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2.第602章 全军崩溃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“玄甲铁骑,天下无敌!”

    一场浩大的围猎开始了,玄甲军将士高举火把,齐声呐喊着战斗口号,向包围圈里的敌人发动了波浪式的进攻,箭飞如蝗,刀光闪烁,铁蹄所到之处,青州兵成片的倒下,变成了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!

    与此同时,彭城的大门打开,从里面走出一支奇怪的队伍,这些士兵都是身高八尺以上的壮汉,一个个头戴镔铁盔,身披双层重甲,脚下牛皮战靴,全身上下防护的风雨不透,手里还拿着纯钢打制的双刃长刀,正是威震天下的~~陌刀兵!

    因为身上的装备太过沉重,陌刀兵对战场环境的要求极其苛刻,山地、树林、沼泽、沙地……之类的复杂地形都不能进入,就是在土质坚硬的平原上,他们也只能进行短距离的攻击,但此时此刻,用来进攻包围圈里拥挤成一团的敌人,却是再合适不过了!

    在大牛的带领下,五千陌刀兵排成十列纵队,随着隆隆的战鼓声整齐推进,兵刃高举,三步一斩,所到之处人马俱碎,血流成河,没有什么能阻挡他们前进的步伐,绝对是刀锋指处,所向披靡!

    至于包围圈里的青州兵,三天三夜的急行军,早已是精疲力竭了,原来靠着掠夺钱财的梦想鼓舞士气,还能勉强坚持一下,结果希望有多大,失望就有多大,‘猎人’和‘猎物’的角色瞬间转换,踏进陷阱的士兵们本来就惊恐万分,此时又遭到如此凌厉的打击,谁还有心思抵抗呀?

    “弟兄们快跑呀,玄甲军杀来了!”

    “城上就是鬼面萧郎,专门吃人肉的恶魔,千万不要被他抓住呀!”

    “快跑呀,去龙门渡坐船,回青州老家去,离这个恶魔远远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还没等袁谭做出任何反应,数万大军一声呐喊,扭头就跑,什么升官发财,什么美女玉帛,老子统统不要了,只要能捡回一条小命,那就谢天谢地了!

    “呵呵,外强中干,徒有其表,河北兵马,也不过如此!”城楼上,看着乱成一团的青州兵马,萧逸的小脸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,就像一条埋伏许久的恶狼,发现了猎物的弱点!

    这次设伏,为了隐蔽起见,萧逸调动的兵马并不多,就是一万玄甲军,五千陌刀兵,再加上彭城里的一点驻军,总数绝不超过三万人,至于那漫山遍野的火把,不过是虚张声势罢了,好多都是本地的百姓在凑数,有的干脆就是稻草人,吓唬鸟用的!

    反观袁谭麾下的青州兵,足足有六万之众,如果他们能听从指挥,稳住阵脚,靠着兵力上的绝对优势,从容御敌的话,反败为胜是不可能的,但突出重围,全身而退还是可以做到!

    再退一步说,就算他们没有突围的勇气,那就原地布阵,牢牢坚守住,玄甲军要想吃掉他们,也得费上很大的力气,弄不好还得崩掉几颗大牙!

    可惜,从袁谭到军中普通士兵,见到‘鬼面萧郎’的旗号后,全都丧失了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,而是选择了转身逃跑,此举正中萧逸的下怀,攻坚战一向是玄甲军的短处,可是野战追杀,那就是弟兄们的看家本事了!

    “传令下去,荡开包围圈一角,放青州兵出去,群狼捕猎,千里追踪,咱们一点点的吃掉他们!”萧逸大手一挥,调兵的号角声迅速传了出去,已经四面合围的‘火龙’,立刻露出一个豁口,这是给青州兵留的活路,也是送他们下地狱之路!

    困兽犹斗,青州兵虽然乱成一团,毕竟人多势众,为了冲出一条活路,爆发出来的战斗力还是很惊人的,萧逸不想让部下们蒙受不必要的损失,所以才网开一面,准备玩一场持久战,消耗战!

    果然,正准备拼死一搏的青州兵,突然看到了活路,立刻一窝蜂似的向缺口涌去,而后一路向北逃窜,许多士兵为了轻便,把兵刃和甲胄都扔了,跑的满头大汗时,为了散热,不少人甚至选择了裸奔,打起仗来,要命就不能要脸,除了脚上的靴子,其他的全都扔了!

