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2.第612章 收服虎将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黎明时分,震天的喊杀声渐渐平息下来,大局已定,夏口城,荆州九郡的门户之地,终于被江东军拿了下来,城上的‘黄’字将旗被扯下,任由士兵们蹂躏踩踏,一面墨绿色的‘孙’字大旗徐徐升起,在旭日的照耀下,光芒万丈!

    夏口城,将军府中,原来的主人们五花大绑的蹲在院子里,一个个唉声叹气,活像是斗败的公鸡,再没了往日的威风,那位‘死而复生’的小霸王则高居堂上,正在思考如何处置这群手下败将……是杀?还是留?

    一支梅花箭,一面青铜镜,就摆在孙策面前的桌案上,锋利的箭簇有些折损,铜镜中心则凹陷了一块,这是二者剧烈碰撞的结果!

    想起战场上突然射来的一箭,纵然孙策胆气如虎,也不禁阵阵的后怕,好霸道、好凌厉的一箭呀,那件重金打造,坚固异常的精钢战铠都被射透了,又透过一层牛皮软甲,正中自己的前心位置~~

    “苍天保佑,多亏了它呀……不,是多亏了她呀!”小心的拿起那面铜镜,孙策心中颇为感慨,还有一丝幸福的神色,自己能够平安无事的坐在这里,全靠这面铜镜挡住了必杀的一箭!

    江东一带,新婚夫妇之间有赠送铜镜的习俗,孙策出征的时候,大乔夫人特意给他怀里塞了这面镜子,还是双心相连的,以示夫妻同心之意,孙策对妻子很是喜爱,这面镜子就一直带在身上,还是贴心存放,本是夫妻之间恩爱的信物,没想到却成了救命的宝贝,真是天意如此呀!

    温馨完了,紧接着就是愤怒,心爱的信物被射缺了一块,自己的性命也差点没了,想到这些,孙策小脸都有些扭曲了,牙齿咬的‘格格’作响,能在战场上射自己一箭的人,决不能轻易放过!

    “来人,查一下,那天攻城之时,是谁射了本将军一箭!”孙策的命令传出,早就惦记着给他出气的部下顿时行动起来,把俘虏的将校聚拢起来,挨个审问谁是凶手?

    “啪!啪!啪!~~快说,那一箭是谁射的?”

    “敢射杀孙将军,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,非得把他千刀万剐才行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如狼似虎的亲兵们扑了上去,不管是谁,问话之前先抽三鞭子,发现身材魁梧,手臂粗壮,像是个神射手的家伙,还得多关照几下,宁可错打,也不放过,俘虏们顿时一片哀嚎~~

    “不是我射的,四石硬弓,小人有那个心,也没那个力呀!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我射的,小人连那个心也没有,孙将军威震天下,小的那敢冒犯虎威呢!”

    “呜呜,……更不是我呀,小的靠贿赂才当上的校尉,根本就不会弯弓射箭呀……”

    俘虏们拼命的洗白自己,然后把目光汇聚到了黄祖身上,说实话,他们也不知道那一箭是谁射的,庆功宴上,黄祖一个劲的吹嘘是他射杀了‘小霸王’,牛皮吹的多了,有些人也就信了!

    “不是本将~~不是小人干的呀,小人用的是一副软弓,别说是精钢战甲,就是最普通的牛皮铠也射不透呀,更何况还是在百步之外……”

    如果不是被绑着,黄祖吓的就要跳起来了,然后狠狠给自己两个耳光,真是一张臭嘴呀,没事乱吹什么牛,这下可惹来杀身之祸了~~

    “啪!~~啪!啪!”

    亲兵们可没客气,牛皮鞭子沾凉水,上下飞舞,抽的那叫一个结实,就算不是黄祖射的一箭,也得好好教训一下,那天他堵在大营门前,足足骂了两个多时辰,把弟兄们气的七窍生烟,不抽他个稀巴烂,如何出胸中一口恶气呢?

    “别打他了,好汉做事好汉当,那一箭是老子射的!”正当黄祖不断求饶,亲兵们打的过瘾时,从俘虏堆后面站出一名彪形大汉来,二十七八岁的年纪,面如赤金,眼赛铜铃,高鼻阔口,相貌颇为凶恶,一看就不是良善之辈,正是人称‘锦帆贼’的……甘宁!

    甘宁心里郁闷呀,自己武艺高强,胆色过人,纵横大江之上,从未遇到过敌手,没想到也有被人抓俘虏的一天,说出去真是丢了‘锦帆贼’的威名,他不怕死,却很怕被人耻笑!

