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6.第606章 放虎归山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刘备跑了,袁谭却被抓住了,还有数万俘虏,如何处置他们就成了大问题,蝗灾刚刚平息,田野里的庄稼被啃食殆尽,府库里也空的就剩下耗子了,军粮筹措起来极其吃力,将士们平时都是半饥半饱,又用什么养活几万降兵呢?

    一时间,大营里议论纷纷,人们都在猜测大都督的心思,其实这并不难猜,自古以来,对待降兵不过三种办法而已!

    第一种,收为己用,把几万降兵都收编到自己队伍里,扩充实力,这些都是青州精兵,训练有素,甲胄、器械也很齐备,稍加调教之后,就是一支战力强大的队伍!

    如果没有蝗灾为害,这个办法无疑是最好的,可惜,手中无粮,如何养兵,强行收编他们的话,一旦饥兵造反,危害更大!

    第二种,贬为苦力,几万降兵都是青壮年,干点体力活没问题的,徐州正在实行‘军屯政策’,到处都在开垦荒地,海边也在铺设晒盐场,把他们派去最合适不过了,而且成本低廉,不用给工钱,已经有士族家主如此提议了!

    第三种,全部杀光,这种办法是古人经常用的,干净利索,一了百了,历史上,秦将白起坑杀俘虏四十万,霸王项羽也杀降兵二十万……,用这种霹雳手段,既削弱了敌人的实力,又省了养活他们的口粮,一举两得!

    当然了,杀降的办法虽然最为省心,却也有伤天和,毕竟是几万条人命呀,又都是汉家血脉,一般人真狠不下这个心!

    人们纷纷猜测,十有**会用‘坑杀’的办法,当初在雁门关时,大都督连‘京观’都筑过,白骨堆积如山呀,杀几万降兵又算得了什么?

    为了迎合上意,不少将校开始四处转悠,寻找挖坑的地点,必须土质松软好下手、又比较隐蔽才行,士兵们也开始准备挖掘的工具,这次可是大买卖,好几万人呀!

    看到这些,可把青州降兵们吓坏了,蹲在俘虏营里日夜嚎哭不止,有些胆大的,就开始骂天、骂地、骂人……

    “陈元龙,你个天打雷劈的王八蛋,出的什么馊主意,坑死爷爷们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刘备,你个大耳贼,煽风点火,不得好死呀,老子诅咒你生个儿子是白痴……”

    “袁谭,你个脑子进水的蠢货,羊羔杀进狼窝里,你自己来送死,弟兄们跟着一起倒霉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萧大都督,我的活祖宗呦,您老人家手下留情,放小的一条生路吧,今生今世,感恩戴德~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降兵们骂陈登、骂刘备、还骂袁谭,可是对萧逸却什么也不敢说,他们害怕呀,都怕到骨子里了,别说是没人的时候,就是梦话里都丝毫不敢冒犯,鬼面萧郎,那是天上的星君下凡呀~~

    降兵的声音传到了萧逸的耳朵里,对此,他只是淡淡一笑,并没有下令杀戮这些无辜士兵,反而让人送去食物,不要虐待他们,随后又在大帐中设下酒宴,专门宴请那位大公子~袁谭!

    “大都督在上,小人参拜~~啪唧!”听说鬼面萧郎有请,袁谭小脸吓的惨白,进了大帐立刻躬身行礼,舌头都不利索了,一个跟头栽到了地上……

    不怪袁谭胆子太小,而是萧逸的凶名太盛了,谁到知道这位‘杀神’嗜血成性,还有收集‘骷髅盏’的特殊爱好,“自己的头颅会不会摆在架子上,被人当成艺术品欣赏,高兴的时候再用来喝上几杯,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,大公子勿惊,本都督诚心设宴款待,并无伤害之意!”萧逸一改平日冷酷的模样,大笑着走过来,亲手搀扶入座,又倒了一杯酒,为袁谭压惊,态度和蔼而可亲!

    萧逸今天没穿盔甲,而是换了一套黑色百花战袍,头戴紫金冠,脚下鹿皮软靴,腰系狮蛮带,小黑脸上还薄薄的擦了一层粉,打扮的犹如世家公子一般,甚是潇洒!

