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42.第642章 钱荒来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丞相府,密室中,一场关系到国家兴衰的重要会议正在召开,在坐的有丞相曹操、大都督萧逸、军师祭酒郭嘉、军师中郎将程昱、尚书令荀彧、御史中丞荀攸,宗族大将夏侯惇、夏侯渊、曹仁、曹洪……,此外,曹丕、曹彰、曹植兄弟列席旁听,这样的阵容堪称豪华无比,无一不是手握实权的朝廷重臣,不客气的说,他们要是齐心合力,废黜一个皇帝都足够了!

    说是会议,众人却一言不发,目光全盯在桌案上,那里散落着十几枚铜钱,大小不一,新旧不同,有的崭新发亮,有的锈迹斑斑,还有的缺边少角,不过有一点相同,它们都是‘五铢钱!’

    这次曹营集团召开高层会议,原因也很简单,国库没钱了……,大军连年征战,耗费极大,一场铺天盖地的蝗灾,更是雪上加霜,别看朝廷表面上风光无限,财政已经濒临崩溃了,军饷都筹措的十分艰难,一旦出现短缺,只怕天下大乱呀!

    钱财的重要性,执政者都明白,如果说政权是一个人,军事是躯体,政治是灵魂,钱粮就是血脉,一旦血脉干枯,营养输送不足,躯体就会慢慢死亡,灵魂也就随之消失了!

    “国库空虚,钱粮耗尽,外敌虎视眈眈,将士一日不敢卸甲,内忧外患之中,诸位有何良策,还请教我?”曹操身为丞相,统筹全局,对目前的危机最清楚不过了,说是危如累卵也毫不为过呀!

    “连年征战,百姓疲弊,再要加征赋税,恐怕百姓们就要揭竿而起了!”郭嘉是曹营第一谋士,一向以‘天马行空,奇谋百变’著称,此时也叹息着摇摇脑袋,不过有一点说的明白,百姓已经到承受的极限了,继续征税的路走不通!

    “当兵吃粮,天经地义,将士们浴血厮杀,为的就是荣华富贵,若是钱粮供给上出现了短缺,恐怕会军心大乱呀!”萧逸是军方的代表人物,自然要为几十万将士说话了,道理也很明白……没钱,打不了仗!

    郭嘉、萧逸,一文一武,丞相大人的左膀右臂,都是智谋百出的人物,在‘孔方兄’面前却没了办法,会议的气氛顿时就紧张起来!

    不过略一思考,众人也就释然了,人无完人,郭嘉的长处是谋划军略,萧逸的本领是征战沙场,至于征收赋税,调集钱粮,真不是他们所长呀!

    打个比喻,猛虎是百兽之王,一声狂吼,威压四方,厮杀捕猎肯定天下无敌,可要让猛虎套上铁犁去耕地,恐怕就比不上一头老黄牛了,这就叫术业有专攻!

    天下奇才、鬼面萧郎都不灵了,众人目光一转,盯在了尚书令-荀彧身上,这位是曹营集团的大管家,一直处理军需供应的事情,更是精通理财之道,想要化解危机,还得看他的了!

    荀彧只有三十三岁,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,可是神态疲惫,目光沧桑,鬓角间甚至出现了些许白发,望之就像五十岁的老人一般,为了赋税钱粮,他真是熬空了心血呀!

    “国库空虚,钱粮不足,一则是连年征战,耗费惊人,二则是钱币混乱,数量短缺,三则是有人投机倒把,从中渔利,后两者的危害,又远大于前者呀!”在坐者大都长于军略,短于内政,荀彧先从货币的来龙去脉入手,给大家上起了一堂扫盲课!

    “上古之时,民风纯朴,人们以物易物,从无欺诈,后来货物数量日多,为求交易方便,开始以‘齿贝’为币,用于交换,又因为真贝数量不足,商、周时期,出现了铜铸的齿贝,这就是铜币的来源!

    东周末年,诸侯争霸,各国都铸造了自己的铜币,齐国的刀币,晋国的涌泉币,楚国的鬼脸钱……,以及民间百姓使用的布币,纷纷杂杂,各行其道,交易极为不便!

    及至始皇帝横扫六国,为了追求天下一统的格局,又统一了文字,统一了度、量、衡,同样也统一了货币,将原来杂乱的货币统统废黜,一律使用秦国的货币,就是那种外圆内方的铜币,世称‘半两钱!’

    秦、汉一体,在继承秦朝政治制度的同时,大汉王朝也继承了秦的货币样式,只不过把沉重的‘半两钱’改成了三铢、四铢几种货币!

    汉武帝一代雄主,文治武功,对国内货币进行了标准改革,统一铸造五珠钱,而后数百年间,一直延续不绝!

    说话间,荀彧从桌案上拿起一枚锈迹斑斑的铜钱,外圆内方,年代久远,形状却还算完好,上面刻有两个撰文~~五铢!

