一点面子,示意终于大汉,有利于缓和双方的矛盾!

    “奉孝此计甚好,老夫自当从之,传令下去,以后铸造新币,一律铭刻天子年号,既显尊贵,也可扬我大汉国威!”曹操一向重实权,轻虚名,只要有利于统治,他不在乎给小皇帝一点面子!

    “诺!~丞相大人公忠体国,天下敬仰!”众人立刻躬身行礼,这件事确实是个善政,有利于国家稳定发展,又能缓和皇宫、相府的矛盾,一举两得!

    话又说回来了,统一全国的铸币权,在钱币上加刻年号,用新币逐渐代替旧币,这些都是很好的治国安邦之道,却也有一个弱点,那就是费时长,见效慢,钱荒越来越厉害了,要想稳定大局,必须有一个快速解决的办法,让那些士族门阀把储藏的钱币拿出来,恢复市场流通才行呀!

    众人目光几转之后,又落到了萧逸身上,都知道丞相大人是一文一武,左膀右臂,两个人的谋略总是相辅相成,刚柔相济,现在郭嘉的办法出来了,按照规矩,萧逸肯定也有一个办法,可解燃眉之急!

    世界上最难的有两件事,一是把自己的思想放进别人的脑袋里,二是把别人的钱财拿到自己的口袋里,想要让那些士族门阀把家中贮藏的钱币拿出来,放到市场上流通,又谈何容易呢?

    面对众人期待的目光,萧逸摸着自己的小黑脸,拼命回忆起大学时的生活,如果没有记错,也没有梦游的话,自己在睡懒觉的时候,也偶尔听过一些金融课程……

    要想玩好金融,必须学会换位思考,十枚铜钱落入荀彧手中,由他代表士族门阀,拥有大量的钱财,萧逸则扮演那个空手套白狼,要把钱弄到自己手里的人,其他人就是看客,从中领悟精神!

    “文若先生,在下若是武力强抢,你会做何反应?”萧逸拍拍腰间的佩刀,没钱,可是咱有武力呀!

    “宁舍命,不舍财,人头拿去,钱财不行!”荀彧是顶级士族出身,非常了解门阀的性格,全是玻璃耗子、琉璃猫,一毛不拔!

    “若是在下借钱财呢,朝廷做担保,每年三倍的利息,风险很小,先生愿意借多少?”萧逸目光闪动,又恢复了当年做奸商的神态,就是一堆沙子,也要榨出二两香油!

    “三倍利息吗,又有朝廷做担保,在下愿意出两成的钱财!”荀彧略加思考之后,手里少了两枚铜钱,士族挣钱的门路很多,三倍的利润虽然心动,却不会过于冒险!

    “好,十倍的利息,风险略大,先生能借多少?”

    “十倍利息,虽有风险也值得一试了!”荀彧手里的铜钱又少了三枚,一半家业出手了!

    “很好,一百倍的利息,胜败各半,先生又愿意出多少?”萧逸的声音中带有一种魔力,仿佛能把人拖入无底深渊!

    “人为财死,鸟为食亡,若是有百倍的利息,别说是成败各半,就算只有一成的把握,老夫也愿一拼,纵然冒着杀头的危险,也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荀彧很干脆,把手里的铜钱全交了出去,这还不算,连身上的玉佩、印授、钱囊、外袍……,统统放到萧逸手中,然后直勾勾的看着他!

    士族门阀堪称是最贪婪的一个阶层,满口仁义道德,一肚子男盗女娼,为了足够的利益,他们没什么是不能卖的,名誉、身体、君主、国家,只要有钱,买他们的骨头都行!

    好了,钱都到了萧逸手里,钱荒的问题解决了,他也坐在了火山口上,能借到这些钱,是因为他答应了百倍的利息,如果做不到呢,呵呵,人家现在手无分文,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不还钱,跟你拼命,少了都不行,百倍就是百倍,缺一文钱,还是跟你拼命!

    士族门阀力量的强大,是人所共知的,大汉三根支柱,宦官、外戚、士族,前两个已经同归于尽了,如今天下形势,士族一家独大,要是他们真的拼命,纵然强势如曹操,恐怕也顶不住吧!

    在场的都是聪明人,大概明白了萧逸的思路,把士族门阀的钱借来,再加以运作,换来百倍以上的利润,如此就能解决一切的问题,可是什么生意能有百倍利润呢?

    大家都知道,农夫种植谷物,能得一倍的利润,商人贩卖丝麻、布匹,可以得五倍的利润,走私犯贩卖马匹、兵刃,可得十倍的利润,这就已经是顶尖的产业了,还有比走私更挣钱的吗?

    “呵呵,我有一门生意,只要运作得当,获利百倍,轻而易举,不过吗,却要一点机遇!”面对众人疑惑的目光,萧逸笑而不答,那门生意做好了,何止百倍,简直是一本万利呀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就在众人暗暗猜测萧逸的独门生意时,一名亲兵飞奔进来,单膝跪倒行礼~“启禀丞相大人,三位公子已经带兵包围了射鹿山,封锁住各处路口,里面的人插翅难逃!”

    “做得好,传令下去--动手!”曹操精神为之一振,目视远方的群山,发出一阵冷笑,“该给士族门阀当头一棒了,让他们知道一下曹阿瞒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