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22.第622章 小雕-‘元宝’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一番交谈之后,瘸腿长老出发了,他要去拜访当年的那些伙伴,也就是各处山寨的长老,商讨募兵的事情,事关丹阳郡的兴衰荣辱,老头子们必须仔细考虑一下,至于萧逸吗,一边安心的等候消息,一边开始训练小金雕!

    训雕,又叫‘熬鹰’,是一个优秀猎手必备的技能,也是一项既辛苦,又有挑战性的事情,往往又让人乐此不彼,从中得到无限的快乐!

    一般人‘熬鹰’,都是在山野中捕捉一只成年的鹰隼,先饿上几天,消磨鹰的体力,而后把它放在一根绳子上,再不停的弹动绳子,让鹰无法休息,逐渐消磨它的意志,如此几天下来,精疲力竭,鹰隼的野性也就被消磨掉了,再施以一些训练手段,最后就得到一只乖巧的狩猎帮手,当然了,在‘熬鹰’的过程中,猎人也要付出极大的精力,甚至是几天几夜的不眠不休,完全靠意志力战胜鹰隼!

    这种‘熬鹰’的办法虽然可行,但训练出来的鹰隼只是个听话的帮手,服从性强,却不够机敏,缺了一股子灵气,不是萧逸想要的结果,他要训练的是一只聪慧、勇猛、有判断力的神雕,能够上阵厮杀那种!

    要想心意相通,就必须一起生活,互相熟悉,最后形成一种亲人般的关系,就像萧逸和‘白菜’那样,不同的是,‘白菜’是他的兄弟,而怀里的小金雕,只能算作儿子,它也是雄性!

    “元宝,起床了,咱们去晒太阳去~~”

    “元宝,吃饭了,老爹给你准备了新鲜的羊肉条,倍儿香~~”

    “元宝,你又在老子怀里拉粑粑了~~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元宝,是萧逸给小雕起的名字,小家伙一身金色的绒毛,十分可爱,捧在手心里就像个金元宝,干脆就以此给它取名了,简称-元宝!

    为了照顾好小金雕,萧逸可谓尽心尽力,每天都去野外狩猎,取回最鲜嫩的里脊肉,切成小细条,慢慢的喂食给它,小家伙的胃口很刁,如果不是当天的鲜肉,就拒绝食用,而且它对猛兽的肉情有独钟,什么虎肉、豹肉、狼肉……,都很喜欢,如果是食草类的鹿肉、兔肉,则会发出抗议的‘啾啾’声,甚至小脑袋一摆,玩起绝食来,害得萧逸天天拎着宝雕弓在深山里转悠,这个爹真不好当呀!

    有进就会有出,在这方面小雕和婴儿的水平一样,排泄完了就会发出鸣叫,问题是它的排泄地点……,白天还好说,喜欢外出晒太阳,散散步,路上就解决掉了!

    晚上它可是在萧逸怀里睡的,而且吃的好,拉的就多,经常弄的萧逸一身鸟粪味,天天洗澡都不行,两个大美人也直翻白眼,可又无力阻止,小雕在萧逸怀里睡习惯了,换个地方都不行!

    喂食、洗澡、散步、陪睡……,萧逸把自己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小雕身上,就像照顾自己的儿子一样,而且效果明显,由于食物充足,小金雕长的很快,萧逸还偷偷跟悬崖上那只比较过,结果自己的‘儿子’明显要大上一圈,也更加活泼,看来飞天的梦想早晚会实现的,当然了,有些麻烦还是不能避免的,比如……

    “啾!~~啾!啾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它又来了,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呀!”听到阵阵的雕啼声,萧逸眉头一皱,露出浓郁的杀意!

    自从把小雕带回来后,营地附近总是有一只金雕在盘旋,论体型,比那天和萧逸交手的小了一点,应该是只雌雕,也就是‘元宝’的母亲,还不断的发出啼鸣声,看样子是想夺回小雕,倒是挺聪明的!

    母子天性,每当嘹亮的雕啼声一响起,‘元宝’就会愣住,然后摆着小脑袋仔细倾听,虽然它未必知道那是什么意思,可是血脉上的东西是割断不了的,再然后……萧逸就开始吃醋了!

    虽然蛋是雌雕下的,可是小雕从破壳出来之后,一直是自己在尽心喂养,生恩没有养恩大,从某种意义上说,自己才是‘元宝’的父亲,如今有人要来夺孩子,那还了得,非得用点霹雳手段不可了!

