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5.第615章 一条带刺的毒藤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流不完的男儿血,斩不尽的敌人头,没有地方可以躲避,唯有不停征战……,这就是乱世中的真实写照,才过了几天的太平日子,萧逸又要拔剑出鞘了,上次是北边,这次则是南方!

    扬州,大汉十三州之一,下辖九郡,又被一条大江分为南北两部分,其中会稽、吴郡、鄱阳,临海、豫章、建安,就是赫赫有名的‘江东六郡’,如今掌控在小霸王-孙策手中,并以此为根本,虎视天下……此外,还有江北上游的庐江,下游的寿春,以及夹在中间的丹阳郡!

    提起丹阳郡,世人的第一反应就是‘丹阳精兵,甲于天下’,那里是一片神奇的土地,千百年来虽然没出过什么绝世名将,却涌现出无数强悍善战,悍不畏死的精兵,有两个例子可以证明这一点!

    武帝‘天汉’二年,名将李陵率领五千步兵出击匈奴,历时月余,北上两千余里,在浚稽山与匈奴骑兵八万人相遇,展开了一场众寡悬殊的激烈拼杀,这支孤兵且战且退,血战不休,杀敌数万之众,吓的匈奴人几乎崩溃,最后因为箭尽粮绝,后援不到而失败,李陵投降,士兵尽数战死,这支血战到最后一人的就是丹阳兵!

    再有,为报杀父之仇,曹操第一次攻打徐州城时,六万大军围困两月有余,数次大举进攻,杀的血流成河,死伤无数,却始终攻不下城池,纵然曹操亲自阵前督战,大小将士无不奋勇向前,也是无济于事,刺史-陶谦本身不通韬略,手下也没有什么大将,依靠的就是一支丹阳精兵,因为陶谦就是丹阳郡人,那是他的家乡子弟兵呀!

    对于丹阳郡,诸侯们是爱的要死,也恨的要死,都想从那里招募一些兵源,为了自己的霸业南征北战,问题是那里太混乱了,除了精兵,还出山贼,百姓结寨自守,不服王化,三年一小叛,五年一大叛,几乎无年不叛,谁也治理不了!

    袁术统治淮南时期,对丹阳郡费了无数心血,却一点作用也没起,等到曹、刘、孙三家攻灭袁氏伪朝,也瓜分了他的家产,曹操占了寿春,孙策占了庐江,至于中间的丹阳郡,就成了两家的缓冲地带,谁也吃不下去,谁也治理不了,现在,这个难题落到萧逸头上,因为丹阳又叛乱了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大都督,丹阳叛乱又起,无数贼寇从山间蜂拥而出,他们攻打城池,劫掠官府,抢夺财物,一路杀到寿春城下了,无人可以制其锋芒!”

    州牧府中,陈群一脸愁云的禀报着情况,萧逸的官职是征西大都督-总督徐、淮各处兵马,有专擅征伐之权,丹阳郡也在他的辖区之内,如今出了事情,自然要管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本都督早就听说丹阳郡无年不叛,民风彪悍,山贼横行,乃是天下第一混乱之地,以前官府都是怎么处置的?”

    萧逸面前摆着大幅的淮南行政地图,正在仔细的研究,古人云:守江者必先守淮,指的就是江北三郡的土地,这里是长江的门户,拿下它,江东六郡就等于****人前了!

    “回大都督的话,没有办法,以前遇到山民叛乱,官府都是不管、不问、不理,等那些贼寇们抢够了,就自行退回山里去了!”

    陈群的嘴咧的跟苦瓜一样,身为大汉官员,不能保境安民,却说出如此无耻的话来,真是丢尽脸面呀,可他确实没有好办法,几百年了,从来没人能解决山阳郡的问题!

    朝廷派官员去治理,用不了几天,不是吓的弃官逃跑,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,连尸骨都找不到,调大军前去征讨,兵马少了不够人家打的,兵马多了呢,贼寇们就往大山里一钻,跟你玩起了游击战……

    汉桓帝统治时期,朝廷曾经派出三万大军进讨丹阳郡,试图一劳永逸的解决掉麻烦,结果大军一头扎进深山里,整整两个多月,最后活着出来的不足三千人,其他的都被莽莽群山给吞噬了……

    淮南、庐江都是长江一带有名的富庶之地,可是造化弄人,夹在中间的丹阳郡却是穷苦至极,那里都是连绵起伏的山脉,道路崎岖,土地狭小,出产十分有限,耕地、经商、运输……,那个也玩不转,想挖点矿石都没有,穷的‘叮当’乱响,山民们全靠狩猎为生,生活十分艰难!