    看着丰盛的宴席,闻着喷香的美酒,袁谭心中更加忐忑起来,‘恶狼吃肉,萧郎杀人’,这已经是世人的一种常识了,今天特意设宴款待自己,莫非是……断头宴!

    “世人皆以为本都督嗜血成性,杀人如麻,此皆愚人谬传,无愁生平不好杀人,唯好与人为善,大公子出身名门,又是文武双全,无愁早有结交之意,岂会无端杀害呢?”

    萧逸一面举杯劝饮,一面洗白自己,世人对自己的误解太深了,这样一个爱好和平,生性善良,喜欢跟小萝莉一起玩耍的好青年,怎么会是一个杀人魔王呢?

    “噗嗤!~~哗啦!~~嘶嘶!”

    萧逸的话刚一说完,没等袁谭有什么反应,帐中陪酒的将校们纷纷喷酒,一个个乐的前仰后合,又不敢笑出声来,只好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,‘鬼面萧郎’不杀人,还有比这更可笑的事情吗?

    “呵呵,都是一些粗鲁无礼之人,大公子见笑了!”看着部下们的模样,萧逸不好意思的摸摸鼻子,小黑脸上满是尴尬,“请胜饮此杯,一会就送大公子上路!”

    “什么,送我上路?”听到这句话,袁谭吓的魂飞天外,尤其看到萧逸摸鼻子的动作,那就是要杀人的信号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饶命……,大都督饶命呀!”生死关头,这位袁家大公子吓的跟小鸡子一样,俯在地上,拼命叩头,他是青州刺史,他还有大好的前程,家中更是金银成山,妻妾成群,舍不得死呀!

    “呵呵,大公子不要误会,要送你去的不是黄泉路,而是回家的路!”萧逸连忙解释,自己不是要杀人,是真的要送他回青州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真要放我回去?”袁谭一脸的不信,又略带一点希望,“战败被俘,按照规矩,不知要多少赎金,小人一定交上,只求保住性命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文钱也不要,大公子安心回青州就是,从此两家和好,不兴刀兵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黄河岸边,看着一艘艘渡河的船,还有上面满满的降兵,袁谭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乐,萧逸真的手下留情,放他们回家了,这太不可思议了,看看天上的太阳,还是从东边出来的呀!

    不只是袁谭,几万降兵脑子里也都是问号,在他们想来,自己最好的下场是晒海盐,挨鞭子、卖苦力……,运气差点,一刀砍掉脑袋,扔进黄河里就喂鱼了,没想到还能回家和亲人团聚,甚至连赎金都没要呀!

    “大都督仁义无双,小的们叩头了呀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公侯万代,小人回去就给你立上长生牌位,日夜叩拜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,菩萨心肠呀,小人再也不敢与您老人家为敌了~~呜呜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河岸边,无数降兵跪倒在地,对萧逸叩首致谢,那里是‘杀神’呀,分明是慈悲心肠的活菩萨!

    好人做到底,送佛送到西,萧逸不但放了袁谭和几万降兵,还送了他们一份厚礼~~三千石精盐!

    “大都督如此厚待,本公子心中惶恐难安呀!”看着那些雪花般的精盐,袁谭彻底的傻掉了,又放人,又送盐,还不要任何赎金,萧逸为何对他如此照顾呢?

    “呵呵,曹、袁两家一直和睦相处,还请大公子回去之后向大将军美言几句,天下苍生疾苦,还是以和为贵吧!”萧逸面向滔滔河水,露出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!

    “大都督之言,本公子牢记于心,曹、袁两家和睦自是最好,若是不幸有交兵的一天,只要见到大都督的旗号,本公子自当退避三舍,以报今日之情!”

    临上船前,袁谭站在岸边深深一礼,表示心中的感谢,当然了,他还有一句话没说出来……“放虎归山,他日再来!”

    “大公子一路走好,前途渺茫,多多保重吧!”萧逸挥手相送,小黑脸上同样挂满了笑容,“放虎归山?呵呵,恐怕是二虎相争才对吧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