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596.第596章 大家都想做渔翁
    ,精彩无弹窗免费!

    灭门之仇,不共戴天,游说袁谭出兵不成,陈登并没有灰心丧气,这只狡猾的狐狸略加思索,又请来了一个帮手,一个同样对徐州五郡念念不忘,又对萧逸恨之入骨的人……刘备!

    宛城一战,曹军惨败,将士们四散逃命,自顾不暇,谁还有精力管其他的事,趁此大好机会,刘备带着两个兄弟从乱军中冲了出来,而后又用‘灯下黑’的计策,舍近求远,一路向北越过了黄河,最终逃入青州境内!

    听闻刘备千里来投,袁谭喜出望外,亲自出城三十里相迎,奉为上宾,还增送了一座住宅,调拨了数十名侍女。金银财物更是不曾短缺,平时出则同车,坐则同席,相待甚厚!

    袁谭之所以如此做,其实有两个原因,一是看中了刘备的身份,试想呀,一位大汉皇叔从曹操那里投奔到他们袁家,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政治号召,代表着天下人心向背,对袁家的霸业大有好处的!

    其二吗,刘备困在许昌一年有余,对朝廷里的动向了如指掌,跟不少汉室死忠之臣私下也有来往,如果能通过他联系上这些人,等到袁、曹大战的时候,在许昌城内发动一场政变,里应外合,他们袁家必胜无疑呀!

    同样的,刘备也希望借助袁家的力量,恢复自己失去的地位,尤其是夺回徐州五郡的城池,二者互相利用,一拍即合,自然好的蜜里调油一般!

    一样的目的,一样的敌人,再加上陈登鼻涕眼泪的哭诉,刘备也就没拒绝,答应亲自说服袁谭出兵徐州,报仇雪恨!

    论起智谋,刘备自然远不如陈登,可要说到洞彻人心,那就是他的强项了,袁谭表面上刚毅好杀,不可一世,其实骨子里和他老子袁绍是一路货色,‘干大事而惜身,见小利而忘命’,最重要的一点~~好谋无断!

    要想说服这种人去冒险,除了在面前画一张大饼加以诱惑之外,还得给他找个伙伴来壮胆,这就好比去抢劫,两个人一起动手,总比一个人更加有把握不是!

    “玄德公乃是当世豪杰,对天下大事了如指掌,是否出兵徐州,还望有良言以教我!”一天一夜过去了,袁谭还在反复犹豫中,徐州这块大饼,想吃不敢,舍弃不甘,真叫他左右为难呀!

    刘备的出现无疑让袁谭看到了一丝希望,这位皇叔曾经主政徐州,在百姓中间颇有声望,如果能打着他的旗号出兵,定能事半功倍呀!

    “承蒙大公子收留,又奉为上宾,一直无以为报,如今徐州之事,备自当竭尽全力,以为报答!”寄人篱下,刘备自然要做足姿态了,徐州是他一直梦寐以求的地盘,一旦得手,又岂会轻易让与他人,现在不过是互相利用罢了!

    “有玄德公鼎力相助,大事可成!”袁谭高兴的一拍大腿,又让侍女奉上酒肉,二人边饮边谈!

    “徐州人口众多,物产丰富,又地处南北要津,乃是兵家必争之地,大公子若是直接出兵攻打,那萧郎必然领兵救援,此人骁勇善战,又腹黑狡猾,有天下名将之称,却是个极难对付的角色,青州兵马虽然精锐,恐怕也难是其对手呀!”

    提起萧逸,刘备是又恨、又怕、又敬,各种滋味俱上心头,不到万不得已,他是真不想跟这位‘杀神’为敌,因为打一次交道,就要被狠坑一次,仿佛是自己命中的克星一般!

    “不过吗,天下能征善战之将并非萧逸一人,‘小霸王’孙策血气方刚,指掌江东六郡八十一州,兵精粮足,堪称当世之英雄,大公子何不派出使者前往游说,让他出兵北上,两路夹击徐州,事成之后,平分徐州五郡城池土地!

    只要孙策出兵,萧逸必然前去征讨,此二人吗,一个是深山猛虎,一个是东海恶蛟,必有一番惨烈的争斗,尸山血河,不足道也,而后无论谁胜谁败,大公子都可以坐收渔人之利,若是能趁机把两个人都收拾了,那就最好不过了!”