    都说穷山恶水出刁民,丹阳郡恶劣的生存环境,也造就了当地人彪悍善战,悍不畏死的民风,当地又多是山脉,常年居住下来,上到白发老妪,下到光屁股娃娃,全都练出了一副好身手,那真是攀援如猿,入水如獭,跋山涉水如履平地一般!

    寿春、庐江、丹阳三郡的关系,就像一个又穷又恶的家伙,偏偏守着两个又富又软的邻居,我吃不饱饭,你却富的流油,我手里有刀子,能上山打虎豹,下水擒蛟龙,你手里只有锄头,别说杀人,连只鸡都不敢宰,那还有什么好说的~~抢吧!

    千百年来,丹阳人保持着一种生活习惯,平时在山里打猎,过自己的小日子,等到十月金秋时节,两郡土地上的庄稼收割时,他们就一窝蜂的冲出去抢夺,就像收回自己的粮食一样,心安理得,天经地义!

    当然了,他们也有自己的行事准则,那就是只抢粮食,不伤人,原因很简单,要是把种地的邻居杀了,明年他们抢谁去,就像山中打猎不能打绝一个道理!

    不但如此,如果寿春、庐江两郡的百姓遇到麻烦,丹阳人还会出手相助,汉灵帝时期,黄巾军造反,声势极其浩大,贼兵一路上杀人放火,很快就冲进了淮南地域,眼看生灵涂炭,百姓遭殃……

    这时候,丹阳人从山里冲了出来,靠着猎弓、猎叉之类的简陋武器,用自己的血肉之躯,铸成了一道坚固的防线,双方大战一月有余,死伤无数,十几万黄巾军却难越雷池一步,最后偃旗息鼓,逃之夭夭,连看丹阳兵一眼的勇气也没有了!

    这就是闻名天下的丹阳兵,亦正亦邪,半兵半贼,无法评论,却又不能忽视!

    “呵呵,有点意思,同生共存,丹阳郡就是一条缠在树上的毒藤呀!”听完介绍,萧逸来了兴趣,他知识丰富,听说在深山中有一种厉害的毒藤,一生都缠绕在巨树上,以吸取汁液为生,可如果有生物想要伤害巨树,毒藤又会挺身而出,保护寄生树木的安全,二者是何其的相似呀!

    当然了,如果能把这根毒藤抓到自己手里,九蒸九晒之后,再编成一根带刺的鞭子,那就更好了,武力之强,足以鞭笞天下,让世人都知道它的厉害!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野战无敌……,陌刀雄兵,步战无敌,可是中国的地理环境复杂,有名的七山二水一分田,到处都是山脉沟壑,如果有一支精锐的山地兵为己所用……”,想到这里,萧逸不禁擦了擦口水,纵横天下,所向无敌呀!

    “属下以为,丹阳山脉起伏,道路崎岖,山民又狡猾彪悍,若是出兵讨伐的话,人少了不管用,人多了他们又会退入山中潜伏,以往数次讨伐都是无功而返,还是不管不问,让他们自生自灭吧!”陈群主张息事宁人,反正叛乱年年有,千百年都过来了,谁也没能改变什么,还是随他去吧!

    “恰恰相反,本都督要亲自带兵前去讨伐,不胜不归!”萧逸死死盯着地图上的丹阳郡,如此险要之地,精兵的摇篮,我若不取,就便宜江东那帮家伙了……尤其是周瑜,他的老家就在庐江郡呀!

    “这个吗,山贼众多,局势又十分混乱,不知大都督要带多少兵马前去,属下也好早做准备粮草、车辆、民夫……随时调用!”

    知道萧大都督的意志不可阻挠,陈群心中哀叹一声,开始盘算又要花费多少钱粮了,大灾之年,徐州府库尽空,他还得想办法去筹措,实在不行,就让那些士族大户们募捐吧!

    “呵呵,小小山贼,无需多少人马,本都督的三百亲兵足矣,对了,再准备两驾马车,两位夫人一同前往平贼!“萧逸摸摸下巴,一脸的笑意,金秋十月,美女为伴,游山玩水,多好的生活呀!

    “诺!……啊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