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9.第599章 血债,还需血来还!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古人云:‘花开并蒂,鸳鸯意真’,无论是什么东西,如果能成双成对的出现,绝对比一枝独秀更加吸引人的目光,美女也是如此!

    大乔、小乔这对姐妹花,身穿大红吉服,手挽着手,并肩出现在大堂上时,顿时在宾客中引起一片骚动,“我的老天爷呀,见过漂亮的,没见过这么漂亮的,更没见过一对这么漂亮的姐妹,江东二乔,艳绝天下,名不虚传!”

    看到二乔的容貌后,宴会上的宾客无不拍手称赞,原本以为孙郎、周郎,江东两大豪杰迎取一对姐妹花,是便宜了乔家呢,现在看来,到底谁便宜了谁,还真不好说呀?

    英雄爱美女,美女配英雄,珠联璧合,却是神仙眷侣一样的存在!

    “吉时已到,请新人跪拜天地、诸神,行参亲之礼!”

    随着司礼官的喊声,孙策、周瑜同时从座位上跃起,上前牵住自己的新娘,先叩拜了天地诸神,又叩拜高堂,最后夫妻对拜,礼成!

    婚礼既成,两位新娘子自然被扶入洞房中等候了,至于两位新郎吗,呵呵,还暂时不能入洞房,必须留下来继续陪宴宾客,‘周公之礼’,那是天黑之后才能做的事呦!

    一时间,大堂上觥筹交错,笑语欢声,孙策和周瑜自然成了众人敬酒的对像,二人来者不拒,酒到杯干,喝的异常豪爽,不过吗,这二位的酒量似乎都不太好,酒宴进行到一半时,就步伐踉跄,醉意显露了,最后被张昭和孙权一人一个搀扶下去休息,紧接着河北使者-简雍也不胜酒力,提前退席而去!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州牧府后堂,密室中,孙策和周瑜并肩而坐,刚才还醉态朦胧的二人,此时精神百倍,目光清澈,那有一点不胜酒力的样子,装醉,不过是上位者的一门必修课罢了,这种事情在所有的宴会上几乎都会发生,不足为奇!

    有人说了,我没有表演的天赋,不会装醉,又有急事必须离开,那又该怎么办呢?

    办法很简单,四百多年前的‘鸿门宴’上,汉高祖-刘邦就给我们提供了最好的答案~~尿遁,你喝不下去了,还尿不出来吗,一样开溜!

    密室里除了孙策、周瑜,还有孙权、张昭,可以说江东集团的核心人物都聚集在这里了,四个人谁也没说话,只是静静的等着,他们在等一个人!

    “参见二位将军!”

    很快,密室的门一开,侍从领进来一个人,正是简雍,大家都是明白人,大堂上那是演戏的地方,密室里才是谈论正事的所在!

    “先生从河北远道而来,有何指教,就请直言吧!”

    “呵呵,在下此番前来,一是给二位将军贺喜,二者吗,还有一份大礼送上!”说话间,简雍从怀里摸出一封密信,双手呈上!

    孙策也没客气,接过观看之后,又递给了身边的周瑜,然后是张昭,最后才转到孙权手上,这是他第一次参与江东的军机大事,还带着几分稚气的小脸上,满是兴奋的神色,自己终于有机会指点江山了!

    “将军乃是当世英雄,我家大公子仰慕已久,若是两家能携手合作,一同出兵,南北夹击徐州,曹军必败,事成之后,两家平分城池,各取所需,岂不美哉!”

    简雍才思敏捷,口齿伶俐,把袁谭希望两家结盟的事情说的很清楚,最后还表示,如果江东肯出兵相助的话,河北方面可以资助一些军械、粮草,以示诚意!

    “兵马之事,非同小可,请先生暂且回馆驿歇息一二日,容我等商议之后再做答复!”孙策笑容满面,虽然没有直接答应下来,却露出一副很有兴趣的模样,还兴奋的搓搓双手,兴兵动武的意图很是明显!

    “如此,在下就静候将军的佳音了,告辞!”

    “仲谋,代为兄送客!”

    “诺!”

    “公谨,出兵北上,此事如何?”客人一走,孙策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杀伐之气!

