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1.第601章 围猎开始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大计已定,袁谭就像一个发现猎物的猎人,立刻凶猛的扑了过去,为了抢占先机,他下达了‘兵马夜渡’的命令,在朦朦的月色下,大小数百只渔船在河面上来回穿梭,只用了一夜的时间,就把六万青州兵马全部送了过去!

    兵贵神速,过河之后,大军并不停歇,而是继续赶路,直取徐州治所……彭城,为了加快行军速度,袁谭手持宝剑,亲自在后面督队,并下达了严令:“大小将士,有先到彭城者,赏千金,官升三级,敢落后一步者,斩!”

    前面是黄灿灿的金子,后面是明晃晃的宝剑,将士们自然知道该如何选择了,一个个甩开大腿,轮起胳膊,用出吃奶的力气奔跑起来,直跑的汗流浃背,口吐白沫,小舌头都吐出老长……

    虽然辛苦了一些,但大军进展的却很顺利,沿途城池没有一座抵抗的,连预警的狼烟都没有点燃,不少地方的百姓还打开城门,牵着牛羊、捧着美酒前来****,表现的异常热情!

    看到这种情况,袁谭心中自是得意万分,什么叫‘箪食壶浆,以迎王师’,这就是最好的解释了,真是人心所向呀,不过吗,为了不影响行军的速度,青州兵马并没有入城休息,就连送来的牛羊都没要,全军将士只带三天口粮,日夜兼程,目标只有一个~~彭城!

    一刀能够刺穿敌人的心脏,就千万不要被别的目标所诱惑,那怕是近在眼前,这是统兵之人都知道的至理名言!

    彭城是徐州的治所,也是积聚钱粮最多的地方,只要拿下这里,就等于控制住了徐州五郡之地,到时候就算萧逸引兵回援,也无济于事了!

    至于小霸王-孙策吗,袁谭已经打定主意,等大事了结,从边界上分他几座小城就好了,或者,干脆一座也不给他,人的野心是没有止境的,“徐州在握,扬州在望,这个天下早晚都是我的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六万将士一路狂奔,人不卸甲,马不离鞍,终于在第三天的夜幕时分,到达了彭城!

    夜幕中的彭城很是阴沉,只有点点的灯火闪烁,锯齿型的城墙就像巨兽的牙齿般,密密麻麻,狰狞恐怖,仿佛随时准备吞噬无数的生命!

    看着高大的城楼,不少人直接瘫坐在地上,刀枪一扔,开始拼命的喘气,再不休息一下,就不是吐白沫,而是吐血了!

    “彭城,还有整个徐州,都是本公子的了!”马背上,袁谭仰天大笑,这一仗之后,自己就该名扬天下了吧?能从‘鬼面萧郎’的手中把徐州夺过来,这样的战绩足以震惊世人,也证明了自己超凡的能力,父亲那里也会刮目相看,到时候袁家继承人的位子,非本公子莫属!

    “来人呀,点起篝火,发信号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很快,三堆篝火熊熊燃烧起来,袁谭等人都盯着城楼上,按照之前约定好的,城内的士族大户们会打起三根火把,然后杀掉守城的军士,里应外合,配合青州兵马入城!

    一刻钟,两刻钟,三刻钟……

    半个多时辰过去了,漆黑的城楼上毫无动静,别说火把了,连一点火星也没看到,这不禁让青州将士很是郁闷,大家长途跋涉而来,跑的都快吐血了,原以为能够杀进城去,抢个痛快,玩个痛快,结果傻乎乎的吹起了夜风,本来就跑出了一身热汗,如今被冷风一吹,不少人都觉的浑身发软,手脚酸麻,再也提不起力气来了!

    “元龙先生,为何不见接应之人呀?”袁谭的脸色也阴沉下来,数万人马,千辛万苦的跑到城下,里面却无人接应,这不是开自己的玩笑吗?

    “这个吗,容在下去探听一二!”陈登也是一头的雾水,明明约定好的暗号,难道说这些人中途反悔了,又或者被什么事情给牵制住了,

    “一支、两支、三支,太好了……”正在疑惑中,城楼上突然亮起了三支火把,陈登顿时露出喜色,还没等他笑出声来,就惊奇的发现,“五支、六支、七支……”

    火把的数量不断增多,最后竟有成千上万之多,而且从城楼两侧不断延伸,一直到了原野中,形成一个大大的圆圈,里面围着的正是六万青州将士!

