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9.第619章 什么人玩什么鸟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小易哥哥!小易哥哥!……快去看呀,悬崖上的金雕孵出来了,正在‘啾啾’的叫唤呢!”

    清晨时分,孩子们跑到商队的帐篷外边,嗷嗷乱叫着,像是发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,立刻来禀告给他们的‘大王!’

    “什么,真的孵出来了?”帐门一挑,萧逸赤膊上身冲了出来,兴奋的神色和孩子们完全一样,甄宓和蔡文姬连忙跟出来,一个给他披上衣服,另一个帮着系腰带,脸上红晕未消,还带着一股古怪的笑意!

    她们实在无法想象,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,杀人如麻的当世名将,短短几天时间,就退化成了一个孩子,连举止动作都带上了几分调皮,真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呀!

    原来在山寨东边的悬崖上,住着一窝金雕,前些日子还产下两枚卵,无意间被孩子们发现了,立刻成了他们关注的目标,每天都要去查看一番,今天是小雕出壳的日子,孩子们立刻跑来报告了!

    听到消息,萧逸也来了兴趣,带着一群孩子向悬崖边跑去,‘猛虎寨’位处悬崖西侧,鸟巢在东侧的绝壁上,两边相距七八丈宽,中间是万丈深渊,虽然能清楚的看到对面的情况,却无法攀爬过去,人和鸟也就一直和平共处着!

    悬崖两边的落差不大,鸟巢就在一处凸出的石壁上,用枯枝、树叶搭建而成,方圆足有六尺大小,在阳光的照射下,里面有两个金呼呼的小家伙正在鸣叫,清脆的声音清晰可闻!

    金雕是丹阳郡山区里的特产,与那些黑褐色的雕类不同,它们的羽毛是金黄色的,体型上也要大的多,铁爪钢喙,性情凶悍,连山中的豺狼都可以猎杀,是名副其实的空中霸主!

    萧逸见过一次金雕的威武形态,双翅展开,足有八尺左右,在空中盘旋时,金色的羽毛被阳光一照,仿佛披上了一层神光,如果被那些佛教徒看到,一定认为佛祖肩膀上的‘金翅大鹏雕’下凡了呢!

    “打起来了,两只小雕打起来了……,真凶呀!”

    “哎,肯定得掉下去一只,真是可惜了,要能抱回家就好了,我用自己的那份肉喂它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想要一只呦,咱们寨子里从来没人能驯服金雕呢……”

    一群孩子趴在悬崖边上,瞪大眼睛看着对面巢穴的情况,七嘴八舌讨论起来,有些调皮的,还给正在打斗的小金雕叫好、助威~~

    ‘窝里斗’是雕类与生俱来的天性之一,雌雕一般会产下两枚卵,然后一同孵化,两个小生命诞生的同时,一场生死竞赛就开始了~~

    小金雕从蛋壳里出来之后,第一反应不是寻找父母,也不是要食物,而是四处转动身体,把另一个没出壳的兄弟从巢穴里拱出去,让它摔死,自己就可以独霸父母的喂养了!

    如果两只小金雕同时出壳,它们就会爆发一场生死决斗,微小的身体互相撞击,稚嫩的雕喙猛啄对方,没有相亲相爱,也没有兄弟之情,雕类的天性就是互相搏杀,唯有强者才能生存下去!

    面对子女们的互相残杀,雌雄双雕是不会管的,反而发出嘹亮的叫声为它们助威,决斗之后,失败者就算不死于兄弟之手,也会被父母所抛弃,任它自生自灭,而存活下来的强者,会得到所有的食物和宠爱,变成一只翱翔苍穹的王者……金雕!

    这就是金雕的生存法则,优胜劣汰,强者为王,正是靠着这种残忍的‘窝里斗’,它们才能保证后代不断的变强、再变强……

    金雕如此,人又何尝不是如此,历代的皇帝,经常用同样的办法让皇子们互相残杀,唯有心硬如铁,双手血腥之人,才能君临天下,统御万民!

    看着对面的巢穴,萧逸也来了兴趣,产生了弄一只小金雕,带回家养起来的念头,二选一,反正有一只必定要死的,如果自己掏出来一只,就等于救了一条性命,积善行德呀!

    两侧悬崖相距七八丈,中间是万丈深渊,根本无路可走,不过吗,在悬崖中间生长着不少青藤,悠悠荡荡,就像一条条飞舞的巨蟒,四处蔓延,都有手臂粗细,禁的住一个成人的份量……

    “哎?……藤条怎么活过来了,还在四处乱爬呢?”

    萧逸正测算如何顺着藤条爬到巢穴里去,目光转动之间,发现‘一根黑色的藤条’从悬崖底部飞快爬了上来,再定睛一看,老天爷,那是什么藤条呀,分明是一条碗口粗细,黑底白纹的蟒蛇,信子不停吞吐,发出‘嘶嘶’的声响!

