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10.第610章 谁是明主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沙场决战,兵是将的威,将是兵的胆,孙策中箭落马,生死不明,军心顿时一片慌乱,正在攻城的士兵潮水般退了下去,刀枪、盾牌、旗帜……,丢的遍地都是,好在有程普、黄盖几员老将亲自断后,大军溃而不乱,整齐有序的退了下去!

    “江东兵撤了~~夏口守住了!”

    “江东兵撤了~~我们得救了!”

    “呜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   城头上,劫后余生的士兵们高声欢呼起来,不少人又哭又笑,好似疯癫一般,“老天爷保佑呀,今天真是在鬼门关前转了好几圈,万幸的是又原路走回来了!”

    “来人呀,抬刀备马,本将军要出城追击,给江东鼠辈一点厉害看看!”战场形势逆转,黄祖也从地上蹦了起来,头也不疼了,腰也不酸了,腿也不抽筋了,浑身上下全是胆气,大有再战八百回合的架势!

    “杀呀~~冲呀!”

    黄祖是穿着大红吉服上的战场,等他换上甲胄,骑上战马,带上一队士兵冲出夏口城,江东兵马早就顺利的退到了江边,还扎下一座牢固的大营,闭门坚守不出!

    “孙策小儿,有种的出来一战,让你知道本将军刀法的厉害!”

    “看我白刀子进去,红刀子出来,我扎你的前心!”

    “看我白刀子进去,还是白刀子出来,我挑你的脑浆!”

    “看我白刀子进去,绿刀子出来,我刺你的苦胆……哇!~呀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祖本是无赖出身,靠着裙带关系才坐上将军的位子,别看他带兵打仗外行,可要说到挑衅骂阵,绝对是一个顶两,这下可算有了用武之地了,他站在江东军营门口,整整骂了两个时辰,用词都不带重复的,对方依然坚守不出,这才得意洋洋的收兵回城!

    一个敌人没杀,一个俘虏没抓……,这并不妨碍黄祖认为自己打了个大胜仗,没看到敌人被他的神威吓的胆怯,闭门不敢出战吗,于是敲着战鼓,吹着长号,意气风发的回到夏口城!

    入城之后,连甲胄都没脱,黄祖立刻开始写战报,用的自然是春秋笔法了……,

    “什么江东兵马突袭夏口,战舰如云,兵马如雨,旌旗更是遮天蔽日,总兵力不下二三十万云云……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吹自己了,末将临危不惧,指挥若定,亲冒箭矢,带领大小将士浴血奋战一日夜,杀伤敌军数万之众,城下尸积如山,血流成河,关键时刻,末将亲自弯弓,一箭射伤孙策,大败敌军~~”

    当然了,吹嘘到最后,黄祖没忘记写上,“敌军虽败,元气犹存,正在伺机报复,夏口兵少将寡,还请州牧大人速派援兵!”

    军报由信使快马送往荆州,接下来就该设‘庆功宴’了,或者说是‘压惊宴’更加准确一些,这次江东军神兵天降,杀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,真的把许多人吓坏了!

    光是在战场上尿了裤子的士兵就有三四成,粑粑失禁的也不在少数,打完仗以后,谁的裤裆还是干的,那就可以在同僚面前横着走了!

    黄祖受的惊吓最大,‘压惊宴’上自然是坐主位了,至于其他将校,无论是奋勇抵抗的,还是吓得两腿发软的,连那几个转身逃跑的都算上,全部入席饮酒,为了鼓舞士气,黄祖还从府库里拿出大笔的钱财,赏赐给这些外强中干的部下,鼓励他们奋勇作战!

    “将军神勇无敌,杀的江东鼠辈望风而逃,不亏是荆州第一名将呀!”

    “孙策小儿,乳臭未干,就敢来冒犯将军的虎威,他是自寻死路~”

    “今日战场上,将军一箭射中孙策的前心,此时‘小霸王’估计变成‘死霸王’了~~”

    “胜饮~~胜饮~~庆功酒呀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一个人不要脸,还有个限度,要是一群人都不要脸,那就什么也不怕了,黑的吹成白的,死的吹成活的,一场大败仗,硬是被他们吹成了惊天地,泣鬼神的大胜仗,至于黄祖,在部下们的吹捧中,已经超过了卫青、霍去病等名将,差一点就和‘蚩尤魔神’比肩了!