    铢是重量单位,一铢就是一两的二十四分之一,五铢钱重量合适,便于携带,一直受到百姓的欢迎,汉武帝创造盛世,和币值稳定,商业繁荣有很大的关系!

    国人之所以使用铜币,还有个不得已的苦衷,山川五精……金、银、铜、铁、锡,其中以黄金最贵重,白银其次之,这两种金属外形美观,容易保存,千年不朽,是铸造货币的最佳选择,国人一向聪明,为何放着金、银不用,反而选择位居第三位的铜呢,原因很简单~~没有金、银呀!

    中国地大物博,资源丰富,偏偏就是缺少金、银两种贵重金属,偶尔发现一些矿脉,数量稀少,采集又困难,每年的产量勉强能给贵族们打造一点首饰,根本就不够货币流通之用,古人又有厚葬的传统,喜欢把贵重的东西带到地下去,结果好不容易开采出来的金银,又重新回到地下了,能在世间流通的,少之又少!
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这才以铜为币,还给铜起了个好听的名字--‘美金’,至于铁吗,多用于打造兵刃,杀戮过多,也有一个名字--‘恶金!’

    汉家法令,铸造五铢钱,八分铜、二分锡,这样铸造出来的青铜币,美观、耐磨、保存长久!

    不过漏洞也就出来了,金属之中,铜贵锡贱,许多不法之徒,为了谋取利润,就把国家发行的铜币融化,改换比例,重新铸造,有点良心的是铜、锡各五,心黑一些的是铜四锡六,甚至是铜三锡七,这样的货币,质量极差,清脆易断,磨损更是严重,用不了多久就会毁坏!

    说话间,荀彧拔出腰间佩剑,又找出两枚铜钱,垫垫分量,分别切开,原本外表相同的铜币,立刻就看出了区别,一个断口整齐明亮,发出铜质的深沉颜色,另一个断口参差不齐,里面全是白灰色,杂质甚多!

    “只是改换铜、锡比例,至少钱币还在,勉强能够流通,更有甚至,直接从钱币中提炼出纯铜,用于铸造器皿,收藏于家中,导致市场上流通的钱币越来越少,国库就是想征税,也没得可征呀!”

    盛世古董,乱世黄金,人在危机之中,总想要储存一些钱财,这样心里才踏实,尤其是官员家里,谁没有一个宝库呀,黄金、白银、珠宝、铜币,统统不放过,这就造成了一个很坏的结果……‘钱荒!’

    币值不稳,就导致物价不稳,百姓们无法交易,饱受其苦,连国家也征收不上来赋税,国库空虚,朝廷无法运转,士兵没有军饷,天下不乱才怪呢!

    其实‘钱荒’的事情,在桓、灵二帝时期就出现了,为了解决问题,宦官们出了一个馊主意,把铜钱挖掉心,一枚变成两枚,出现了‘无边钱’和‘无心钱’,数量是多了,币值却更不稳定了,弄的百姓们怨声载道,甚至揭竿而起!

    董卓执政时期,也遇到过这个问题,他的办法更牛,把注意打到了十二金人身上!

    秦始皇一统天下,收缴兵器,铸造了十二个金人,各重二十四万斤,矗立在咸阳宫门口,以示威武,董卓迁都长安后,一眼就看到了十二个金人,‘金’就是铜,铜就是钱呀,这位枭雄一声令下,砸碎了十个铜人,用来铸造货币,解决‘钱荒!’

    毁铜人,铸货币,办法野蛮一点,也有可取之处,可是董卓过于贪婪了,他下令铸造的钱币只有五分的重量,名曰‘小钱’,却要当成‘五铢钱’使用,一比十的币值差距呀,弄的人心尽失,国家更加动荡!

    可以说,天下大乱,是人心乱了,人心乱的原因,是口袋里的钱币乱了,朝廷要想大治,恢复太平,必须解决‘钱荒’的问题!

    “要想解决钱荒,必须禁止私铸,禁止匿藏金银,可是……”

    荀彧一脸灰败,有些话他没敢说出来,但大家心里也明白,‘铸造钱币,以次充好,掠夺黄铜’的事情,绝不是普通百姓做的,只有达官显贵,才有这样的能力和财力,甚至在坐的人,也不怎么干净!

    萧逸的府中就有一个宝库,里面钱财堆积如山,不过吗,那都是他百战百胜得来的战利品,别人也不好说什么!

    可是文武百官中,有不少人在钻国家的空子,要是改革币制,禁止私造,恐怕就要得罪一大群人,断人财路,如杀人父母,会引发强烈的报复,荀彧是尚书令,也没有这个能力和胆量,都是手握重兵,执掌朝政的大臣呀!

    改革币制,可能会引发朝臣叛乱,不改,则会天下大乱,如何是好?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