    “不好,咱们中计了!”看到这一幕,青州将士顿时慌乱起来,就是再迟钝的人此时也明白,他们被包围了,而且是四面合围,密不透风,连条活路也没有呀!

    袁谭傻了,刘备呆了,六万将士更是乱成一团,原以为自己是来狩猎的,眼看就要大功告成了,形势却瞬间逆转,原来自己才是那只猎物,还是一只傻乎乎的掉进陷坑的猎物!

    “怎么办?如何是好?……完了!“

    惊慌、恐惧、绝望,的情绪迅速在大军中蔓延开来,谁都看的出来,这样密不透风的包围网,要想逃出去,难入升天呀!

    当然了,有一个人丝毫没有害怕,那就是陈登,因为他清楚的知道,自己死定了,把六万大军带进了敌人的包围圈里,就算侥幸冲出去,袁谭也饶不了他,死是一定了,可他不想死的不明不白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?

    就在此时,城楼上火把最密集处人影一闪,走出一员大将来,螭纹寒铁铠,蚩尤鬼面盔,再加上一柄寒光闪闪的斩蛟剑,正是征西大都督~徐州牧~萧逸!

    “元龙先生,数月不见,别来无恙呼?”手抚城墙,萧逸的声音在夜风中徐徐传出,平静而淡雅,就像在进行一场普通的围猎而已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!~~鬼面萧郎!”

    人的名,树的影,看到萧逸傲立在城头,包围圈里的青州将士顿时一片惊呼,他们敢来偷袭徐州,一是贪图这里的富庶,另一个原因,就是趁萧逸不在,如果知道这位‘杀神’在此,就是给他们再多的钱财也不来送死呀!

    “鬼面萧郎,你?……你不是在陈留游山玩水吗?”陈登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,为了偷袭徐州,他可是下了一番心血的,派出无数的密探四处侦查情况,他非常的确信,就在两天前,萧逸还在陈留山间游玩,难道他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不成?

    “呵呵,元龙先生所言不错,两天之前,本都督却在陈留游玩,还有美女为伴呦,不过吗~”,萧逸手指四方,一脸的得意,本都督麾下的玄甲铁骑,皆是千里挑一的勇士,全力奔驰之下,一日夜可行三百余里,两天时间,赶回彭城绰绰有余,呵呵,本都督还有闲暇洗了个澡,换件战袍呢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“大都督威武!”

    四方火把晃动,喊声四起,士兵们用这样的方式表达自己心中的敬意……”跟着大都督,专门打胜仗!“

    “好,鬼面萧郎,用兵如神,在下佩服,可是你们呢,你们又是为了什么?”陈登的眼角真的裂开了,他看的非常清楚,在萧逸身边还站着一群人,正是徐州的士族家主们,也是他以前的伙伴,更是坑害他的罪魁祸首!

    陈登想不明白,萧逸残暴不仁,嗜血好杀,对付起士族来更是毫不留情,他们陈家就是被一夜血洗的,按理说士族们应该恨他入骨才对,为何恰恰相反,这些人要助纣为虐呢?

    “元龙先生还未醒悟吗,自从大都督主政以来,晒海盐,赈蝗灾,救济百姓,开设书院……,此类善举数不胜数,徐州百姓都乐为之效死,视如天人一般,又岂会被你的几句花言巧语所蛊惑,做出背叛之举呢?”

    说话的是陈群,如今在徐州的士族中,以他的家族为首,自从萧逸主政以来,虽然砍了不少的人头,可做的好事也同样很多,就是对他们这些士族也很是照顾,仅精盐一项,就让他们这些人吃的满嘴流油,有这样好的州牧在,傻子才会选择背叛呢!

    再者说,就是他们想背叛也没那个本事呀,萧逸把徐州经营的风雨不透,人心依附,就算士族们想谋反,底下的老百姓也不会答应的,所以陈登策反的书信一送到,他们就举报上去了,萧逸将计就计,借着他的手,又把袁谭这条大鱼钓了上来,这就是以往的经过!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萧逸~鬼面萧郎,今生遇到你,是我的大不幸,却是徐州百姓的大幸呀!”陈登面如死灰,自己输了,输的一干二净,若有来世,万万不要与此人为敌了!

    “呵呵,承蒙夸奖,不胜荣幸,不过吗,将士们还缺一份军功换取前程,就借你们的头颅一用吧!”萧逸冷冷一笑,手中宝剑一挥动,“围猎开始~~~杀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