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600.第600章 星夜渡河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龙门渡,黄河下游最重要的渡口之一,也是青、徐两州的分界线,因为这里河面宽阔,水势较缓,便于行船,所以南来北往的行人大都由此渡河,久而久之,‘龙门渡’也就成了一处兴旺的水陆码头,兵家要津!

    靠山吃山,靠水吃水,两岸的渔民们平时除了捕鱼之外,就是靠摆渡过往行人为生,不过最近一段时间,摆渡的生意没法做了,凡是划到北岸的渔船无一例外都被袁军扣押下来,理由也很简单~~运兵!

    自从定下偷袭徐州的战略后,袁谭就在这里设下了大本营,一时间,旌旗如云,兵马如潮,驻军的牛皮帐篷更是一座挨着一座,密如繁星,十日之内,就聚集了六万精锐之士,军械、粮草也已准备妥当,只等一声令下,就渡过黄河,兵发徐州!

    中军大帐里,袁谭可谓度日如年,大军每驻扎一天,就要多消耗一天的粮草,今年又不比往年,夏季刚闹过一场蝗灾,青州也是重灾区之一,庄稼颗粒无收,袁谭又没有吃蝗虫的魄力,再加上官府救济不利,百姓饿死者不计其数,现在这点粮草还是从牙缝里硬挤出来的呢,民夫也是硬抓来的,这一仗,可谓倾尽青州之力呀!

    时间一天天过去,兵马早已聚集完毕,粮草也勉强凑够了,可是简雍却迟迟没有回来,‘南北夹击’的计策是否能够成功,袁谭可是一点把握也没有呀,大军这么驻扎下去,消耗粮草不说,一旦暴露了行踪,被对岸的曹军发现,就会前功尽弃,他能不着急吗?

    “大公子,不能再迟疑了,立刻渡河,偷袭徐州,再等下去,恐怕‘鬼面萧郎’就要回来了!”陈登对攻打徐州最是积极,几乎每天都要来催促一下!

    “元龙先生稍安勿躁,本公子也知兵贵神速的道理,可简雍迟迟未归,江东兵马也未曾北上,青州之兵又岂能轻易南下呢?”

    袁谭很清楚,这就是一场豪赌呀,打赢了,不但能拿下徐州之地,还可以凭借这份显赫的军功,登上袁家继承人的宝座,再进一步,日后‘荣登九五,君临天下’也是大有可能的,反过来,一旦输了,折损几万兵马到没什么,自己恐怕就再没机会和袁尚一争高低了!

    一念天堂,一念地狱,事关自己的前途命运,那怕再焦急也得等下去,袁谭甚至暗暗打定主意,如果简雍出使失败,江东兵马不肯北上的话,他就放弃这次偷袭徐州的机会,稳妥一些,总比贸然送死要好!

    “报……,简雍先生从江东回来了!”一名亲兵飞快的跑进大帐,知道这位大公子性刚好杀,禀告晚了,那是要杀头的!

    “什么,回来了,速速让他前来见我!”袁谭从座位上直接蹦了起来,“老天保佑,战机终于出现了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下官见过大公子!”简雍穿着一身商人的服饰走进大帐,离开江东后,他就化妆成一位商人,马不停蹄的北返青州,进入大营后,连衣服都没换就跑来了!

    “先生一路辛苦了,这次江东之行如何,孙策可曾答应出兵夹击徐州?”袁谭的心都快跳出来了,苦苦等待多日,总算把这位使者等回来了!

    “恭喜大公子,孙策已经答应出兵了!”简雍说话的同时,从怀里摸出一封密信,双手送上!

    “下官离开会稽城时,江东兵马已经大规模集结,总数有五万之众,水陆兼备,气势如虹,却是一支精锐之师,不过吗,孙策还有个要求,必须给他补充足够的军械、粮草,兵马才能渡江北上!”

    “该死的,他这是狮子大开口,想把本公子的积蓄全要走呀!”看完书信,袁谭脸上激动的神色不见了,反而布满了黑线,孙策在书信中索要了大批的物资,比他原来许诺的足足多了两倍有余,几乎把青州的府库都掏空了!

