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43.第643章 铸币权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理财之道,莫过于开源节流,如今朝廷上下都在勒紧腰带过日子,百官的俸禄都是用精盐代替的,节流是不可能了,唯有在开源上想办法,赋税又不能加征,只好剑走偏锋,用一些非常手段了!

    世人毁钱取铜,铸造器皿,大都作为殉葬品,被埋入了地下,死人是用不到这些东西的,既然如此,何不借来一用呢,至于派去借东西的人选,自然是摸金校尉了!

    “传本相钧旨,加封统领-黄舒为‘发丘中郎将’,关内侯,食邑二百户,‘掘子军’征战有功,将士皆官升一级,并扩充五营编制,受丞相府直辖!”

    曹操说话的同时,程昱提笔在手,刷刷点点,一字不落的把钧旨拟好,双手献上,曹操查看之后,取出大汉丞相印授,毫不犹豫的加盖上去,转手又交给了萧逸!

    “升官、封爵、赐食邑,黄鼠这家伙真是官运亨通,可惜呀,那些古墓就要遭殃了!”看着钧旨,萧逸不禁心生感慨,从怀里取出‘扭头狮子-烈火黄金印’,也加盖上去,至此,世上第一位盗墓贼侯爷诞生了!

    黄舒就是黄鼠,本是一名盗墓贼,平定黄巾之乱时,被萧逸收入麾下,成立了一支‘掘子军’,战时筑城挖壕,充当工程兵,平时探寻古墓,摸金寻宝,为大军补充财源!

    这些年来,‘掘子军’功劳显赫,探寻到无数古墓,每年挖出来的金银珠宝、青铜器皿,竟然占到了国库收入的四成左右,不客气的说,曹营集团能够发展壮大,四处征战,这些盗墓贼却是功不可没!

    功劳虽大,名声却臭,说到底,还是一群在地下打洞的土老鼠,见不得光呀,这次曹操大手一挥,直接提拔了一位关内侯,虽然只是侯爵里最低的一等,对‘掘子军’的振动之大,不亚于一场强地震呀!

    没人愿意永远生活在地下,也没人愿意顶一辈子的坏名声,黄鼠封侯,就给盗墓贼们树立了一个榜样,也指出了一条出路,只要好好挖土,一样可以升官封侯,成为贵族阶级,可以想要,均旨传下之后,那些盗墓贼会爆发出多大的热情,又有多少古墓会遭受灭顶之灾呀!

    事急从权,众人对盗墓贼没什么好感,可也没有出言反对,‘掘子军’原有五千之众,分编为五营,各有一名摸金校尉统领,现在扩充了编制,可以想象,未来一段时间,天下的盗墓贼都会蜂拥而来,争取这个洗白身份的机会!

    “传本相均旨,收回各州、郡铸币之权,改为朝廷直辖,设‘铸宝官’一名,统筹钱币大事,日后各地不准再私铸钱币,违令者,满门抄斩!”

    还是曹操念,程昱写,加盖丞相大印之后,这次递给了荀彧,身为尚书令,政务上的事情需要他同意才行!

    双手接过钧旨,荀彧却犹豫起来,看看曹操,又看看在坐的重臣,迟迟没把怀里的‘尚书令’大印拿出来,脸色凝重的要滴出水来,牵扯甚多,关系太大呀!

    两汉以来,钱币的铸造一直比较混乱,从朝廷到地方州、郡,还有各地的诸侯王,只要辖区内有铜矿的,都能开山取铜,再弄上几个铸钱炉子,铜水一浇筑,冷却下来之后,就是响当当的铜钱了!

    大家都在铸钱,规格上自然难以统一,铜、锡比例混乱不说,连重量也不一致,同样是‘五铢钱’,能差上好几分去,大大小小,难看至极,甚至出现错字的也不在少数!

    即便如此,各州、郡仍然抢着铸造钱币,原因也简单,油水足呀,挣钱不如铸钱,数量多少还不是自己掌控吗,比如说郡里铸造了一百万钱币,上交府库三十万,剩下七十万就落入私囊了,借口也简单,铸造中损耗了呗!

    现在曹操把铸币权收归中央,统一规制,固然是利国利民的大好事,同样也砸了许多人的饭碗呀,这些人都是主政一方的实权派,为首的就是三大州牧!

    曹营集团拥有四州之地,司、徐、豫、兖,其中司州为朝廷直辖,不设州牧,政令由相府直接下达,另外三州吗,徐州牧萧逸,豫州牧曹仁,兖州牧夏侯惇,都是手握重兵的大将,也是曹操最为亲厚之人!

    想要收回铸币权,就要触动这三个人的利益,身为封疆大吏,谁愿意把钱袋子交出去呢,正是考虑到这一点,荀彧才犹豫不决的,三大州牧,那个他也得罪不起呀!