    城破的时候,甘宁带着几百部下试图抵抗,可是败军潮水般涌了过来,直接就把‘锦帆营’冲散了,在那种情况下,人挨人,人踩人,全都挤成了一团,你就是有天大的本领也施展不出来,稀里糊涂的就做了俘虏,还被踩掉一只靴子,郁闷死人呀!

    真凶出现了,亲兵们一拥而上,把甘宁推进了大堂,为了保险起见,又找来两根牛皮绳子,单三扣,双三扣,把这个绝世凶人捆了个结实,生怕不紧,还用脚蹬了几下,比捆老虎都卖力气,话又说回来了,这家伙可比老虎凶恶的多,敢射‘小霸王’一箭,有种!

    “大胆狂徒,就是你在战场上射了本将军一箭?”大堂上,孙策持宝在手,英俊的面容上满是杀气!

    “就是我射的……可惜,可惜呀!”绳索在身,甘宁的腰板依然挺的笔直,从少年游侠开始,他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,杀人者,人亦杀之,就看谁的宝剑更锋利呢!

    “哦,可惜什么?后悔了吗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可惜当日力气弱了三分,没能一箭取了你的性命!”

    “大胆~找死~跪下!”

    亲兵们一拥而上,拳打脚踢,逼迫甘宁跪下,都成了阶下囚还如此狂傲,一会非千刀万剐了不可!

    “闪开,让本将军亲自动手!”孙策提着宝剑走下座位,眸子中除了浓浓的杀意,还有一分赞赏,为将者,喜欢的就是这种悍不畏死的勇士!

    “跪下、请罪,本将军可以饶你不死!”

    “呵呵,掉头容易,想让甘宁下跪,万难!”

    “哈哈!~那你就去死吧!”孙策高举手中宝剑,带着一股恶风,狠狠的劈了下去,再看甘宁,眼睛都没眨一下,视死如归!

    “刷!~~啪嗒!”

    寒光一闪,甘宁的人头并未落地,身上的三道牛皮绳却斩断了,皮肉未伤到分毫,‘小霸王’的宝剑,准确的惊人!

    “好汉子,胆色过人,这才是纵横三江的真男儿,留下来吧,与我共创大业,筑一世英名!”

    孙策脸上杀机尽去,大笑着拍拍甘宁的肩膀,又让人取来战袍、靴子,让他穿戴好,而后下令设宴,并亲自敬酒三碗,用来压惊!

    “末将不才,从此以后跟定将军,刀山火海,死不回头,如有二心,人神共诛!”甘宁不怕死,可也不愿意枉死,他的愿望是投靠明主,建功立业,洗刷掉水贼的污名……老天保佑,自己活下来了,还遇到一位真英雄,好明主!

    “请上坐,本将军喜得一员虎将,胜过十座夏口城,今日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“多谢将军厚待,今日胜饮,不醉不归!”

    “喝!……喝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大量,我等也愿意投降呀!”

    “呜呜,小人愿意给将军引路,饶我等性命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本为必死之人,却成了坐上宾,甘宁的成功给那些俘虏们指出了一条明路,他们也愿意投降呀,给‘小霸王’牵马坠蹬,并不耻辱,尤其是黄祖,叫的最为响亮,他也不介意换个主公!

    “贪生怕死之辈,本将军要你们何用?”听着堂下的哀嚎声,孙策大手一挥,让亲兵把那些俘虏送往军中效力,当统兵将领是不行了,勉强做个苦力吧,唯有副将苏飞,因为甘宁跪地求情,被饶恕下来,孙策略加考察之后,认为此人可用,就留在帐下听令!

    至于黄祖,一刀砍掉脑袋,将首级挂在旗杆上示众,即是威慑荆州的人心,也出了孙策胸中一口恶气,杀父之仇,一日不敢忘记!

    “报仇雪恨,踏平荆州!”

    宴会上,江东众将斗志昂扬,要求趁着大军得胜之威,一举攻入荆州,最好把九郡之地夺过来,开创霸业!

    “呵呵,不急,大军暂且屯住夏口,咱们看看形势再说!”孙策性如烈火,最喜欢征战,这次却耐住了性子,他很清楚,荆州牧-刘表的元气未伤,二十几万兵马尚在,论实力远在江东之上,小老虎捕猎一头大野猪,吞不下去的话,可是会涨破肚皮的!

    另外,徐州的战事已经结束了,袁谭兵败被俘,如果自己在荆州陷入苦战,进退不得,那只‘贪狼’会不会偷袭江东老巢呢,不得不防呀?

    “萧逸,你现在又做什么呢?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