    “不过一点粮草而已,大公子又何须在意,徐州富甲天下,又有精盐之利,每年税赋可得千万之巨,只要攻下城池,军械、粮草还不是要多少,就有多少吗!”

    陈登的话让袁谭的脸色又缓和下来,说的也是,徐州就是一只会下金蛋的母鸡,只要拿到自己手中,以后还怕缺了钱粮吗!

    “好,给他,全都如数给他,立刻安排船舶,从水路给孙策送过去,顺便再催促一下,让他立刻出兵北上,夹击徐州!”袁谭大手一挥,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舍不得粮草拿不下徐州,豁出去了!

    “来人,擂鼓聚将,召集人马,准备渡过黄河,兵发徐州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“呜!~~呜!呜!”

    阵阵的号角声中,袁谭升坐中军大帐,只见他头戴金缨盔,身披镔铁甲,内穿西蜀锦花战袍,外罩大红披风,腰横三尺青锋宝剑,端坐在帅位上,但也是威风凛凛!

    世人都说袁谭性刚嗜杀,嫉妒心又强,却不知他还是有些才干的,身为世家公子,他的文采武艺非常出色,只不过天下大乱,英雄辈出,又有萧逸、孙策、周瑜,那样的妖孽人物,明月煌煌,群星不显,自然就把他的光彩给遮盖住了!

    “诸位,孙策已经允诺,出兵夹击徐州,你们建功立业的时候到了!”看着帐下一众将校,袁潭的脸上满是得色,这何尝不是他开创天下霸业的大好时机呀!

    “大公子英明!……踏平徐州,称霸中原!”

    诸将们欢声雷动,一个个喜笑颜开,徐州富甲天下,钱粮堆积如山,如果能够抢占下来,对他们也大有好处,说不定还能弄个太守之类的官职做呢!

    “大公子,兵凶战险,不可不察,还是等江东兵马北上之后,再出兵更加稳妥一些吧!”刘备坐在一旁的客位上,神色凝重,在他眼里,萧逸是恶狼,孙策是猛虎,虎狼者,皆不可信也!

    “玄德公此言差矣,孙策乃是江东猛虎,勇猛刚烈,若是被他抢先一步杀入徐州,则五郡之地尽入虎口,那里还有我等的份呀!”陈登恨不得立刻杀入徐州,报仇雪恨,岂肯再多做等待,与此同时,他从怀里摸出一份盟单,展示众人!

    “萧逸残暴不仁,徐州百姓苦其久矣,这是三十七家士族联名送来的血书,只要大军杀过河去,这些人愿意提供大军所需的粮草,还会打开城门,作为内应!”

    “哦,拿来我看!”袁谭连忙把盟单拿到手中,果然,徐州数十位家主的大名都签在上面,还画了手押,红灿灿的一大片,另有一行小字,“恭请大公子入主徐州,拯救万民于水火!”

    “哈哈,徐州人心如此,我无忧矣!”袁谭不禁仰天大笑起来,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了,如果有这些‘带路党’帮忙,大军兵不血刃就能拿下徐州!

    “虽有内应,还需小心一些为好,至少要确保后路无忧,能使大军进退自如!”到了这一步,刘备也不好再出言反对了,不过与萧逸数次交手,他深知此人的可怕,看似必胜的战局,却往往被瞬间扭转,这都是血的教训,不得不防呀!

    “嗯,玄德公言之有理,‘龙门渡’既是进军的门户,也是后撤的归路,万万不能有失!”袁谭虽然性急,却还听得进劝告,略加沉思,“吕旷、吕翔何在?”

    “末将在,请大公子吩咐!”随着话音,从队列中走出两员大将来,乃是一对兄弟,都是满面虬髯,凶悍孔武之将!

    “你兄弟二人统领五千兵马,守护‘龙门渡’,此乃大军退路,也是运送军械、粮草的咽喉,万万不得有失!”

    “诺,我兄弟二人必然紧守渡口,确保万无一失,请大公子放心!”吕旷、吕翔连忙抱拳称是,答应的斩钉截铁,守个渡口,小事一桩!

    “其余各部人马,拔营起寨,星夜渡河,直扑彭城!”拔剑在手,袁谭目露杀机,终于下达了进军的命令!

    “诺!”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