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35.第635章 在家是父女,出嫁为君臣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天子大婚,国之重事,按照《礼记》约定:受聘成婚,各有定期,庶民一月,大夫一季,诸侯半年,天子一年,还要经过纳采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告期、亲迎,……最后才是金殿册封,这一系列礼仪程序走下来,没有一二年的时间,皇帝根本就摸不到洞房的大门!

    不过吗,这些复杂的礼仪,跟小皇帝-刘协一点关系也没有了,他的大婚特点是从速、从省、从简,原本一年多才能完成的礼仪,只用了短短半个月就出结果了,这是他的大幸,也是大不幸!

    “陛下少年登基,春秋日富,理应择贤作配,佐理宫闱……,册立侍中伏完之女-伏寿为正宫皇后,丞相曹操之女-曹宪、车骑将军董承之妹-董婉为贵妃,另取士族公卿之女,才德兼备者六人,以充实后宫,并于同日完婚!”

    小皇帝半月之内大婚,一次要娶九个老婆,如此奇葩的旨意下达,满朝文武集体沉默,包括汉室死忠在内,没有一个出言反对,原因有二,一是钱,一是权!

    首先,国库里没钱了呀,一场蝗灾席卷了中原大地,十几个郡的庄稼颗粒无收,百姓们哭嚎于野、倒毙者不计其数……,朝廷根本收不上赋税,还得抽调大量的钱粮用于赈灾,州、郡府库消耗一空,物价升腾,米贵如珠,荀彧、荀攸几个内政大臣愁的大把掉头发,真恨不得把一文铜钱掰成两半花!

    幸好徐州一带赈灾得力,秋粮获得了丰收,又努力的晒制海盐,给朝廷上交了不少的钱粮和精盐,这才勉强维持着国家财政的运转,不过狼多肉少,大灾之年,国家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了,最后丞相曹操下令:“钱粮皆用于军旅征战、赈济灾民,其余日常政务耗费,包括百官俸禄在内,皆以精盐弥补一二!”

    也就是说,除了大军征战、救济灾民之外,国家的其他财政支出一律付给精盐,大家统统勒紧腰带过日子,文武百官也是如此,辛辛苦苦忙了一个月,只能领几十斛精盐回家,这就是他们的俸禄了,从此以后,全家老小就吃盐、喝盐、穿盐,坐在盐堆上过日子了,长此以往,绝对有变成蝙蝠的危险!

    天天喝盐水果腹,谁也受不了,文武百官被齁的小脸发青,舌头发紫,却又不敢出言反对,丞相曹操以身作则,连他的俸禄都是领取精盐,别人还有什么好说的,大家共赴国难吧,办法总会有的,人不能被盐齁死不是!

    于是乎,许昌城中出现了奇葩的一幕,朝廷官员平时在衙署里办公,一到了休假的日子,许多人就换上粗布衣服,背上刚发放的精盐,去坊市里大声叫卖,这些人童叟无欺,价格公道,送货上门都可以,很快就得到百姓们的好评!

    黎民疾苦,百官艰难,身为天下共主,皇帝也不能铺张浪费不是,百官们一商议,选妃立后之事,一个是娶,三个也是娶,干脆把婚事都放在一起办了,一龙御三凤,也不失为一段美谈!

    外廷没有遇到阻力,内宫同样顺利的很,如果因为国库空虚,就简化天子的婚礼,纵然刘协能忍,海燕公主也会与群臣拼死力争,这位殿下是最维护皇室威严的,事实上她也没有出言反对,反而在暗中加快了大婚的进程,目的只有一个……亲政!

    汉室衰微,主弱臣强,朝廷大权一直掌控在丞相曹操手中,理由就是:“皇帝年幼,难掌军国大事,老夫暂代数年,待陛下成年之时,再行归政不迟!”

    权利最是迷人,一旦握在手中,谁也不会轻易的放弃,除死方休,曹操自从执政以来,兢兢业业,外讨诸侯,内修民生,把国家治理的颇有起色,唯独对归还政权一事,提也不提!

    为了夺回权力,皇室也做过数次努力,还给小皇帝举办过一次‘成人冠礼’,效果却非常差,在祭天仪式上,被曹操的权威给压制死死的,而这次大婚,就是皇室夺权的又一次尝试呀!

    寻常百姓家里,少年人一旦成婚,也就宣告他迈入成年人的行列了,可以当家做主,行使很多权力,皇帝也是如此,大婚之后,谁也不能再说刘协是少主了,做为一个成年的君主,他可以名正言顺的处理朝政,参与军国大事决策,再慢慢的把大权收回自己手中!