    再次听到雕啼声,萧逸将‘元宝’放在帐篷里,让两个女人照顾好它,而后提着弓箭出来了,不割断它们之间的联系,小雕就永远不会属于自己,既然如此,那就比拼一下吧,唯有强者才能养育未来的‘天空之王!’

    提弓在手,萧逸抬头瞭望,果然,一只金雕正在来回的盘旋,随风飘荡,就像一轮金色的太阳,格外醒目,“好吧,今天哥就做一次射日的后羿!”

    “小易哥哥威武!”

    “小易哥哥威武!”

    看到萧逸要弯弓射雕,山寨里的孩子们再次沸腾起来,高呼口号,呐喊助威,就连那些成年人,也停下了手头的活计,瞩目观看,金雕飞的又高又快,反应敏捷,从来没有猎手能射下它,这个年轻人莫非能创造奇迹不成?

    “啾!啾!~~嗷!”

    看到萧逸出现,金雕的叫声更加急促了,还带着一丝愤怒,显然它知道是谁偷走了自己一个孩子,这种很有灵性的雕类,可是记仇的!

    “哥好歹救了你的老巢,还留下了一只小雕,也算仁至义尽了,竟然还敢来找麻烦,那就别怪我心狠手辣!”

    射雕手也需要证明自己的荣誉,萧逸站在地上,微闭双目,开始调整身体的状态,把血气推向高峰,激发身体的潜能,同时观察着周围的环境,风向大小,光线强弱……,选择最佳的出手机会,要想射下金雕,精、气、神,缺一不可!

    “嗷!~~嗷嗷!”

    金雕啼叫的更加急促了,好几次就从萧逸头顶飞过,利爪如钢,尖喙如铁,双翅频频振动,滑翔的速度快如闪电,它也在等待机会,打败敌人,抢回自己的孩子!

    心若冰清,天塌不惊,

    万变犹定,神怡气静,

    尘垢不沾,俗相不染,

    虚空甯宓,混然无物…………

    默念着道家的《清心咒》,萧逸慢慢进入到一种‘空灵’状态,周围的一切都慢慢消失了,只剩下自己手里的宝雕弓,和天上不断盘旋的金雕,一举一动,都清晰无比!

    “呵呵,低飞了,就是现在,看你往那里跑?”

    一声低喝,萧逸发足狂奔起来,直奔身边的一处山坡,快如闪电,疾如风火,几个纵身之间,就站到了顶峰的巨岩上,弓弦在奔跑途中就拉开了,圆如满月一般,此时根本就不用瞄准,举手就射~~

    “嗖!~~啪!”

    金雕在空中不断的盘旋,已经有些急躁了,可是对手稳如泰山般站在那里,它也不敢轻举妄动,此时一箭突然射过来,再想躲避已经来不及了~~

    “好!~神射手!神射手!”

    萧逸一箭命中,周围顿时响起震天的喝彩声,尤其是山寨里的女孩子们,更是叫的声嘶力竭,能一箭射中金雕的英雄豪杰,丹阳郡里还是第一个呢!

    可是刚欢呼了几声,众人又发现不对劲了,中箭的金雕没有落下来,只是掉了几根雕翎子,悲鸣一声,又展翅高飞了,反倒是那支狼牙箭落了下来,插在了土地上!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?弓箭的力量不足,没射进去?”

    “如此威猛的一箭,又是正中腹部要害,金雕怎么没死呢?”

    众人无不诧异,尤其是那些亲兵们,他们可是知道大都督的本领,宝雕弓下,箭无虚发,从来没有落空过一次,今天是怎么了?

    有亲兵立刻飞奔过去,他们坚信大都督绝不会失手的,那就是狼牙箭有问题了,果然,箭杆从土里拔出来的后,众人立刻发现~~没有箭簇!

    难怪一箭射出,明明命中了目标,金雕却没伤到分毫呢,原来萧逸射的是一支没有箭簇的光杆,身为一名‘射雕手’,是绝不会犯这种错误的,除非他有意如此,可是为什么呢?

    “吾已偷走其子,安忍射杀其母,不仁不义之事,誓不为之!”萧逸一声长叹,自己很喜欢小金雕,更把它视为自己的儿子一般,可是为了霸占小雕,就去射杀它的母亲,这种事有损阴德呀!

    “啾!~~啾啾!”

    天空中再次传来雕啼声,虽然有些凄凉,却不再愤怒了,金雕几个盘旋之后,双翅一展,远远的飞走了!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会把‘元宝’照顾好,让它成为天空之王,傲视寰宇,呼啸九州!”望着远去的金雕,萧逸轻轻摆手,有时候,这些扁毛类更加有人性,人类反而像个畜牲,对万物生灵,当常怀敬畏之心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