    “将军,今日一战,锦帆营的功劳不小,您看是不是也奖赏些钱粮,再把甘宁将军请过来,一起宴饮!”一众部将中,副将苏飞还算是有良心的,酒酣之既,还没忘了谁才是最大的功臣!

    “一群水贼而已,上阵杀敌算是他们将功补过,本将军不计较他们的前罪就是宽宏大量了,还想要钱粮?至于甘宁吗,出身低贱,贼性不改,也配与我等一同饮酒~~”

    黄祖大嘴一撇,要不是有两只耳朵拦着,能咧到脑袋后边去,对于甘宁那帮人,他是打心眼里看不上的,再者,不打压这些真正的立功者,又如何把功劳揽到自己身上呢?

    “将军大人英明,甘宁性格粗鲁,却不适合参加宴会,不过吗,江东兵马虽败,却并未撤走,万一‘小霸王’卷土重来,还须锦帆营出战效力呢!”苏飞尽量说的婉转,好为那些功臣们争取一点犒赏!

    “既然如此,就赏给他们一点酒肉吧,便宜这群贼人了!”黄祖微微点头,虽然不待见那个‘锦帆贼’,可是正值用人之际,也就大度一点吧,等江东兵马退了,再收拾他们不迟!

    “诺~末将这就给他们送去!”苏飞连忙抱拳行礼,下去准备酒肉,好歹犒赏一下那些奋力厮杀的功臣吧!

    黄祖说是奖赏一点酒肉,还真是一点点,少的可怜至极,平均分下去的话,估计每人一口都不到,无奈之下,副将苏飞把自己的赏赐也搭了进去,虽然是杯水车薪,总比没有强吧……起码每人能分两口了!

    锦帆营驻扎在城内一处偏僻的角落里,别的部曲都住房子,他们还是睡帐篷,秋风寒冷,湿气又大,士兵们升起了篝火,上面还烤着他们的食物~~一种粗糙的米饼!

    这就是勇士们得到的待遇,至于那些在战场上抱头鼠窜的士兵,此时倒是好酒好肉,正吃喝的痛快!

    苏飞到来时,甘宁和数百部下就在火堆旁静坐着,一言不发,一动不动,对于送来那点酒肉,更是看都不看一眼,一股无形的怨气,却像地上的篝火一样在熊熊燃烧!

    “今日一战全靠了诸位奋勇杀敌,才转危为安,还望再接再厉,只要功勋卓著,早晚会有出人头地的一天!”苏飞为了安抚人心,又说了一大堆‘卧薪尝胆,苦尽甘来’的话语,至于有多大作用,那就只有鬼知道了!

    “苏将军有心了,日后若有飞黄腾达的一天,兴霸定然不忘今日的情意!”甘宁抱拳一礼,又坐了回去!

    “哎!……山阻石拦,大江依旧东流去,甘校尉自己保重吧!”苏飞一语双关,摇摇头,也离去了,“有些事,有些人,不是他能阻止的呀!”

    “我本诚心投靠,奈何人家依旧视我为贼,如之奈何?”仰望明月,甘宁也是一脸的落寞,“一日为贼,一生为贼,这个诅咒真的打不破吗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的,英布出身囚犯,彭越是个山贼,韩信贫困小子,三人最后不是都封王爵吗,关键是找对一位主公呀,可天下之大,谁才是自己的明主呢~~大江东去~~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第二天,夏口守军瞭望江东军大营时,只见白花花一片,尽是白帆、白旗……,连中军大纛也降了下来,这在军中代表着一个意思~~主将身亡!

    “什么,孙策死了!”得到禀报,黄祖连忙带着部下爬上城头观看,果然,江东大营一片哀声,很多士兵都在放声大哭,江东之主,小霸王孙策……真的死了!

    “哈哈!真是天助我也,立刻点齐兵马,本将军要攻破江东大营,砍下孙策的首级,传示天下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