    另外,为了消除曹操的戒心,小皇帝又纳了他的女儿为妃,双方缔结婚姻,把曹操放在了‘国丈’的崇高位置上,想用虚名换取实权,这就是海燕公主的一石二鸟之计,也算用心深沉了……问题是,一切能顺利进行吗?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兴平元年,十二月十八,黄道吉日,宜嫁娶,善出行,大吉大利!

    寻常人家大婚,都是新郎骑着高头大马,带着丰厚的礼物前来迎娶,小皇帝则不用,他只要换上大红礼服,在皇宫里安坐就好了,群臣自会把新娘子给送上门去,这就是天子的特权之一!

    丞相府中,张灯结彩,锣鼓喧天,前来祝贺的宾客更是成群结队,络绎不绝,无论官员人数,还是爵位品级,都远胜过另外两家,大家心里都清楚,曹宪虽是贵妃,但靠着娘家的雄厚底蕴,比起正牌皇后来,也有过之而无不及!

    曹家嫁女,萧逸自然得来,这也是一次很好的观摩机会,积累些经验,家里的几个妹妹早晚也得出嫁不是……,不同的是,别的客人全是身穿礼服,拱手为贺,唯独萧逸例外,身披‘螭纹寒铁铠’,头戴‘蚩尤鬼面盔’,手持斩蛟剑,小脸也阴沉着,散发着浓烈的杀气,一副上阵砍人的模样,站在宾客群里,绝对的鹤立鸡群!

    按照大汉的婚俗,新娘出嫁时,为了避免有鬼魅之物跟随,必须选派一名将军持剑护卫,用武将的煞气,震慑那些恶鬼阴魂,以保平安,不用说,这么光荣又艰苦的任务,自然落到萧逸头上,武将之中,没有比他杀人更多的了!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请新人出阁喽!”随着司礼官一声高喊,婚礼开始了!

    在悠扬的乐声中,曹宪内穿金边长袖裙,外罩大红色凤袍,肩披霞帔,头戴流苏,脚下是金丝软履,上面用珍珠镶嵌着喜字……,在两个妹妹的陪伴下走,缓步走出了闺阁!

    虽然婚礼从简了,新娘子的打扮却不能马虎,昨晚三更时分,曹宪就开始准备了,先用蜂蜜、花瓣水仔细沐浴,而后全身上下熏香,穿戴之后,脸上又扑了一层香粉,素描青眉,淡抹红唇,再配以各种珠宝首饰,本来就婀娜多姿的小美人,立刻再添三分姿色!

    “呜!……呜呜!”

    女人出嫁没有不哭的,曹宪哭是的梨花带雨,三步一回头,不停看着自己的小楼,满眼的不舍,对于入宫为妃,她的心中颇为恐惧,至于小皇帝,更是一个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!

    路途再长,终有尽头,相府门前,新娘子要拜别自己的父母了,因为她的生母早亡,所以出来受礼的,是曹操和丁夫人!

    “不孝儿拜别家人,还请父亲、母亲大人,保重身体!”曹宪双膝跪地,哭的更加厉害了,不知是真的舍不得父母,还是为自己的命运哭泣!

    “痴儿,宫门似海,勾心斗角,一定要小心呀,另外……在家是父女,出嫁为君臣,以后好自为之吧!”曹操轻拍女儿的肩头,目光复杂至极,有不舍,有慈爱,也有一丝警惕!

    奸雄也是人,亲生女儿出嫁,心中自然不舍,曹操也希望女儿能过得幸福,也担心她在宫廷里的生活,这是慈父之爱!

    另一方面,嫁出去的女儿,泼出去的水,从今以后,曹宪就是皇室的人了,相夫教子,恪守妇道……,可是皇宫和相府的关系很是微妙,这个女儿以后会站在那一边,还很难说呀,这是奸雄之忧!

    “父亲放心,女子出嫁从夫,孩儿知道该做什么!”曹家姐妹,都是外柔内刚的性子,曹宪紧咬朱唇,说出的话却掷地有声……“从今以后,自己就是刘家的人了!”

    “哗……好大的胆子呀!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她还是曹家人吗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在场亲朋无不惊诧,有的连小舌头都吐出来了,嫁女儿的见过不少,如此有个性的还是第一个,这是在跟父母告别吗?这是在直言宣战呀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好孩子,不愧是我曹孟德的女儿,真女中豪杰也!”曹操微微一愣,并不动怒,反而仰天大笑起来,“萧郎何在,持剑护送小女入宫,震慑宵小,以装声威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