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25.第625章 萧郎沉睡周郎醒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嗷!~~嗷!嗷!”

    一声狼嚎,打乱了优雅的琴音,就像一条正在奔涌的大河,突然被一刀斩断,大浪无法前进,只好逆行而上,与后浪狠狠的撞击在一起,如此巨大的反噬,让人痛苦万分!

    “原来是萧大都督在望月长啸,难怪如此的专横霸道呢?”周瑜轻捂胸口,感觉到隐隐作痛,喉咙也有些发腥,体内的气息更是乱成一团!

    对于萧逸的突然出现,周瑜并不吃惊,‘丹阳精兵,甲于天下’,又是夺取淮南三郡的关键,这头‘贪狼’必然会顺着血腥摸过来的,自己算是遇到劲敌了!

    “呵呵,刚才在屋中夜读‘春秋’,突然听到有人抚琴,尽为激昂慷慨之音,想来不是平凡之辈,这才出来观看一二,没想遇到了公谨将军,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呀!”

    萧逸露出一副感慨的模样,同时伸手向腰间摸去,却抓了个空,这才想起自己换了兽皮装,兵刃、弓箭全卸了下去,真是可惜呀,若是一箭射过去,就除掉个心腹大患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承蒙大都督如此挂念,真是三生有幸呀,可惜与狼为邻,今夜恐怕难以安寝了!”周瑜目光锐利,岂会看不到对方的小动作呢,反过来,他心中也是暗暗动了杀机,若是能把萧逸除掉,就等于卸了‘奸雄’曹操的一条臂膀呀!

    “公谨将军新婚燕尔,不在江东风流快活,跑到穷乡僻壤的山里做什么呢,就不怕跑来只野狼,把你那位如花似玉的夫人给叼走了?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左拥右抱,尽享齐人之福,不在徐州潇洒度日,又跑到深山里做什么呢,至于野狼吗,本将军新磨的宝剑,正想试试锋利呢?”

    “阁下的心思,本都督可是一清二楚!”

    “尊驾的来意,本将军也是洞若观火!”

    “哈哈!~哈哈!”针锋相对,寸步不让,二人凝视良久,都仰天大笑起来……人生得一劲敌足矣!

    大笑之后,萧逸在小乔身上打量一番,露出一丝坏坏的笑容,微微点头,而后带着两个大美人回去睡觉了,能在优雅的琴声中‘奋力造人’,也许能生出个小艺术家呦!

    另一边,周瑜却没了抚琴的兴致,站在木楼上,时而仰望天空皓月,时而倾听四野狼嚎,眉头紧锁,目光中阵阵的发愣!

    “夫君何故忧愁,刚才对话的又是何人,他的眼睛亮如星辰,深如幽冥,看的奴家有些害怕呢?”

    小乔很体贴的靠了过来,为周瑜轻揉着肩头,心中却满是疑惑,二人相识以来,夫君从来都是自信满满,就是万马军中也能挥洒自如,现在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,对方真的如此可怕吗?

    “他是谁?……呵呵,他就是大汉‘征西大都督、徐州牧、无愁乡侯,当代名将,绝世杀神,奸雄爪牙~~萧逸!”每介绍一个称呼,周瑜的脸色就阴沉一分,粉嫩的小脸变的乌云密布起来,“另外,他还是江东六郡的生死大敌!”

    “萧逸?~~~他就是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,喜欢吃人肉的那个?”

    小乔连忙捂住胸口,感觉小心肝都要跳出来了,她一直蜗居江东,可也听过’杀神‘的大名,据说此人弑杀成性,浴血而狂,还喜欢生吃人肉,收集‘骷髅盏’,乃是天下第一凶人,本以为是个身高丈二,青面獠牙的恶魔……,万万没想到竟然是个年轻人,小脸虽然黑了一点,笑起来却颇有些邪异的魅力呢!

    “正是萧郎,此人亦正亦邪,神鬼莫测,手段更是毒辣无比,这次来丹阳郡募兵的事情,恐怕会生出许多麻烦呀!”周瑜自视甚高,能被他看进眼里的人没有几个,萧逸就是其中之一,还是最凶悍的那个!

    “萧郎、周郎……,与此人交手,不知夫君有几成的把握呢?”

    “天时、地理、人和、智谋、手段……,一番争夺的结果,恐怕是三七开吧!”

    “呼!……夫君能有七成的把握,妾身也就放心了!”小乔长出一口气,还是江东周郎更厉害一些吗!