    “谁也不准跑,立刻重整队列,按序退兵!”

    “有不听号令者,杀无赦……我杀!杀!”

    再说袁谭,虽然也是惊慌失措,基本的军事素质却没忘,知道这样一窝蜂似的逃跑就是去送死,出了包围圈之后,他连忙竖起军旗,大声呐喊,试图重整队伍,有计划的撤离险地!

    可惜,军心已乱,士兵们都忙着逃命,谁还听从军令呀,你喊你的,我跑我的,人喊马嘶,乱成了一锅粥,最后就像退潮的海水般,硬是把袁谭也裹挟进去了……,彻底完蛋,一起跑吧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狼群围猎,千里蹑行,隐忍不发,一击毙命!

    一场长途追击战开始了,双方的实力对比是天地之差,萧逸的玄甲铁骑以逸待劳,弟兄们早就吃饱喝足,就等着敌人上钩了,而且士兵们一人三马,可以轮番骑乘,累了就卧在马背上休息,渴了有水囊,饿了有干粮带,追上几天几夜也不是问题!

    再看青州军这边,六万将士大都是步兵,用两条腿跟人家的四个蹄子比赛跑,本身就吃了大亏,之前又是连续三天的急行军,腿肚子都跑抽筋了,突围的时候,凭着一股子求生**还能勉强坚持,可是冲出来以后,立刻腿脚酸软,浑身乏力,那里还跑的动呀!

    这还不算,大家都是当兵的厮杀汉,苦点、累点,还能咬牙坚持,可是饿肚子就让人受不了,进军的时候,为了加快速度,袁谭让士兵们只带了三天的口粮,想着进了彭城以后,再好好的大吃一顿,结果人家早有防备,全军中伏,连小命都快保不住了,那里还有食物补给呀,空着肚子,还得玩命的跑路,这感觉真是悲催他妈哭悲催……悲催死了!

    人要倒霉,喝口凉水都塞牙,军队也是如此,那些沿途的城池,青州军刚来的时候,百姓们敲锣打鼓的欢迎,又是送牛羊,又是送酒肉,还派出向导引路,热情的不得了!

    等袁谭带着败兵往回跑的时候,还不错,百姓们还是那么的热情,就是招呼他们的东西变了,弓箭、滚木、雷石、热油……,全都一股脑的倾斜到青州兵身上,把他们想进城修整一下,再弄点粮食的美梦彻底毁灭了!

    万般无奈之下,饥肠辘辘的士兵们开始宰食战马,那些有坐骑的将校们倒霉了,饿红眼的士兵们不管三七二十一,掀翻战马,拔出刀子就开始割肉吃,煮食都来不及了,再说锅也早扔掉了,就是生食,一个个吃的满嘴血沫,活像一群疯狂的野兽!

    有些袁军将校还想抖抖威风,大声斥责那些部下,可话还没说几句,就被士兵们一刀砍翻在地,生死关头,还管你是谁,马肉正好不够大家分呢,再来点人肉也不错,滋味好,咸的!

    一连发生数起士兵分食将校血肉的事情后,袁谭也变得岌岌可危起来,他还算聪明,为了保住自己的小命,主动把战马献了出去,当然了,还没忘割了条马腿扛着,都是凡夫俗子,他也饿呀!

    除了疲惫、饥饿之外,青州兵连休息的权力也没有了,每当他们跑的精疲力竭,想要停下来休息一会时,隆隆的马蹄声就会响起,玄甲军旋风般的杀过来,一阵踩踏之后,又立刻消失,如此反复,,日夜不停的袭扰,就是不让你睡觉,也不让你休息!

    要么继续跑,要么被人家砍杀,二者选其一,还是跑吧,青州军的最后一点潜力也被压榨出来了,沿途不时有士兵倒地身亡,都是活活累死的!

    这就是萧逸‘狼群战术’,再他看来,六万青州兵就像一头巨大的野牛,皮糙肉厚,力大无穷,如果硬冲上去撕咬,非但吃不下它的肉,还有可能被牛角顶伤,最好的办法就是折磨它,不让它休息,不让它进食,不时的冲上去留下几道伤口,让猎物的鲜血一点点流尽,最后,它必然会轰然倒地的!