    断人财路,犹如杀人父母,后果不可预料,一时间,密室里寂静无声,人们的目光来回闪动,交换着各种意见,最后一起落到了萧逸身上,“大都督,这个雷还得您老人家来顶呀!”

    有点地理常识的人都知道,天下有两大铜脉,都是绵延百里的矿山,一个在蜀中,归益州牧-刘璋掌控,正是有了铜山的大笔收入,这条‘守户之犬’才会安享富贵,不思进取!

    另外一条,就在徐州境内的琅琊郡,西汉时期是吴王-刘濞的封地,汉景帝时期的‘七王之乱’,东南叛军的财源供应,靠的就是那里的铜山,现在又落在了萧逸的手中,徐州富甲东南,一个靠海盐,一个靠铜山,朝廷收回铸币大权,受损最大的就是萧逸了,他不明确表态,荀彧的官印那敢落下去呀!

    “琅琊二百里,铜矿八十座,白白交出去,哥真舍不得呀!”摸着小黑脸,萧逸心疼的直哆嗦,就像从肋条上往下挖肉一样,可是铸币权收归中央,是利国利民的好事,也是大势所趋,自家、国家,只能选一个了!

    “算了吧,舍得、舍得,有舍才有得,几十座铜山而已,交出去吧,谁叫自己看上人家闺女了呢,就当是彩礼钱了~~呜呜,真贵~,以后让曹节多生几个儿子,把这笔钱从他们外公手里弄回来!”

    想明白利害关系之后,萧逸看看众人,先向曹操做了一个心痛的动作,而后目光转向荀彧,微微点头!

    “啪!~~呼!”

    荀彧手中大印落下,政令生效,终于长出了一口气,萧逸是三大州牧中功劳最大,势力最强的一个,只要他点头认可了,剩下两位也就不会反对,收回铸币权的事情,也就能顺利施行了,当然了,此事宜缓不宜急,具体步骤,还要细细商议,免的适得其反,出现动荡!

    “仗义疏财,为国为民,萧郎之心,可昭日月!”政令通过,曹操高兴万分,忍不住称赞起来,不过吗,想做曹家的女婿,几十座铜山的彩礼可不够,至少得几十座城池才行,自己的女儿,值这个价钱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要想解决钱荒,光是扩充‘掘子军’,收回铸币权还不够,必须解决最后一个难题,禁止私铸钱币、毁钱取铜,这才是事情的更本呀,否则就像水缸底下被钻了个洞,无论放进去多少水,也会慢慢流光的!

    “事关重大,还请丞相大人三思呀!”荀彧、荀攸、程昱、郭嘉,四大谋士一起躬身行礼,他们很清楚,下一道政令的内容,又会引发什么后果!

    收回铸币权,不过是触动三大州牧的权益,人数较少,又都是心腹,不会引发太大的反弹,最多给点补偿也就是了!

    禁止私铸钱币就不同了,水太深,牵扯也太多,朝廷百官,世家大族没几个干净的,许昌周围的山里,就分布着大量的私人铸造作坊,每日里浓烟滚滚,带来丰厚的利润,动了它们,就是动了这些人的命根子,不拼命才怪呢?

    皇位是刘家的,天下却是士族的,这是几百年来公认的事实,纵然以皇权之强,轻易也不敢触动门阀的利益,稍有不慎,就会翻天覆地呀!

    曹操是大汉丞相,也是当世强人,可要硬抗士族门阀集团,谋士们不禁捏了一把冷汗,

    “老夫身为汉相,代天摄政,为的就是治国安邦,还天下一个太平世界,面对困难,岂能畏惧不前,临阵退缩!”曹操面沉如水,拿过笔墨,亲自书写起第三道钧旨,身为一个政治家,除了权力,还要有责任,更要有颗一往无前的决心!

    “大汉治下,有私铸钱币,谋取暴利者,斩!”

    “大汉治下,有毁钱取铜,铸造器皿者,斩!”

    “大汉治下,有走私钱币,流通异域者,斩!”

    钧旨写完,盖印之后,曹操目光环视,开始物色执行法令的人选,再好的政策,也得有人执行,否则就是一纸空文,问题是,谁敢去触碰这座火焰山呀?

    “老夫敢下这道政令,就做好了全家老小玉石俱焚的准备,既然是姓曹的下令,那就姓曹的执行吧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曹操从怀里摸出一枚金光闪闪的虎符,扔给了自己的三个儿子,“曹丕、曹彰、曹植,即日起,虎豹骑归你们兄弟三人调动,彻查私铸钱币的事情,就从许昌周围开始,有抗拒法令者,杀无赦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打虎亲兄弟,上阵父子兵,拼了!

    (亲爱的读者们,平安夜快乐,男爵要去买苹果了,今天就一更吧!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