    “呵呵,为夫说的是他占七、我占三呀!”周瑜苦笑着摇摇头,强敌在侧,如何取胜,今夜恐怕是难眠了!

    星辰为棋夜如凭,万马千军战不停,

    双雄相遇蚩尤冢,萧郎沉睡周郎醒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~~呜呜!”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在阵阵悠扬的号角声中,‘蚩尤冢’的寨门大开,丹阳郡的三川、六岭、九沟、十八寨……的长老们走了进来,放眼望去,缺胳膊的、断腿的、瞎眼睛的、少耳朵的,没鼻子的……,一个全乎人也看不到,知道的是长老聚会,商议大事,不知道的,还以为‘残疾人联欢会’开始了呢?

    出现这种情况,完全是丹阳郡强悍的民风所致,要想成为一名山寨长老,除了睿智、公平、无私之外,还必须立过赫赫战功,有过大贡献,换句话说,你身上要是没有几十条伤疤,都不好意思去竞选长老的职位,人们甚至以肢体残缺为荣耀,如此一来,就造成了‘长老团’等于‘残疾团’的结果!

    别看三十六位山寨长老全是残疾人,却丝毫不能轻视,这些人的目光或冰冷,或炙热,或幽暗……,无一例外带着狡猾的神色,就像一群肢体残缺的老狼,用他们的狡猾和经验,指挥着狼群如何围猎,如何御敌!

    ‘蚩尤冢’前摆上了丰厚的贡品,与通常的‘三牲大贡’不同,这里的祭品全是猛兽的头颅,有猛虎、花豹、黑熊、灰狼、棕狐、巨蟒……,都是刚刚砍下的,还淌着涓涓鲜血,是名副其实的‘血祭’魔神!

    阴云起,大旗卷,

    号角威,万兽舞,

    剑锋破,斩蛟龙,

    蚩尤不死,战魂永铸,

    风云雷电齐助力,

    战罢炎黄血千里……

    豪迈的古曲中,祭祀仪式开始了,一群身披兽皮,赤足散发的大汉,以粗犷的舞蹈,低沉的歌声,祭祀着这位‘天下第一魔神’,祈祷蚩尤始祖的灵魂能够转世再来,带领九黎部落的子孙们,驰骋沙场,血战强敌,征服无边的大地……

    与此同时,长老们纷纷从怀里拿出个小口袋,是从各处山寨取来的一把泥土,依次倒在了‘蚩尤冢’上,这也是他们的一种仪式,宣誓丹阳郡的三十六部,同根同源,不忘祖先!

    祭祀仪式之后,三十六位长老就在‘蚩尤冢’前的空地坐下,围成一个圆圈,共同商讨募兵的事情,作为重要人物的萧逸、周瑜自然也参加了,而且二人还要依次发言,用他们开出的条件说服这些长老们,按照上古的规矩,长老们手里都有一根木签,一会认为谁说的有道理,就把木签投给谁,最后统计数字,木签多者为胜,这也算最为原始的公平选举了!

    1

    周瑜一贯的儒将装束,身穿白袍,腰系玉带,头戴白玉冠,再配上羊脂美玉般的容颜,一尘不染,仿佛仙人下凡一般,不用说话,这份雍容的气度就让人为之折服了!

    再看萧逸,正好与之相反,一身墨色的战袍,腰系狼皮带,头戴三叉紫金冠,小黑脸暗如阴云,双目中寒光闪烁,透着浓浓的杀意,如果周瑜是仙人下凡的话,他就是从地狱冲出来的嗜血修罗,‘鬼面萧郎’不需要别人的爱戴,他只要畏惧就可以了!

    另外,二人有一点相同,他们腰间都配着宝剑,今天的募兵会议,固然是双方的口舌之争,更是实力之争,没有足够的武力威慑,休想说服这些老奸巨滑的长老,何况统帅一支桀骜不驯的丹阳精兵呢!

    “公谨将军,客先主后,你先请吧!“萧逸微微抬手,一副礼让的姿态,实际上却在以丹阳郡的主人自居了!

    “大都督说笑了,丹阳郡属于扬州治下,在下才是‘东道主’,还是大都督请吧!”周瑜自然不会退让,而且说起了地理位置,丹阳郡还是离江东更近一些呀!

    “哈哈,丹阳郡隶属扬州治下是不假,可是公谨将军不要忘了,扬州也是大汉十三州之一呀!”萧逸笑的很邪异,朝廷大义在自己一边,以中央号令四方,挟天子以令诸侯,这就是政治优势,不服不行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