    蟒蛇和雕类是天敌,只要一遇到,必然不死不休,看它的模样就知道,想趁着雌雄双雕不在,准备爬进巢穴里吞噬小雕,真是个阴狠、狡猾,又胆大的家伙呀!

    “黑风妖!~是一条黑风妖!”

    悬崖边的孩子们也看到了蟒蛇,顿时吓的乱叫起来,这种蟒蛇也是山中独有的,个头大,性残暴,还带着浓浓的腥味,而且它的鳞片格外坚硬,刀箭难伤,又因为是黑色的,所以被山民们称为‘黑风妖’,很是忌惮!

    “怕什么,一条小蛇而已,看我去收拾它!”萧逸对偷只小雕本来有点顾忌,蟒蛇的出现却让他有了完美的借口,这是锄强扶弱,蟒口救雕呀!

    山涧中形势复杂,没有借力的地方,长兵刃也施展不开,萧逸从怀中拔出‘贪狼刀’,咬在嘴中,双手握住一根粗大的青藤,双脚用力一蹬,就荡了过去!

    “嗖!……刷!”

    快如闪电,疾如苍鹰,萧逸一下就荡出去三丈多远,旧力用尽之时,飞快的抓住了另一根青藤,再次飘荡起来,就像一只敏捷的猿猴,几个起伏之间,就来到了悬崖东侧!

    “嘶嘶!~~啪!”

    巢穴旁边,黑蟒已经攀爬了过来,张开獠牙大口,准备吞食里面的两个小生命,关键时刻,一只穿着牛皮靴子的大脚踢了过来,正中蛇头,直接踹出去一丈多远……,

    美味没吃到,还挨了一记重击,蟒蛇身体翻滚,尾巴缠绕在藤条上,蛇头上下摆动,疼痛的嘶鸣不止!

    一击正中,萧逸顺势把身体帖在了悬崖上,石壁光滑如镜,根本没有落脚的地方,好在巢穴旁边有一小块凸起,左手死死扣住,接受全身的重量,右手则拔出贪狼刀,进行戒备!

    一人一蛇,就这样对峙起来,黑蟒常年游走于悬崖之间,又有青藤可以缠绕,行动很是灵活,刚才的痛击把它的凶性给激发出来,蛇信吞吐,獠牙大张,随时准备发起进攻!

    另一边,萧逸的情况则很不利,悬崖上没有着力点,为了防止滑落深渊,必须紧紧靠近石壁,能活动的范围非常有限,所以他必须耐心的等待,在最佳时机,一刀毙命!

    “嘶嘶!~~嘶嘶!~~嗷!”

    几下盘旋之后,黑蟒发动了进攻,四根獠牙大张,身体凌空飞窜过来,凶悍无比,还夹杂着一股子浓浓的腥臭味~~

    “呵呵,来的好!”

    悬崖上,萧逸目光如电,身体却纹丝不动,任由黑蟒猛扑过来,越过手臂、越过前胸……,吞吐的蛇信几乎就要触碰到他的脸颊时,一道寒光闪过,‘贪狼刀’正劈砍在蛇身七寸处,如斩金刚,坚硬无比~~

    贪狼刀锋利无比,如果是在平地上,凭萧逸的本领,就算是一块金刚也能劈断,可惜,在无处借力的悬崖上,挥动时力量有限,蛇皮又坚硬如铁,一刀下去,虽然砍中了要害,却没能彻底斩杀,黑蟒嚎叫一声,痛的身体扭曲,脱离了依附的藤条,掉入深渊之中,生死不明……

    “嗷!……好!好!”

    危机解除,萧逸也长出一口气,悬崖对面的孩子们,则发出狼嚎般的声音,山区环境恶劣,人们最佩服的就是本领高强的好汉,讲究的是‘上前能打虎,入水能斩蛟’,萧逸在悬崖上斩落‘黑风妖蛇’,立刻获得了孩子们的无限崇拜……小易哥哥,霸道无双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巢穴里的战斗也分出了胜负,一只小金雕取得了胜利,把自己的同胞兄弟追的满巢乱爬,发出‘啾啾’的悲鸣……,胜利者继续追杀,稚嫩的鸟喙无情的啄着兄弟的身体,每一击都有绒毛落下,甚至出现了血迹,不死不休!

    “小可怜呀,遇到哥算是你的运气,以后平安长大,变成一只傲视风云的强者吧!”看着可怜的落败者,萧逸露出无限的同情,轻轻摸摸它的小脑袋,而后大手一伸,把那只获胜的小金雕掏出来,放进了自己怀里!

    “呵呵,鬼面萧郎,霸道无双,怎么可能看上一只‘失败者’呢,唯有生死决斗的胜利者,才有资格站在他的肩膀上,这就叫什么人玩什么鸟!”

    “嗷!……嗷!”

    就在萧逸揣好小雕,准备顺着藤条原路返回时,天空中突然传来嘹亮的雕啼声……“不好,金雕回巢了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