    “袁谭小儿,这是想让我等为他火中取栗呀,徐州四战之地,萧郎绝世虎将,就算调集江东全部人马,伯符亲自上阵厮杀,胜负也不过是五五之数,太过于冒险了!

    再者,徐州五郡,一马平川,骑兵可以纵横驰骋,水军则毫无用武之地,正所谓‘北人骑马,南人乘舟’,真到了那里,将士们水土不服,容易生病暂且不说,江东的水军也会失去作用,成为人家劈砍的活靶子,以我之短,攻敌之长,非智者所为也!”

    周瑜脸上的狂傲之色也消失不见了,作为一名优秀的统帅,他一向自视甚高,却从不轻敌,更何况这次的对手是大名鼎鼎的‘鬼面萧郎’呢!

    “那老夫这就为将军回绝了简雍!”张昭是江东名士,也是出了名的主和派,凡事最忌动当刀兵了,在这位老夫子看来,只要不打仗,一切都好说!

    “呵呵,恰恰相反,子布先生一会可以到馆驿去,告诉简雍,出兵的事情,江东答应了!”周瑜笑着摆摆手,眼中还有寒光闪过!

    “公谨将军,既然明知是计,为何还要答应此事呢?”张昭一脸的疑惑,周瑜乃是江东名将,号称‘一步三计’,明知前面是火坑,为何还要往里跳呢?

    “呵呵,来而不往非礼也,袁谭想要鹬蚌相争,渔翁得利,咱们就给他来个隔岸观火,声东击西!”

    周瑜又把那封书信拿了起来,用手轻轻指点,“袁谭的信里基本上都是废话,不过吗,最后一句还有点用处的,资助军械、粮草,呵呵,白给的东西,咱们为什么不要呢?”

    “咱们可以屯兵长江南岸,做出北上攻打的徐州的姿态,示为疑兵,而后派人前去青州索要粮草,袁谭见我出兵,必然会发兵南下攻打徐州,就让他和萧逸去厮杀吧,咱们稳坐江南,以观胜败,等到他们两家杀的你死我活之时~~呵呵~~”

    “等他们两败俱伤,咱们江东再出兵北上,收拾残局,一举拿下徐州之地!”说话的是孙权,他一直在旁静听,此时也忍不住发言了,因为周瑜的这个计策太好了,变被动为主动,还能得到大批的军械、粮草,真是一箭双雕呀!

    “哈哈!……哈哈!“周瑜看看还是一脸稚气的孙权,只是轻笑不语,而后目视孙策,意思很简单,“你的兄弟,还是自己来教吧!”

    “仲谋小看天下英雄了,十个袁谭也对付不了一个萧逸,只要青州的兵马一出动,必然是有来无回,这不是鹬蚌相争,是驱羊喂虎呀,所以公谨的意思是,等到徐州战事一起,天下人的目光都被吸引过去了,咱们就拿着青州送来的军械、粮草,挥军西进,攻取夏口,这才叫‘声东击西’呢!”

    不愧是结拜兄弟,孙策从目光中就把周瑜的计划猜了个清楚,一箭双雕,寻常计策而已,一石三鸟,这才是周郎的本领!

    孙权的眼睛里全是问号了,他怎么也想不到,这不是在讨论出兵徐州的事情吗,怎么又扯上夏口了,那里是荆州的东大门,是刘表的地盘,人家可是派来使者求和,还送来大批的礼物,咱们还去出兵打人家,这个也太不讲究了吧~~

    “怎么,你想不到为兄要出兵夏口,攻打荆州吗?”看着自己的二弟,孙策心中暗叹,“仲谋虽然颇有才能,可惜并不长于军略,只可治国安邦,难以领兵沙场呀!”

    “大哥神机妙算,小弟确实未曾想到!”孙权点点头,声东击西,出兵夏口,这步棋却是天马行空,匪夷所思呀!

    “很好,你想不到,刘表也定然想不到,这才叫出其不意呢,呵呵,杀父之仇,焉能不报?”

    提起荆州,孙策脸上满是浓浓的杀意,他的父亲孙坚就阵亡在那里,数年以来,他无时无刻不想报仇雪恨,之前江东基业初定,根基不稳,他才跟刘表虚与委蛇,假意修好,为的就是麻痹对方,真以为送点礼物过来,就能忘去杀父之仇吗……,血债,还需血来还呀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