    萧逸的战术很成功,在如此狠辣战术的摧残下,青州兵被折磨的痛苦不堪,简直比死还要难受,不少人真的活活累死在逃跑的路上,也有些聪明的,刀枪一扔,抱头蹲在地上,死活不跑了,当俘虏还能有口饱饭吃呢!

    虽然是千难万难,死伤无数,但青州兵一直在跑着,日夜不停的跑,因为他们心中还有一个希望,那就是……龙门渡,那里还有五千人马在接应,还有几百艘船可以把他们送过河去,只要回到自己的地盘上,就算逃出升天了!

    怀着这样的目标,青州兵继续亡命逃窜,六万人马就像烈日下的雪球一样,不断的消融,等到袁谭带着这些残存的士兵来到黄河边上时,兵马只剩下不足两万了,至于其他人,不是做了俘虏,就是死在玄甲军的铁蹄弯刀之下!

    “龙门渡,老天爷呀,咱们总算逃出来了!”

    “呜呜!~鬼面萧郎~你个屠夫呀,老子再也不踏入徐州半步了!”

    “活着就好,活着就好,活着就一切都好呀!”

    望着滚滚流淌的黄河,袁军士兵们痛哭流涕,总算是逃出来了,比起那些倒在路上的兄弟,他们就算是幸运的了,不少人还暗暗发誓,这辈子再也不来徐州了,更不会和‘鬼面萧郎’为敌,跟别人打仗,最多是战死沙场,跟这个家伙打仗,那是生不如死呀!

    龙门渡就在眼前,残存的士兵们互相搀扶着,向心中的希望走去,不过很快他们就哭的更大声了,不同的是,之前是高兴的,现在则是绝望!

    龙门渡,大营上空,原来的‘袁’字大旗消失不见了,换上了一面红底黑心的军旗,正中是一个斗大的‘曹’字;至于守护渡口的将领,还是一对兄弟,却不是吕旷、吕翔,而是换成了曹休、曹真!

    萧逸用兵,一向滴水不漏,既然把敌军引入圈套了,又岂会给他们留下退路,袁谭的大军刚一渡河,曹休、曹真兄弟就突袭了龙门渡,夺下军营,把大门死死的关上了,船只也被焚烧一空,袁军士兵想过黄河,除非他们飞过去了!

    “完了!完了!……彻底完了!”

    前无去路,后有追兵,袁军的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了,经历了三天三夜的生死煎熬,将士们已经到达了极限,如今生路断绝,许多人的精神直接奔溃了,有人坐地等死,有人望着河对岸痛哭,更多的人四散奔逃……

    面对如此绝境,袁谭也傻眼了,想找人商量一下,可是回顾四周,一个人也没有,陈登早就死于乱军之中,被玄甲军的马蹄踏成了肉泥,至于给他出谋划策的‘刘皇叔’,更是早早的就不见了人影!

    “哎!……真是天灭我也!”事到如今,袁谭彻底放弃了,往地上一坐,一切听天由命吧!

    看着彻底奔溃的袁军,萧逸知道,发动最后一击的时候到了:

    “传本都都军令:有生擒袁谭者,赏千金,官升一级!”

    “有斩杀刘备者,赏两万金,官升五级,本都督亲自敬酒贺功!”

    在萧逸看来,袁谭虽是这支兵马的统帅,但他充其量不过是一条小泥鳅而已,刘备才是一条能掀起滔天巨浪的潜龙呢,上次被他从宛城跑掉了,这次,绝不能再让他逃出生天,而且是必杀无疑,连生擒都不用,只要死的,不要活的!

    “斩杀刘备,赏两万金!”

    “斩杀刘备,官升五级呀!”

    “斩杀刘备呀,大都督敬酒……杀呀!”

    高官重赏,还有大都督亲自敬酒,这样的赏赐谁不动心,玄甲军的士兵纷纷冲进乱军之中,奋长刀劈砍人头,砍下一个就看看,是不是大耳朵的,不是,就继续砍!

    “刘备,天罗地网已经布下,看你还往那里逃!”

    (亲爱的读者们,今天是男爵的三十二岁生日,所以吗,请允许我偷偷懒好咩?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