    “玄德公此计甚妙,我这就让简雍先生为使,前往江东游说孙策,让他和萧郎拼个你死我活,本公子就来个坐山观虎斗!”

    袁谭高兴的都快跳起来了,颇有一种将天下英雄玩弄于股掌之间的快感,不过他似乎忘了一句话,‘螳螂捕蝉,黄雀在后’,这个计策是刘备出的,他又岂能没有后招呢?

    “如此,恭喜大公子,兵发徐州,旗开得胜,霸业早成!”刘备笑的也很开心,这一仗,本钱别人出,好处自己分,真是人生一大快事呀!

    “双拳难敌四手,好虎难架群狼,萧逸,这次看你如何破局?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秋高气爽,草黄马肥,正是出游的大好时节,萧逸带兵离开许昌后,一改往日疾如风火的行军速度,每天只前进三四十里,慢慢悠悠的走,遇到名山古镇就停下来,带着蔡文姬去游玩一番,小日子美的不行!

    另外,为了补偿大才女独守空房的寂寞,萧逸没有直接返回徐州,而是饶路去了趟陈留郡,这里是蔡文姬的老家,也是祖莹所在之地,当初蔡邕被害之后,尸骨就运回这里草草埋葬,正好趁此机会,给这位过世的老丈人扫墓上坟,也算尽一点女婿的孝道了!

    蔡邕的墓在陈留第一高峰--逍遥岭下,因为是被朝廷问罪斩首的,再加上门庭衰落,所以他的坟墓也很是荒凉,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小土包,枯藤盘绕,飞鸦低鸣,连块墓碑也没有,可怜一代文豪,落个如此凄凉的下场!

    汉时祭奠亡者,通常是用‘少牢’的标准,一只鸡,一壶酒足矣,不过萧逸财大气粗,又为了讨大才女高兴,直接下令杀了一头牛,用最高的‘太牢’标准,来祭祀这位不幸的老丈人!

    而后又出资让工匠重新修葺了坟莹,刻了石碑,修了墓道,立了两尊‘翁仲’石像,还令当地官府四时扫祭,不得怠慢,此举自然让蔡文姬很是感动,当面没说什么,但眸子中秋波流动,晚上肯定会在床榻上给予厚报的!

    新落成的墓碑前,蔡文姬自然是哭的稀里哗啦,女人本来就是水做的,从来不缺眼泪,萧逸就不行了,自从老道师傅死后,他就一次眼泪也没掉过,血倒是流了不少,身上的伤疤也添了好几处,可说到哭,他真的不在行!

    毕竟是来上坟的,就算不痛哭一场,也得有点表示吧,萧逸略一思索,拔刀在手,在墓碑上刻了一首诗:

    人生好似蛾扑灯,追名逐利险中行,

    荣华富贵本是梦,醒来方知皆是空!

    一代文豪,却落了个身首异处的下场,即是乱世的悲哀,也是咎由自取,学富五车,却不懂‘伴君如伴虎’的道理,又能怪谁呢?

    敢用刀子在老丈人的墓碑上胡乱涂鸦,普天之下也就萧逸做的出来了,反正蔡邕生前和自己就不对付,如果他泉下有灵,知道自己如花似玉的女儿,最后便宜了气过他的黑脸小子,不知又会做何感想呢……诈尸,呵呵!

    提起老丈人,萧逸还掰着手指头数了一下,蔡文姬就不说了,赵嫣然的父母死于匈奴部落内斗,只有一个大舅哥赵浪,算是一门亲戚,西羌的折兰也是如此,十几岁父母就都没了,她才当上的部落大酋长,还有甄宓,三岁时父母皆亡,也是个孤儿,自幼被伯父养大成人,也就是说,萧逸的女人不少,老丈人却一个也没有,如果有的话,也只能是曹****,别人真没这个资格,也没这个命!

    “报~大都督,彭城送来急报,青州兵马频频调动,恐怕有变!”小斌快马跑了过来,手里还拿着鸿翎急报!

    “呵呵,猎物终于上钩了,传令下去,拔营起寨,全军日夜兼程,直奔彭城,咱们去收网!”萧逸目视北方,摸摸鼻子,冷冷的笑了起来,“另外,把子翼先生找来,让他去江东走一趟,听说孙策要成亲了,咱们也送份贺礼过去!”

    当今之世,大家都想做渔翁,就看谁钓鱼的水平更高一筹了!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